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花想容冷笑连连,不再关注这些人丑陋的嘴脸,看着苦苦挣扎的赫本福,他的眼睛阴鸷而愤怒的瞪着她,如果眼神能杀人,那么花想容早就在他的眼刀中死过千百遍了。

        “你是不是很想杀了我?”相对于赫本福的全力以赴,花想容却是十分的悠闲,神态怡然,这就是强者与弱者的区别,哪怕是强一个级别都能将弱者死死的压住,何况花想容强了不是一星半点,这也是为什么妖界的妖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增加自己的妖巫力,因为弱肉强食,这在哪里都适用,这就是达尔文的进化论。

        生存下来的永远是强者。

        只有强者才能用眼角扫视你,只有强者才能中气十足,只有强者才能享受美女豪车!

        “花想容,你休要欺人太甚!”赫本禄怒发上冲冠,看到自己的兄长满头大汗,连傻子都知道定是受到了花想容的压制,虽然他亦害怕花想容的强大能力,可是赫本福现在是他们一支最强大的人了,如果他死了赫本族长这支就真的完蛋了,这唇寒齿亡的道理他是十分明白的。

        “我就是欺侮你们了怎么了?有本来你杀了我啊!”花想容唇角勾起冷寒的弧度,非常无耻滴说,将恃强凌弱的嘴脸演绎的淋漓尽致,让赫本福空有满腔怒火却无法发泄,谁让他技不如人!

        “呵呵,赫本福,看来赫本族长是死不瞑目了,你身为赫本族长的儿子居然当起了缩头乌龟了。”赫本铮眼睛一转,阴险地笑了笑。

        “赫本铮,你竟然敢这么说我!”赫本禄本来一肚子火发不出来,没想到连平时被他看不起的赫本铮居然也敢在他的头上拉起屎来,登时怒不可揭,也找到了台阶,对着赫本铮就是一掌。

        这一掌却是用尽了全力,九级妖巫力打一个八级妖巫力拥有者还是驾轻就熟的,就听赫本铮一声惨叫,被打得飞出了数丈之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趴在了地上半天没缓过神来。

        “赫本禄,你居然敢伤了自己的堂兄!”赫本族长的三弟,也就是赫本铮的亲爹赫本华勃然大怒,对着赫本禄怒吼起来,他倒不是心痛儿子,只是打狗还要看主人,居然在长辈面前就这么猖狂,真是岂有此理!要是往常,他也忍了,但是现在他忍不下去了!至于原来,聪明人都明白滴!

        “三叔,你也听到了赫本铮是怎么说我的”赫本禄斜眼看了看这个平时胆小怕事的赫本化,但想到赫本族长已然不在了,遂忍住了怒气辩白道。

        “赫本铮就算是千般不对,你也不应该不顾兄弟情谊痛下杀手。何况他说的还没有错,杀父仇人就在眼前,你却毫无骨气,却对同族兄长痛下杀手,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

        “赫本家的事何事轮到三叔品首论足了?”赫本禄听了脸色一变,赫本族长尸骨未见,这帮族人就开始容不下他们一支了,这强敌当前,没有一丝同仇敌忾的自觉, 反而一个个逼着他们去送死。

        “哼,大哥已然归了西,二哥不理世事,赫本家我最大了,以后赫本族长自然是应该由我来当。”赫本华亦满脸不愉地瞪着赫本禄,他们旁支被压了数十年了,现在终于有机会扬眉吐气了,难道还要再忍受一个小辈的眼色么!

        “哼,怎么轮也轮不上三叔吧!好歹还有我哥呢,论能力你比得上我哥么?论妖巫力你打得过我哥么?”赫本禄心头大痛,这帮忘恩负义的人,也不想想,这赫本族能到今天是谁的功劳,现在人死茶凉,居然迫不及待地要来分一杯羹了。

        “哈哈哈,好玩,真好玩,我看你们也别争了,不如我帮你们吧。”花想容看了一会,亦没有了兴趣再看这些人为了权利泯灭了良知的争斗了,她已然看得恶心了。

        她的笑声一下震醒了这群利欲熏心的人,他们刚才沉浸于权利中差点忘了眼前还有个瘟神没送走呢!

