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花想容眨了眨眼,忽然展颜一笑,如春花般的灿烂,媚眼似酒醺般醉了斜阳,亦让万俟邪情脸上染上淡淡的霞色,手上的力量猛得加强,将花想容小腹紧紧的贴着他的…。

        脸嗖得一红,她几乎是挂在他的身上,即使是咬牙切齿,依然笑得妩媚,指状似随意的轻卷起他的发,发似丝般由指尖滑落,无法挽留…。

        万俟邪情见花想容竟然敢这么狂妄的碰触他的发,眼中流露出一丝狠戾,妖界谁都知道,没有人敢不经妖王的同意轻易触碰他的身体,即使是他的侍女,如不小心触碰到他,亦可能遭到严厉的惩罚。

        他眼中的煞气并未逃过花想容的眼,可是现在她也不怕,现在的万俟邪情毕竟还要利用她,她为何不趁机好好耍耍他呢?

        “妖王,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一件事?”她将唇亦凑到了他的耳边,他的耳白似天边的云彩,耳内却有一颗滴血般的胭脂痣,吐气如兰对着那颗红痣吹了口气。

        他浑身一震,眼变得深邃,划过未知明的情绪,唇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转过头,不经意间滑过花想容的唇,两人都呆滞了…。

        “不知道花小姐想告诉本王什么事?”万俟邪情仅一刹那间又恢复了妖冶的媚姿。

        “呵呵,有没有人告诉你……”小手攀上了他的肩,状似挑逗的动作让万俟邪情眼中闪过戏谑与不屑,却并不推开她。

        借着手上了力,花想容将身体离万俟邪情稍许离开数寸,狡猾奸诈的眼光一闪而过,就这电闪雷鸣的眼光却被万俟邪情捕捉到了,他正在思虑着花想容到底有什么动机时,一股大力将他推开,推开之际,两腿之间被猛踢了一脚。

        顿时痛得他直不起腰来,他想到花想容会推开他,但他亦讨厌花想容刚才的投怀送抱,正好也欲推开她,所以并不意外会被推开,可是千算万算,没算到花想容居然这么狠毒给他来这一手!

        “花想容!”他狼狈地捂着痛处,咬牙切齿,第一次在人前他露出滔天的怒意。

        “呵呵,妖王,我想告诉你的是,有没有人说你很无耻?”花想容说完拉着独孤傲天往殿外走去,快到殿外时,她回眸一笑道:“明天我会准时参加的。”

        在万俟邪情阴鸷的眼中,她与独孤傲天飘然而去。

        ……。

        “他长得很让女人心动。”独孤傲天一直默不作声,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花想容愣了半天,才醒过神来,她猛得扑到独孤傲天的怀中,惊喜道:“你是不是在吃醋?”

        “女人,我不懂你说什么!”他脸一红,轻轻的推开了她,大步流星往树屋走去。

        “呵呵。”花想容被推开了站在那里傻傻的笑,没想到没了情魄的独孤傲天竟然会吃醋,这说明什么?说明她是他心底的铬印,已深深的镌刻。

        而且刚才她还怕独孤傲天失落,毕竟他一直是站在高峰的人,人间能与他对抗的人几乎没有,没想到在妖王手下却这般的无力,她还想着怎么安慰他呢!

        可是独孤傲天就是独孤傲天,他明白技不如人怨天怨地没有任何作用,长吁短叹更是无用的表现,他将所有的情绪敛尽,让人无法捉摸到他到底是想什么。

        “姐姐,你傻笑什么?”小彩彩从屋中冲了出来,将手伸到了花想容的眼前,晃了晃。

        “没什么。”花想容定了定神,摸了摸小彩彩的头道:“慕容公子怎么样了?”

        “慕容公子刚刚醒了”小彩彩听了立刻高兴起来。

        “这么快!”花想容也高兴地往树屋里冲去,到了屋中发现慕容瑾玥脸色苍白的坐在床上,不过精神状态还不错。

        “你怎么这么快就醒了?不是说要半个月么?”花想容从他身边取过一个枕头,十分自然的托起了他的腰,将枕头枕在他的腰下,让他躺地舒服点。

        慕容瑾玥温柔的看着花想容,任她发丝轻飘拂过他的脸,虽然有些麻痒,却不忍拂去,只为那里有她的馨香。

        “这些年我练丹练药难道是假的么?”他淡淡的一笑,眼睛不舍得离开花想容半刻。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花想容被看得脸一红,有些躲闪,欲坐向他的对面,却被他一把抓住手。

        她想挣扎又怕伤了他,叹了口气,坐在了床沿,手却没有抽出来。

        “我听到了。”他的手紧紧的握着她的,语气激动。

        “听到什么了?”花想容眨着眼,不知道所以然。

        “你说过会试着和我一起…。”慕容瑾玥此时没有了风轻云淡的仙姿,而是变得腼腆,俊白的脸上飞过一抹红霞,凭添了几分柔媚。

        花想容心中一动,微赧道:“我不是好女人,我…。”

