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嘿嘿,知道利害了吧!”那妖道将嘴更张大了一倍,此刻的他就象脖子上顶了个硕大的黑洞,大腭蚁疯狂的涌出,他却狂笑!

        “黑刺大腭蚁?很牛X么?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花想容轻蔑一笑,笑得风华绝代,唇间抿着冷寒的杀意。

        “火之热”

        她缓缓地伸出了手,洁白的手与天上的白云相媲美,同样是柔软如绵,同样是白得炫目,可是从她手中射出了红彤彤的火焰却是带着烈日般的炙烫,如火龙般呼啸地奔向了群蚁。

        吞噬!

        只要瞬间!

        瞬间秒杀了这些杀人的蚁群。地上留下一层黑黑的灰烬,风吹过处,灰四散而去,化为尘土遍洒山野,地面依然是绿草如茵,没有了一点的痕迹。

        一切都未改变,改变的唯有妖道。

        他不可置信地睁着眼,惊恐地看着花想容。

        她居然是召唤师!一个斗气高手,还是八极灵异师,更是一个召唤师!

        如果只是斗气高手,他不怕,再加上八极灵力,他还可以支持,但如果是一个召唤师的话,他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的。

        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妖道想也不想拔腿就跑,哪还管赵思默的死活。

        “哪里逃!”花想容一声娇斥,居然想逃跑?她要杀的人,就是跑到阎王殿,她也会把他给揪出来。

        既然这妖道知道了她拥有召唤的能力,那么她也不再藏着了,唤来了火的力量。

        一团团强劲的火焰封住了妖道的去路,嗜血的杀意挂在她的嘴边,她犹如浴火中飞舞的凤凰,火焰将她哄托得美且邪恶。

        “受死吧!”她蔑然一笑,掌风如刀,横劈了过去。

        妖道警惕地看着刀尖的方向,运起灵力与之对抗,没想到快到眼前,那刀竟然凭空消失了,而在他措手不及之时,刀竟然从他的背后突兀显现,带着凌厉的风声割向了他颈动脉。

        一个闪身,妖道狼狈异常,一头乌发却没有这么幸运了,全部被齐刷刷的连根切断,露出了光溜溜的脑袋。

        “嘿嘿,看来你作孽多端,道家不收你了。不过就算你投身佛门,就你这么杀戮成性的人,佛祖也不会收你!”花想容肆意的取笑,极尽讥讽之能事,她知道道家与佛家向来是井水不泛河水,如果把道家的人说成了佛家的话,对道家的人是绝对的污辱。

        果然那妖道听了,眼中射出仇恨的眼光,他大叫一声,身体一低,从背后嗖嗖嗖地飞出了无数条绳索,那些绳索泛着乌青的颜色,到了近处却发现都扬着细小的三角脑袋。

        “乌毒蛇!”花想容冷然看着这些毒蛇如长了眼睛般冲她飞射过来。

        果然这妖道不是好东西,契约的东西都属于阴毒险恶的类型。

        不过乌毒蛇虽然浑身钢筋铁骨不怕火烧,却怕雷击,这个妖道肯定是想不到花想容非但能召唤火,还能召唤雷。

        “看来你的乌毒蛇又要先你而去了,你到了阴间,倒是不寂寞。”花想容言语恶毒,每句话都直指该道士此次是有来无还了。

        那妖道气得发狂,从身体里抽出一把短剑往花想容的身上刺去。

        短剑威力无穷,配着毒得瞬间杀人的乌毒蛇,任何人碰上都是有来无回的,但是这次他碰上的是花想容,花想容哪能轻易让他得逞,所以他注定了失败。

        她略略侧身,将灵力幻化的短剑反手击向了妖道的短剑,两把兵器在空气中撞出一团激烈的火星!如星光般的璀璨,一股强大的吸力从妖道的手中传来,

        “吸星妖法!”花想容微微一惊,攸得收回的手,不再与他的剑相碰。

        而另一只手却指向了天空…。

        “雷之光”她大声厉喝,雷声隆隆,一道雷光凭空而闪,带着几万伏的高压,击向了数百条的乌毒蛇,那些蛇被击得“滋滋滋”的惨叫,在地上扭曲着,苟颜残喘一番后,全都不再动弹。