        “不知道花小姐如何帮我们呢?”这时赫本铮已然吃过药,可以说话了,他以为花想容定是得了妖王的指示,定然不会对他有所动作的,于是谄媚地踏上几步,卑躬屈膝的问道。

        “这还不简单么?”花想容美目流转,在每个人的脸上扫射而过,每个被她看过的人只觉全身发冷,终于她寡淡的眼神慢慢的收回,从她绝美的唇间吐出冰珠般的语句:“你们都死了就不用争了。”

        “贱人,你敢!”赫本禄大惊失色,再也忍不住了,一道九级妖巫力猛得扑向了花想容,他想就算花想容比赫本福强一点,但再加上他的妖巫力,也足够让花想容受伤的。

        可是没想到的是他的一掌打过去,居然如石沉大海,毫无反应,他惊地又催动妖巫力,却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仿佛击于棉絮之上……

        “啪”一个巴掌声响过后,他感到脸上巨痛,火辣辣的痛让他有瞬间的昏乱,随后他才反应过来,他被人打了!他一个族长的二公了居然被人打了!

        而打他的人居然是赫本铮1

        “你…。你…。你疯了么!”赫本禄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后,怒火冲天,他欲收回妖巫力与赫本铮一决生死,没想到他连妖巫力也收不回来了,他就如被定在那里,没有一点的反抗能力,这时来任何一人,哪怕是一孩子亦能一刀结果了他。

        他这时忘了那一掌的痛,惊疑地看向了花想容,眼中有着无穷无尽的恐惧。

        “我怎么了?敢对花小姐无礼,我要替花小姐教训你。”赫本铮还没有看清形势,他到现在都在做着族长的美梦,他甚至想,杀了这些族人也好,他再吸收下面能力差的旁系族人,到时他的地位就固如金汤了。

        “呸,你是什么东西,敢替姐姐教训人!”小彩彩听了一脸不屑地对着赫本铮吐了口口水。

        赫本铮先了一愣,眼中闪过狠戾,但稍纵即逝,马上点头哈腰地笑道:“小姐说的是,其实我就是花小姐身边的狗,谁要说花小姐的坏话,我就咬他。”

        看到赫本铮如此贬低自己,花想容亦是更加鄙夷。

        连小彩彩也愣了半晌,半晌才道:“你别污辱了狗了。”

        “赫本铮,你胡说什么?你别忘了你是赫本家族的人!”赫本寿听了再也忍不住了,平时他们虽然亦没有少欺侮赫本铮,没把他当人看,但最起码也是族内的事,如今赫本铮这么不要脸的话说出去,岂不是置赫本家族的脸面而不顾,从赫本家族要因他而抬不起头来了。

        “哼,赫本家族怎么了?你没听花小姐说要灭了赫本家族了?”赫本铮已然以为有了靠山,再也无所顾忌了,他最擅长的就是忍,要不是他能忍,在这个吃人的家族中,他能活到现在么?要知道蛇是最能生的,一窝就有数几条,可是为什么赫本家族的人却并不是太多,因为他们都在家族的争权压利中牺牲了,而他能活着,就是他的能力。

        “难道你不是赫本家族的人么?灭了赫本家族就不会灭了你么?”赫本寿看白痴的样子看着赫本铮,不知道他怎么猪油蒙了心,竟然看不出花想容要赶尽杀绝,居然还送上门去自取其辱 ,简直是家门不幸。

        “当然,我是例外”赫本铮得意地笑了起来,这一刻他是扬眉吐气的,终于这些曾经欺侮他,奴役他的人要死去了,从此再也没有人能挡他的道了。

        “儿啊,快跟花小姐说说,还有我。”赫本华听了连忙对着赫本铮说道,他可算看出来了,这个平时他都看不上眼的儿子定然是与花想容达成了协议,要不然也不能这么嚣张。

        “呸,老不死的,留着你做什么?难道跟我抢族长的位置么?”赫本铮听了眼变得凶狠,用力呸了赫本华一口,这老家伙平时对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现在有好处了来求他了!他又不傻给自己留一个隐患么?

