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妖王又怎么样?还不是……”

        “四弟!”赫本家族中一人连忙打断了他的话,担心的看向了万俟邪情,这离王座比较远,他连万俟邪情的表情都看不清,只是希望万俟邪情没有听到。赫本家族现在与其他二大家联成一气,已然直逼王威,但也不是能够这么明目张胆的藐视王威的。

        “嘿嘿,所以你们就这么张牙舞爪地欲对我下手了?”花想容冷然一笑,如冬日暖阳中的冰花,闪着冷寒的艳光。

        “费话少说,快放了我族族长,我们还能饶了你的性命,否则休怪我们以多胜少!”其中一人恼羞成怒,色厉内荏的叫道。

        “呵呵,你们自以为比你们族长的能力高很多么?”花想容斜眼看了看冰冻在那里的赫本,再鄙夷地看了眼赫本家族的族员,狂妄的表情显露无疑。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咱们上,一起杀了她。”其中一人阴狠的叫了声就欲冲上去。

        “呵呵,你们看这是什么?”花想容猛得从身体唤出了斩妖祭,阳光下,素手纤纤,一道利光从她的手中疾射而出,带着犀利的冷峭之意,一股莫名的威压流动在剑身上。

        “斩妖祭!这一定是斩妖祭!”人群中突然惊呼出来,脸上露出喜色,今年的庆典真是值了,不仅见到了召唤师,还见到了传说中的神器,所有的人都注视着花想容的手,各种心思都有。

        连巴赫这样老谋深算的人也禁不住地站了起来,眼中露出贪婪之色,更是下定决心要致花想容于死地了。

        他知道论花想容的能力别说杀赫本族长了,就算是伤他都是不可能,可是偏偏赫本族长却栽在了她的手上,只是因为轻敌了,因为谁也没有想到花想容居然是召唤师,能拥有召唤冰与火的能力,先前被烧是意外,而被冻住更是意外之外的意外了。

        所以他有信心,只要防着花想容,不让花想容召唤能力使出来,或在她使出来之前就置她于死地,那么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相反万俟邪情倒并不若众人那般的激动了,他只是不明白花想容为什么要将宝物显现给大家,这不是招人眼红么?

        “抢了她的斩妖祭!”赫本族人一下眼红了,似乎忘了被冻着的族长了,又摩拳擦掌的欲冲上来。

        “哈哈哈,难道你们不知道斩妖祭是认主的么?如果有人敢强抢的话,会遭五雷轰顶的么?”花想容轻轻一跃,腰轻扭间,如蝶般轻盈飞上了半空,风吹动她广袖飞扬,似精灵般张开了羽翼,光折射过薄纱,将她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

        她此刻美的若仙,妖得似狐,眼中却含着万道冰棱。

        “赫本族长到了阴间不要怪我,怪就怪你的族人逼人太甚了。”花想容猛得祭起了斩妖祭,一道寒光冲向了赫本族长。

        “不!”赫本族人大惊失色,谁都知道冻住的东西易脆易断,别说是斩妖祭了,就算是普通的刀剑都有可能将赫本族长杀了。

        就在那道光要刺破赫本族长身体,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躲出一条血箭时,甚至有人在猜想这血箭射出之时是不是也会成为一根冰柱之时,一声巨大的怒吼响彻了天空……

        “呯”如爆炸般无数的细小碎片飞射到人群中,被碎片剐过的人都个个流血不已,那些如刀锋般的碎片有的甚至直直的割破了观礼之人的咽喉,从此长眠。

        一时间哭喊声,痛骂声,呼叫声,嘈杂纷乱。

        从始作俑者万俟邪情始终面无表情的看着,看着这场没有了庆典气氛的闹剧。

        那些冰片沾到台下人群的身体时,冰片立刻化为冰水沁入人体之内,只要是天一水化成的冰珠,杀于无形。

        瞬间一场热闹的庆典满目苍夷,台下死的死,伤的伤,逃跑了逃跑,最后只余下花想容一帮人,还有三大家族与万俟邪情站在了诺大的擂台上,其余的人都离得远远的,生怕再次受到无妄之灾。

