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她开心地叫喊着,小脸洋溢着喜悦,激动得似樱桃般红润,慕容瑾玥静静地站着,看着她欢欣雀跃,满足与幸福感就这么溢满了他的胸腔。

        第一次,他第一次有了满足感,也第一次有了幸福感,那些曾经以为不可能存在也不屑一顾的情感,都一一在他的身体中盈满,充满了他的每个细胞,而这一切全是因为她――――花想容!

        他不知道这种感觉能拥有多久,但他却知道以后将会有更多的忧伤与相思紧紧包围他,人类所有的感情他将都会拥有,可是他不后悔,如行尸走肉般无情无欲的日子他再也不想回去了……

        “我这就去拿。”兴奋过后,花想容一个箭步往水根冲去,伸出柔夷便欲取出。

        手不未碰到水根时,一股大力将她拽离,她定下神来却发现被慕容瑾玥紧紧地搂在怀里……。

        正欲开口责骂,却看到他眼中全是惊恐莫名的担忧,心念一动:“怎么了?”

        “幸亏你没碰到它,否则你肚里的孩子就算是神仙也难救回了。”慕容瑾玥不掩后怕的神情,慢慢地松开了花想容。

        “什么?”声音陡然拔高了,花想容不可置信地看了看慕容瑾玥后才神色凝重的看着水根,喃喃道:“怎么会呢?”

        “水根是天下最阴的灵物,你本身属阴,如果碰了它会立刻结成冰人,但现在你腹中怀有麒麟子,麒麟子属天下至阳之体,虽然能保住你的命却保不住他自己了。”慕容瑾玥缓缓的解释道,对于花想容的感觉是复杂的,他知道花想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也知道自己命中有一个情劫,只是没有想到他的情劫竟然是花想容。

        “什么麒麟子?”花想容越听越迷糊了,不是说她肚子里是女孩么?血族圣女代代梦中怀子都是女孩,怎么成了男孩了呢?

        “你肚子里怀的孩子就是麒麟子。”慕容瑾玥看了看她已然六七个月还未显形的身材,轻叹了一声,“我那日夜观天象,发现麒麟圣子下凡投入天启花候府,就知道必将天下大乱了,几千年前也是一个异世之人降到这片大陆,引起了这片大陆的彻底改变。”

        “麒麟子是男是女?”花想容才不管什么大陆的改变不改变,她只关心腹中的胎儿,这个孩子虽然不是她所知道的情况下怀上的,但是她经过几个月的相处,她爱上了他,这是这世上唯一与她有血缘联系的亲人,为了他她连命都可以不要。

        “当然是男的,谁要说麒麟圣子是女的,他非吞了那人不可。”慕容瑾玥也很奇怪花想容为什么认定腹中是女孩,他帮她把过脉了,脉相上明显显示是男胎,而且那日观天象也明明是麒麟圣子投胎,所以无论如何不可能是女孩的。

        “可是血族圣女世代梦孕都是女孩啊。”花想容想也不想就将心中的秘密说了出来,她甚至没有意识到她的心底对慕容瑾玥是毫不设防的。

        “血族?”慕容瑾玥大惊失色,手一个翻转紧紧的拽住了花想容,不敢相信,眼中充满了惊恐之色,“你是血族的圣女?”

        “你拽疼我了!”手腕上传来剧痛,花想容皱了皱眉嗔怒地看着他。

        “对不起,”慕容瑾玥心疼地松开了手,眉却仍然紧皱着,急道:“你确信你是血族圣女?”

        花想容耸了耸肩,无所谓地样子笑道“我娘是的,我想我也应该是的。”

        慕容瑾玥完全没有她的轻松,神情更是凝重:“这世上还有谁知道你是血族圣女的身份?”

        “没有几人,都是最亲的人。”

        “那就好,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否则你就会被血族逮回去的。”慕容瑾玥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又不放心道:“虽然血族很少临世,但总也有万一的时候,以后但凡看到血族的人你都得离得远远的,越远越好,千万不能靠得太近。”

        血族的人对本族圣女有着特有的敏感性,离得稍近的话,功力强大的血族长老就能感觉到圣女的存在。

        “不可能,血族不找我,我还要找血族呢!”花想容想也不想地拒绝了,她还要救她娘呢,正愁找不到血族,慕容瑾玥的话忽然提醒了她,既然她找不到血族,那么她就让血族的人主动现身,只要将她血族圣女的身份公示于众,那么血族的人肯定会第一时间找上她来。

        “你疯了?”慕容瑾玥怒瞪了她一眼,斥责道:“你的灵力连我都打不过,你居然还敢挑衅血族?你这是以卵击石明白么?”