        “畜牲!”赫本华气得手都抖了,没想到赫本铮已然泯灭人性到这般的地步。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要吵去到阎王殿去吵吧。”花想容实在看不下去了,本来还想让这帮人感受一下死亡等待来临前的痛苦,让他们也尝尝慢慢失去以往荣华富贵的痛苦,可是没想到这帮人已然利欲熏心到了这种地步,忘了眼前的危险,竟然还为从此不再有的权利争夺。

        这种毫无人性的一幕让她再也不能坚持下去了,他们让她想到了前世,她的前世,族人亦是只有自身的利益,什么亲情什么人性都荡然无存,这一下更坚定了她毁灭他们的决心。

        “花小姐,妖王可是答…。”赫本铮这才如梦初醒,他慌乱间就欲将妖王对他说的话叫嚣出来。

        远处一道强烈的妖巫力似箭般疾射而去,带着破空的声音一下穿透了赫本铮的喉间,他连下面一个字都未说出口,就瞪着眼睛死去了。而所有的人根本没有感觉到赫本铮是如何而死,只是看他突然倒地而亡,当然这笔帐也算在了花想容的身上。

        花想容愣了愣,随即淡然的笑了笑,是啊,他怎么会让一个没有用的人说出于他不利的话呢?原来他一直在暗中张着弓,而她是他的箭,不过这次她愿意当他的箭,但以后就…。

        “行了,一切结束了。”冷漠地一笑,花想容运起了吸功*,只见赫本福与赫本禄在众人的眼中剧烈的抖动起来,在大家惊恐莫名的眼神中,瞬间骨头如断了千百截般,全身如泥瘫软在地。

        “你们…你们…怎么了?”众人牙齿打战,全身发冷,不知道这是什么邪功,怎么一下就将人弄成这样了。

        “我们筋脉寸断…。毫无…。妖巫力…。已然成了…。成了…废人了。”赫本禄瘫倒在地,哽咽着,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语不成声地泣道。

        “不可能!”赫本华一个踉跄地倒退了数步,忽然他似想到什么惊惧地看着花想容,喃喃道:“妖女!妖女!她居然练成了吸…啊…。”

        就在赫本华要将后面的话说出口时,一团火球忽得将他包围,而他就在众目睽睽这下被烧成了灰烬,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完。

        “烧得好!花小姐杀了这帮狗杂种。”在一旁看热闹及飞虎队的人大声喝彩,这是他们飞虎队的大小姐啊,他们终于有机会扬眉吐气了,明天,不,用不了到明天,只需将这赫本家族灭了之后, 飞虎队从此名扬妖界了,因为飞虎队有这么一个彪悍的大小姐,登时所有飞虎队的人都恭敬感激地看向了花想容。

        “好,你们说想他们怎么死?”花想容向着飞虎队众人亲切地笑了笑,对于她好的人她永远会记着,黄彪将神源石这么绝世宝物都给了她,非但救了她的命,还救了她的孩子,这一辈子她都会感激他,而他的飞虎队员从此她会把他们当作亲人,既然是亲人,那么当然不能薄待的。

        “啊!看啊,花小姐是在问我们!”那些飞虎队的预备队员见花想容倾城一笑,都目瞪口呆,他们身为最底层的人,一直是被欺侮的人,在妖精的世界从来没有被尊重过,要不是黄彪黄队长见他们可怜,将他们编为预备队员,给了他们身份,他们在这妖界可以说是寸步难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他们奉为神祇的花想容尊重了,那可是一个高不可攀的传说,可是就是这个传说居然亲切的征求他们的意见,怎么能不让他们个个热泪盈眶!

