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妖殿,花想容在来之前曾经想象过很多次,等她进去后才发现纵使她有多丰富的想象力,也想象不到妖殿的美景。

        那是花的海洋,人间的大殿是金碧辉煌,这里的大殿却是玫瑰花的世界。

        所有的柱子都盘绕着鲜艳欲滴的玫瑰花,含蕊吐珠,一眼望去腥红一片,美得夺目。

        而天空中垂下无数碧绿的柳条,绿如翡翠,微风吹过,扬起千般的柔情,万般妖娆。

        脚下却是湍湍不息的水流,上面用透明的水晶玻璃隔开,这水不知从何而来,清澈的让人忍不住掬上一口,水中游鱼历历,尚有无数粉色花瓣飘泠而去。

        真是颠狂柳絮随风舞,轻薄粉瓣逐水流。

        而妖王万俟邪情绝对是震憾人的眼球的,他的身边无数紫藤花如瀑布般倾泄而下,如紫雪般剪雨萦烟,又似裁剪了天边的彩霞,旖旎着流光闪烁。

        但见紫藤云木之下,香风流美人,恰似醉花荫。

        这是一个让人心跳加速的美人,是一个让人看了春心荡漾的美人。

        一头乌发飞流直下三千尺,恰似月华无限冷,黑漆般的发如毯般铺在满天星缀成的软榻之上,无数紫色小花掩映于发间,似无尽的苍穹中闪烁着的繁星点点。

        他懒懒地倚在一方玉枕之上,眼似黑矅石般的眨着梦幻般的光彩,鼻尖挺似远峰,孤傲紧绷,与泛着春意的唇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味道。

        一袭紫色的纱笼随意的挥在他的身上,衣襟微敞,露出白似美玉的肌肤,透明的紫纱之下,两点殷红隐隐约约。

        恰似卧看花梢摇动,好一副美人醉卧花间图。

        “王,花小姐来了。”带路的侍卫恭敬地行了礼后退了下去。

        妖王抬起了头,对着花想容妩媚一笑,那笑妖娆之极,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笑得花想容面红耳赤,差点一个踉跄,丢人啊,又不是没有见过美男,竟然失态了。

        “花小姐,欢迎来到妖界。”他颠倒众生的勾了勾唇,声音似天籁般划破了苍穹,经历过光年穿梭到了这里,空旷而空灵。

        “妖王陛下。”花想容跨上前去行了个礼。

        抬起眼,正好看到万俟邪情将手托于腮下,那手洁白修长,如葱段般纤美,却不似女子的柔美,指甲修剪的方方正正,指上套着一只铁色的戒指。

        她打量万俟邪情的同时,万俟邪情也正好在打量着她。

        花想容刚经过一场恶战,衣服不显眼处有些破损,但却丝毫不掩她的美,有些楚楚之意,更惹人心怜,可是她虽然看似柔美娇弱,骨子里却透着一股子的刚烈气息。

        “听说花小姐拿到了朱神果,而且还成了飞虎队的队长?”他的桃花眼泛着氤氲之气,态度柔和之极,声音柔美之极。

        但是花想容却不敢小覤了他,他以这么柔媚的样子做到妖界的王,肯定不若他表现的那样无害,就看下面站着的众多臣公大气不出的样子就能知道他的威慑力了。

        “拿到朱神果只是小女子幸运而已,至于当上飞虎队的队长,也是飞虎队的队员厚爱小女子,小女子是愧不也当的。”花想容谦虚的笑了笑

        “呵呵,花小姐谦虚了,妖界这么多的佣兵都未曾拿到朱神果,却被花小姐得了,这可不是幸运两字就能概括的,分明是花小姐的实力超群。”万俟邪情不可置否的笑了笑,一手随意地摘了朵紫藤放在鼻尖轻嗅,眉轻挑间,媚眼横飞,眼波欲流。

        那样子要说多妖娆有多妖娆,要说多媚人就有多媚人,看得花想容都忍不住呼吸加快。

        手忽然被抓住,一股凉凉的气息从指尖传来,一下镇静了花想容的心神,她感激地看了眼独孤傲天,对他展颜一笑。

        独孤傲天依然冷若冰霜,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手却未放下花想容的手。

        “这位是谁?”万俟邪情意外地看向了独孤傲天,眼中闪过惊诧。

        “这是我的夫君。”花想容敛住怒气,美目对上了万俟邪情,这个该死的妖王,竟然对她施媚功,要不是独孤傲天及时惊醒了她,也许今天她就出丑了。

        哼,等得到了还魂草,她定要会会这个人妖。(因为心里对万俟邪情有气,她很恶毒地把万俟邪情归类于人妖一列)

