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不过花小姐的夫君貌似不喜欢皇妹。”万俟邪情将背轻靠在后面的背椅上,立刻无数的满天星将他包围,他就如花中的精灵,唯有一张脸颠倒众生的露着。

        “不喜欢本公主就想法让他喜欢!”万俟若芯狠狠地眯了眯眼,瞪了花想容一眼后,有些贪婪地盯着独孤傲天。

        扭着不堪一折的细腰款款生姿地往独孤傲天走去,今天的万俟若芯比那天更是妖艳了,一身大红的烟罗纱将玲珑有致的身材展现地淋漓尽致,内穿黑色天蚕丝织就的兜衣,下着金色彩凤罗裙,每走一步,都摇曳生姿,长及地面的发随着乳波臀浪起伏跌宕,仿佛凌波仙子踏波而来。

        “你愿意当我的驸马么?”万俟若芯伸手涂着艳红丹蔻的指,长长的指甲有半尺之长,修剪得如艺术品般精致。

        “哗”寒光一闪,那堪堪要碰到独孤傲天脸的指甲齐刷刷地断了,就差一丝就削到了她的指尖,这已是独孤傲天手下留情了,要不是不愿得罪妖王,估计早就断了万俟若芯的一只手了。

        “呵呵,若芯公主,看来我夫君已经用行动回答你了。”花想容挑起狭长的凤眼,满脸讥诮。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将两人打死做花肥。”万俟若芯恼羞成怒,她就算再喜欢美色,却绝不允许有人挑战她的尊严,正好趁着人多,将花想容杀了,以免以后花想容毁她的容,自从那日后,她一直提心吊胆,今日听到花想容居然敢只带一人上妖殿,急急忙忙就赶来了,今天她是下定决心要将花想容杀死在这妖殿之中。

        “是,”赫本族长本来就对花想容恨之入骨,正愁找不到机会,顿时跟打了鸡血似的,带着数十人一拥而上,他不信独孤傲天再强,能强过数十个尊者级别的人。

        独孤傲天抱着花想容冷眼看着,身体却变得紧绷。

        “看来你们都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了。”正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时,万俟邪情冷冷的话似钻骨的冰穿越了所有人的耳膜。

        众人抬起看去,万俟邪情依然慵懒斜倚,似乎未曾变换着姿式,脸上还是笑得妩媚,只是那对妖冶的桃花眼却如九天霜雪,冻伤一片。

        这人的威压力真强大。

        即使是花想容也禁不住感觉到嗖嗖的冷意,万俟邪情的冷气流似乎比独孤傲天的更胜一筹,这让花想容不禁有些担心,不知道万俟邪情到底是什么意思,要是真打起来,可以说他们是毫无胜算的。

        “王兄,这男人竟然敢伤我,我今日定不能放过他们。”万俟若芯被万俟邪情宠惯了,不依地跺了跺脚。

        “来人,送公主回后宫。”万俟邪情并不若往常那般纵容她,只是淡淡的吩咐。

        “王兄!”万俟若芯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第一次王兄竟然不理她的要求,反而这么冷淡,她向万俟邪情走去,泫然欲泣,样子楚楚可怜,每次王兄看到她这个表情总是对她有求必应的。

        “你们没听到本王的吩咐么?”就在万俟若芯越走越近之时,万俟邪情声音陡然提高,如刀般割裂了柱上玫瑰花瓣,无数碎花飞扬,飞出一股与众不同的幽残之美。

        如此的美却是致命的。

        万俟若芯惊恐地掩住了唇,眼睁睁地看着周围的几名侍卫因为没有及时听命行事而血溅当场,身首异处。

        万俟若芯掩面而去,她当然不是心疼这些侍卫,而是第一次被万俟邪情这么严厉的对待,让她无法在众人面前下得了台了。

        花想容冷眼看着,这只是万俟邪情杀鸡敬猴而已,赫本族长竟然敢听从公主的吩咐公报私仇欲对她动手,要是别人万俟邪情也许就不计较了,偏偏赫本家族对皇族来说是一个隐患,而且日渐嚣张,万俟邪情怎么能不恼呢?当然也有对她敲山震虎之意。

