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十章

第十章

        林中灰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带走一股冰凉的气息。

        花想容若有所思地转过了头,看了看周围,眉心一动,才带着众人走出了威尔森森林。

        走出威尔森森林,阳光立刻明媚起来,新鲜的空气迫不及待地涌入所有人的鼻腔,花想容贪婪地呼吸着阳光的味道。

        淡淡清香,让她突然想起了花飞扬,这个味道与他身上的味道何其相似,不知道花飞扬灵力恢复的怎么样了……

        “姐姐,你在想什么呢?”小彩彩伸出小手在花想容的眼中晃了晃,打破了她的凝思。

        “噢,没什么,我们回去吧。”花想容回过神,唇间扯着淡淡的笑,拉着小彩彩的手大步而去。

        树屋外,独孤傲天站在一片竹林中,青绿的竹与灰色的他,挥手拂袖间竹香淡淡而泄,他孤长的影与竹成一体,似乎进入了遥遥的绵想。

        “小彩彩,你进屋吧。”花想容心念一动,随口吩咐了声,往独孤傲天迎去。

        小彩彩眨巴了下眼,眼中流露出了然,调侃道:“春天了,嘻嘻。”

        “春天了?”花想容愣了愣,不明所以的回头看了眼小彩彩,待见到她挤眉弄眼的样子,蓦得明白,小彩彩这个臭丫头竟然说她在发春了!

        “臭丫头,看我不收拾你!”花想容瞪了她一眼后,才往竹林中走去。

        小彩彩伸了伸舌头,调皮地往树屋中走去…。

        花想容迈着轻盈的步伐,缓缓地走到离独孤傲天二米远之处才停了下来。

        她看着他孤直的背,他感觉到她绵长的呼吸,空气中唯有竹香与两人的呼吸飘荡……

        良久…。

        “谢谢你!”花想容低低地说了句。

        他的身影似乎僵了僵,声音依然冷寒如风,似竹涛声声,透着清越:“谢我什么?”

        “谢谢你对我的关心。”花想容慢慢地走到了他的背后,伸出手,在快触到他的衣时,又呆了呆,缩回,终于还是咬了咬牙,将纤长的臂穿过了他的腰,两手紧紧的环住他的劲腰,脸贴上了他挺直的背。

        他猛得僵硬,身上变得更加的冷冽,唯有心跳似乎有些加快,衣袖拂动…。

        “不要!”花想容喃喃的低语,有些无助,楚楚可怜,似极流浪的小猫,等待着归家“不要推开我…”。

        寒气似乎慢慢的散开,背部的肌肉变得不再紧硬,似乎柔和了些,他不再强硬地欲推离她,而是站着默不作声。

        “我知道那林中的是你。”声音低不可闻,淡悠中却透着欣喜,有着雀跃!

        她没想到独孤傲天即使是失了情魄还是关心着她,跟着她去了威尔森森林,担心她受到伤害。

        “你是我的契约人”他言简意赅,似乎不带任何感情,可是他忽然加速的心跳泄露了他内心的波动。

        其实他亦不理解,不明白,为什么没了情魄的他会这么关心花想容,那是一种潜意识的关心,不由自主的本能,他甚至怀疑他真的爱花想容爱到了骨髓里,可是他不敢相信,他只是一把兵器,一把沾染无数怨灵的杀人利器,怎么会爱上女人?怎么会拥有了人的爱情呢?

        几千年的经历让他从不轻易地相信人,他不相信任何人告诉他,他曾爱花想容过,可是他很困惑,为什么只要牵扯到花想容,他就不能淡定!难道那丢失的情魄里真的全是花想容的存在么?

        “你这是自欺欺人,你明知道你的心里有我。”花想容幽幽地说,手臂更是抱紧他,贪恋着他的温度,虽然他的温度总是低于常人,可是他的味道让她留恋,自从他没有情魄后,她是第一次这么靠近他,拥有他。

        花想容不愿意逼他,愿意让他自己慢慢感悟自己的心,可是每次看到他形同陌路的眼神,她依然心痛。

        时间似乎静止,花想容似乎感觉到他身体变得温暖,不再僵硬,欣喜充斥了她的心,她依恋的将小脸蹭着他的背。

        陡然…。

        “嘿嘿,难道真是因为春天的原因么?花小姐缺男人滋润了?”他的言语如刀般刺痛了花想容的心。

        他不想伤害她,可是他却不喜欢被人看透,他用小刀般的言语来掩饰内心的慌乱,他说出这些话后就后悔了,因为他感觉到她的痛,他亦痛。

        痛让他更僵硬,却让花想容误会了。

        “你…。你…。?”花想容如遭重击的退了数步,不敢自信的瞪着他的背影。

        背上的温暖瞬间消失,唯留凉风席席 ,第一次独孤傲天感觉到了冷。

        眼中有着些许的懊恼,他转过了身体,明明是想安慰她,没想到冲口而出的却是第二句伤人的语言:“花小姐是想证明你的魅力么?偏要所有与你认识的男人都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么?”

