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八章

第八章

        一股股的热力在丹田里盘旋着,与刚才的热力完全不同,这股热力可以让她运用自如,收发随意,花想容凝神聚神,灵机一动,试图用体内的灵力与妖力合并。

        淡蓝的灵力与粉色的妖巫力在丹田内顿时化为氤氲飘缈的雾气,缠缠绕绕,不断的互相纠缠,但却总是不能混和成一团。

        两团力量不断地在她小腹中冲击着,势同水火,互不相让,花想容这时暗悔自己别出心裁,居然想出了这妖娥子,现在的她就如骆驼坐在桥板上,两头不着落。

        就算是想要收回都已然不可能了。

        她的体内暗潮涌动,可是外表看上去平静无波,一点也看不出来有任何异样,唯有一股股淡紫色的轻烟从她的七窍中冉冉升起,将她包裹其中,如云山雾照般,让她如仙如魅,将这危机重重掩映得美伦美奂。

        慕容瑾玥脸色凝重,却不敢稍有异动,她这样的情况他从来没看到过,可是也许是心有灵犀,也许是关爱心切,他感受到了她处于危险异常的阶段。

        她的脸变得越来越红,艳若桃李,可是慕容瑾玥却越来越紧张,手伸出去,又缩回来,他想助她一臂之力,可是却又不敢,怕惊扰了她,怕不一小心让她走火入魔了。

        “她怎么了?”独孤傲天冷漠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

        “不知道。”慕容瑾玥摇了摇头,神情紧张地看着花想容。

        独孤傲天看着风平浪静的花想容,心头却涌起莫名的恐惧,他想也不想,伸出手置于她的百汇之处,对着慕容瑾玥喝道:“守住她的檀中穴。”

        慕容瑾玥不敢稍有怠慢,顾不得男女之防,手印上了花想容的檀中穴。

        两人的灵力如泉水般源源不断涌入花想容的体内,瞬间到达的丹田之中,将两股左突右冲的灵力包裹在其中。

        君主级别的威压灵力,一下压制住了两股燥乱不已的灵力,妖巫力与灵力乖乖的被两股强势的力量揉成了一团,形成了美艳的淡紫色内丹,沉入了花想容的丹田之内。

        感觉到转危为安后,慕容瑾玥舒了口气,正待将手收回,却发现花想容体内的内丹竟然一跃而起,狠狠地吸了两口他的灵力,惹得他一阵愕然,随即却宠溺地笑了笑,将掌中的灵力运送给她,只要她想要,别说灵力,就算是命,他又有什么不舍得的?

        独孤傲天也眉轻挑了挑,唇间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真是什么主人养什么内丹,花想容的内丹不甘心被两道外来的灵力压制,竟然贪心的吸取了他们的灵力。

        内丹的顺利融合后,花想容从巨大的痛苦中清醒过来,感觉到自己的内丹正在贪婪地摄取着两股灵力,这两股灵力纯正而强大,不作他想,定是慕容瑾玥与独孤傲天的,她大惊失色,连忙将外来灵力弹回,要是这样吸下去,不是成了吸星*了?被她吸的人都会被吸干的。

        怪不得妖界的妖精以吞噬别的妖精内丹来增强自己的妖巫力,这可比自己修炼强多了。

        星眸缓缓的睁开,入眼之处是四道关切的眼神,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谢谢你们。”

        “傻瓜,对我们,你永远不需要说谢。”慕容瑾玥收回了手,刚才一心救人,竟然没有任何旖念,如今才发现手竟然放在了她最柔软弹性之处,掌下的柔腻让他面红耳赤,又回味无穷。

        轻轻的收回了手,指微拈,眼微微的闭了闭,陶醉于指尖留存的馨香软绵。

        独孤傲天一如以往的冷,点了点,行动如风,潇洒自若地往楼下走去,只留给花想容一个挺直孤傲的背影。

        “嗒嗒嗒”脚步声越行越远,慢慢安静下来。

        “唉。”花想容微微叹了口气,目光注视着楼梯口不舍收回。

        “别担心,我们已经到了妖界,还魂草很快就能找到的。”慕容瑾玥掩饰住内心的嫉妒与孤单,强作笑颜安慰她道。

        “嗯。”花想容抬头看着他,点了点头,心中又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十分的残忍,总是不给慕容瑾玥希望,却又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候希望他在身边,而又总是在他的眼前情不自禁的将目光追随着独孤傲天。