        妖道简直是不敢置信了,这花想容居然是双系召唤师,居然拥有雷的力量,这简直是他的梦魇,他此次来东大陆还准备春风得意,肆意妄为一番,没想到出师未捷,眼看着就要死于花想容的手下了。

        他假装要与花想容拼杀,待花想容全力以赴之时,猛得钻入地下,瞬间没的踪影。

        “遁地术!”花想容倒是十分佩服这个妖道的法术,居然是层出不穷,要不是他为人不端,心术不正,估计也是一个天才。

        妖道以为他逃入地下花想容就找不到他了,可是他千算万算漏算了一样,就是他契约的乌毒蛇。

        乌毒蛇一旦契约,就是死了魂也会跟随着主人。

        花想容胸有成竹地看着一地的乌毒蛇尸体,伸出了纤柔的小手,不一会,从乌毒蛇的身体里冒出一股股细小的黑烟,那些黑烟越凝越多,成了一团乌云般的大小,一飞冲天。

        这团乌云在空中徬徨了一会,马上找寻到了目标,飘了起来。

        花想容运筹帷幄地冷笑,转过眼来对着将士道:“将士们现在是报仇血恨的时刻到了,跟着乌云走,用你们的马蹄用力的踩踏,乌云到哪就在哪踩!”

        “是”众将士大声应喝,再也忍不住血气的翻涌,数千将士一窝蜂的冲了出去。

        千匹烈马狂奔起来,同时不停息地对着乌云下面的一块土地踩踏。

        就在瞬间,刚才还是绿草如茵的土地眨眼的功夫就成了凹下去的泥土,土中泛出一点点的血丝。

        乌云又快速飘走,马群又如影相随,历史再次重演…。

        乌云越飘越慢了,终于停住了,马群叫嚣着,疯狂着,死力地踩着,终于那土地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坑,坑中忽然冲出一股血柱,那血如喷泉般喷到了所有的人身上。

        所有的将士抹了把血,仰天长啸,泪流满面,一万多的将士啊,都是死于这个妖道的策划,现在终于为死去的众将士报仇了!

        “赵太子?”花想容笑面嫣然地看着这场血腥的屠杀,面色始终未变,妙目流转间见赵思默欲溜走,遂笑盈盈的叫住了他。

        “花…花小姐。”赵思默口吃结巴的看着花想容,他现在是不敢再小瞧花想容了,不再垂涎她的美色了,她不是温顺的小绵羊,也不是能驯服的烈马,她就是一匹孤狼,狠毒无情,凶残成性,绝不可能被人所驯服,除非她自己主动。

        “赵太子不想看看你的战友么?”花想容嘲弄的勾起了唇,眼中全是讥诮。

        看到同伴死了,这人居然就面不改色的就要逃跑!果然是天性凉薄!

        “不。不必了。”赵思默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他才不想看。

        那群马都把草地踏成了一条壕沟,壕沟的尽头是一个大坑。

        一路上血迹斑斑,到了大坑里更是血水渗出,他还用看么?地下的道长肯定成了肉泥了!

        “嘿嘿,看看吧,好歹也是认识一场,你还得送送他的。”花想容不为所动,冷然地看了眼赵思默,对着众将士道:“挖出来。”

        “是”众将士齐声应喝,用杀人的刀剑开始的挖掘。

        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即使是刀剑不适合挖掘,但就一转眼的功夫已然挖到了那妖道的尸体。