        “不要,什么也不要说,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最好的。”慕容瑾玥知道她想说的,眼一黯,她是这么的美好,太多优秀的男人喜欢她,他知道他只能是其中一个,不能全然占有她的美好,掩住内心的苦涩,:“我只求你和我在一起时,心里只有我。”

        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花想容恨自已分身乏术,如果有可能,她希望练成一种灵术,变出数个花想容,让他们每人都拥有一个完整的花想容。

        “傻瓜,我的爱是为了让你快乐的,不是让你伤心的。”心痛地将指抚上她的脸,轻轻抹去一滴滴珠泪,他皱了皱眉。

        “我很幸福”花想容止住了泪,笑得阳光,将眼中的泪闪烁得晶莹剔透,她伸出手抚平的了他眉间的微凸,咬了咬唇道:“以后不要皱眉头,我希望你开心。”

        “好。”他想也不想的回答,有了她,这辈子他会很开心的,他的眉再也不会皱起了。

        微微一笑,花想容将头埋在他的胸前,听他的心如更鼓般的敲击着,感觉温馨不已,有他在身边,很安心,很幸福。

        “你身上有妖精的味道。”他抱紧了她,亲吻着她的发,耳,忽然呆了呆了,奇怪地说了句。

        “呵呵,你的鼻子真灵,我刚才去了妖殿。”花想容笑了起来,没想到妖精还有味道。

        “万俟邪情有没有为难你?”慕容瑾玥听了微微一惊,担心的看着花想容。据他所知,万俟邪情阴险之极,手段极其残忍,与他的长相是天差地别。

        “没有,不过他现在应该很难过。”花想容想到万俟邪情被她踢的那脚忍不住微微一笑,这个死人妖居然敢算计她,踢他一脚是轻的。

        “怎么?你怎么他了?”

        “呵呵。”花想容笑着将经过跟慕容瑾玥说了遍

        慕容瑾玥想到万俟邪情自出生以来第一次吃了个哑巴亏,还是这么华丽丽的亏,不禁也笑了起来

        不过笑过之后又担心起来。

        万俟邪情在妖界可以说是天才之天才,才不二十多岁就成了妖界中妖巫力最强大的王,手上的血腥无数,他要杀了赫本有千百种方法,可是却迟迟不动手,这定然是有什么猫腻在里面。

        现在他让花想容借明天的节庆之日挑战赫本家族,如果成功了,花想容定会引起妖界的关注,甚至是嫉恨,将会惹祸上身,也许她前面刚杀了赫本家族,随后就被万俟邪情为了讨好妖界而杀了。

        如果不成功,那么花想容更是性命堪忧。

        “不用担心,明天一战我未必会输。”花想容知道慕容瑾玥的担忧,安慰道。

        “我们看看麒麟丹上有什么厉害的妖术。”慕容瑾玥忽然眼睛一亮,从怀中取出麒麟丹。

        “你疯了!”花想容大惊失色,这个月滴了两次血,他就晕了,要是再滴一次,说不定要折他的寿的。

        “没事,你看本来我该半月才醒,现在才一天不到就醒了,说明我的身体完全可以承受得住”慕容瑾玥很开心花想容对他的关心,但他更担心花想容的安危。

        “不行,如果你敢再打开麒麟丹,我永远不理你。”花想容怕他趁她不注意再次打开麒麟丹,恶狠狠的威胁。

        “好吧。”慕容瑾玥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道:“明天你一定要带我一起去。”

        “好的。”花想容本想让他在家休息,但想想他不去定是不答应,也只能应了。

        “你放心好了,我是决不会输的,就怕万俟邪情过河拆桥,他的妖巫术别说是我,就是傲天也不是对手,到时倒是难说了。”

        “要是想法抓着他的把柄就好了。”慕容瑾玥凝神想了想,“以前听说有一种记音石,能将人说的话及当时的情景还原,后来不知道到流落何处了。”

        “记音石?这么奇妙的东西?”花想容听了眉轻挑,这东西怎么听着象是摄相机,唉,要是当初穿越时带着摄相机就好了。

        “是很神奇,听说天地之间就一块,而且谁也没有见到过。”

        “没有见到过?”花想容陡然惊跳起来,兴奋道:“你确定没有人见到过么?连万俟邪情也没有见到过?”

        “好象是没有人见到过,但万俟邪情见没见到过就不知道了。”慕容瑾玥不确定的摇了摇头。

        “不管了,赌了。”花想容听了立刻站了起来,对慕容瑾玥道:“你先好好休息,我去找一块灵气好的石头。”

        “你呀,难道你想瞒天过海么?”

        “嘿嘿,这叫兵不厌诈。”

        ------题外话------

        感谢高于凡,efangok,彩虹非,laomaomao几位美人的票票,么么

        感谢runyu01小美人的花花(5朵)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