        “对不起…。”她的眼黯了黯,

        他笑了笑,苦涩…“麒麟丹,妖巫篇。”慕容瑾玥咬破了指滴上了麒麟丹,麒麟丹蓝色的一面慢慢地浮现了无数小字,那些字如同在水中一样,隐约蜿蜒,仿佛一个个小蝌蚪不停地游动,让花想容怎么也看不清,更别说看成句的了。

        “凝住心神,全神贯注,盯着一个字看,看清了再看另一个。”慕容瑾玥在旁边淡淡地提醒。

        “好”花想容席地而坐,双目凝视着麒麟丹,这时的她如观音般的圣洁,而与原来不同的是,她的眉心跳跃着一抹呈粉紫色的淡烟。

        这是妖巫力的能量级别标志。

        慕容瑾玥惊诧地看着,原来以为是花想容最多能达到七级妖巫力,没想到一下就拥有了圣者级别的妖巫力。

        原来花想容歪打正着,利用人类的灵力激发了妖巫力的能量,将妖巫力一下提高到了圣者级别,而本身的灵力在妖巫力的相辅相承之下,达到了尊者颠峰。

        当然慕容瑾玥与独孤傲天也是功不可没,要不是吸取了他们的灵力,她也不可以一下晋级到这么高阶。

        时间就这么流逝了,待她再次睁开眼时,已经过了二天。

        这二天慕容瑾玥不吃不喝地守在她的身边,没有移动一步。

        昔日美得不似人的慕容瑾玥双目布满血丝,脸色苍白,下巴微髭,神色疲惫不堪,为了给花想容护法,他一刻也不敢放松,全神贯注地呆在她身边二天,神经一直处于极度的紧张之中。

        “变。”柔情瞬间溢满她的胸腔,这一刻她是感动的,心念一动,轻喝一声,一盆温热的水随之而显现在她的眼前。

        伸出洁白的小手,一块白得如云般的绢帛立刻出现在她的手中。她缓缓地站起了身体,将绢帛放在水中轻柔的荡涤,微微拧干。

        在慕容瑾玥惊诧的眼神,温热的毛巾敷上了他的脸,轻柔的滑过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唇,细腻的轻掖着他脸上的每一寸。

        她的神情专注,仔细,温柔,细腻…。

        水洗去了他一身的疲惫,满心的孤单,温柔充满了他的全身。

        他动情地看着花想容,目不转睛,舍不得眨眼,就怕错过了这突如其来的幸福。

        直到绢帛离开他的脸,似乎失去了温暖般,他才猛得清醒,一把抓住了欲离开的她。

        “为什么?”他将她紧紧的抱住,吐气如兰,温热的鼻息全数扑入她的耳蜗。

        “感动!”花想容欲挣扎却躲不开他洋溢的热情,身体全然被他男性麝香包围,终于她放弃了,将脸埋在他的脖间,原来他的味道这么好闻,让她忍不住深呼吸。

        “感动?”他的身体僵了僵,似乎松开了对她的钳制,可是她却并不离开,因为她感觉到他受伤的心正在哀泣,让她不忍心推开他。

        “仅仅是感动么?”他喃喃自语,似乎是在问她,又似乎在刻意地提醒他自己。

        “我…。”花想容咬了咬唇,有点茫然,有点徬徨,不知道何时起,她竟然害怕伤害了他,她竟然在睁开眼见到他时,有着惊喜,见他胡子拉渣,满眼红丝时,有着心疼,她心头烦乱,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你在犹豫!”花想容的犹豫一下振奋了他颓然的心,他变得雀跃,变得神采飞扬。

        “是的,我犹豫了。”她抬起了星眸,不再逃避,直直地看着他。

        阳光挥洒进树屋,溢满室木香,连尘埃都似乎在飞舞起来,带着五彩的光芒在两人的身边盘旋。

        他的头慢慢的低下,她欲躲闪…。

        指轻轻的捏着她的下巴,不容她有丝毫的逃避!

        他的唇薄如刀刃,她的唇红如花瓣;他的眼深情似海,她的眼不知所措;距离越来越近,近到两人都能看清对方脸上的毛孔,近到两人都能感觉到各自的温度,近到两人的鼻息悠悠缠绵,近到能倾听到彼此的心跳声,近到……。

        眼神一暗,深邃如海,薄唇微翕在妖孽般的脸上,有着欣喜有着期待,又有着莫名的兴奋…。

        微凉唇瓣轻轻地贴在了丝绒般丝滑的唇上,一股淡幽冲入他的鼻中,迅速漫延到他的全身,刺激他全身雄性激素的分泌,脑中凌乱!昏沉!