        花想容笑盈盈地看着这些人,她当然知道他们曾经受的苦,但那都是过去时了,过了今天,她要他们每个人都过着最幸福最有尊严的生活。

        “快说啊,我可等着你们呢!”花想容的轻言慢语仿佛并不是要杀人般而是商量着要去哪里踏青般。

        “冻死他们,让他们也尝尝被冻的滋味。”其中一人突然泪流满面的哭叫起来。

        其余的人听了个个都哭了起来,哭声一下震天响。

        “你们这帮穷鬼,贱民,居然敢说这样的话,难道你们那些死不足惜的家人不能给你一点警示么?”赫本家族中稍微年青的族人听了立刻忘了眼前的危险,长期的欺压民众养成的恶习立刻显露无疑。

        “什么意思?”花想容本来不知道为什么飞虎队的人说到冻死他们时哭得这么伤心,但见赫本家族那些人的表情心中隐隐有些明了,顿时冷如冰霜地看向了赫本家族的人。

        “花小姐,赫本家族简直没有人性,谁都知道东富西贵南穷北新,南边已然是所有穷苦人住的地方,那里的人都活得很辛苦,但还好,家里再穷也是温暖的,可是突然有一天,赫本家的艾丽丝跑到了南城,她站在了南城墙头,招集所有没有灵力的孤老妇孺去城脚下,众人虽然不想去,但迫于她的淫威只能去了,本来想她也许是心情不好,找人去骂上几句发泄一下就算了,没想到…。没想到…。”

        那人说着已然哭倒在地,不能自已了。

        “没想到什么?”花想容眼睛闭了闭,敛住了泪,虽然他没说下去,但花想容已然知道了结果,待她睁开眼后,那锐光似刀锋般直射向了赫本家人。

        “没想到艾丽丝这次来却是因为她练成了妖界的凝冰神掌,她欲试一下,到底能冰冻住多少人,就这样那些毫无灵力的妇孺瞬间被冻住了,本来冻住了也就罢了,她的神功刚成,即使冻住亦不能伤这些人的性命,最多回去生场病而已,可是没想到艾丽丝突发奇想,她让三武者将妖巫力度给她,她要试试在这么强大的妖巫力下能不能将这些妇孺冻死。”这时旁边一个衣冠楚楚,长相清秀,二十岁左右的男人突然接上了话,但从他漫不经心毫无感情的语调中,分明是一个不怀好意的人。

        “够了,不要说了。”花想容猛得喝止住这人,这人一看就不是飞虎队,他这般说话也是为了让花想容更加憎恨赫本家族,花想容并不在意他的挑拔,但她在意飞虎队员的心,她看到了飞虎队员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又被剥了开来,露出里面深深的创伤,因为他此言一出,那些飞虎队员已然悲痛欲绝,有的甚至昏死过去,要知道那一次,他们失去了老父母失去了妻儿,失去了家!

        所以她不能让这人再说下去了。

        知道了原委,她更不会轻易放过这些赫本族人了。

        “冻死他们太轻了,今天要他们尝尝什么是冰火两重天。”花想容咬牙切齿地看着赫本族人,猛得双目圆睁,射出两道寒光,喝道:“冰之力。”

        随着她的大喝声,无数冷寒的水汽都涌向了她的掌心,她双目赤红,周身的妖巫力加上灵力发挥到极致,将衣袖鼓动如灯笼般胀大,只见足球般大的冰球在她双手的盘旋之下越盘越大,周围越来越冷,冰得人骨头欲裂,那些还在哭泣的飞虎队员,脸上的泪珠也瞬间成冰珠。

        “你们快往后退些,免得冻伤。”小彩彩连忙对周围的人叮嘱道。

        “是。”那些人应声往后退去,但退到不冷之处又不肯再退了,他们都要亲眼看着这些禽兽死去,为亲人报仇。

        随着冰球越来越大,寒气更重,人们亦退了又退。

        “我们快跑。”赫本家族的人先还准备一起抵抗,毕竟花想容最强也是一人,而他们整个族上百之人还拿不住她么?

