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六章

第六章

        花想容傲然而立,微风徐徐,鼓动掬香满衣袖,唯俏容生冷若霜,唇间绽放着绝世之笑,笑得冰寒彻骨。

        对付这些妖狼,花想容根本不用召唤任何能量,只用灵力就能将它们瞬间消灭。

        轻轻抬起素白的小手,盈润的小手在阳光下如青葱玉段,美得耀眼,让人眼睛眯了眯,就在一眯间,人们几乎以为是错觉,那手掌变成刀锋般的尖锐,闪着凛冽的寒光…。

        众人大惊失色,禁不住寒光的侵袭,不由自主地齐刷刷地倒退了一步,这是什么兵器?

        惊疑不定!

        但见她素肌不掩天真,眉眼淡淡含威,巍巍如玉立瑶池,足间微点,轻舞飞旋间,似霓裳起舞,美得炫目,而抬手之间断魂流水!

        她轻盈体态如仙般飘逸,她身后一股股血箭似喷泉般急速,美得炫目的身影与血腥的屠杀组成诡谲的画面,震憾了所有人的心!

        “呯”“呯”“呯”连续不断的十声后,笨重的身体摔倒在地,腾起无数灰尘,尘土散尽后,众人惊诧地看着十具齐颈而断的狼尸,狼首都整齐地排列在不远处,汩汩地冒着鲜血。

        “斩妖祭!这是斩妖祭的刀口!只有斩妖祭才能这么威力无穷!”贾青首惊恐莫名的跑上去仔细地看了这些一招毙命的狼尸后,惊惧地看向了花想容,手颤抖地指着花想容,惊得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

        原以为她是四人中最弱的一个,没想到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竟然震惊全场。

        他横看竖看怎么看也看不出花想容居然是拥有斩妖祭的人!

        可是事实就在面前,无论他如何不敢置信,那十具血淋淋的狼尸就是证明。

        所有的人在听到贾青首的惊呼时都傻了,个个目瞪口呆,张大了嘴,任由口水流了出来而不自知……

        一片寂静……

        寂静过后却是惊叫连连,所有的人都疯狂了,惊呼声此起彼伏渐渐地汇成了一片噪杂。

        “什么?斩妖祭?怎么可能?”

        “是的,是真的斩妖祭,没想到人类居然有斩妖祭!”

        “天啊,太牛了吧,她一个人类居然拥有了仙家的兵器,怪不得她敢对抗若芯公主。”

        斩妖祭,神兵利器,据说是女娲当年专门为了降妖除魔,用天边最坚硬的一块殒石炼成,遇妖杀妖,遇魔杀魔,当年天上一战,遗落到了未知的时代,没想到居然在花想容的身上见到了。

        众人先还是压抑着声音,渐渐地忘乎所以了,忘了万俟若芯的存在,变得大声了,看向花想容的眼神也变得狂热。

        万俟若芯脸色一变,失去了自信,美目中射出万丈光芒,如毒辣的夏日恶狠狠地盯着花想容。

        黄彪更是泪流满面,只觉得如梦如幻,没想到他竟然招揽了一个这么有实力的人。

        慕容瑾玥也不禁愕然,他从来不知道花想容手中还有斩妖祭的存在,如此真是太好了,她可以……

        “难道她就是预言中的人?”人群中突然一人惊呼起来,真是一语激起了千层浪,所有的人顿时如吃了哑药般,带着崇敬的目光看向了花想容。

        让花想容疑惑不已。

        “闭嘴!你们这帮蠢才!”万俟若芯恼羞成怒,紫色的瞳仁射出一道道诡异的光,似闪电般袭向了花想容。

        花想容脸色一变,微扭身体避了开去。

        “公主,想摄我的魂么?”花想容淡淡的讥嘲挂在了唇间。

        “哼,本公主倒要看看你这个欺名盗世之徒到底是什么,居然拿一把破刀来冒充圣物斩妖祭!”万俟若芯眼珠一转,厉声喝道。

        “冒充?难道这不是斩妖祭!”人群中立刻有人提出的疑问。

        “当然不是,斩妖祭怎么可能被她这么一个平凡的人类获得,斩妖祭只认天下最尊贵的女人为主,她配么?”万俟若芯嫉妒地要快疯了,没想到花想容不仅长得比她漂亮,身边男人也这么绝色,更让她不平的是斩妖祭这个圣物居然认了花想容为主。