        她惊跳起来,欲推开…。

        唇却被他死死的压着,身体被禁锢在他高大的身形之下,她举起手敲打着,重重的举起,轻轻的落下,能开山劈虎的拳头此刻却成了挠痒般在扑打在他的身上…。

        他的唇间溢出不可察觉的笑意,吻更深了,深到他的舌轻滑入她的檀口,贪婪的戏弄着她的丁香小舌。

        他以为他神不知鬼不觉的笑意瞒过了她,可是她却知道了,恼怒的咬了咬牙,尖锐的牙终于划过了他笨拙的舌,泌出淡淡的血腥,惹她一阵的慌张。

        难道她又伤了他?

        她的惊慌,她的担忧,取悦了他,他的吻更深,舌扫荡着她的口腔每一处,舔过她每一颗如珍珠般的贝齿,最终是如获至宝的吮吸着她不断逃离的舌。

        一个拼命的逃,一个死命的追,在爱情的游戏里,两人你追我赶,在两人口腔中演绎着热情的戏码。

        室内温度持续上升,眼变得迷离,喘息变得深重,手变得无措…。

        “花小姐,不好了,艾丽丝公主将黄队长抓走了。”惊恐地呼叫声由远而近,惊扰了两人的激情。

        花想容惊得推开了慕容瑾玥,平息了轻喘,不敢看慕容瑾玥的脸,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楼去。

        慕容瑾玥脸泛桃红,洋溢着幸福的笑,这是一个好兆头,就算她现在不爱他,但却沉迷入了他的吻中,最起码说明,她的心里还是有他,并不讨厌他。

        也许多吻吻她,能让她爱上他。

        走得渐远的花想容突得打了个寒战,回头看了看树屋,手轻抚上红肿的唇,有片刻的失神。

        “花小姐,快,再慢黄队长就会被艾丽丝公主杀了。”那人见花想容停下了脚步,急得提醒道。

        “艾丽丝公主是谁?”花想容回过了神,奇怪地问道:“她为什么要抓黄队长?”

        “艾丽丝公主是妖界三大贵族之一的赫本公爵的最小的女儿,是妖界最有天赋的妖精,小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抓黄队长,只是说让您快去,晚了她就杀了黄队长。”那飞虎队员一时心急黄彪被擒就跑来找花想容,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惊叫道:“花小姐,您不能去,我知道她为什么要您去了,这次您与若芯公主争斗的事被传开后,定是她知道您手中有斩妖祭,欲抓了黄队长逼您将斩妖祭献出。您要去了,斩妖祭就会被夺的,您快回去吧。”

        “我要回去了,谁救你们黄队长?”花想容眉轻挑,没想到一把斩妖祭竟然引来这么多人的窥视。

        “可是…她虽然只有二十多岁但她的妖巫力已经达到了圣者级别,您就算是灵力尊者级别与她相斗,也未必能赢!”那飞虎队员急得在原地打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没事,我们走吧。”花想容笑了笑,要是二日前,她也许不是艾丽丝的对手,但现在,她正好试试她的妖巫力与这妖界第一天才相差多少。

        “可是…。”那人迟疑了一下,但想到黄彪生死一线,也咬着牙跟了上去。

        “他们在哪里?”

        “他们在威尔森森林,估计是艾丽丝公主怕引起更多的人觑觎斩妖祭,不敢在闹市区,只是将黄队长抓到了威尔森森林,然后让小的来找您。”那人担忧地皱着眉,要是让花想容受了伤害,就算是救了黄彪,黄彪也不会领情的。

        对于黄彪大家可是知道,十分重情义,绝对不会让别人牺牲了来救他的。

        “姐姐,有好事不叫着我么?”小彩彩如风般从后面追了上来,不依地撒娇。

        “呵呵,不叫你,你就不跟了?”花想容啐道。

        “嘿嘿。”

        那飞虎队的人一见小彩彩跟了上来,心下大定,可是刚定下心后,又惊叫道:“彩小姐,你不能去。”

        “为什么我不能去?”小彩彩听了面露狰狞,小白牙尖得吓人。

        那人吓了一跳,往后一缩,才道:“万一艾丽丝公主肖想你,把你捉了去,怎么办?”