        绝情的话冲口而出,说出去的话如沷出去的水,让他更是沮丧,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他不是想说这些的,可是说出来的却还是将她伤得体无完肤的话?

        她的小脸苍白,嗫嚅着唇,哽咽道:“你居然这么看我…。”

        他淡淡的看着她,看着她伤痛的眼神,哀怨的落寞,心中再次疼痛,一种钝器割肉的痛迅速漫延到了他的全身。

        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扯入了怀中,他不知道如何哄女人,他想如果把她抱在怀中也许她会好点。

        可是她却误会了,误会他说出这些言语后,想再次羞辱于她。

        她挣扎着,欲冲开他的钳制,可是他是最坚硬的兵器,这世上谁也不能逃出他的掌心。

        “放开我!”她羞恼地吼叫。

        “为什么要放开,你投怀送抱不是等着我的临幸么?”她的挣扎让他生气,为什么在别的男人面前她就如一只乖巧的绵羊,而他只是想抱抱她,她却这么激烈的反抗!

        “你无耻!”花想容伸出的手用力的挥去…。

        “啪”一个巴掌打到了他的脸上,打愣了两人。

        花想容呆了,她怎么打了独孤傲天呢?她明知道他失了情魄,没了情感,他说什么听着就是,她怎么可能打他呢?他曾经是把她捧在手里怕风吹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她怎么会下得去这手?

        “你敢打我?!”他的眼中全是滔天的怒火,几千年了,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他,更别说打他了!她要不是花想容,此刻已然灰飞烟灭了。

        “对不起,傲天,我不是有意的…。”她呆了呆后,伸出的手,欲抚上他的印着五个指印的脸。

        他一把揪下了她的手,将她压在竹上,身体紧紧的贴着她的身体,将她禁锢在他的身体下。

        “你说,我该如何惩罚你?”他的鼻息带着危险的气息喷薄在她的脸上,冰得彻骨,她似乎听到了他磨牙的声音,他张狂着嗜血的锋芒,她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我。我不是有意的。”她不知所措的解释着,看着他危险的眼神越变越深,越变越犀利。

        “对于我来说有意与无意都是一个结局。”他一字一顿,步步逼近,理智似乎已经远离他而去。

        这样的独孤傲天让她感到害怕…。

        闭上了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知道眼前的独孤傲天不是以前的独孤傲天,也许他会真的下手杀了她,可是就算这样,她依然不想反抗,她怕伤了他,她情愿自己伤了也不愿伤了他!

        也许她在赌,赌独孤傲天即使没了情魄,心里依然有她!

        想到曾经的独孤傲天,泪如雨珠般一滴滴的滴落,随着她的泪无声的下落,独孤傲天似乎脸色也变化,慢慢地褪却了戾气,浮上了迷茫。

        那每一滴似乎都滴到了独孤傲天的心头,浇灭了他熊熊的怒火,她的楚楚可怜撞击了他坚硬的心,心慢慢裂开了缝隙,那一处变得柔软异常。

        透明的如水晶般清澈的眼变得深邃,他低下了头,眨了眨眼后,牙咬上了她颤抖的唇,尖锐的牙穿透了她如花瓣般妖艳的唇,沁出几颗艳色的血珠。

        舌邪魅的轻舔了舔这几颗滚圆的血珠,妖冶的如山间的精灵

        微微的刺痛让花想容猛得睁开了眼,直直的望入他深幽如海的眼,思想顿时停止了思考。

        她的味道果然甜美,仿佛记忆深处曾经品尝过无数次,大手一把拽过她的纤腰,在她张嘴惊呼间,舌侵入了她的唇间,冰凉的舌带着冰雪的清凉气息,席卷了她口腔的每一处,似乎有些狂乱,似乎有些怒意,似乎有些野蛮…。

        他的舌毫不怜香惜玉的纠缠着她的舌,吸得她舌生生的疼痛,她呜咽着,躲避着,却换来他更狂浪的侵犯。

        他将她所有的痛哼与呻吟都吞入腹中,牙啃咬着她的唇,只一会就红肿不堪。

        他不是在吻她,而是在惩罚她!

        就算是惩罚,她亦甘之如饴,因为惩罚有千万种,唯有这种独孤傲天是绝不会对别人做的,这说明,他的心底是有她的。

        可是为什么她感觉到他是惩罚是来自于另一种怒气,绝不是因为她打了他,他生气什么?