        “夫君?!”万俟邪情的声音陡然拔高,眼中利光一闪,闪过独孤傲天的身上。

        “妖王有什么不妥么?”花想容没好气的冲了句。

        万俟邪情似乎一愣,没想到花想容竟然脾气这么冲,他刚才也是想试探一下花想容的定力,没想到被破坏了。

        “呵呵,怎么会?”万俟邪情四两拔千金的打了个过门后,笑道:“既然花小姐得了朱神果,那本王定会兑现当初的承诺,飞虎队晋升为四级佣兵队,还可以为花小姐解答一个问题。”

        花想容听了不禁错愕了一下,原以为万俟邪情刚才对她施媚术,定是为着万俟若芯报仇,所以她的语气也不是太好,没想到万俟邪情居然并不在意,还直接把她想要提出的问题给先提了。

        “呵呵,花小姐,不要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本王,本王会心动的。”万俟邪情见花想容紧紧的盯着他打量,妖冶的捏了个兰花指,对着她抛了个媚眼。

        惹花想容全身一阵恶寒,别真是人妖啊!

        恶寒归恶寒,该有的客气还是要有的,“谢谢妖王。”

        “怎么谢本王?”万俟邪情忽然追问一句,唇间勾勒着邪魅的笑。

        “啊?”花想容呆滞了一下,脑筋有些跟不上,结巴道:“不是。不是。得到朱神果就能问问题的么?”

        “唉,花小姐太狡猾了。”万俟邪情叹了口气,随即道:“百知晓,你给花小姐解惑吧。”

        “是,王。”从人群里走出一个须眉皆白,身材矮小的老者,但见他八旬年纪的样子,却不见丝毫老态。

        “老人家,小女子有礼了。”花想容见了,连忙上去见礼,对于老人,她有着起码的礼貌。

        “花小姐不必多礼。”想来花想容的态度很让百知晓满意,他笑拈着胡须作了个虚扶之礼道:“花小姐想问什么,只要我知道,一定知无不言,言不无尽,但只限一件事。”

        “小女子明白,也不敢过多奢求。”花想容笑了笑,能问出一件事她就很满足了,绝不会得陇望蜀的,虽然她是有很多的想问。

        “呵呵。”百知晓点了点头,以后在妖界经常有人得寸进尺,让他很是生气。

        “小女子想知道妖界的还魂草在哪里?”花想容本来想问血族的秘密,但想想还是先把独孤傲天的情魄弄回来再说。

        “还魂草?”百知晓拈须的手微微一顿,看向了万俟邪情。

        万俟邪情面色依旧,笑得魅惑众生,只是眉却轻挑。

        这一挑,百知晓才定下心来,笑道:“按说这还魂草在妖界并非什么稀罕之物,当年是遍地都是…。”

        花想容一听大喜过望,原来还魂草这么好找,真是天助她也。

        但是百知晓下面的话却让她心一下从高处坠到谷底,欲哭无泪。

        “可是几百年前魔界与妖界曾发生一次大战,将生长还魂草的谷地烧得一干二净,未有一根留下。”

        花想容如遭重击,差点站立不住,难道她千辛万苦来到妖界只能空手而归么?

        她的失望之情让百知晓不禁起了恻隐之心,顿了顿道:“其实花小姐也不必沮丧,虽然那次还魂草被烧得一干二净,但妖界却还有两株干草存在,效果是一样。”

        花想容大喜过望,一把拉住了百知晓,喜极而泣道:“老人家,快告诉我在何处!”

        “这两株仅有的还魂草,一株在赫本家族,一株就在碧寒宫中。”

        “赫本家族?”花想容一愣,那个艾丽丝公主不就是赫本家族的么?由她就能看出这家人的本性了,估计要想从他家拿到还魂草势比登天还难。

        “请问碧寒宫在哪?”花想容想也不想地问第二个地方。

        “在…。”百知晓正在回答,却被一声柔和如云般的声音打断。

        “花想容,本王只允你一个问题。”万俟邪情笑若春风,美若仙人,却让花想容恨不得上去打得他满脸桃花开。

        这算什么?这不是等于没有问么?弄了半天,她还是不知道如何得到还魂草。

        “妖王,这个问题与那个问题是相关的。”花想容忍住心头的怒气,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本王不管相关不相关,只管一个问题。”万俟邪情似乎是没有感觉到花想容杀人的眼刀,依然笑得霞光荡漾。

        随后又道:“不过,来者是客,本王可以指点你一条明路,这个赫本家族的族长眼下就在此处,你倒可以上前一求,求得到求不得就看你的造化了。”

        “多谢妖王。”花想容谢得咬牙切齿,她知道这妖王定是知道她杀了艾丽丝,否则她不会在他的眼中看到一闪而过的狡诈,他是有意的!

