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花想容走后,万俟邪情立刻收起媚惑人间的笑容,斜倚在美人榻上,手中把玩着这颗珍珠,珍珠发出淡淡的茶香,那是花想容身上的香味,他玩味的勾起了唇角,将珍珠放在鼻下轻嗅,样子邪魅之极,忽然他皱了皱眉,将珠子放在离眼睛半尺处,对着光仔细的看了看,脸色变得暗沉,满眼皆是落尽琼花后的冷寒。

        “花想容,你竟然敢耍本王。”他咬牙切齿地将手中的珠子用力一捏,捏成了粉末,成为天地间尘埃点点。

        沉声道:“来人,让犬妖去花想容的住处,替本王闻闻到底她手中有多少件灵物。”

        “是”门外恭敬的回了声后,留下一片寂静。

        “花想容,你最好是真有记音石,否则明天别怪本王不客气。”万俟邪情眼底狠戾突现,妖孽的脸上全是嗜血的锋芒。

        ……。

        “姐姐,你回来了”小彩彩一见花想容进屋,蹦跳着就迎了上去

        “嗯,乖”花想容笑了笑,手揉了揉小彩彩的发,抬起间却见独孤傲天与慕容瑾玥都看着她,慕容瑾玥含情脉脉,独孤傲天虽然面色如常,眼中却一闪而过担忧之色。

        “怎么样?”慕容瑾玥低声地问道。

        “呵呵,如果我算得不错的话,这会万俟邪情应该暴跳如雷了。今晚这里必不消停了。”花想容抿嘴一笑,从桌上随手拿起一杯水骨碌碌的喝了个底朝天。

        设计万俟邪情真不是人做的事,被他调戏的口干舌燥不说,脑筋还得转得飞快。

        她没有看到独孤傲天眼中的不愉,亦没有看到慕容瑾玥神情的雀跃,因为那水杯是慕容瑾玥用的,花想容随意地取杯而饮,不是说明她未把他当外人么?

        “也就你敢设计他,用个莫须有的东西吓住了他。”慕容瑾玥看着花想容的眼中全是温柔点点,宠溺深深,他为爱上这么一个聪明的女人而骄傲。

        “哼,你以为万俟邪情是傻的么?能这么轻易的上你的当?”独孤傲天似乎看不惯他们之间的温情脉脉,一旁轻哼一声,浇起了冷水。

        “独孤兄,不可否认花小姐这招无中生有之计十分高明。”慕容瑾玥一听独孤傲天给花想容沷冷水,立刻不服气的辩解。“万俟邪情为人多疑之极,平时宁可错杀一千,却不放过一人,又极其谨慎,花小姐夜半三更跑去说几句深不深浅不浅的话,必会引他怀疑,而事实上他也是怀疑了,拿走了花小姐用灵力做成的珍珠,发现是假的记音石后,他必然不会放心,今夜定会让人来查探一番,只要查到花小姐确有灵物在手,那么就算他不能确定是记音石,也必不敢轻举妄动。”

        “话是这么说,也许万俟邪情根本不相信花小姐手中有记音石,那么你们就高兴的为时过早了。”独孤傲天心里也承认花想容此招的确很是高明,毕竟不管怎么说总是让万俟邪情投鼠忌器了,可是他心里就不舒服,不舒服看到刚才花想容进门后慕容瑾玥的眼神。

        “傲天,你难道希望我被妖王利用后毫无反手之力么?”花想容见独孤傲天别扭的样子,知道他吃醋,不过心里却是高兴,遂调皮的取笑起他来。

        “神经病。”独孤傲天给了她一个白眼,站起身体,潇洒而去,只是步伐间微微的停顿透露出他内心的期待,似乎是期待花想容的追随。

        “慕容公子,我还有一些事要傲天帮忙,去去就来”花想容看到独孤傲天走了出去,心中微急,对着慕容瑾玥交待了一句就跑了出去。

        慕容瑾玥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笑纹却显得苦涩,这其实也是他早就知道的,他在她的心中总是比不上独孤傲天的。

