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直到花想容吻得面红耳赤,严重缺氧,慕容瑾玥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的唇,将她抱在怀里向独孤傲天示威地一笑。

        “姐姐,姐夫们,你们是在练憋气功么?”小彩彩戏谑的笑语声打断了三人流转的暖昧与情潮。

        花想容脸更红了,怒嗔了眼慕容瑾玥与独孤傲天两人,气呼呼地拉着小彩彩走出门去。

        “你把她惹火了,你惨了。”独孤傲天很无赖地笑了笑,懒懒的从桌上取过一杯水放在手中把玩着,那神情十分的恶劣。

        “难道你没惹她么?”慕容瑾玥嗤之以鼻地笑,从他手中夺过他正欲放到唇间的杯子一饮而尽。

        “呃”独孤傲天愣了愣才道:“那是我的水。”

        “我喝了,怎么样?”慕容瑾玥挑衅地看了眼独孤傲天,眉眼中充满了得意。

        “不怎么样,嘿嘿。”独孤傲天气得噎了噎,不怀好意地笑道:“你难道不知道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么?”

        “你是小人么?”慕容瑾玥非常笃定地看了眼独孤傲天,拿起了他的杯子又倒了杯水,放在唇间轻抿着,样子十分的惬意。

        “你说呢?”独孤傲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往门口走去。

        “喂,一杯水而已,至于这么小气么?要不还你?”

        “切”独孤傲天不屑地看了眼他手中的杯子,:“你以为你是花小姐啊,让我喝你的口水,恶心死了。”

        “嘿,你这个有异性没有人性的家伙,当初我们煮酒论天下,不是也拿着一个酒壶一起喝么?”

        “当初你可没去花街转一趟,谁知道你是不是惹了什么病回来?”

        “放屁,我碰都没碰那女人,哪来的病。”慕容瑾玥勃然大怒,这可是事关名声,要是传到花想容的耳朵里,他可得被三振出局了。

        “嘿嘿,谁说你没碰,这么多人看到你把花街的一个脱光的女人压倒了,难道他们都看错了?你说如果我告诉花小姐,会什么后果?”独孤傲天忽然很暖味地看了眼慕容瑾玥,语调十分的阴险。

        “你别胡说!会出人命的!”慕容瑾玥一个头两个大,谁让他倒霉,被万俟邪情扔出后,竟然好死不死的压倒在一个几乎全裸的女人身上,吓得他落荒而逃,他都恶心半天了,没想到独孤傲天这个小人竟然真拿这事说事了。

        “嘿嘿,出人命也不是出我的。”独孤傲天事不关已的样子差点让慕容瑾玥拳脚相向,如今他才知道独孤傲天也是一个阴险之极的人

        “你这是落井下石!”慕容瑾玥咬牙切齿的瞪着独孤傲天。

        “嘿嘿,你才知道么?谁让你倒霉呢?怎么那女人不被我压倒呢?哈哈哈”声音已然远去,带着无可抑制的嚣张笑意,却停下了阴晴不定的慕容瑾玥。

        “姐姐,咱们去哪里?”小彩彩出得出,看花想容拉着她往城中走去,十分怪异。

        “去交易所,换钱去。”

        交易所是座落在城东的一座园林内,那里到处是花,一片花的海洋,让充满铜臭的交易一下升华,变得高雅无比。

        那是一座半圆形的建筑,建筑上栽满了各种修剪整齐的名贵花卉,一眼看上去仿佛是一个巨大的花球。

        掀开绿蔓落落的门,走入进去却是火灯通明,到处都是夜明珠点缀其中,流动着梦幻般的色彩!

        有钱人啊!把夜明珠当灯泡使!

        “花小姐”掌柜模样的人见花想容来了,立刻恭敬的走了上来,想来他是事先得到罗兰越秀的通知了,一边向仆人使着眼色一边带着花想容从旁边通道引入了贵宾厅。

        花想容知道他定是让仆人叫罗兰越秀去了,她并不在意,反正她只是要来交易的,只要价格合理,给谁都 一样。

        二楼就是贵宾厅,每人一个房间,互不干涉,透过魔法墙在上面能清晰的看到下方拍卖的情况,而下方却无法窥探上方的一点一滴。

        花想容与小彩彩坐下后,将手中的妖丹交给了掌柜,掌柜虽然早有准备,但见到了实物也是一惊,小心翼翼地捧着,对花想容笑道:“花小姐想要多少钱?”