        看着面目全非血肉模糊成了一团的道长,赵思默一口没有忍住,吐了出来。

        他亦杀人,他亦无情,他亦残酷,可是他却从未见过这么残忍的死法。

        他从心底泛起冷意,不知道花想容会怎么处置他。

        “赵太子,西陵的王爷被你们用不光明的手法杀了,你说你该怎么死?”花想容阴恻恻地看着赵思默。

        听得赵思默全身发冷,他面如死灰,不求逃生,只求一死了,但愿死得痛快。

        忽然他仰天长笑,原来一切荣华富贵转眼成空,他呕心沥血绞尽脑汁,用尽计谋得来的一切竟然都是虚无的,人真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此刻他幡然醒悟,原来他追求的东西都是虚幻的,只是他知道的已经晚了。

        “五马分尸!”众将士义愤填膺,厉声大吼,那吼声惊天动地,吼得赵思默脸色惨白。

        “我想有一个请求,”他知道此番必逃不过一死,倒也平静了,眼睛中带着希翼。

        “呵呵,不同意,你的请求驳回!”花想容听也不听,直接将他的希望扼杀,对于敌人她是决不会手软的,连临终的请求,她亦不会满足他,她要他死都带着遗憾去。

        “嘿嘿。”听到了花想容的回答,他竟然不是太失望,也不是太意外,本来他也是试试的,他虽然与花想容接触不多,但他自从那日被她揭穿后,他却疯狂的收集她的一切相关资料。

        没想到越看越是深陷,他本来只是一已私欲攻打西陵,可是在了解花想容后,他攻打的目的已然不是全部为了权势了,还有占有,疯狂的占有,只因为他错信了,强者才能拥有她的权力。

        “如果我告诉你万年灵泉在哪里,你能不能答应我的要求?”赵思默知道没有什么能打动花想容,唯有万年灵泉了,因为只有万年灵泉的泉根才能浇灭万年火精的热力,才能将万年火精拿去救即墨轩辕,所以他笃定花想容是会答应的。

        果然花想容奇怪地看了眼他,笑道:“万年灵泉在万魔山,还用你说么?”

        “不是的,这几千年来以讹传讹,谁都以为在万魔山,其实却不在。”赵思默摇了摇头,眼睛直视着花想容,没有一点的躲闪之意。

        花想容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知道他不是骗人的,于是缓缓道:“你是什么要求,饶你的命是不可能的,你杀了西陵的王爷,就算我饶你,西陵的将士们也不会答应的。”

        赵思默苦笑,“不敢提出这个要求,只要我死后,将我的骨灰洒在东大陆最高的山颠上就可以了。”

        “好”对于这个要求,花想容倒是回答地干脆,只是不知道他死都死了,灰洒在东大陆最高的山颠之上有什么用。

        她哪知道,赵思默是希望能死后也能看着她睥睨天下,一展风华。

        “谢谢。”赵思默有点贪婪的看了眼花想容,微微一笑,唇间慢慢溢出黑色的血,他是南越的太子,就算死,他也要死得有尊严,至于死后他们会把他的尸体作什么,那是另一回事了。

        “你服毒了?”花想容平静的看了他一眼,仿佛只是看一只蝼蚁在水中挣扎。

        她果然是无情的,无情的彻底,居然这么平静地看着他在死亡中挣扎。

        这一刻他也不恨她,不恨她破坏了他的计划,只是近乎贪婪的看着她,似乎每看一眼都能把她的容颜镌刻在心里。

        终于他感觉到了大限之时,扯着无力的笑,:“万年灵泉在南越的栖凤山中。”

        说完他气绝而亡,唇间还带着满足的笑。

        “来人,将他烧了,送到东大陆的最高峰洒了。”花想容叹了口气,对着众人命令道。

        ------题外话------

        感谢701025,angellcoco,颜灬小七,汤色碧绿各位美人的票票,还有未能写的实在是从页面上看不到了,在这里表示歉意,群么么。

        感谢[2012—4—1]liusu7828小美人送的钻钻(1颗)感谢701025大美人送的钻钻(6颗)感谢陈斌小萝莉送的钻钻(2颗)花花(20朵)感谢女尊无敌小可爱送的花花(1朵)

        感谢xuhuanxin小宝贝送的钻钻(1颗)花花(2朵)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