        “慕容公子,如果人生只有一年,那么几个月对他来说是占了近一半的岁月,也许他会大部分时间都沉浸于这几个月,但如果人生有一百年的话,几个月对他来说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他的生命中要想的东西就多了。”小彩彩眨了眨眼,突然意味深长地对着慕容瑾玥说道。

        慕容瑾玥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小彩彩后,展颜一笑,“谢谢,小彩彩,你真是魔界的天才。”

        “嘿嘿。”小彩彩给了他一个很狂傲的眼神,得意道:“那是。”

        望着小彩彩消失的背影,慕容瑾玥茅塞顿开,小彩彩说的对,独孤傲天是因为比他先认识了花想容数月,所以花想容情感的天秤必然是倾向于独孤傲天的,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数年之后,他与独孤傲天必然会在她的心中平等。他有自信,用他的爱,用他的情,让花想容一定会爱他亦如他爱她。

        ……

        夜变得更深了,深到所有的精灵都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沉睡,天地间偶有露水滴落的声音,淡不可闻。

        一股不寻常的气息漫延到了树屋…。

        躺在床上假寐的花想容用灵识感觉到窗外数条犬妖小心翼翼的靠近,淡淡地笑了笑,果然万俟邪情怀疑了,嘿嘿,万俟邪情,既然你怀疑了,明天一战后,你该如何给赫本家族交待呢?

        就在花想容笑得畅然间,那数条犬妖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花想容放松下来,静下心,对着万俟邪情妖殿方向作出一个胜利的手式,她身上有数件灵器,就算犬妖也只能感觉到它们的灵气充沛,实是难得一见的至宝,却是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宝物,所以万俟邪情会确信她手中有记音石了。

        今夜对花想容来说是一个可以睡得香甜的夜,但对万俟邪情来说却是有些难过,他一手策划算无遗漏的计谋只因一个小小的记音石彻底瓦解了,明天他将如何保住花想容的性命而又不失他在三大家族中的威信,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就只能由万俟邪情自己想了。

        清晨,阳光照入了树屋,树上雀鸟欢鸣,花间露珠晶莹,打开门无数花香带着阳光的味道扑向了花想容,淡淡的晨雾氤氲缭绕于她的身边,但见她长发迤逦坠地,白色的丝袍包裹着玲珑的身体,一对雪白的足踏在了绿草之上,似两团云彩流动其中。

        远方灼热的视线让花想容一惊,她感觉到眼中的热情,明眸抬起间却见竹林深处唯竹叶青青,耳边唯有竹涛阵阵,末有丝毫的人影。

        “在看什么?”慕容瑾玥打开了对面树屋的门,看到花想容如精灵般立于晨曦之间,巴掌大的小脸上泛着春意桃红,就是露珠也不及她闪耀,一下闪花了他的眼。

        他惊艳不已,半天移不开目光。

        “你起来了”花想容展颜一笑,如无数水草在水中摆动,晃动出的是柔媚的妖娆。

        “嗯,我想陪你一起去,不管怎么样,我要永远在你的身边。”慕容瑾玥笑着走向她,大手牵起她的手,晨间,她的手微微的凉,就似一块玉清凉沁骨。

        ……。

        妖界一年一度的庆典是庞大的,无数的花将擂台点缀其中,与其说是比赛还不如说是表演,所有的人都洋溢着笑容。

        其实这个庆典万年前并不是这样的,当时妖界与其他种族经常发生争斗,为了选取更优秀的能者设立了这个比赛,所有的人都可以自由挑战,没有名气的妖精可以通过挑战妖巫力超群的妖精从而一步登天,获得无上的荣耀,这种比赛一直延续到妖界与其他种族争斗结束,妖界变得太平,这种比赛慢慢演变成了纯表演的形式,但挑战的项目并未废除。

        万俟邪情从百花中走来,今天的他一身黑色的天蚕丝袍上绣八爪金龙,庄严肃穆,长发被轻挽,髻上簪一白玉羊脂簪,他一脸严肃,完全没有了妖殿上那种千妖百媚的慵懒,此时的他充斥着王者的气息,举手投足之间全是凛然之意,昂藏的身躯龙行虎步,步步生风,让人不敢仰视。