        “呵呵,竞价吧,竞到多少是多少。”花想容才不傻,这种交易有两种方式,一种定价出卖,所谓定价出卖就是由出卖人说出价格,只要与交易所讨价还价后达到协议,无论交易所卖多少钱,出卖方只拿固定的钱,这样对出卖方有保障,而且如果竞价的钱数到不了出卖方与交易所协议中的钱,交易所就算是亏了也会将这笔钱凑齐给出卖方,这是一种保守的交易,但卖家是有可能会吃亏的。

        还有一种就是竞价出卖,不论最后竞价多少,交易所只拿百分之十五佣金,但这样是有风险的,如果正好来的人都对出卖方的东西不感兴趣,那么钱会压得很低,这样出卖方有可能赔钱将东西卖出去,当然出卖方也能自己买回去,但竞价成功后的百分十五的佣金却是要由出卖方支付给交易所的,所以这是一种风险交易,但风险与机遇是并存的,也许出卖方的东西超过了预期,被抬得很高,那么收益也越高

        花想容十分笃定这颗妖丹定能卖出好价钱,所以她是决不会定价出卖,再说了她有十分的把握将这颗妖丹的价格推到始无前例的高。

        “好的。”掌柜点了点头,命人拿了合约书一式两份递给了花想容,花想容仔细地看了看后,在两份合约上签上了名,掌柜也盖上了交易所的章。

        “姐姐,这颗妖丹能卖多少钱啊?”小彩彩十分兴奋地看着下面交易,今天正好是把斋节也是一年一度中最大的交易会,虽然上午花想容与赫本族长一场恶战破坏了全部的节目,但下午的交易并不受影响,可以说是人山人海,让小彩彩看得雀跃不已。

        “怎么说也得一百万金币吧。”花想容随意地笑了笑,懒懒地倚在软榻上,一手持起百花酿轻抿了口,十分惬意地看着下方人头攒动。

        “小容真是好大的口气。呵呵。”门被推开,罗兰越秀神轻气爽的从外面走进来,看到花想容慵懒如猫,妩媚妖娆的样子,惊艳的眯了眯眼,眼底闪过莫名的情绪

        抬起美眸,似星光闪烁,似笑非笑道:“越秀公子,你动作真是迅速啊。”

        “呵呵,今天是一年一度最大的交易会,我作为少东能不到场么?”罗兰越秀淡淡地笑了笑,漫不经心的解释着。

        其实这种交易虽然盛况空前,但却并不要罗兰越秀亲自来此的,这里暗处布满了妖巫力高手,有的甚至已然是尊者级别,罗兰越秀只是圣者级别的人,真要有人闹事,他也于事无补,花想容心里明白,表面上却是表现的十分相信。

        “那越秀公子百忙之中抽空来此,倒让我不好意思了。”

        “看小容说的,都是这么熟的人了,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罗兰越秀十分自然的走到花想容身边,那是一个双人软榻,花想容娇小的身躯只占一隅,另一边空着的地方似乎在引诱着他,召唤着他,他想也不想欲往她身边的座位上坐去,没想到小彩彩假装不知地一个箭步跃到了花想容身边,一屁股坐了下去,让他脸色僵了僵,但也是稍纵而逝,转眼间他表情自若地走到花想容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花想容给小彩彩投去赞许的眼神,要是罗兰越秀真的坐在她的身边,她都不知道如何拒绝呢,毕竟她不想现在就得罪了罗兰越秀,但与他这么亲密的坐在一起,她却不愿意。

        “小彩彩,越秀公子在这里,你却还是这么调皮。”花想容假装斥责地瞪了眼小彩彩,但语气中的爱溺不减分毫。

        “小容,她只是孩子,活沷一些也是应该的。”罗兰越秀十分大度地笑了笑,对着小彩彩的眼神中似乎也是十分的纵容。

        “姐姐,开始了。”小彩彩暗中翻了个白眼,她才不要他示好,虽然罗兰越秀长得也算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但不知道怎么了,小彩彩就是看不惯他,可能是神兽的本能,有一种拒绝非善良人类的直觉吧。