        “知道,可是我不能不去,因为我要救我娘!”花想容坚定地目光越过了慕容瑾玥看向远方,她承受了这具身体,就爱上了这具身体所有的一切,包括她的感情。

        花想容的坚毅刚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韧性,让慕容瑾玥又是敬佩又是担心,她的小脸充满坚定,自信的光芒四射开来,那一刻慕容瑾玥忽然明白了,他喜欢她的是什么,他不就是喜欢她这么特质么?既然喜欢这样的她,却还要让她知难而退,那不是自相矛盾么?

        “答应我,没有足够的实力不要把自己置于危险的位置。”慕容瑾玥知道再说什么也是枉然,她分明是早就下定决心了。

        “好的,”花想容爽快的答应,笑道:“我又不是傻子,没有能力之时去做无谓的牺牲,我儿子还没生下来呢,所以你放心,最起码儿子生下来之前,我会将身份掩藏的很好。”

        “知道就好。”慕容瑾玥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转过头却看着水根又皱了皱眉。

        “唉,我现在总算知道了,看得着碰不得的滋味了。”花想容亦站在他身边看着水根长叹一声,她的话似乎牵动了慕容瑾玥的一根心弦,他看向了花想容,心中暗叹:你之于我来说又何尝不是看得着碰不得么?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么?”花想容期待的看向了慕容瑾玥,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认为慕容瑾玥无所不能,因为他总是以神密的姿态出现在她的眼前,每次都着实的震惊了她。

        “你等等,也许我能试试。”慕容瑾玥不忍花想容失望,咬了咬牙,往水根走去。

        花想容心中一动,慕容瑾玥是血龙,属纯阳之体,加上又从未近过女色,肯定元阳未失,也许他身体里的热量能支撑他拿到水根。

        惴惴不安地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上前去,这里春意盎然,身上的衣服也早就被两人的灵力哄干,可是每靠近一步,花想容都可以看到慕容瑾玥的身体里透着寒丝丝的冷气,一开始他的鼻息里还有白色的雾气,到后来直接成了冰凌挂在鼻尖,他的脸越来越白,越来越凉,每走一步似乎耗尽了他全身的力量,可是离水根还有数米之远。

        “不要”花想容奔了上去,拽住了慕容瑾玥冰凉的手,将他脱离了水根冷寒的范围。

        原来慕容瑾玥身上的阳刚之气还比不上花想容肚中麒麟子的热量,至少花想容快触到水根时都没有觉得冷。

        “对不起”慕容瑾玥愧疚地看着花想容,喃喃道歉。

        “你怎么这么傻,明明支持不住了还往前?”花想容心底升起了怜惜之意,责怪的瞪了他一眼。

        “你是在关心我么?”他微微地笑,如果受伤害能换得她的关注与爱怜,他情愿选择受伤。

        “我关心我所有的朋友。”花想容涩了涩,才淡淡道。

        “朋友?只是朋友么?”他喃喃自语,唇角扬起苦笑,原来她只是把他当朋友!

        “当然,是好朋友。”花想容再次肯定的提高的嗓音,她不想再惹桃花了,她实在没有精力去应付吃醋的男人,更没有精力…。

        想到这里她脸微微一红。

        “好吧。”她的忸怩柔软了他的心,他顺着她的意应承下来,既然喜欢她,就不应该逼她,也许时间能让她慢慢接受他,他等得起,他有时间…。

        “唉,到底怎么样才能将水根拿到手呢?”花想容再次看向了水根,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这就是望洋兴叹的感觉。

        “除了火精能中和它的阴气,恐怕没有别的办法。”

        “费话,能拿到火精,我就不找水根了,”花想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没想到平时不怎么爱说话的人竟然说出这么幼稚没有营养的话。

        慕容瑾玥涩了涩,无奈的摇了摇头,为他自己的行为感觉好笑,他何时已然脑筋变得这么愚钝了?竟然说出这种不过脑子的话来。

        “其实还有一种办法的。”慕容瑾玥突然眼睛一亮随即又黯了下来,自嘲道:“我真是做梦,这人世间哪有这种人存在,而妖界魔界就算有也不可能帮助人类的。”

        “什么人?”花想容一听来了神,眼巴巴的看着慕容瑾玥。

        “不说了,就算说出来在人间也没有这种人存在,你听了又是徒增烦恼。”慕容瑾玥摇了摇头。不是他不说,他不想再给了花想容希望,又亲口将希望破灭。

        “说吧,也许有呢?”花想容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不会放弃,带着撒娇的语调哀求道。