        这才是他的真面目!一个让人胆战心惊,望之怯步的帝王。

        他走到最中央,先是环视了台下众人,君临天下的气势横扫满场,众人顿时鸦雀无声恭敬地看向了他。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庆典,为了让大家玩得比往常更尽兴,本王决定设一个奖项,这个奖项就是谁是今日胜出的人,将封为护国候。”

        万俟邪情声音清亮而悠远,传到了全妖界的各处,亦惊呆了在场所有的人,今日这个奖项是始无前例的,是千载难逢的,只要赢了,从此就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人,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所有的人惊过以后都疯狂了,一战成名,一战暴富,一战荣耀,一战从此改写人一生的历史,谁不心动?谁能抗拒?

        当然就算人们再心动,也知道,他们这些人只能是垫底的,因为上面有三大家族,谁能打得过三大家族?先不说三大家族各有天才妖巫力者,就说族长都是深不可测的,这些族长怎么可能让别人凌驾于他们之上呢?

        所以当兴奋过后又趋于的平静,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了三大家族,在他们的眼里,这护国候的位置必是从三大家族中选出。

        三大家族的族长面面相觑,虽然他们三家互为姻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是人总是有私心的,就算是亲兄弟亦然,更别说只是姻亲关系,他们明里暗里还是互有争端,总是时有龌龊,甚至有时还为着能踩低了对方而暗喜,因为这牵扯到了家族的更多的利益,在利益面前,人总是比较贪婪。

        尽管如此三家却是牢牢的掌握住手中的权利,并联合成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甚至是可以抗衡妖王手中的权力,可是妖王的一番话打破了原有的平衡,这世上没有人会拒绝更高的权利的,没有人会不想从此颐指气使于天下,所以三家各自的心底又开始的算计,也许这一刻矛盾已然激化。

        花想容站在下方仰望笑得雍荣华贵的万俟邪情,他真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无所不用极。他只需一句话就让人前赴后继,明知前面是火坑依然义无反顾的跳了进去,只是因为诱饵太诱人。

        仿佛知道了花想容的注视,万俟邪情眼掠过了她,在她身上微一停留,唇勾起莫名的笑意,带着冷寒的孤绝,让花想容心头一颤。

        她与赫本族长一战是势在必行,万俟邪情只是用这种方法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就算她杀了赫本族长,其余两族为了各自的利益只会更加的欢喜,而不会对此事进行强硬的追究,应该是表面上过得去就行了,那么他也算是替花想容解了围。

        可是他真的会这么善良么?难道他就这么甘心被花想容捉弄而毫不反击么?

        花想容盯着他,不知道他到底后面一步棋是怎么下的,也许又是计中计。

        “请三大家家族族长,及各位臣公就位”报赛官的声音打断了花想容的沉思,抬起头再看向万俟邪情时,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所有的人都陆绪的走到擂台边的贵宾席上。

        “花小姐,王请您与您的朋友过去。”一名侍卫走到花想容的身边恭敬的行了个礼。

        花想容眉轻挑看向了万俟邪情,只见他正襟危坐于居中的位置, 目不斜视,眉宇间隐藏着威仪万丈。

        待众人都入座后,随着鼓乐声声,一群舞者飘飘而来,轻旋起舞,气氛愉快,三大家族的人却无心欣赏这些,眼不都忽闪着莫名的兴奋。

        万俟邪情这次太出人意外了,好消息来得让人措手不及,族长们来不及与族人商议,利益的诱惑让人的私欲得到了极大的膨胀,他们这时忘了唇寒齿亡的道理,只是为私欲左右的思维。

        “听说从人界来的花想容杀了赫本族里最优秀的继承人?”罗兰族长首先跳了出来,他是三大家族最弱的一个,如果真是挑战的话,他挑战不过另外两家,可是他却是三个族长中最阴险的,他知道花想容与赫本的过节,所以状似无意地看向了赫本。

        赫本脸色一变,怒气冲冲道:“这总有一天要杀了这个人类为艾丽丝报仇。”

