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姐姐,黄队长找你。”小彩彩站在门口,大眼睛滴溜溜地往两人身上直找转,笑眯眯的说道。

        “噢,你知道什么事么?”花想容愣了愣,这时候黄彪来找她有什么事?难道知道了她答应明天的比试么?

        “不知道,只是说有东西要给你。”小彩彩挤眉弄眼样子惹花想容的一个爆栗,回头对慕容瑾玥道“你先好好休息,我去去就回。”

        说完,拉着小彩彩往处走去。

        “姐姐,有奸情啊!”小彩彩一面走一面调笑花想容。

        “哼,你这小屁孩尽胡说八道。”花想容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不再理她,率先往前走去。

        “嘿嘿”小彩彩人小鬼大的笑了笑,随后跟了上去。

        “黄队长,你找我有什么事么?”花想容看到黄彪在园中有些焦急地样子,快步走到跟前。

        “花小姐,听说你明天要挑战赫本族长了?”看到花想容来了,黄彪急切的迎了上来,:“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你也不会杀了艾丽丝,也不会落到这样的局面。”

        “与你无关,杀不杀艾丽丝也逃不过这一战,再说了,艾丽丝本来就是肖想我的斩妖祭,其实你却是其中的受害人。”

        “花小姐你就别安慰我了,现在你打算怎么办?”黄彪急得坐立不安,担忧之情溢于言表,让花想容一阵感动。

        “黄队长,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要不你跟妖王把事实请清了,也许妖王会为你作主呢?”黄彪虽然觉得有些渺茫,但想想毕竟花想容再强也不能强过赫本家族,所以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让妖王出面比较好。

        “呵呵,黄队长,实不相瞒,此事就是妖王要我挑战赫本族长的,你说他怎么会肯从中周旋呢?再说了,就算明天不战,我与赫本家族以后也会兵戎相见。长痛不如短痛,一下解决了也是好的。”花想容眼睛射向了妖殿的方向,万俟邪情事情会按你想象的发展,可是如果你不兑现的话,那么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拉你一起下地狱。

        “妖王!”黄彪一下惊叫起来,警觉地看了看周围后,低声道:“你是说妖王借你的手对付赫本家族?”

        “嗯”花想容点了点头。

        “花小姐你明天更不能去了!”黄彪听了一下跳了起来,满脸血色尽失道:“花小姐你还是快离开妖界吧,你想要找什么你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的。”

        “你找不到”花想容摇了摇头,眉轻皱了皱,“我要的东西就在赫本家族里,如果杀了赫本家族,也许还有可能得到。”

        “在赫本家族里?”黄彪也愣了,要是在赫本家族,他是拿命也得不到啊!可是他担心花想容如果真将赫本杀了,会引起更大的灾难,愁眉苦脸的挠了挠脑袋道:“可是三大妖族虽然平时多有磨擦却又息息相关,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三大家族?”花想容眉轻挑,对于妖界她知道的真是不多。

        “是的,赫本家族,巴赫家族,罗兰家族,三大家族都是姻亲关系,赫本家族的四太太是罗兰家族的三小姐,而罗兰家族的四少爷又娶了巴赫家族里的旁支的五小姐,巴赫家族的嫡小姐又嫁给了赫本家族的大公子,而且他们祖辈之间还有姻亲关系,可以说是盘根错节,十分的复杂。所以三大家族势力十分的宠大,以赫本家族支系最旺,力量最大,所以妖王也不轻易惹怒他们。如今定是妖王欲杀鸡敬猴,从赫本开始下刀了。”

        花想容听了这些个你嫁我,我娶你的错综复杂的关系一个头两个大,皱着眉道:“也就是说他们团结在一起的力量可以与妖殿抗衡了?所以妖王必须借一切机会削弱他们其中一支,以达到掌控全局的目的?”