        可是越看越不对,那彻骨的冷,让他们再也忍受不住,想当初连赫本族长都能被冻住,他们这些人算个屁啊,再说了,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想到这里,那些妖巫力低的再也忍不住了,不知谁说了句,几十名第三代子弟都疯了似得四散而逃。

        “想逃么?做梦。”花想容冷冽的笑了笑,将手中已然形成的巨大冰球用力的掷了出去,冻住了那些欲逃跑的赫本族人,只有灵力最高的数十人窜得高未被冻住,不过这也无所谓了,再发一个冰球就行了,于是她悠哉道:“呵呵,看看是我的冰球利害还是你们艾丽丝的凝冰神掌厉害。”

        “姐姐,当然是你厉害啦,不然那艾丽丝怎么会被你杀了,还夺了妖丹呢!”小彩彩听了也凑起了热闹。

        “果然是你杀了我的女儿!”赫本寿狼狈的落下了地,刚脚着地就听到了这个噩耗,登时老泪纵横,血气上涌,便欲冲上去与花想容拼命,本来他还存着侥幸,侥幸以为艾丽丝是去哪玩了,没想到……

        “老五,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布神阵。”其中一个老人看了花想容一眼,急忙拉住了赫本寿,沉声吩咐道。

        “五叔,你听到了没有,是她,是她杀了艾丽丝,是她绝了赫本家的希望 。”赫本寿被拉住了,心却似长了草般的疯狂,目眦欲裂要与花想容拼命。

        “住口,你比得上你大哥么?你比得上你二哥么?”老人怒骂了一声,才阴狠道:“现在只能布神阵才能有机会杀了这个贱人。”

        “是”赫本寿如梦初醒般大吼道:“降魔神阵,休门!”说完站到了休门之上。

        这时另有七名妖巫力九级以上的人都快速分别占据了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之上,那架式却是十分的严谨,透着庄严与诡异。

        所有的人都大气不敢出地看着,这妖界谁不知道降魔神阵的厉害啊!

        “花小姐,不要进阵,你要小了。”一个飞虎队员急得跳脚 。

        “什么降魔神阵,呵呵,不就是”天杀阵么?“花想容先是一惊,没想到这帮人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还有这一招,等看清他们站地位置之时,登时忍不住笑了起来,居然拿本姑娘玩剩的东西来对付本姑娘!

        ”姐姐,这个阵法看起来好利害啊。“小彩彩这倒不是装的,她不懂阵法,却感觉到了这阵中危机重重,这八人似乎进退自如,来去如潮,古怪之极厉害之极,而且似乎八人的力量被集于一处,那威压之力已然达到了神级,加上了阵法的奇妙,实在是不容易对付。

        ”花小姐,降魔阵法是千年来最厉害的阵法,不可小觑了。“慕容瑾玥也变得神色凝重,他是熟识阵法的,却亦一时无法捉摸透这个阵法。

        ”呵呵“花想容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脸对独孤傲天道:”傲天,你说我会不会赢?“