        这让万俟若芯这个自尊心极强,自恋自大的女人如何受得了!

        “她不配,你就配么?”小彩彩听万俟若芯居然敢侮辱花想容,气得小脸通红,跨上一步就要教训她,却被花想容一把拦住。

        “呸,把本公主与这个贱人相比,她给本公主提鞋都不配!”万俟若芯听了勃然大怒,恨不得咬小彩彩几口。

        “呵呵,我看公主倒是挺配给我提鞋的。”小彩彩被花想容挡住了,口中却不留情面。

        “那是当然,本公主当然配给你提…。你这臭丫头,敢戏弄本公主,来人给我杀无赦!”万俟若芯已然被嫉火攻心,思考变得浅显,跟着小彩彩的话锋说了下去,但发现不对时赶紧停住了,气得血气上涌,就如高血压症状。

        但所有的人都听明白了,曾吃过万俟若芯苦头的人不免心中窃喜。

        “哈哈哈。你倒挺有自知之明,知道只配给我提鞋”小彩彩得了便宜笑得猖狂。

        “你们是死人么?还不给我把她杀了?”万俟若芯更怒了,对着十名虎妖大吼,完全破坏了她美好的外貌。

        “公主,她有斩妖祭!”虎妖的首领踌躇地看了眼花想容,嗫嚅着

        “放屁,那是假的,你们谁见过斩妖祭?怎么知道这是真的?何况斩妖祭能认一个十几岁的女人为主么?”万俟若芯更是怒从心起,恶向胆边生,今天花想容不死也得死,死也得死,她一定要除去这个抢了她风头的花想容。

        “没见过,可是…。”虎妖不傻,虽然没见过斩妖祭,但能一招杀死十名狼妖的必不可能是假的斩妖祭。

        “呯”万俟若芯大怒,一语不发,出手痛击,将虎妖首领一掌打得五脏移位,口吐鲜血,眼看是活不成了。

        “混帐东西,竟然贪生怕死,你们还有谁不想活了?”万俟若芯冷残血腥的眼神射向了其余的虎妖。

        “上”虎妖中的副首领咬了咬牙,率众扑向了小彩彩。

        它们也有急智,知道万俟若芯亦恨小彩彩刚才居然敢取笑她,所以柿子捡软的捏,只是因为它们没有看到过小彩彩的手段,以为小彩彩年纪小容易对付,所以注定了他们的结局。

        “姐姐,让我来。”小彩彩正缺实战经验,上次还没打过瘾,现在见一下又有九个十级灵力狮妖同时袭击于她,挑起了她好战的因子。而且她发现她每争斗一次,体内的灵力就更充沛一次,杀的灵力级别越高的妖兽,激发体内的潜能就越厉害。

        “你小心些。”花想容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声后,才退到后面。

        “呵呵,姐姐,放心吧,今天晚上咱们吃虎骨汤。”小彩彩脆声声地大笑一声,一声尖锐地鸣叫后,竟然现出了原形。

        一只七彩斑瓓的彩凤飞上了半空,鸣如箫声,音若钟鸣,张开美丽的翅膀在空中盘旋。

        阳光下,五光十色,琉璃般的夺人心神。

        “天啊,是神兽彩凤!居然是彩凤。”所有的人再次受到惊吓了,都崇敬的眼神膜拜着小彩彩。

        一股劲风扑过,带着无比的威压,所有的妖兽都不由自主的腿软,恨不得趴在地上表示臣服。

        “这是真的假的啊?”被吓到的队员们都议论纷纷,不敢置信,一日间他们见到了两样不可思议的东西。

        “笨蛋,你想试试真假么?”