        “哼,一个人类居然敢这么嚣张,这不是不将赫本家族放在眼里么?”巴赫族长听了义愤填膺的怒道。

        赫本本来还没有怎么太激愤,听了巴赫族长的话,立刻脸都通红,没想到巴赫族长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他下不来台。

        “还等什么呢,捡日不如撞日,要知道今日是可以随意挑战的,而且就算是众目睽睽之下杀了她,也不会惹人非议,只要在天下人的眼前杀了她,定能挽回赫本家族的面子。”罗兰族长见赫本族长已然入了毂中,遂趁热打铁的建议起来。

        要知道艾丽丝可是拥有圣者妖巫力的妖女了,听说还有三武者也丧生于花想容的手中,这让罗兰族长不禁多了分期待,不知道这个人类要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要是杀了赫本的话,那他岂不是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了?

        “这不大好吧。”赫本虽然气急攻心但却不是傻子,他当然明白罗兰的想法。

        “呵呵,难道赫本族长怕了一个人类不成?还是真的以为她一个人类能一鼓作气杀了你的三武者和艾丽丝?何况我还闻她到处宣称要挑战族长你,难道赫本族长真的害怕不成?”罗兰族长眼睛中明显的不屑让赫本气得差点噎过气去,没想到平时对他唯唯诺诺的罗兰族长,今日居然这么挑衅他。

        心中热血上涌,他其实在潜意识中也不信花想容能独挑他族内四名优秀的人,思虑了一番后,他大步走到了万俟邪情面前。

        “王,我要向花想容挑战!”他声如洪钟,盖过了鼓乐之声,回响阵阵,敲击了所有人的心。

        擂台上下静若止水,都怪异的看着他,没想到妖界最有权势的族长要挑战一个人类,这简直有以大欺小的嫌疑嘛。

        大家都向花想容投入同情的眼光,尤其是飞虎队的成员都气得面红耳赤,其中一人大叫道:“赫本族长,你要不要脸,居然以大欺小,你的能力在妖界是有目共暏的,说什么挑战,直接说是想杀我们花小姐就得了。”

        “本族长就是要杀了她怎么样?”赫本森然地对着那人狠狠地瞪了一眼,射放出慑人的杀机。

        “呵呵,赫本族长为何要挑战我一个弱女子呢?”花想容见赫本族长已然提出了,遂笑盈盈的走了出来。

        如此台上佳人年方十六,弱不禁风,而赫本已愈七十,高大魁梧,形成了极大的对比,众人看了都不禁摇了摇头,没想到赫本这么不要脸,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又没惹他,他居然要杀她,顿时台下议论纷纷起来。

        “这个小姑娘长得这么娇弱,赫本族长为什么要杀她?”

        “谁知道,这些贵族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要显摆自己的威风。”

        “要摆威风有本事去魔谷杀魔去,杀一个小姑娘真不要脸!”

        “听说这个人类也是很厉害的,杀了赫本的孙女艾丽丝。”

        “真的?不会吧!看那个人类怎么能杀得了艾丽丝可是圣才级别的妖巫力啊!”人群中一阵惊呼。

        “听说是这样的,不过艾丽丝这么狠毒,杀了也是活该,不过艾丽丝怎么会和小姑娘碰上的呢?”

        “你不知道了吧,这小姑娘与若芯公主引起争斗时,突然亮出了一件宝物。”那人忽然卖了个官子不说了。

        “什么宝物?”大家的好奇心被调了起来,急问道。

        看众人都围在身边,满眼求知俗,那人大爽,神神密密道:“斩妖祭”

        “斩妖祭?真的?一个人类小姑娘手中居然有上古神物?”这时听到的人都叹声一片,场面一度平静,众人的想法也各异。

        “怪不得赫本要挑战小姑娘了,也许艾丽丝的死也是个借口,说不定是赫本自己杀的也不一定,其实就是为了找个借口杀小姑娘,夺她的斩妖祭。”人群中忽然有人如梦初醒般的大叫起来。

        顿时众人也作出恍然大悟状,看向赫本的眼神也齐刷刷地充满了鄙视。

        人们说的话,全都一句不漏的被赫本听到了,赫本听了怒不可揭,明明他孙女就是花想容杀的,怎么成了他肖想她的宝物,自己杀了自己的孙女呢?他就算要嫁祸也不必花这么大的血本吧?