        “不要…”她惊呼了一声,用力的推开了他!

        他带着薄茧的指划破了她的衣服,滑过了她敏感的地方,惹她满脸通红。这可是在室外!

        “难道他就可以么?”被她推开后,他有一丝的狼狈,有着些许的恼怒,还有不可掩饰的嫉妒。

        对,是嫉妒,花想容终于明白独孤傲天为什么反常了,原来他是在嫉妒!

        “你吃醋了!”她来不及掩上破败不堪的衣,冲到了独孤傲天的怀中,泪流满面,没有了情魄,他依然有爱。

        “不懂你胡说什么!”他有着狼狈,猛得推开了花想容,落荒而逃。

        风徐徐的吹来,吹散了他残留的冰雪馨香,仿佛他从未来过。

        唯有花想容喜极而泣,被划破的衣衫告诉她这一切不是梦,是真的,原来爱到深处,没有的情魄,他心底依然有她。

        “唉,这年头,没见过被强暴的人这么高兴的。”戏谑的话语将花想容从喜悦中唤醒,她猛得转过头,却见小彩彩眼睛亮晶晶地闪烁着。

        不知道她看到了多少去!

        花想容羞得无地自容,气恼道“小彩彩!”

        “嘿嘿,欲求不满 ,可以理解!”小彩彩不知死活的继续嘲笑。

        “你是不是皮痒了?”花想容恼羞成怒,脸一板,祭起了手刀,欲砍小彩彩。

        “救命啊,有人欲求不满要杀人了!”小彩彩一见之下逃之夭夭,还要死不活的大叫。

        于是两人一个逃一个追,追了半天后,才气喘吁吁地坐在了树屋前。

        半响……

        “咦,慕容公子怎么没见人影?”小彩彩忽然感觉不对,她们这么大喊大叫半天了,至少慕容瑾玥得出来看看吧。

        花想容心头一动,变得有些尴尬,定是他看到了自己与独孤傲天的亲热,不能接受,所以不出来了。

        微微地叹了口气。

        “姐姐,我去看看。”小彩彩知道花想容心头的担心,却又怕见了让他更难过,遂自告奋勇地跑进了屋。

        花想容抱着腿,坐在草上,暗恼情之伤人,剪不断理还乱!

        她从未想过有人会爱她,没想到到了异世,爱她的男人这么多,而她似乎也变得水性扬花,做事干脆利落,冷血无情的她,竟然在情字上头变得优柔寡断,甚至有些三心二意了。

        唉…。

        怎么办?

        “姐姐快来!”小彩彩的惊呼声吓得她一跃而起冲入了树屋。

        “怎么了?”心中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让她害怕。

        “慕容公子怎么昏迷了?”小彩彩奇怪地歪着头。

        “什么?”花想容大惊失色,怪不得她去威尔森森林,慕容瑾玥这么爱她却没有跟去,原来他昏迷了。

        她突然恨自己的自私,原来她一直享受着慕容瑾玥的关爱,却从来没有担心过他,明明知道反常都不会去深思!亏她还总是说自己怜惜他过往,可是她却总是在无意中伤害了他!

        “他怎么了?”花想容搭着慕容瑾玥的腕脉,腕脉平和无奇,并无不妥,可是为什么他会昏迷不醒呢?

        “小彩彩,你们都是魔界的,你说是怎么回事?”花想容病急乱投医,期盼地看向了小彩彩。

        “我怎么知道?”小彩彩搔了搔脑袋,她虽然是魔界的,可是她也从蛋里孵出来没多久好不好?

        “好吧,算我没问。”花想容没好气的说了句后,眉轻皱,想了想,拉起了慕容瑾玥的手,往他的身体中注入灵力。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来,她的灵力全数被他反弹回去了。

        “为什么不接受我呢?”花想容喃喃低语,泫然欲泣,“难道你在怪我无情么?”

        “姐姐,他是魔你是人,灵力不相容是很正常的,不要瞎想。”小彩彩见花想容伤心,忍不住安慰道。

        “不是的”花想容摇了摇头,“我知道他是在怪我…。慕容公子,快点醒来吧,等你醒来,我…。”花想容咬了咬唇,终于下定决心道:“等你醒来,我答应你,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会尝试…尝试我们…我们之间事。”

        当她看到慕容瑾玥昏迷地时候,她亦心痛,原来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融入了她的生命中,她亦不能逃避,她承认, 她是水性扬花,她心疼着每个爱她的男人,她不舍得他们再伤心。

        “花小姐,你的情到底能分多少份?”冷冷的话语从门口传来。

        阳光将门口的他往屋内投下一条长长的阴影 ,他的脸全部在阴影中,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唯有声音中透着清冷。