        “啪,啪,今年的庆典很热闹”万俟邪情拍着手,笑得没心没肺,唇间包含着各种情绪。

        “给我上,今天我要将这个小贱人撕成碎片。”终于脱离了冰困的赫连族长已然如疯子般,大吼着扑向了花想容。

        “怎么?赫本族长想要坏了规矩不成?”万俟邪情眼一沉,飞身而上,将花想容护在了怀中,王者威仪压住了全场蠢蠢欲动的人。

        “规矩?嘿嘿,你这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跟老夫讲规矩?告诉你,在这妖界老夫就是规矩!”赫连族长已经被突如其来的事件搞得头晕眼花,忘了收敛,忘了这是什么地方,甚至忘了还有二大家族在旁。

        他没有想看到罗兰族长与巴赫族长瞬间阴鸷的脸。

        万俟邪情听了眼深沉下去,脸上却挂着魅世的笑容,轻道:“难道赫本族长认为你是妖界最有权的么?”

        万俟邪情的示弱让赫本族长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想也不想,狂道:“是的,这妖界就是老夫说了算。”

        “呵呵,很好,很好。”万俟邪情居然还有心笑出声来,不过花想容注意到他的眼神不着痕迹地瞟过了另外两大家族的族长,另外两族长脸如黑炭,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了。

        万俟邪情真是好本事,只一句疑问就给赫本族长树立了两大敌人。

        万俟邪情之所以不杀赫本族长就是害怕三大家族连成一体,可是现在另两大家族定然是心中有所防备了,他们现在在万俟邪情的手下,还过得风生水起,保持着巨大的优势,他们看到了如此飞扬跋扈的赫本族长,已然开始担心如果把万俟邪情推翻了,那么赫本族长怎么可能会给他们更高的荣誉,更多的权力?也许还不如万俟邪情呢!

        万俟邪情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解决了心头之患,今天赫本族长死也得死,不死也得死,而且另两家定会落井下石。

        这就是玩弄权术的人。

        其实要是平时赫本族长不会这么猖狂,只是心高气傲一直高高在上的他今天被花想容二次出其不易的攻击已然忘了一切,才会本性毕露的。

        “小贱人,拿命来。”别人不敢动手,赫本族长却是不怕万俟邪情,他不再理万俟邪情,直冲着向花想容扑了过来。

        只要其余之人不动,万俟邪情并不干扰他与花想容的争斗。

        花想容冷然一笑,跃了出去,伸出了纤细的掌……。

        巴赫族长脸上露出惊疑之色,没想到花想容居然敢徒手对抗赫本族长,要知道赫本族长此刻是盛怒之极,全身的妖巫力已然暴涨到平时最极致的水平,就算是他也不敢贸然去迎上这一击。

        “死去吧。”赫本族长知道花想容二次得逞只是因为她出其不意,知道她是绝不可能打得过他的。

        就在众人眼看着花想容与赫本族长的手要相撞时,花想容一个扭身竟然凭地消失,不见踪影,那一掌击到了数十米之处的地上,顿时尘土飞扬,残花四溅,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令人触目惊心。

        “小贱人,你就会躲么?”被花想容躲过之后,赫本族长气得胡子都竖起来了。

        “老淫棍,你想占本小姐便宜么?要是被你的手碰过,本小姐就是洗三天三夜,也洗不干净手上的臭气。”花想容不甘示弱的嘲笑从他身后传来。

        赫本族长一个翻身,手中的妖巫力瞬间凝成黄色的球体冲向了发声处,毫无悬念地花想容又再一次躲过了。

        如此花想容状着身法轻盈,一个个的戏弄赫本族长,把赫本族长气得如没头的苍蝇,后来索性随意地乱打,倒是打得到处哭爹喊娘,不过大都是他的族人受伤。

        巴赫族长不禁摇了摇头,只见赫本族长已然头发披散,目光虽然凶猛却威力大减,估计是妖巫力正在减弱。

        “小贱人,不杀你誓不为人。”