        “是的,就是这样的,可是妖王不敢自己亲自动手,虽然妖王能力超群,杀个赫长族长不成问题,但一旦族长死于非命,妖王是首当其冲要受到质疑的,如果三大家族有了危机感,定会联合起来对抗妖王,真打起来,妖王也是很棘手的。”黄彪点了点头。

        “所以妖王要有一个正当的名目杀了赫本族长,然后再扶值一个新的族长上去,而这个族长定然是被他所掌握在手中的!”花想容脸色一冷,笑得森然,这个万俟邪情真是打得好算盘,先是将她有斩妖祭的事借他人之口告诉了艾丽丝,因为他知道心高气傲又贪心不已的艾丽丝定会找她要斩妖祭,不免会一番生死决斗,如果她输了,那么他就另想办法,反正于他没有任何的损失,如果她赢了,那么他就暗中将她杀了艾丽丝的消息放给赫本,令赫本对她心中怀恨,所以刚才在殿内就算她不答应比赛,而赫本也不会放过她,因为在节上如果有一方向另一方挑战的话,另一方是不可能拒绝的,以免给节日带来不详,所以她与赫本族长一战是不可避免的,而她的答应只是给了万俟邪情一个借机宣扬的借口罢了。看来明天就算她不敌赫本族长,万俟邪情也会在暗中帮她,因为他要借她的手,将赫本族长置于死地,而他却不沾一点血腥就解决了大麻烦,然后下一步就可能为了安抚赫本家族,将她杀了以掩盖他阴险的用心,好一个连环计,计中计,原来从若芯公主一开始挑衅她时,万俟邪情已经布置好了全局。而他们所有的人只是他的棋子。

        看着花想容阴晴不定的眼睛转着,黄彪也跟着情绪起伏,这个女孩还只有十六七岁,如果他的女儿活着,也跟她差不多了,这时他恨自己能力太低,不能帮助花想容。

        “黄队长,你怎么知道我明天要挑战赫本族长?”花想容心中已然知道的答案,可是她还需要确定一下。

        “这妖界都传遍了,说是你要求妖王答应明天挑战赫本族长,妖王只是说在考虑并不未答应,我才急急地跑了过来,希望你改变主意。”黄彪惊了惊,不解地看着花想容。

        “哼,果然如此。”花想容眼中射出两道寒光,“万俟邪情好手段,为了怕我反悔,又怕赫本族长不应战,就大肆宣扬此事,明天我是不比也得比,比也得比了,而赫本族长就算是为了脸面,也会亲自下场,如果所料不错的,明天就是赫本族长的死期了。”

        “那怎么办?虽说比赛场上生死由天,可是赫本家族是绝不会放过你的。”黄彪大惊失色,得罪了别人也还罢,可是妖王有心置人于死地就无法脱身了。

        “没事,黄队长,一会我会好好想想的,对了,你就是为了这事找我么?”花想容淡淡地笑了笑,黄彪的焦虑之情让她很感动。

        “噢,我差点忘了。”黄彪拍了拍脑门,从怀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串手链递给了花想容,那手链平淡无奇,只是一颗颗细小的碎珠构成,唯有当中一块小小的黑石打磨得比较光滑,但也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

        这串手链在别处是极其一般的,但在这南城中算是比较好的珠宝了,难道黄彪想送个手链给她?

        “这是什么意思?”花想容看着这串手链,奇怪地问。

        “这是送给花小姐的”黄彪有些感慨地看着这串手链,微有留恋。

        “谢谢黄队长,我哪能平白无故的收你的东西。”花想容笑了笑,欲将手链还给他,飞虎队并不富裕,想来这串手链也算是比较贵重的了,所以黄彪拿来给她,那她更不好意思收了,再说了她平时不爱戴这些东西。

        “我知道花小姐富贵人家出身,定是看不上这东西,但这却是黄某祖上留下了,传到我手上已经是第九十九代了。花小姐救了我的命,黄某无以为报,只有这串链子还看得过去,所以花小姐请千万不要嫌弃。”

        “既然是黄队长祖上的东西,我更不能要了,这是祖上留给你的,你应该传下去,到时也是给子孙留下个念想。”花想容一听是人家祖传之物,更是不肯收下了。

        “花小姐,你一定要收下,不收就是看不起我黄彪。”黄彪听了大急,扑通一下跪了下来,吓得花想容差点跳了起来。

        “黄队长,你这是作什么,你站起来说话。”花想容急得扶起了黄彪,她才十几岁的人怎么能受得四十多岁的人的礼呢!