        “你们都退下吧,花小姐留下。”万俟邪情如没了骨头般又斜斜的倚在花间,唇间勾勒着慵懒的笑,眼波欲流,一点也不象刚才眨眼间杀死数人的恶魔。

        要说杀人,独孤傲天杀人,赫连恨天杀人, 花想容杀人,甚至于花想容认识的所有人都杀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象万俟邪情这般杀人杀得这么妖娆的,杀人杀得这么出其不意的,杀人杀得让人心惊胆战的。

        这样的人前一秒还对你笑,后一秒就把利刃送入了你最深处,这样的人简直是恶魔。

        偏偏他长得这么轻灵似不食人间烟火,仿佛是沾着雨露沐着月华才生长出来的曼珠沙华,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王!”赫本族长一听大怒,禁不住跨上了一步,不满地看着万俟邪情。

        “怎么?本王说的话何时不管用了么?”万俟邪情敛下眉,语态悠悠,似闲情逸致般抬起了手,转动着那个不起眼的铁戒指。

        “嗯,臣不敢,只是…。”赫本族长涩了涩,又不甘心地欲跨上一步。

        “嗯?”万俟邪情抬起眼,眼底的腾起淡淡的火焰,稍纵即逝。

        “是!”赫本族长恨恨地看了花想容后,连礼都不行了,气呼呼地走了出去。

        万俟邪情看着他嚣张之极的背影,唇间泛着孤冷的笑。

        “妖王留下我有何事?”花想容待所有的人都走了,淡淡地看向了花中仙子般的万俟邪情。

        “呵呵,难道花小姐不想要还魂草了么?”万俟邪情紫袖轻挥,如风般飘逸,云般惬意,身体竟然坐了起来,微风飘过,他已站在了花想容的一米远处。

        “离她远点。”独孤傲天陡然声音一冷,抱起花想容退出两米,与万俟邪情犀利对视。

        一个是妖媚入骨,一个是冷似冰雪;一个是慵懒如猫,一个是高傲如孤狼;两人都是天上人间少有的绝色,只是一个看似柔弱,一个却是冷硬刚毅。

        但两人站在若大的妖殿之中, 谁也不敢否认这两人是睥睨天下的王者,灵力一下膨胀开来,瞬间充斥了整间殿堂,让人禁不住寒风嗖嗖。

        所有的花受不了两人的威压,瞬间全部收起花瓣,将自己缩成最小以减小存在感。

        侍卫们虽然不敢逃跑,但一个个都站立不住,似乎都在禁受着泰山压顶的力量,脚不住的打抖,有的甚至能听到关节断裂的声音。

        “呵呵,你不是我的对手。”万俟邪情似玉立瑶池,翻袖间如波起伏,逍遥烟浪,断魂流水,简直难以用言语形容他的美态,他笑,笑得万千风华,就在谈笑间,指若兰花,闪过寒芒点点,无数的银针罩上独孤傲天的全身。

        独孤傲天将花想容送到安全之处后,身形顿起,躲过无数追魂夺命针。

        “大胆!”花想容大惊失色,这并非普通的银针,曾听慕容瑾玥说过妖界有一种妖技叫雷霆密剑,被它盯上后,如影相随,似附骨之殂,不杀死对方不罢手,除非主人停手。

        这雷霆密剑是由数不清的细小如牛毛的银针组成,只要钻入体内,立刻随血而流,瞬间流到心脏,死去之人,会发现毫无任何损伤,但剖开心脏后,会发现心脏已然是千疮百孔,被射成了马蜂窝。

        “钉钉钉”无数声金属撞击的声音,独孤傲天身边一地银光,厚厚的铺了一层,以圆形散开,而他巍然而立。

        而花想容这时已然扑向了万俟邪情的身边,斩妖祭集妖巫力与灵力毫不留情的挥向了万俟邪情。

        “咦?”万俟邪情发现他的银针竟然没有伤到独孤傲天,十分的惊诧,不禁轻嘘出声。

        待见到花想容满脸厉色,微微一笑,一个轻柔的转身,似蝶般轻旋,紫色的烟纱飘缈开来…。待再看时,花想容却被他牢牢的禁锢住了,整个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他的怀里。