        ”有我们在身边,你一定会赢。“独孤傲天淡淡地笑,随意地应了句,虽然毫无修饰之词,但却感动了花想容。

        他是对她说,不管她做什么,他们永远支持她,会站在她的身边保护她。

        ”谢谢你们。“花想容感激地对着两人笑,幸福溢满心中。

        ”不过,这降魔阵去对我来说真是不足一提!“柔情只是稍纵就逝,长啸一声,豪气冲天,她好久没有破阵了,今天就让她练练手吧。

        ”来吧,你们这些禽兽,今天就让你们开开眼界,看本姑娘怎么破你们这个破阵。“

        ”死到临头还敢胡言乱语“那赫本家的五叔根本不相信这传了千年的绝世阵法会被一个区区人类所破,嗤之以鼻。

        ”看谁死到临头吧。“花想容大喝一声,在慕容瑾玥来不及阻止之时冲入了阵中。

        就在她冲入阵中时,八人诡异的笑了起来,从怀中拿出一个类似笛的东西,一种奇怪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声音婉媚流转,期期艾艾,先是缓慢,而后激昂,最后竟然有了男人的粗喘,女人的申吟,而且愈演愈烈,连床榻摇晃,激情水声都一清二楚,那一声声呢喃,连绵不断的娇吟,仿佛已然带人进入了人间极乐。

        外面定力低的人都听得面红耳赤,仿佛那女子就在身边,所有的人都变得迷离,有的甚至开始撕扯起外衣,连一开始给花想空解释的那个男子也变得忸怩,眼神变得昏乱。

        唯有慕容瑾玥依然目光清澈如水,炯炯有神地看着花想容,时刻关注着她,独孤傲天则是一脸寡淡,仿佛别人欠了他十万八千,透明的眼中全无一点波澜;小彩彩则是滴溜溜的转着眼睛,好奇不已,不明所以然,她要懂才是怪事呢!

        花想容笑了笑,这是天杀阵中第一杀,女人吟,只要经历过男欢女爱的人都难以拒绝这种猫挠心的痒,但花想容是例外的,因为她是阴阳师,是意志最为坚定的人,除非是让她动情,否则那些声音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一点作用!

        看着这八个恶心的人,她连吐都快吐出来了,别说动情了。

        ”你们这帮老东西,真不害燥,吹出这般靡靡之音。“花想容一声冷笑,纵身而上,对着生门的一人冲了过去,这是女人吟的破门之所。

        ”啊!“那人一声痛叫,被花想容击中,不过好在他们这是阵中阵,不光是含有花想容所说的天杀阵,还含有八卦两仪阵,这八卦两仪阵法以阳光为媒介,一正一反,借着阳光的变化莫测,将人形成了八个幻影,而第五个才是真身,这花想容打中的其实是幻影,但她的力量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竟然连破了四影,打中了此人。

        也幸亏了是连过四影才打中了他,否则他早就没有了性命了。

        ”呵呵,看不出,这里还含有了八卦两仪阵“花想容一招未伤了他的性命,倒并不着急,她本以为是天杀阵,没想到却是阵中阵,这两种阵法她虽然都知道,但融合在一起她的确是不曾经历过,这不禁调动起了她的好奇心。

        不过,那人痛呼一声后,第一杀女人吟却是暂时被破了。

        这一破惊醒了所有正在春梦了无痕的人,如春雷乍响般,他们惊慌失措地从遐想之醒来,想到刚才的样子,个个无地自容。

        ”怎么可能?你明明已经不是处女,怎么可能不被诱惑呢?“那领头的人见了大惑不解,皱着眉看着花想容,喃喃自语。

        ”呵呵,想知道为什么么?“花想容轻脆一笑,作出恶心状:”那是因为看到你们就想吐!长得丑不是你们的错,但出来吓人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贱人,你敢!“那老人一听怒得不可自已,喝道:”时光杀“

        所谓时光杀,就是利用八卦两仪里的光影折射出无数的光晕,再加上降魔阵的配合,他们八人与幻影能自由穿梭于这些光晕中,让阵中之人根本无法分清哪个是真人,哪人从什么地方出来。这样,他们就能打中阵中之人,而杀了她。

        ------题外话------

        感谢 [2012—5—8]han131321投的票票,感谢han131321小美人送的花花(1朵)感谢梦轻尘小可爱送的花花(3朵)

        昨天卡文了,今天多写点,晚上不要等了,出门了,不知道何时回家。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