        “花小姐,你不收我就不起来。”黄彪不是花想容的对手,被花想容轻轻一扶就站直了身体,可是他却固执地还想跪下去。

        “好吧,你先起来,我收下便是。”花想容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她先收着再说,将来看有什么机会再将这东西还给黄家的子孙。

        “谢谢花小姐,”黄彪如释重负的笑了起来,对着花想容道:“这东西虽然说是祖上传下来的,但却从未说过有何用处,只是说关键时刻能救命。我听到花想容说明天要挑战赫本,就拿来了,但是真正是做什么的,怎么用的我并不清楚,但请花小姐明天一定要带在身边。”

        “我会的。”花想容感动的点了点头,就算是这链子没有一点用处,冲着黄彪的这番心意,她也一定会带的。

        说完,她将链子带在了手上,说也奇怪,那链子带上时还比较松,待得到她手腕处时,渐渐的收起,不紧不松的挂在了她的手上,纤白的腕与无数碎珠在阳光的照耀下光泽流动。

        黄彪看了泪流满面,道:“宝物择主,宝物择主啊,这链子一代传了一代,每人都带过,全是什么样戴上去,什么样拿下来,现在到了花小姐的手上,竟然自动收缩了,这说明这链子只认花小姐为主了。”

        “真是很奇怪!”花想容也很好奇,她想将链子取下,这链子突然又变长了,轻易的取下,这链子与她竟然是心意相通的。

        “花小姐,你把链子放我手上,然后心中默念回来二字。”

        “好”花想容将链子放入黄彪手上后,默念:回来。

        只见一道碎光,那链子又已然挂在了花想容的手腕上。

        “果然是认你为主了。”黄彪喜不自禁道:“看来祖上并未欺我,这链子定会保小姐平安的。”

        “谢谢你,黄队长。只是这宝物却回不去黄家了。”花想容本想着还将链子有机会还回去,没想到竟然认了主,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呵呵,我无儿无女,这链子在我手上也是传不下去了。”黄彪笑了笑,只是脸上有些落寞,他的妻女死于非命,他却避祸到了妖界,从此就是孤家寡人无亲无挂了。

        他的神情让花想容心念一动,黄彪为人爽朗,正直不阿,对她亦是十分爱护,让她登时起了孺慕之情。

        “如果黄队长不嫌弃的话,想容愿意认黄队长为干爹”

        “你说什么?”黄彪如遭重击般站在那里,不可置信地看着花想容,两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简直不相信他的耳朵。

        “你…你再说一遍。”饶是他这般豪迈之人也不禁结巴。

        这真是天上掉馅饼的事,他一穷二白,没有权势没有靠山,本以为一辈子就是这样孤老终生了,没想到花想容这么一个灵异高手,长得花容月貌不说,就算是家世定是显赫无比,居然要让他为干爹,让他感觉跟做梦似的。

        “难道黄队长不愿意当我的干爹么?”花想容调皮的笑了笑,在她眼里,能力也好,金钱也好,权势也好,根本不值一提,只有内心的善良才是她所追求的。

        她虽然亦狠毒,那是对敌人,她虽然亦阴险,那是对恶人,但她潜意识中是善良的,刚正的,黄彪正是一个刚正善良的人,而且对她的关心亦是真真切切的,她感觉有一个干爹也很好,这个世上,她还没有爹呢!

