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花小姐!”慕容瑾玥惊叫起来,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琉璃般的眼中如死灰般的寂静,痛瞬间席卷了他的全身!

        怎么会这样?他不敢相信地看着那团浓烟,忽然他站了起来,猛得冲了上去。

        “呯”他被毫不留情的弹了回来,血又顺着他白晰的唇流了下来。

        “你别去,我来。”独孤傲天虽然淡漠依然,眼底却深藏痛楚的皱褶,那一道道沟壑就是他心底最深沉地痛。

        他的指紧紧的握着,甚至没有发现血从他掌中流出,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他幻化为一把白得耀眼的利刃,带着盘古开天劈地的力量冲向了那团浓烟!

        布帛划破的声音响彻了天空,从来没有一件兵器的声音这么的美妙,那一声脆响是大家希望的源泉,死灰的眼中跳跃起了一簇簇的火焰,那是希翼的火花。

        “叮。”钢铁碰击声又瞬间破灭了众人的妄想,他们看到独孤傲天这天第一神兵利器被弹了回来,脸色苍白,憔悴,踉跄地倒退了数步。

        “你怎么了?”小彩彩焦急地跟了上去,她又担心花想容的安危,又害怕独孤傲天受了伤害,想开口问花想容怎么了,但又怕伤了独孤傲天的心。

        “我没事。”独孤傲天摇了摇头,苦涩地抿了抿唇,到了妖界,他有太多的无力感了,他竟然没有穿透里面的屏障,不知道那股黑烟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都是你!要不是你,姐姐也不会被困在里面生死不知。”小彩彩舒了口气,可是想到花想容生死未卜,顿时又悲从心来,恶狠狠地扑到了万俟邪情的眼前,伸出利爪对着万俟邪情又抓又挠起来,因为她的突然袭击,在万俟邪情美艳的脸上挠出数条血痕。

        “你做什么?你这疯丫头。”万俟邪情心中亦伤感不已,对着小彩彩沷妇般的行为,只是狼狈的躲闪,不甘地骂上几句。

        “我要杀了你替我姐姐偿命。”小彩彩凶相毕露,露出尖锐的喙,身上彩羽支愣起来,便欲对着万俟邪情发动进攻。

        “好了,小彩彩,你怪他也没用,现在没有动静也许是最好的,最起码说明花小姐暂时是安全的。”独孤傲天拦住了小彩彩,虽然他心中亦恨万俟邪情,可是目前不是争斗的时候,毕竟他们此时还是站在同一条阵线上的。

        “可是为什么没有声音呢?”慕容瑾玥一天之内又失了两回血,灵力早就枯竭了,如今也是强撑着,他暗中决定,如果花想容没了生机,他也活不了了。

        “你们看!”万俟邪情突得睁大的眼睛,惊疑地看向那墨雾之中,似乎墨雾正在变淡,一抹粉红的身影正在隐隐约约,似氤氲散尽后,清莲初绽,摆出袅袅身姿。

        这一抹粉红靓丽了所有人的眼睛,所有的人都充满了希望,就在这瞬间阳光洒满了他们的心头。

        黑色的雾就这么散开了,烟雾散尽之处,那抹粉色渐渐变大,如仙子般踏波而来。

        罗袖挥舞幽香阵阵,杨柳细腰袅袅秋烟。若轻云岭上乍摇风,似嫩柳池边初拂水,这不是花想容是谁?只是她满身的鲜血触目惊心!

        但这已不是主要的了,重要的是她活着。

        所有的人都惊喜交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激动的泪都涌了出来。

        “花小姐!”

        “姐姐!”

        慕容瑾玥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喜极而泣,抱紧了花想容柔弱的身体,呜咽道“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是的,我还活着。”花想容挤出无力的笑,刚才一战透支了她全部的力量,现在她想睡觉,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真好,真是太好了。”慕容瑾玥已然无法表达心中的兴奋了,只是不断的低喃。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怀中的人儿一下软了下去,肌肉似乎失去了弹性,一下惊得他三魂七魄全部飞散,“花小姐!”

        回答他的是寂寂无声与花想容无力垂落的手!

        她死了!

        这是他脑中第一个认知,这个认知一下粉碎了他全部的希望,让他置身于炼狱之中。

        他目眦欲裂大声哀嚎,如遭重击般,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神情枯稿,就在瞬间他老了十岁。

        “慕容兄,她只是力竭!”独孤傲天被慕容瑾玥也吓了一跳,急急的将手放在花想容的腕脉上把了一会,才放下心来。

        “你说什么?”慕容瑾玥如梦初醒般一下惊跳起来,所谓关心则乱,他竟然以为花想容死了,差点也欲追随而去。

        “她只是力竭加失血过多,如果你再不放开给她治疗的话,她真得不行了。”独孤傲天叹了口气,没想到性情寡淡的慕容瑾玥不爱则已,一旦爱上,爱得这么的深邃。

        “噢,快快,快救她。”慕容瑾玥听了忙不迭地将花想容送到独孤傲天的怀里,期待地看着独孤傲天。

        “慕容兄,你忘了,你才是神医么?”独孤傲天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这个慕容瑾玥已经快被爱逼疯了。