        “花小姐,这是投怀送抱么?”他唇间戏谑的勾起一个弧度,桃花眼却有些挑衅般的看向了独孤傲天。

        “放了她。”独孤傲天脸色一变,欲冲上前来。

        “再上前一步,本王的手就掐断她美丽的脖子。”万俟邪情依然笑得妖娆,声音柔得滴水,仿佛是情人间窃窃私语,喃喃磁性,带着紫藤花香的气息将花想容瞬间包围。

        花想容拼命挣扎,可是却发现她枉有圣者级别的妖巫力,尊者级别的灵力,却敌不过他轻飘飘的一只手,他的手牢牢的钳制住她,坚硬的胸紧紧贴着她高耸的胸,她的皮肤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心跳,任何人见了都感觉暖昧异常,可是却不知道这里却是杀机四伏。

        “你的脖子很美。”万俟邪情温润如玉的指来回游移于花想容欣长的颈间,指尖轻划过大动脉,他的声音如男低声般轻绵,将磁性的诱惑送入了花想容的耳膜。

        花想容满脸通红,却不是害羞,而是气的。

        这是红果果的蔑视,他居然当着独孤傲天的面调戏她,与其说调戏不如说是示威。

        “你到底想怎么样?”花想容停止了挣扎,她知道再挣扎也是白费力气,她与万俟邪情不是一个级别的人,差着十万八千里,要知道连独孤傲天都不能打得过的人该是多么恐怖。

        “呵呵,帮本王做一件事,本王就放了你,更把还魂草给你。”万俟邪情赞许的眼神流过花想容的脸,花想容果然是聪明的。

        “什么事?”花想容虽然性格刚烈,却不是宁折不弯的人,现在人在屋檐下,再逞强那是莽夫的行为。

        “参加明天的比赛”万俟邪情淡淡的说了句。

        “就这么简单”花想容怀疑的看了眼万俟邪情,近距离看,他比刚才更美了,皮肤没有一点毛孔,就似巨匠精工细作的绝世之作,睫毛似羽扇般的扑闪,这张脸是无害的,是颠倒众生的脸,却是花想容的恶梦。

        “当然不是,本王要你挑战赫本家族,将他们明正言顺的杀了。”万俟邪情眼中闪过一丝的狠戾。

        “为什么你不亲自出手,如果我能杀了他们的话,以你的能力举手之劳而已。”花想容疑惑地盯着万俟邪情的眼睛,欲从他的眼中查出阴谋的痕迹。

        他的眼妖娆的眨了眨,对花想容放出十万伏的电花,唇凑到她的耳边道“不要这么含情脉脉地看本王,本王会理解为你爱上本王了。”

        “无耻。”花想容脸一红,没见过这么妖,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无齿?怎么会?难道花小姐偷偷亲过我的嘴?”万俟邪情不解的歪了歪脑袋,好象是真的在苦思冥想何时被花想容亲过似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花想容恼羞成怒,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没想怎么样,答应我的条件,马上放你们回去。”万俟邪情不再逗弄她,淡然一笑。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不会做卸磨杀驴的事?”

        “呵呵,这个你别无选择,你只能选择相信本王。”万俟邪情无耻的笑了笑,花想容眼冒火光的看着他,恨不得一拳打散他张狂无比的笑容。

        “别打歪主意,你的男人失了情魄,虽然被不知明的东西定住了其余的三魂六魄,但是有利有弊,随着时间的推移,弊大于利,他已然是幽魂缠身了,怕再不得回情魄的话,他就坠入魔道了。”万俟邪情见花想容眼光闪烁,恶劣的提醒道。

        ------题外话------

        感谢白桃子美人的票票,感谢701025小美人钻钻(3颗)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