        “傲天…。我…。”花想容猛得站了起来,无措的看着他越走越近,越过了她,仿佛她不存在似的,走到了慕容瑾玥的身前。

        他冰凉的指抚上了慕容瑾玥的腕脉后,又将慕容瑾玥的指一根根的仔细看过去。

        那细腻温柔的样子,让人有种错觉。

        忽然花想容有种怪异感,慕容瑾玥与独孤傲天一直是相识的,从竹林中,在东盛边境,甚至再次回到墓穴中,她都能感觉到慕容瑾玥与独孤傲天之间的熟悉感。

        独孤傲天从来不对任何人假以辞色,唯有对慕容瑾玥却是有些包容。

        难道……

        可是又不对,她明明感觉到独孤傲天是爱她的,也感觉到慕容瑾玥也是爱她的。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恼怒的声音打破了她无限的想象力,天知道她想到什么地方去了!要是被独孤傲天知道她这么猥琐,估计会直接把她做成人肉包子吃了。

        “呃,他怎么了?”花想容定了定神,期盼地看着独孤傲天。

        “他对你可真好,一个月之间失了两次血。”他的语气平淡却不掩酸意,让花想容涩了涩。

        “到底怎么回事?”

        “你应该知道他是魔界的血龙,血珍贵异常,但最忌出血,哪怕一滴都是伤神不已,他为了你能练麒麟丹的功夫,一个月内滴了两次血,伤了他的元气,得睡上半个月才能恢复过来。”他看着慕容瑾玥略显苍白脸,叹了口气,脸上神情莫测。

        “噢,那怎么才能帮他补元气呢?”花想容爱怜地伸出了手抚上了慕容瑾玥有些苍白的脸。

        她的动作似乎又刺激了独孤傲天,他冷哼一声走了出去,到门口时才道:“除非是得了天仙果,才能让他恢复的快些,但也不是能无限制的出血。”

        花想容叹了口气,依然慕容瑾玥的性子,必是会将麒麟丹上的秘笈逼着她一一练去,如果每个月都这么出血,铁打的人都吃不消的。

        她一定要快点找到天仙果。

        可是天仙果又在哪里呢?听都没听过!

        “花小姐,快,朱神果献上去后,妖王对飞虎队大为赞赏,欲召见你。”门口传来飞虎队队员的兴奋的声音。

        “召见我?”花想容愣了愣,她对妖王没有兴趣,对百知晓才有兴趣。

        “是啊,妖王正在妖殿召见了所有的王公贵族,与各大佣兵,百知晓也在,您不是想问百知晓问题么,正是时候。”

        “百知晓也在?”花想容陡然站起了身体,兴奋不已,回头对小彩彩道:“妹妹,你在这里好好保护他,我去去就来。”

        “姐姐,你放心吧,”

        走到门外,独孤傲天正站在绿茵之上,仰望着蔚蓝的天空,她心中一动,柔声道:“傲天,你与我一起去好么?”

        “女人真是烦!”他看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了声后,率先走了出去。

        花想容微微一笑,她知道就算她不让他去,他定会担心她而暗中跟随,这妖界未知的太多,妖王的性情不知道怎么样,如果被人发现窥视,徒惹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还是与独孤傲天光明正大的一起去。

        妖王的大殿,是一朵巨大的黑色郁金香,远远看去,庄严肃穆,近到身边才感慨于它的雄伟壮观。

        它的茎直径达数百米,高数十米,就似一个天然的城墙,六瓣花瓣有一米厚,可以开放或收拢,当完全展开时,就如一座平台伸展开来,晚间则收拢起来,形成保护。

        花想容与独孤傲天在侍卫的接应下来到了平台上,站在平台上,放眼望去,一座巍峨的宫殿展现在眼前。

        雄蕊如一根根罗马柱林列在宫殿的四周,中间则是一根黄色的雌蕊,非常的粗壮高耸,蕊顶上一条盘龙张扬着望着远方,任你在什么角度,你都感觉到那龙睛含威怒视着你,心怀不轨之心必将忐忑不安。

        宫殿则是花房组成。

        当花想容与独孤傲天进入花房时,扑面而来的花香让人沉醉,而花蕊间蕴藏着无数细小的露珠在光影下泛着流动的光泽,就如无数的珍珠镶嵌其上。

        “妖王真是会享受。”花想容也不禁爱上了这里,真是很美,美得不真实。

        “花小姐,妖王在等您”侍卫恭敬地提醒道。

        “好的,”花想容点了点头。

        ------题外话------

        亲爱的美人们,下章又一绝色帅锅要出现了,欢呼吧。拿花钻砸我吧,不然我不让他出来,哈哈。我好无耻滴说

        感谢冬日冷梅小美人的票票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