        “她是什么东西敢捉我?”小彩彩勃然大怒,破口大骂。

        “就怕她带着三武者,那三个武者都是尊者妖巫力能者,是她们赫本家族世代保护世子公主的护卫。”那人又愁眉苦脸起来。

        “你太矛盾了。”小彩彩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他的肩,一副老气横生的样子。

        “扑哧”花想容禁不住地笑出了声,任谁看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这么拍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对他遵遵教导的样子,都会忍不住笑的。

        那人脸胀得通红,不再说话,跟着两人往威尔森森林跑去。

        威尔森森林是妖界中最黑暗的森林,还在森林的边缘就可以感觉到其间的阴森与恐怖,这个森林常年阴暗潮湿,高大的杉林立其中,在沼泽般的地面投入无数纵横交错的阴影。

        花想容三人踏入森林后,天空似乎变得更暗了,无数的云在涌动,刚才还是白得亮丽的天空立刻被云遮得如压下来般的沉重,泛着黑,似乎夜色无边…。

        妖巫术!

        这就是妖巫术,越是级别高的妖巫术,越是能变幻出更多更强大的东西。其实这种越强大的并不是真正存在的,花想容看到的都是妖巫术制造的幻景,妖巫术不是召唤术,召唤术可是让这些情景变成真的,但妖巫术却只能让被施术的人感受到这种境况,施术人越强大,同时被施术的人越多。

        但是幻景虽然不是真的,却依然可以要人的命,因为危险的是隐藏在妖巫术后面的人

        天空的暗淡引得威尔森森林更是暗沉,如进入了无边的黑夜,除了能闻到霉潮的味道,一片漆黑。

        前方闪出一星光亮,仿佛是指引着他们的引航灯,花想容唇轻蔑的抿了抿,这就是那个艾丽丝公主有意引他们去而点燃的灯火。

        离灯越来越近了,掀开垂下的幽深藤蔓,豁然开朗,仿佛舞台效果,中间最高处站着一个浑身光芒四射的女人,约二十多岁,金发碧眼,身材妖娆之极,一身金色的紧身衣服将她曼妙的身姿显现无疑,高耸入云的胸,水蛇般柔细的腰肢,两条修长笔直的腿……

        让人惊诧的是她一头绿藻般的头发,卷曲弯扭,诡异之极。

        她是个美人,美得让人移不开目光,她也是一个恶毒的女人,因为她的眼中明显射出阴毒的冷芒。

        “花小姐,想不到你真的来了。哈哈哈”艾丽丝的笑声与她的长相截然相反,笑声十分的粗嘎,带着嘶嘶的阴凉声,让人感觉汗毛直竖。

        “蛇精,你有什么可笑的?”小彩彩不屑的讽嘲,眼睛不可一世的上挑。

        “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这么说我?”原来艾丽丝竟然是蛇精,怪不得周身一股阴森的气息,眼睛有竖瞳的感觉,她是这妖界贵不可言的公主,她最恨的就是别人说她是蛇精。

        她眉毛根根倒竖,两条妖娆长臂猛得伸展,那一头绿藻般的头发顿时根根竖起,弯曲着摇晃起来,众人定睛一看,却看到每根发梢之上嵌有一颗细小的蛇头,蛇头虽然很小,但样子狰狞,尖细的牙尖闪着黑亮的色泽,看来艾丽丝不但是蛇还是一条毒蛇。

        一阵腥风闪过,她横窜了过来,飞扑向了小彩彩,小彩彩漫不经心的腾空而起,化身为彩凤,五彩缤纷的亮光一下闪耀了整个森林,到处流动着琉璃般的光泽,整个森林沐浴在神话般的色彩中。

        无数的蛇头攸得脱离了艾丽丝的头上,如无数条黑线疾射向了小彩彩。

        小彩彩双翅扑闪着挥去了前面的数千条黑蛇,可是艾丽丝的头发有多少,蛇就有多多!那蛇源源不断的攻向了小彩彩,被它们咬上一口,后果难以想象。

        就在这时,艾丽丝陡然发难,纵身而上,手中竖起一把黑色的长剑,笔直的攻向了空中的小彩彩

        “你敢!”花想容大喝一声,揉声而上。

        ------题外话------

        感谢[2012—4—21]欢天喜地123456的票票。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