        花飞扬只是名誉上的爹,却是她的夫郎,那是不一样的感觉。

        “愿意…愿意。”黄彪忙不迭的回答。

        “那干爹在上,受女儿一拜。”花想容说完盈盈一拜。

        “好好,乖女儿。”黄彪听了眼含泪花,嗫嚅着,没想到他都四十多了,还能听到有人叫他爹。他往怀中使劲摸去,却有尴尬的缩回了手,讪笑道:“改日给女儿准备见面礼。”

        “呵呵,干爹,你这么说就是与女儿见外了,再说了这串链子就是最好的礼了。”花想容听了不依的嘟着嘴,一副小儿女的样子,惹得黄彪怜惜心起。

        “哈哈,好,这就是见面礼了。”黄彪也是一个爽快之人,既然认了也不再拘束了,大笑起来,这一刻起,他把花想容当女儿来疼了,不再是一个被他仰望的强者。

        在他的眼里,花想容再强也是他的女儿。

        “干爹,我认您为干爹的事,暂时不要对外声张。”

        “为什么?”黄彪正准备回去大肆准备一番,准备等明天过后大摆宴席,没想到花想容却不让他声张。

        “现在我与赫本正是对战之际,为免给飞虎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咱们还是暂时不声张。”花想容怕他误会自己是一时兴起,连忙解释道。

        “女儿你这是看不起干爹了,难道我这个做干爹的只能与女儿共荣华不能共患难么?就算是飞虎队也都是好汉子,这事我定会给飞虎队讲明白,如果有人愿意退出飞虎队,那随他们,但女儿在危难之中,做爹的决不会袖手的。”黄彪一听脸一绷,怒气冲冲地瞪了花想容,他明白花想容的好意,可是数十年前他没有力量,只能看着妻女死在眼前,可是现在他好歹比以前强大多了,再不也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再次落难了,虽然这次的敌人比上次的强大不知多少倍。

        “如此女儿失言了。”花想容叹了口气,她之所以认黄彪为干爹, 不就是因为黄彪为人的正直么?现在这种情况让他明哲保身,这不是打他脸么,所以也不再相劝了,点头同意。

        “好,我这就准备去,明天带着全部队员给女儿助威去。”说完急冲冲地走了,步履中不掩焦虑。

        “姐姐,黄队长真是很关心你,让你平白得了个爹!”小彩彩托着脑袋羡慕的看着,噘着嘴道:“什么时候我也有人疼我呢?”

        “傻妹妹,我爹不就是你爹么?”花想容掐了掐她的水嫩的小脸,戏道:“再说了,要找疼你的人也容易啊,等你长大了,找个夫郎就行了。”

        “姐姐!”小彩彩羞的跺了跺脚,一溜烟的跑了。

        “你在找什么?”花想容在林中四处寻找着,不停地翻着地上的石头,恨不得掘地三尺,身后传来独孤傲天冷冷的声音。

        “傲天,快帮我找找,看看有没有看上去很有灵气的石头。”花想容听了大喜,回头招呼道。

        “你要有灵气的石头做什么?”独孤傲天并没有帮他找,而是靠在她数米之外的竹枝上,眼睛打量着她。

        “去骗万俟邪情。”花想容猛得跃到独孤傲天的身边,声音小得几不可闻,这里是妖精的世界,万一哪朵花花草草成了精去告密怎么办?

        “骗他什么?”独孤傲天看着她满手的泥巴,小脸上亦是几道黑痕,嫌恶的微微离开点。

        就这一个几不可见的小动作,让花想容眼一眯,哼,嫌我手脏!嘿嘿,猛得脚下一个踉跄,扑到了独孤傲天的怀里,满手的泥巴全擦在了他的衣服上。

        “哈哈哈。”花想容大笑起来,黑色的衣服更显脏啊,那几道明显的泥巴在黑衣上显得很是夺目 。

        独孤傲天先是一愣,随即怒哼一声,转身就走。

        花想容拔脚追去,娇声道:“傲天,跟你开个玩笑,不要生气嘛。”

        独孤傲天如听不到似的,加快往前走去,花想容随后跟上,抓住了他的走,哄道:“别生气啦,我真是开个玩笑啦。”