        “噢,对,我才是神医。”慕容瑾玥听了立刻坐在地上欲咬破手指将指中的鲜血给花想容。

        “你疯了!”独孤傲天大惊失色,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慕容瑾玥是无论如何不能再失一点血了,否则真是会没命了。

        “可是这是目前救花小姐的唯一方法,血龙的血是天下最滋补的。”慕容瑾玥被独孤傲天擒住了手,眼巴巴地看着独孤傲天,就如一个企求糖果的孩子,只是希望独孤傲天放开他,让他能为花想容尽力。

        “不行,难道你想她醒来看到你的尸体么?”独孤傲天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可是难道你要我眼睁睁地看着她慢慢脱力而死么?”慕容瑾玥怒容满面,哀泣道:“也许是我自私吧,如果上天注定要死一个人,那我希望是我死,最起码她心中还会有我存在,是任何人也不能取代的。”

        “不会的,她会恨你,亦会恨自己,每当想到她的生命是你牺牲了自己的才得以持续的,她会痛不欲生,这辈子她会生活在痛苦之中。”独孤傲天冷冷地看了眼他,冷漠的说道。

        “不会的,独孤傲天,算我求你了,念在你我相识这么多年的份上,让我救她吧,而且你还是她的契约人,如果她死了,也许你也活不了了,我死你们都能活!”慕容瑾玥哀怜的眼中闪着点点苦泪直直的看着独孤傲天,任是铁石心肠的人都忍不住动容。

        “这与你无关。”独孤傲天冷淡地看了他一点,没有丝毫的妥协,只是将手抚过了花想容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指尖的颤抖泄露了他内心的疼痛。

        “要是我的妖巫力没有损耗倒是能救她。”万俟邪情叹了口气,望着这个曾经飞扬跋扈的女人如一朵凋泠的小花无助地躺在慕容瑾玥的怀中,伤感不已。

        “呯”一声拳头撞肉的声音回响不断,随即万俟邪情的脸如猪头般的肿了起来。

        “你还说,都是你这个混蛋”小彩彩涕泪横流,愤怒地收回了拳头。

        “呵呵,是的,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吧。”万俟邪情惨然地笑了笑,*的痛远敌不过心中的痛,当脸上被打后,他突然感觉到心中空落落的痛,那种痛迅速漫延到他每个细胞,仿佛无数的牙在啃噬着他的*,他不知道为何如此,只是希望小彩彩再痛打他,也许能减轻心头那种挥之不去的噬痛。

        “你给我闭嘴!”独孤傲天心头一阵烦恼对着万俟邪情一阵怒吼,他恨自己只会杀人不会救人,也恨他的血救不了花想容,难道她就这么离去了么?这该死的妖界连一颗灵药都没有么?

        对了,朱神果,不是有朱神果么?

        他眼中闪起了希望,朱神果虽然不是圣果,但却也是对花想容恢复有帮助的。

        “你的朱神果呢?”

        “朱神果早就被赫本拿走了。”万俟邪情看了眼独孤傲天痛楚的摇了摇头,当初朱神果拿到大殿时就被赫本要走了,这时他恨自己的隐忍,为了一网打尽赫本让赫本变本加厉地在朝堂上胡作非为,如果他当时强势一点,这朱神果就能救花想容的命了。

        这一点希望就此破灭,独孤傲天惨然地大笑,笑得天地都悲颤,空间里充满了他比哭还难听的笑,那笑声如杜鹃啼血,似乎要将心都哭出来。

        “花想容,你醒醒,你忘了要帮我找情魄的么?你还没有给我找回我的情魄,你就要死么?你难道想失信于我么?你这个骗子,花想容你想想,你还没有告诉我,我曾经是多么的爱你,难道你就要这么不负责任的离开么?”独孤傲天每说一句都感觉到钻心的痛,痛彻心扉的感觉让他无法抑制地对着花想容吼叫起来,原来他没了情魄依然难掩心底对花想容的爱,那种爱是深入骨髓了,不是在最痛的时刻是无法体现出来了。

        “呜呜呜……”小彩彩站在一边哭得稀里哗啦,不知道该如何办,从她出壳就跟在花想容的身边,没有了花想容,她不知道何去何从了,她对花想容的依赖已然成了习惯,花想容对她来说就跟母亲一样。

        “吵什么?闹死了!她不死都被你们吵死了!”一股黑烟从花想容的身体里冒了出来,小彩彩停止了哭泣,慕容瑾玥停止了悲怆,独孤傲天停止了叫嚣,万俟邪情也是呆呆地看着那团黑烟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孩子。

        这个孩子万俟邪情见过,知道他定是与花想容有着亲密关系的人,也许是魔兽……

        “你是什么人?”小彩彩歪了歪脑袋奇怪地看着这个小正太。

        “你是什么人?”小正太不回答反问道。

        “我是小彩彩,是姐姐身边的小彩凤。”

        ------题外话------

        感谢jane19921209小美人的票票。手继续痛中,唉,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