        “老淫棍,你本来就不是人,不要给自己脸上贴金。”花想容立刻回骂,打架占不了便宜,口头上也不能吃亏。

        飞虎队的成员听了哈哈大笑起来,他们的小姐真是好玩。

        赫本族长今天总算尝到了被气疯的感觉,他到底是一族之长,知道呈口头之利徒然失了身份,站直了身体,不再胡乱打了,他从怀中取出一丸红色的药吞入了腹内。

        “他吞了什么?”罗兰族长奇怪地问巴赫族长。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增长妖巫力的丹药。”巴赫族长也脸色变了变,没想到对付一个人类女子,赫本族长会吞食禁药。

        “赫本族长,比赛不能服药你不知道么?”万俟邪情脸上一变,将花想容护在身后。

        “闭嘴,黄口小儿,今天我要杀光你们,哈哈哈。”吞食禁药后的赫本族长变得狰狞,脸变得通红,如滴血般的红,红色中又隐隐现出了一条条蓝色的丝线,红得冒火,蓝的冒气,红色似火般的热,蓝色如冰般的冷。

        “不好,他施得伏魔降龙术,快走。”巴赫族长大惊失色,没想到赫本族长已然疯狂了,吃的是妖界唯一一颗幻魔丸,这颗丸药吃下去后会增加百倍巫力,将全身的潜能发挥到极致,而他施展的妖术却是伏魔降龙术,据说这此术一旦施展就将横扫魔界,连魔界的上古奇兽血龙都不能幸免于难。

        当然这种功夫使出来,是杀人一千自损八百,估计赫本族长施过之后,命虽不会丢却是废人一个了。

        原来他一直藏着这样天大的秘密,早就想取万俟邪情而代之了。

        当那些红色的热气与蓝色的冰气还只延伸到赫本的脖子,他全身的威压力已然周围的人呼吸困难,连花想容亦觉得不能承受了,要是布满他全身的话,该是如何的威力巨大,简直堪称原子弹爆炸。

        她回过头看向了独孤傲天三人,只见三人都脸色变得苍白,而慕容瑾玥似乎鼻间又有血欲流了下来。

        一道道蓝色的力量与红色的力量从赫本族长身上发散出去,这是专门破人功力的,那蓝色冲击着独孤傲天与慕容瑾玥,因为他们身体畏冷,所有那冷寒的气息变本加厉的侵袭他们,而小彩彩却是被两道力量交替的攻击,小脸已然一会白一会红。

        “妖王,能不能把他们送走?”花想容咬了咬牙,赫本族长是不会放过她的,一会他们三人定会奋不顾身的来救她,那么他们三人定会死无葬生之地了。

        不行,她不能让三人陪着她送死。

        如果有来生,她定会再去找他们,她凄婉的目光看着三人,流恋不已。

        就在这种时候,三人依然感觉到她的想法。

        “花小姐,要死死一起。”慕容瑾玥悲愤的叫道,他的鼻间丝丝的血流了下来,给他美丽的脸上凭添了一份诡异。

        他不敢相信,他昨天还沉醉在幸福之中,今天就要破碎幻灭,这幸福来得太突然,灾难也来得措手不及,可是没关系,他只要能和她在一起,死就死!

        “傻瓜,你一定要活着,我会找你的。”花想容唇间绽开如白莲般纯净的笑,将泪含在眼中。

        “女人,你与我是契约的,你死了,我亦活不成、”独孤傲天依然冷漠不已,但淡淡的一句却道出了他的情意,道出了他与她共生死的决心。

        “姐姐,我不会走的。”小彩彩也尖叫起来。

        “要走就快走,不然来不及了。”万俟邪情冷冷的说了句,惊醒了花想容,她回首看到那红蓝交加的地狱般的颜色已经快漫延到赫本族长的小腿处。

        花想容抹了抹眼泪,笑道:“你们等我,相信我,”说完对万俟邪情道,“送他们走。”

        “不!”三人同时惊恐地叫了起来,一道旋风随着万俟邪情的袖袍袭向三人,他们连反抗之力也没有,就被卷入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旋涡之中。

        在飞旋之际,花想容看到一口鲜血从慕容瑾玥的口中喷射而出,那一刻她目色凄厉如血。

        ------题外话------

        感谢墨寒123,q1437188961,两位小美人的票票,感谢诗菲依小可爱的花花(3朵)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