        罗兰族长听了眼一闪,将奸诈的笑隐于白胡子中。

        巴赫族长却是面色如常,让人看不出他想什么。

        “花想容,你杀了我孙女艾丽丝,还有脸问本族长为什么要杀你么?”赫本跨上一步,逼近花想容,那架式就是要立毙花想容于掌下。

        “赫本族长,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的孙女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会杀她呢?”花想容是打死也不承认,不是她示弱,而是因为一会她会竭尽全力杀了赫本,她必需大打同情牌,到时杀了赫本也堵住了悠悠众口,毕竟她是受逼的一方,她是自我防卫不是?

        “废话少说,今天本族长就送你归西。”赫本族长凶相毕露,带着狂风般的力量冲向了花想容,花想容轻蔑一笑,正欲集中妖巫力进行反击,没想到一股大力将她抱了起来,冲向了空中,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身边尚有白云朵朵,身后传来淡淡的兰花香气,让她知道这抱她的人是谁了,除了万俟邪情这个妖孽,不会天天变着香味。

        “为什么?你不是要我杀他么?”半空中的花想容不解看了眼万俟邪情。

        “女人,你是记音石在哪?”他的手探入她的怀中,丝毫不顾及她高耸的胸,在里面乱摸翻找着。

        “你作什么?”花想容羞得满脸通红,这个人妖有没有点男女有别的自觉,小手用力拽出了他不知羞耻的大手。

        万俟邪情摸了半天并没找到他想到的东西,也顺势抽回了手,此时他才忽然回忆到掌中柔软如绵的弹性丰腴,那水滑洗凝脂般的触感,让他心头一颤。

        “快说,记音石在哪?”随着下落,万俟邪情用凶狠的声音掩盖住刚才瞬间的怪异。

        “色狼,当然是在安全的地方,你保我平安,我定会将它消音。”花想容很拽地给了他一个白眼,第一次感觉在他面前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

        “哼,一会我让你们签下生死状,到时你好自为之,如此被杀了,你就自认倒霉吧。”

        “呵呵,如果我被杀了,这戏岂不是唱不下去了?妖王?”花想容邪邪地一笑,她知道此战有惊无险,就算她真的不敌,万俟邪情也会借她的手杀了赫本的。

        “你很自信么?”万俟邪情斜睨着怀中的女人,第一次有女人敢这么挑衅他。

        “不是我自信,而是你的计划就是如此,我只是你手中的棋子,这一战,我必须赢而已。”花想容根本不畏惧他杀人的眼神,莞尔一笑后,就在快落地的瞬间,忽然伸出绵白的小手,伸入了他的衣内,狠狠地揪住了他的小红果,用力地捏了一把,万俟邪情痛得全身一僵,差点叫了出来,眼中射出阴鸷的厉光。

        这个女人一共见了她三次,第一次踢了他最薄弱的部位,他痛得半天回过神,第二次明目张胆的耍了他,第三次居然又让他痛入心扉,等该解决的事都解决了,他一定不会放过她,他要让她知道惹了他的后果。

        “嘿嘿,来而不往非礼也,妖王的胸肌很有感,弹性不错。”花想容妖娆万分地冲他一笑后才用力推开了他,跳到了擂台上。

        随后万俟邪情亦落在了她的身后,他脸色铁青,白晰的脸上青筋隐现,分明是气怒交加。

        “赫本族长,你要挑战也需要按规矩来。”万俟邪情冷冷地看了眼赫本后,连眼梢都没看花想容,怒气冲冲地走向了王座

        “不就是签生死状么?难道本族长还能败给她不成?”赫本根本不相信花想容能杀了他,气焰嚣张的大吼道:“来人,拿笔墨纸砚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大笔一挥签下了生死状,并写下了他的大名,写完这个后,他怒目瞪着花想容道:“签字吧”

        那样子就似只要花想容签上字,就要立刻杀了花想容似的。

        花想容淡淡的一笑,随即取了一支笔,秀气了写下了她的名字,扔下笔,她淡然地看着赫本族长,这个人死到临头了,还居然不自知,不知道他是怎么才做到族长之位的!