        “嘿嘿,不敢。”

        “这个花小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又有斩妖祭,又有神兽彩凤,不知道那两个男人又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人群变得沸腾,情绪高涨起来,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看到的东西,居然让他们看到了,比他们自己拥有还兴奋。

        “这回若芯公主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有一个幸灾乐祸地轻笑了声。

        “住口,你不要命了?”

        “噢”那人知道失言立刻掩住口。

        这些人的话万俟若芯早就听到耳里,脸色变得铁青,花想容拥有斩妖祭也就罢了,居然还是拥有彩凤,简直好运的让人牙痒,现在的万俟若芯压住了滔天的怒火,只想怎么样将两样神物夺为已有。

        连黄彪也瞠目结舌地了,呆在那里,形如白痴,没想到他这一次真的得到宝了,比中了一千万的机率都低的机会居然让他碰上了。

        “等等,三日之后就是感恩节,为了感谢上天赐于的一切,妖界会组织一场精彩的比赛,不如花小姐来挑战吧,如果你挑战赢了,本公主可以答应你的一个要求,如果输了,就把你的斩妖祭和这个小彩凤给本公主。”万俟若芯手一抬制止住了妖虎们的围攻,这下正中妖虎之意,都停了下来。

        它们知道就算是十个它们也打不过现出原形的小彩彩。

        “公主好打算,我为什么要答应?”花想容眉一挑,没想到这个万俟公主真是死不要脸,先是肖想慕容瑾玥,而后又肖想她的斩妖祭与小彩彩。

        “你不答应也得答应,答应也得答应,否则你休想出了妖界”万俟若芯脸一黑,恶狠狠的威胁

        “哈哈哈…。”花想容大笑,眼中全是蔑视,讥讽着万俟若芯的自不量力,难道她天真的以为就凭几个妖兽就能留下花想容么?

        她当慕容瑾玥小彩彩是吃素的么?

        还是她以为一直漠不关心的独孤傲天是摆饰?

        “很好笑么?”万俟若芯阴沉地看着花想容嚣张的气焰,恨不得上去甩上一巴掌,可是她亦不是傻瓜,知道自已实力如何。

        “的确,这是我自出生后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花想容敛住了笑,冷冷地站在那里,睥睨之气由然而生,威压之意远远超过了万俟若芯。

        “嘿嘿,是很好笑,不过要是本公主拿飞虎队全体人的性命来威胁你,你是不是就不觉得好笑了?”万俟若芯阴恻恻的勾起唇,白森森的牙闪着嗜血的光。

        “公主!”黄彪大惊失色,走上一步,惊恐地看着万俟若芯,他知道这个公主毫无人性,说得出做得到。

        “不要叫本公主,要求就求你们的队长花小姐吧,哈哈哈…。”万俟若芯从花想容怒不可揭的眼神中看到了希望,笑得更加畅然。

        “花小姐…。”黄彪沉默的半晌,终是走到了花想容的面前,“呯”地一声,直直的跪了下去。

        “黄队长!”花想容惊呼一声,躲过一边,不是她见死不救,而是她不能,斩妖祭是与她的命连在一起的,小彩彩更是信任她,依恋她的人,她是决不能把小彩彩当作赌注的。

        所以不能怪她心狠,只是她做不到!

        她不接受不是她不自信,而是妖界太复杂,有太多未知的东西,呈匹夫之勇的人永远只能注定是失败者。

        对于飞虎队,她只能说抱歉。

        “对不起…”她觉得这世上任何一句话都没有这三个字难以出口,她可以嬉笑间杀人于无形,可以怒骂间毁人于瞬间,可是此时的三个字却这么的沉重让她无法出口。

        花想容的三个字一出,黄彪一下瘫倒在地,是的,他是自私了,飞虎队与花想容本来就是非亲非故,怎么可能要求她将两件旷世珍宝作为赌注呢?