        “王,我是绝不可能将还魂草给这个妖女,非但不能给,还要她替我孙女偿命。”这时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一身漆黑的衣,黑得如棺材一般的沉重,脸色暗沉,沉得似夏日雷雨的前夕,眉跋扈地斜横入鬂,两眼尖锐狭窄,竖瞳!唇宽而薄泛着乌青的颜色。

        唉,又是蛇精,花想容心中叹了口气,女人总是讨厌蛇的。

        “偿命?”万俟邪情似是十分的惊异,挑了挑眉,看向花想容道:“花小姐杀了赫本族长的孙女么?”

        花想容不禁佩服他的演戏本领装得跟刚得知似的!

        皮笑肉不笑道:“怎么可能,小女子才来妖界连赫本族长的孙女姓甚名谁,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怎么会杀了她呢?再说了,既然是赫本族长的孙女,想来定是妖界的高手,我一个人类女子怎么能杀得了呢?妖王您高看我了。”

        “哼,你不要抵赖,明明是你杀了我孙女,还敢在这里狡辩。”赫本族长听了大怒。

        “赫本族长,有道是拿贼拿赃,捉奸捉双,你这般随意诬蔑于我,不知道是何道理,再说了我与贵孙女无缘无仇,为何要杀了她呢?”

        “我孙女去找你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不是你杀的是谁杀的?就算你没有能力杀,你身边的人却是有能力的!”赫本族长听花想容赖了个干净,勃然大怒。

        “你的孙女与我素不想识找我作甚?”花想容也不禁气怒,这不要脸的,肖想人家的东西,被杀了也是活该,居然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还不是为了斩妖祭…。嗯。”赫本族长被花想容激得脱口而出,将艾丽丝欲强夺他人宝物的阴暗行径一下暴露在众人的眼前

        众人听了有的是惊诧,有的是贪婪,有的是恍然大悟,有的满脸不屑,各种表情应有尽有。

        “斩妖祭?”万俟邪情听了沉吟了一下,随后柔声问道:“花小姐有斩妖祭么?”

        “是的,我有。”花想容也不隐瞒,这妖界传播速度快着呢,当初她就是用斩妖祭把万俟若芯的侍从杀了的,万俟邪情能不知道么?这个人妖在这里装!

        “原来是这样啊,”万俟邪情了然的点了点头,不再言语,眼中却滑过一丝狡猾。

        “王,你听听,她承认有斩妖祭了。”赫本族长顾不得刚才的羞惭连忙说道。

        “的确本王听到了,可是她只是承认有斩妖祭,并未承认杀了令孙女!”万俟邪情点了点头,唇间勾勒着淡不可闻的讥嘲,眼却媚光流转地看向花想容,妖娆中透着高雅。

        “就算不承认,我也知道定是她杀了艾丽丝,要不然艾丽丝能到现在不回来?”赫本族长听了也有些含糊了,他也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是猜测,毕竟还有三武者跟着,没有道理连三武者都斗不过花想容他们一行,要知道三武者可是尊者级别了。

        “那艾丽丝公主是不是带着随从呢?是不是花小姐杀的,问问她的随从就知道了。”万俟邪情似乎句句都是为花想容辩解,倒花想容忍不住打量起他,不知道他到底是想的什么鬼主意。

        美目抬起间正好撞上了他深邃的目光,没有了刚才的妩媚妖娆,却是如旋涡般的深旋,让人看不透里面深藏着的心思。

        万俟邪情见花想容看向他,立刻展颜一笑,笑若春梅绽雪,演绎着无穷的妖冶。

        人妖!花想容脸一红低下了头。

        “当然带了,带了三武者一起去的。”赫本听了立刻答道。

        “三武者?这可是赫本家族妖巫力最高的侍卫了,她一个人类女子就算能打得过艾丽丝也不可能打得过三武者吧。”万俟邪情状意无意的看了眼独孤傲天,那眼神分明是意有所指。

        花想容咬了咬牙,好你个万俟邪情,这是什么意思?这摆名了就是提醒赫本族长,非要看她与赫本家族打起来不可!

        果然赫本族长也未放过万俟邪情的眼神,他对着身边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猛得如鹰击长空般扑向了独孤傲天,手中一把长剑带着霜雪般的冷风刺向了独孤傲天的胸前。

        “你敢!”花想容大喝一声,怒容满面,伸出纤掌就要将来人毙于掌下,她怎么能容忍有人在她的眼前挑衅独孤傲天!当初独孤傲天为了保护她被赫连恨天抽了情魄是她一辈子的痛,她曾发誓,绝不让人再在她的眼前对独孤傲天不利,哪怕以生命为代价也要让独孤傲天不受一点伤害。

        独孤傲天俊脸微寒,长臂一舒,将花想容抱在怀中,人转身,如蝶般轻舞,灰袍飞扬,其形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潇洒如风,似所有一切都在脚下。