        “拿命来吧。”赫本族长见花想容签下了生死状,狰狞之色立刻表现无疑,大手一挥,只见天空中出现了只硕大的手掌,如乌云密布般压了下来,墨色的大掌挤压着空气,妖巫力低的人似乎都窒息般痛楚,身体却无法逃避,看着半空中沉沉地要压下来的手掌,压得整个妖界处于诡异的静谧。

        风凌厉地地穿梭于人群中,山雨欲来风满楼!血腥的杀意在漫延。

        “是赫本家族的压空掌,据说连空气都能被压扁,别说是人了,被打中的人将成为一团肉饼,而且连魂魄都会被挤成灰烬。”人群中有识货的惊呼了出来。

        “他居然用这么狠毒的方式杀一个女孩,真是恶毒”

        “不行,我不敢看了,可怜的小姑娘啊。”

        大掌如泰山压顶般的落了下来,站在近处巫力较低的人被掌声扫过,痛苦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众人都紧紧的闭上眼睛,不愿意看向擂台,怕看到一个美丽娇弱的小姑娘被打得血肉模糊。

        风沙走石过后,赫本族长满意地收回掌,可是看到了令他快要疯狂的一幕,花想容竟然好好的站在擂台之上,仿佛刚才他根本没有使有过压空掌,连他自己也怀疑地看了看四周,要不是有些巫力低的正抚胸吐血,他禁不住也要认为根本末使过压空掌了。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没有死!”赫本族长大惊失色,喃喃的退了一步,他根本没有看到花想容躲避,如果她不躲那么她怎么能避开这连空气都能压扁的压空掌呢?

        “赫本族长,你打完了?下面是不是该轮到我了?”花想容娇然一笑,其实当她看到赫本的压空掌使出时,她亦知道此掌的厉害,正欲躲避,没想到一股大力将她牢牢保护住,给她形成了巨大的屏障,让她丝毫没有受到赫本沉重的掌力。

        能有这种力量的人除了万俟邪情不作他想,看来万俟邪情是铁了心的要她杀了赫本族长。

        “天啊,她躲过了!”人群中欢呼雀跃,让花想容也不禁感慨赫本族长做人的失败,按理她是人类,怎么着妖界的妖也会帮着赫本吧。

        “是啊,没想到一个人类居然能与赫本家族的成名绝技抗衡,这简直是奇迹。接下来的一定更精彩了。”

        罗兰族长也动容的站了起来,阴险的眼神盯着花想容,不知道在作什么打算。

        唯有巴赫族长依然稳若泰山的坐着,眼似乎是淡淡的瞟过了花想容,眼底蕴酿着另一种情绪。

        “花想容,今天你必死无疑”赫本族长眼见着群情激昂,竟然是为了花想容喝彩,大怒,又纵身扑了上来。

        “老不知羞,难道还想肉搏战么?”人群中立刻有人骂了起来。

        花想容是一个小姑娘,他一个男人居然扑向了小姑娘,这不是明摆着欺侮人么?

        “嘿嘿,来得好。”花想容竟然不躲不闪,眼见着赫本的手到碰到她身上时,一股暴发力冲向了赫本,自从有了妖巫力,她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住火的力量,要想火力多猛就有多猛。

        ------题外话------

        感谢xiaolilp7477013,迷茫830303美人们的票票,感谢颜灬小七小可爱的花花(5朵)诗菲依小美人的打赏(100币币)

        爱你们,群么么

        推荐 花开花落得流年的文《强嫁少将》憋屈,实在是憋屈。  风澜清想死的心都有了,凭什么自家老妈对一个外人呢那般照顾?为什么对自己百般苛刻?到底谁才是她的孩子?

        妒忌,愤恨,幽怨……

        所以导致她把原本老妈要给他强身健体的东西给吃了,还好死不死的吸到了某样东西,于是便开始了献身的不归夜……

        激情四溢,缠绵悱恻。

        一时失足成千古恨,没想到一宿恩爱,竟会……

        温馨宠文不虐男女主,不过适当的激情还是必须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