        花想容对着罗兰越秀抱歉地笑了笑,转头观看下方的交易。

        罗兰越秀亦对她笑了笑,不甚在意地也看向了交易处,其实他心底对小彩彩已然有了杀机,只是他一惯善于隐藏,让人感觉不到而已,在罗兰家族除了族长所有的人对他都是恭敬有加的,连他的父亲都是仰他鼻息,因为他是罗兰家族的天才,才二十岁就要突破圣者级别进入尊者了,他就是整个罗兰的希望,而这个十分自负,自傲到极点的人被小彩彩状似不经意间打断了两回,他能清楚地感觉到小彩彩对他的敌意,在他的眼里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对他有敌意的更是如此,所以他不会放过小彩彩的,哪怕她还小。

        而且,他又有了一个壮大家族的好办法,就是将花想容收入罗兰家族,目前花想容还是独来独往,但他相信不久的将来,她定会接手赫本家族的势力,他亦也是有远见的人,他知道妖王决不会把赫本家族的势力均分给另两家的,那么花想容不外乎是最好的人选,所以他现在要想尽办法讨好花想容,获得她的芳心,到时候就连她手中的势力一并收于旗下,到那时,他罗兰家族定会将巴赫家族踩于脚下。

        何况他刚才看到花想容坐在那里如一朵濯濯清莲,美而妖娆,让他也有瞬间的沉沦,他想不排弃一个人类作为他的妻子,再说了,就算因利益娶了花想容,要时等权力到手,他在外面又养外室,花想容又能奈他几何!

        “越秀公子,这些人都是来竞价的么?”花想容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沉思,他随着花想容的指看向下方,那里有一些人明显不是象买东西的人。

        “不是的。”罗兰越秀只是摇了摇头,笑而不答。

        花想容想了想,心中明白了,没想到罗兰越秀也是很会做生意,居然跟她想的一样。

        “各位静一下,一年一度最盛大的拍卖会就要开始了,请各位拿好你们手中的号牌,给你们所中意的物品竞价。”刚才那个掌柜笑眯眯地站在了台中央,脸上洋溢着和善,与跟花想容签合约时的精明判若两人。

        花想容也不禁有些兴奋,不知道第一件物品是什么!

        “交易会上的东西千奇百怪,什么都有,如果小容喜欢的话可跟我说,我送给你。”罗兰越秀也算是个实用主义者,想到之后立刻付之于行动,他既然认定了方向,那么第一步就是博得美人芳心了。

        “呵呵,越秀公子有心了,有道是无功不受实禄,我愧不敢当。”花想容淡淡的拒绝让罗兰越秀如猫挠心般,既不能死皮赖脸地凑上去,又不能反驳,不过倒是没有伤了面子。

        “切,我姐姐要什么没有,我这么多的姐夫,哪一个不是权倾天下,钱多的烧着玩,哪用你送?”小彩彩见罗兰越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大为不悦,想出不想出言讽刺。

        “小彩彩!你胡说八道什么?”花想容脸一红,这是什么话,什么叫这么多的姐夫?

        但罗兰越秀听来是花想容为了他而斥责最亲近的小彩彩,倒是暗中窃喜,看来美人对他也不是毫无感情。

        就在三人一个暗恼,一个暗喜,一个噘嘴时,第一件拍卖品上场了。

        ------题外话------

        感谢a591382586,书迷007,伍武舞,小purple,几位小美人的票票,群么么。

        《强嫁少将》憋屈,实在是憋屈。

        风澜清想死的心都有了,凭什么自家老妈对一个外人呢那般照顾?为什么对自己百般苛刻?到底谁才是她的孩子?

        妒忌,愤恨,幽怨……

        所以导致她把原本老妈要给他强身健体的东西给吃了,还好死不死的吸到了某样东西,于是便开始了献身的不归夜……

        激情四溢,缠绵悱恻。

        一时失足成千古恨,没想到一宿恩爱,竟会……

        温馨宠文,JQ大大的有。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