        那份气度,那份从容,那份王者气势,惹众人面面相觑,万俟邪情眼中一凝,褪却妖魅众生的柔和,变得犀利如锋。

        独孤傲天人在半空,漫不经心,眼神却笔直的射向了万俟邪情,两大高手眼神如刀,似短兵相交,火光闪动。

        赫本家族那人一招扑空,勃然大怒,这众目睽睽之下可是丢了赫本家族的脸,脸色一变,竟然变出了本体,一条黑色巨蟒盘旋而上,硕大的血口吐着腥红的蛇信席卷上了独孤傲天。

        “鲁亚,这是王殿,休得猖狂。”这时旁边一老者怒不可揭,居然敢在王殿里变出本体,这是对王的极大不敬,怪不得最近总听说赫本家族十分嚣张,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万俟邪情眼中寒芒点点,稍纵即逝后,又慵懒高贵的半躺于花间,唇间含着不可捉摸的笑,笑看着独孤傲天与那个鲁亚的争斗。

        “真是不知死活。”独孤傲天看着两排白森森的利齿向他咬来,看来是不置他于死地不罢休的样子,脸更冷了,如漫天雪舞,一下冻伤了殿内众人,众人都噤若寒蝉,这种威压只是在王身上看到过,而且这人比王更阴寒,更嗜血,身体似乎涌动着无尽暗流,似成千上万恶灵的叫嚣。

        独孤傲天甚至不屑动手,与花想容盘得更高,圆形宫殿顶上无数柳条随之起舞,其间男的虽然冷似玄冰却美得孤绝,女的状似娇弱却风姿卓越,仿佛仙姿飘飘,唯美如画。

        可是狂风顿起,狂蟒穿梭,破坏了这副美景,正在人们扼腕不已之时,但见独孤傲天仰天长啸,一口黑气从他的唇间夺门而出,群拥而上。

        那黑气张扬着无数的利爪扑向了鲁亚,在众人还未及看清之时,“呯”地一声,地上只留下一副硕大的骨架,如果作为标本的话,简直堪称巧夺天工,完美之极。

        在众人鸦雀无声之时,独孤傲天抱着花想容飘然而下,带动无数红艳的玫瑰花瓣,恰似丝路花语,掩映着人间美景。

        “你居然杀了他?!”赫本族长简直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他不可置信地伸出手颤抖地指向了独孤傲天。

        “他该死。”独孤傲天淡淡地说了句,眼睛看也不看赫本家族。

        “岂有此理!”一个女声脆声声地打断了一殿的诡异。

        “若芯公主。”所有的人都恭声行礼。

        万俟若芯看也不看众人,骄傲在站在紫藤花间,冷笑地看着花想容道:“你居然敢在妖殿妖王面前杀了赫本家族的人,简直是胆大妄为!”

        “难道别人要杀我,我站着不动让他杀么?要说无礼也赫本家族无礼在先,这当着妖王的面首先动手的可不是我。”花想容斜倚在独孤傲天的怀里,轻描淡写的反驳。

        “哼,不管怎么说,你竟然当殿杀人就是藐视皇威。”万俟若芯被花想容说得一愣,随即看到花想容半躺在独孤傲天的怀里,等看清独孤傲天的容貌时,顿时心头大震,那日只看到慕容瑾玥的妖孽般容颜就让她喜欢得不得了,并没有注意到人群中默不作声的独孤傲天。

        可是今天独孤傲天抱着花想容,如鹤立鸡群般一下又吸引了她的目光,没想到花想容身边的男人一个比一个绝色,而且这个更冷,冷得让人忍不住欲征服的*,去享受征服后的成就感。

        这一刻她更是嫉妒花想容,一定要杀了花想容才甘心了。

        “王兄,我要这个男人。”她颐指气使的伸出了手,指向了独孤傲天。

        她的话一出,惊呆了所有的人,虽然一直知道万俟若芯被妖王宠得无法无天,可这抢人夫君事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做吧!

        “他是花小姐的夫君。”万俟邪情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并没有任何责怪之意。

        “这很容易,杀了花想容,这个男人就自由了。”万俟若芯理所当然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没想到传闻是真的,只要万俟若芯看上的男人,就算有妻子也会让他变成没妻子。

        “好主意。”万俟邪情笑得邪魅。

        ------题外话------

        妖精美男终于出来了,哇咔咔。这章写了我五个小时,太伤神了。唉!美人们喜欢的话,要奖励我啊。

        感谢ceres0,laomaomao两位美人的票票,感谢李安钰12小美人送的钻钻(5颗)感谢梦轻尘小可爱送的花花(3朵)感谢诗菲依小萝莉的花花(3朵)

        群么么,爱死你们。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