        她从来都是强势不已的,就算几次见面也是英姿飒爽的,除了第一次有点小色,可是这次却是带着女性特有的柔媚,让慕容瑾玥又看到了她妖媚的一面。

        要是平时看到这样的女人,他定是皱着眉拂袖而去,而只因为对象是花想容,竟然让他心弦拔动,她每一句话就是拔弦的指,在他心弦上奏出温柔曲调。

        “需要召唤师,而且还是火系召唤师,还需要拥有圣者以上灵力的。”慕容瑾玥终是敌不过花想容的温柔相求,无可奈何的说了出来。

        他每说一个条件都觉得这个条件是难上加难,等说完三项条件后,他已经是绝望了,他根本不会料到这个世上总是有些意外的,花想容之于他的人生是一个意外,而花想容的经历更是他意外之外。

        “只需要满足这三个条件就行了么?”花想容满脸惊喜,如阳光明媚下的桃花透着娇艳的粉色,这三个条件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只需要三个条件?”慕容瑾玥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她倒说得轻巧,还只需要,要知道这世上能达到这三个条件的人根本不可能存在, 当然就算有,也还不能拿到水根。

        他与花想容只见过数面,并不了解她会什么,只是知道她有灵力,还是圣者的级别,而他更不是好事之人,也未问过夏候殇云,所以他对花想容可以说是所知很少,他只是顺应着心意,纯粹地爱着她。

        “嘿嘿,不好意思,可能要让你受惊了,这三个条件貌似我全能达到。”花想容调皮地笑了笑,老天作证,她不是有意要吓着慕容瑾玥的。

        “你说什么?”这次换慕容瑾玥不淡定了,他的声音陡然拔高,带着惊讶端详着花想容,良久才哑然失笑,:“我真是糊涂了,你是血族的圣女,怎么可能没有召唤能力呢!”

        “血族的圣女就有召唤能力么?”这次换花想容不淡定了,为毛她这个当事人比外人还知道的少。

        “是啊,血族圣女历代都有召唤能力,但每人都不是一样的,最多一人能有三种召唤能力。”慕容瑾玥对血族的事知道一些,对花想容更是毫无隐瞒。

        “三种?”花想容惊得眼皮一跳,那她的风,雨,雷,电,火,不是有五种了么?难道她是天才中的天才?她忽然有点自恋了。

        “你不要告诉我你就拥有三种召唤能力。”慕容瑾玥低下头睨了睨花想容,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有一种直觉,直觉他爱上人的总是与众不同的。

        “当然不是。”花想容笑得如邻家女孩,小茉莉般的清雅。

        慕容瑾玥心头一松,他忽然觉得他很自私,甚至自私地不想花想容太强大,他怕她越强大,她的美好越容易被人窥视,而他的希望也越渺茫。

        “是五种。”花想容伸出了小手掌在慕容瑾玥的眼前晃了晃。

        “五种?”慕容瑾玥惊喜地看着花想容,他此刻又忘了曾经的自私想法,不自禁地为她开心。

        “是的,风,雨,雷,电,火五种”花想容有些得意,能让慕容瑾玥惊讶她好有成就感!

        “没想到你还是天才中的天才。”慕容瑾玥笑着伸手扭了扭她的俏鼻子,花想容娇然地笑了笑。

        两人开心之余都未曾发现两人之间的亲昵互动。

        “快告诉我,我怎么拿水根?”花想容拉着他的衣袖急道。

        “你真是好运气,本来光是那三项条件满足你也拿不到水根,没想到你居然能有办法从夏候凌那骗来了麒麟丹,而且还在发现水根之前发现了麒麟丹的秘密。”慕容瑾玥真是很佩服花想容的好运气。

        “嘿嘿,”花想容忽然神秘的笑了起来,“等我拿到了水根,我也要给你一个惊喜。”

        慕容瑾玥淡然地笑了笑,这辈子对他来说惊喜的事莫过了她了,除了她还有什么能让他惊喜的呢?

        从怀中取出了麒麟丹,麒麟丹已经恢复了蛋型,仍是一半蓝色一半火红,让人想到一半是海一半是火的美。

        “将你的指放在火红的一边,不可放到蓝色之处。”慕容瑾玥不放心的叮嘱

        “为什么不能碰蓝的?”花想容乖乖地将手放在火红的一边,不解地问

        “蓝色属阴,你身体受不了阴气,在洞中你腹痛也是因为麒麟丹的阴气袭击,所以你未练成御火功之前不能再触碰麒麟丹。”

        ------题外话------

        感谢mengyunni小美人打赏(100币币)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