        “谁说我生气了?”独孤傲天突然停住了脚,声音清冷道。

        “不生气为什么走这么快?”花想容愕了愕,亦停住了脚。

        “我去洗洗。”慢条斯理的一句话后,哗地一下把衣服脱了下来。

        露出里面精壮得没有一丝赘肉的身体,宽宽的肩,有力的臂肌,弹性的肌纤维狂妄地伸展,小腹间六块紧实微凸的肌肉显示着生命中最旺盛的力量…。

        “喂,你的裤子又没脏,为什么要脱?”花想容看得入迷,却见他的手抚上了腰带,脸一红,忙不迭的出声提醒。

        “谁告诉你,我要脱裤子的?”眼中一闪而过戏谑,独孤傲天猛得一抽,长约数米的裤带一事飞了出来。

        “呃。”花想容先是惊呼一声,随后两眼圆睁目不转睛的看着,可是看了半天,裤子也没掉下去…。

        “哼,不用看了,掉不下去。”独孤傲天冷冷的说了句,将裤带随手一扔绑到了两棵树间,将衣服扔到了花想容的手中。

        带着他冰雪般气息的衣服一下蒙住了她的脑袋,她拉了半天才将头露出来,小脸通红道:“你做什么?”

        “你弄脏的衣服,你洗,洗干净了晾那。”他拽得跟二五八万似头也不回地往溪边走去,坐了下来,阳光就这么挥洒在他的身上,晒得他纠结的肌肉更是贲起着青春的力量,他的皮肤因长年在墓中不见太阳,比一般的人更白,白得如羊脂般泛着幽幽的柔光,黑色长发丝般的飘落在他身上,绿茵从他身下延伸到一望无际,波光鳞鳞的闪烁印得他的脸不真实,仿佛梦幻般的美。

        “快洗,我要冻坏了,拉你给你暖床。”他突然回过头对着看得发呆的花想容恶声恶气道。

        花想容唇一抽,你都比冰还冷了,这水还比你的温度高,你能冻坏么?好你个独孤傲天,我忍,等你的情魄回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黑色的衣在清澈的水中飘着,水流的力量带走了点点泥浆,只一会就干干净净了,清澈的水中,衣服黑得发亮,她的小手白得似棉,轻柔的让人心醉,让人情愿是那件被她手翻飞的衣,沾染她点点馨香。

        “哗”花想容掬起一把水,将小脸洗得白里透红,无数细小的水珠沾在她的长睫上,似露珠般的清新,如梨花带雨般的可人。

        独孤傲天眼神变得一深,心底有丝的悸动。

        “哗。”又一声水响后,银铃般的声音响彻天空,那拍起的水全部洒向了独孤傲天,即使是他躲得快,也有一部分沾在了他光裸的肌肤上,所有的水滴在阳光下泛着晶莹的光泽,欲流欲留出无限的性感,那一刻他狂狷野性无比,配着他鬼斧神工的冷酷,只要他愿意,会让无数的女人尖叫蜂涌。

        “你!”独孤傲天有些狼狈的抓住了始作乱者,将她带入怀中,咬牙切齿的盯着她不羁的欢颜。

        “这样的你很性感。”花想容毫不害怕,要说刚从墓中出来时花想容还有些顾忌,怕独孤傲天没有情魄真的要伤她,到那时,她就还手也不好,不还手也不行。可是现在她知道独孤傲天的潜意识中有她的存在,决不会伤她的,所以她现在是无所顾忌了,非但不害怕,还将小手沾着水珠在他的胸上划着一个个圈圈。

        胸前传来酥酥的感觉,一道道如涟渏般的荡漾开去,荡漾的是他一颗冷硬的心,心底有种莫名的冲动,似乎有种力量无法突破。

        他的身体变得更紧硬,眼变得深邃威胁道:“你再逗我,我就要了你。”

        “你忘了,你没成人之前要不了我?”花想容邪邪的笑了笑,将湿衣隔空取了披到了他的身上,戏谑道:“正好用你燃烧的热情将衣服烤干吧。”

        拍了拍手,走人。

        呵呵,敢戏弄她,那就等着被戏弄。

        独孤傲天盯着花想容的背影冒火,将湿衣一抖,一抖间,衣服已然被他的灵力烤干了,披到了身上。刚才他拉裤带也是逗弄花想容,没想到没逗成她,反而被她识破了。

        ------题外话------

        来点留言,来点钻钻,来点花花,来点亲吻,来点动力吧,阿门,美人们行动起来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