        就算是亲人也可能为这两件宝物打得头破血流!

        所以花想容不答应,他不怪她!可是他却对不起飞虎队,飞虎队跟着他没有享受到一天的好日子,却要受到这无妄之灾。

        “看来你们的队长是个无情无义之辈嘛,那就不要怪本公主不客气了。”万俟若芯阴险的使了个眼色,旁边虎妖副首领一个恶虎扑食攻向了形若枯稿的黄彪,眼看着十根如钢针般闪光的利斥就要抓破了黄彪的背脊,撕开他的肌肉,挖出他的心脏来。

        “啁”一声尖锐犀利的长鸣,小彩彩从天而降,一翅膀扫翻了虎妖,打得它瞬间魂飞魄散,将黄彪救了出来。

        “姐姐,答应她。”小彩彩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凭得全是一股子狠气,她不能看着万俟若芯竟然敢这么欺侮花想容。

        “闭嘴。”花想容轻斥,小彩彩不懂事,她不能不懂事,她决不会凭一股傻气将自己,将小彩彩置于危险的地段。

        但就在小彩彩扑下的一瞬间,她想到了一个办法,绝对让万俟若芯投鼠忌器的办法,万俟若芯会威胁,她花想容就不会威胁么?

        “万俟公主,你长得很美”花想容突然转脸看向了万俟若芯,说了句牛头不对马尾的话。

        “嘿嘿,你拍本公主马屁也没有用”万俟若芯以为花想容要妥协了,眉开眼笑起来。

        “呵呵,公主请看。”花想容说完,慢慢地走到一具狼尸前,美丽纤长的指轻轻的抹上了狼首中还冒着热气的鲜血,血的艳红,指的柔白撞击得十分触目。

        “怎么?你以为本公主没杀过人么?”万俟若芯眼睛阴鸷地眯了眯,唇间泛着冷酷的笑。

        “当然不是,但我知道公主却一定怕这个。”花想容说完,纤腰一扭,如风般瞬间从原地消失,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待再定睛看时,却发现花想容依然站在原处,任凭风吹秀颜,美得飘然,仿佛花想容一直站着未动过。

        “你在变戏法么?”万俟若芯怪异地看了眼花想容,嗤之以鼻。

        “哈哈,公主有镜子么?有的话请看看自己的脸”花想容并不在意,依然如荷般独立,傲然身姿自信充斥。

        “啊…。有鬼啊!”

        “公主的脸…”

        “怎么会这样?我一定是眼花了”

        众人七嘴儿舌的话让万俟若芯脸色一变再变,眼神阴狠地看了花想容半天,终于敌不过心中的好奇与害怕,将手伸展到面前,握成半圆状,

        口中念念有词,这时,她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块古铜镜。

        这就是妖术,妖界才会有的法术,能将无到有,任何东西都能成为媒界,可是花想容却还未能窥探其一二呢。

        万俟若芯有些惴惴不安的看了眼花想容后才缓缓地看向了古铜镜…。一见之下她大惊失色!

        镜中她的脸上横七竖八的鲜血印迹,那一条条的指印分明就是花想容的指印,原来花想容刚才消失的瞬间就是做这事的!

        “乒乓”古铜镜落在地上,变成无数碎片后,化为一汪清水瞬间渗入了地下。

        “你…你…你怎么做到的?”万俟若芯惊惧地看着花想容,她居然没有觉察到,不知道花想容是怎么将这些血印画到她的脸上的,她可是妖界圣者灵力的妖精,她怎么可能在别人摸上她的脸而毫无知觉, 如果刚才花想容是对着她的心脏,她突然浑身一抖,美目里全是害怕。

        花想容居然能让她毫不知晓的被涂上鲜血,这花想容的灵力将是什么样的水平?难道她进入了神界了?

        就在万俟若芯阴晴不定时,花想容轻轻的擦干净的指,眯着眼,淡淡道:“如果飞虎队少一人,你的脸上就多一道痕迹,少两人就两道,到那时,就不是用鲜血了,而是用蚀骨断肌膏了,你还是想尽办法保护飞虎队吧,否则就算不是你杀的,我一样算在你的头上。”

        说完,拉着小彩彩昂首挺胸,扬长而去。

        万俟若芯听了脸色一阵白一阵青,小脸扭曲的不成人形,站在那里呆如木鸡,众人都噤若寒蝉,不敢稍有动静。

        终于她大吼道:“回宫”

        “姐姐,你好利害啊,你难道进入了神者级别了?”小彩彩看了刚才精彩纷呈的一幕,开心不已,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呵呵,我哪有这么厉害,我才是尊者入门而已。”花想容摇了摇头,宠溺地刮了刮小彩彩的鼻子,而后又正色道:“以后你做事要动脑子,千万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会让你处于被动局面的。”

        “噢。”小彩彩听了嘟着嘴,不服气道:“我就气不过那个妖公主这么嚣张地威胁你嘛,”

        “傻丫头,她威胁她的,你得想办法还击,而不是呈匹夫之勇。”花想容轻叹了口气,小彩彩毕竟还小,受不了激,这一路,她真是任重道远。

        “好吧,我知道了,不过,姐姐,快告诉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小彩彩随口应付了声,还是好奇刚才的事。

        “呵呵”花想容抿了抿唇,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你不知道你姐姐我可是阴阳师么?阴阳师最擅长什么?”

        “捉鬼!”小彩彩脱口而出。

        脑门上被花想容随手一个打了个蹦,疼得她跳了起来,叫道:“姐姐,被你打笨了!”

        “呵呵,不打你也笨,谁说阴阳师只能捉鬼的?”

        “嘿嘿,还有驭鬼。”小彩彩摸了摸额头,讪讪地笑。

        “嗯,还不算太笨,”花想容笑了笑,“其实刚才我消失地那会只是一个障眼法,真正在万俟若芯脸上涂血的是我叫了小鬼去做的。”

        “哈哈哈,这下万俟小妖女该害怕了,估计回去觉也睡不着了。”小彩彩乐得拍手大笑。

        “嗯,得罪了她,以后在妖界我们要更小心了。”花想容点了点头,语重心长地叮嘱着小彩彩,小彩彩刚才现了原形,必将引来更多人的覤觎。

        “一切有我。”慕容瑾玥一直默不作声地站在一边听着,听到花想容说得,大手拉住了花想容的小手,淡而坚定的说道。

        蓦地回首,花想容感动地看着慕容瑾玥。

        “我会帮你的。”独孤傲天在走过花想容的身边突然顿了顿,丢了一句后才大步往前走去。

        “傲天!”花想容听了一下如遭重击,抵制不住的惊喜,甩开了慕容瑾玥的手,向独孤傲天追去。

        慕容瑾玥看着空无的手,落漠又袭向了他的全身,夕阳下,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姐姐常对我说,精诚所致金石为开,坚持吧。”小彩彩走到慕容瑾玥的身边,挠了挠小脑袋后,憋出了一句话。

        慕容瑾玥抬起眼,一扫眼中凄苦与忧郁,闪着光泽,笑道:“谢谢。”

        “嘿嘿,不用,谁让咱们都是魔界的人呢!”小彩彩有些难为情地笑了笑。

        她也不知道鼓励慕容瑾玥是对是错,因为她看不透花想容到底对慕容瑾玥有没有情。

        ------题外话------

        感谢 q1437188961,runyu01两位小美人的票票

        感谢[2012—4—19]runyu01小美人送的花花(10朵)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