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你没听错,就是三魂六魄。”

        “可是,赫本族长不是被你杀了么,你没有打散他的魂魄么?”罗兰越秀脸上阴晴不定,心中暗恼花想容做事不地道,妖界杀人总是要打散那人的三魂七魄,以防后患。

        “没有。”花想容摇了摇头,有些气馁道:“当时我是凭着一股怨气杀了赫本族长,已经透支了体力,根本来不及打散赫本族长的魂魄,而且就算我有体力打散他的魂魄,我也抢不过聚魂钵啊!”

        “聚魂钵!”罗兰越秀一下跳了起来,他没有想到妖界居然真有聚魂钵的存在,据说此钵能收死者的魂魄,然后炼化为已所用,实在是一件非常邪恶的东西。

        “是的,而且就是巴赫族长亲自下的手。”花想容眼中一厉,她与赫本族长斗了半天,分明看到巴赫族长一直隐于暗处,直到赫本族长被花想容杀死之时,突然祭出了聚魂钵,在花想容眼皮底下将赫本族长的三魂六魄收了去,但还好花想容手快,强抓住了一魄,捏了个粉碎,否则带着无尽怨念的魂魄一旦为巴赫族长所利用,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什么?你确定是他亲自下手么?”罗兰越秀又惊跳起来,他从来没有这么不淡定过,这太让他意外了,他一定要尽快报告族长,这是一种信号,巴赫家族欲扫除罗兰家族的信号。

        “是的,我亲眼看到巴赫族长拿出聚魂钵收走的。”花想容十分肯定的对着罗兰越秀点了点头。

        “所以你这么肯定巴赫家族会不惜一切代价取得赫本族长的内丹?”罗兰越秀恍然大悟花想容为何能这么无耻地坐地起价而满心笃定。

        “呵呵,是的,巴赫族长野心勃勃,他之所以收了赫本族长三魂七魄就是为了将赫本族长炼成只忠于巴赫家族的鬼伥,为了让这个鬼伥发挥到最高的水平,最好的办法就是还原赫本族长实体,所以他必然要拍到肉骨丹与赫本的妖丹,没想到天算不如人算,他只得到了三魂六魄,而肉骨丹却被我得了,他即使用赫本的妖丹与他的三魂六魄合体,也只能炼化成一个没有实体的圣者级别的鬼伥,这样的结果显然不是他所想要的,估计这会在家里跳脚着呢!而更让他难过的是赫本家族被我灭了,他想利用赫本族长来接手赫本家族的希望也被我一起破灭了。”

        罗兰越秀听了心中稍微得到安慰,想想花想容灭了赫本家族真是歪打正着,竟然替罗兰解决了这么大的隐患,想来巴赫欲收所有赫本家族人的妖丹估计也是有这种想法。

        “呵呵,话虽如此,可是赫本族长妖术非凡,即使是圣者级别也让人防不胜防,他与你又有积怨,你可得当心了。”罗兰想到此处又好心地提醒花想容。

        “嘿嘿,这妖丹虽然还是赫本族长的妖丹,可是我已在妖丹上下了护魂屏!”花想容忽然冷冷地一笑,她既然知道了巴赫族长的狼子野心怎么会不防着一手呢?

        “护魂屏是什么?”罗兰越秀对于阴阳师的那套是一窍不通的

        “就是让魂魄不受他人摆布的咒语。”花想容恶劣的笑了起来,向罗兰越秀丢去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

        这个赫本族长是什么人?即使是少了一魄没了实体但也曾经是一族之长,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他能让人轻易摆弄?更何况还是以前巴结着他的巴赫族长欲利用他?这下该有好戏看了!

        巴赫族长狼子野心,竟然想利用赫本族长的力量当他的鬼伥,可惜他遇到了花想容,注定他的失败,不久的将来,他就会知道,他用了一百七十万金币买回去的是往他心窝里扎刀子的人。

        罗兰越秀看着花想空,陡然打了寒战,这个女人虽然是人类,却做得不是人的事,简直比他还妖气邪魅的紧,这种阴人的手段都能使出来!他不禁替巴赫家族默哀,惹了花想容真是他们的不幸。

        而花想容之所以将这事告诉罗兰越秀也是敲山震虎的意思,只是想告诉罗兰越秀,不合作的话,她有的是办法。

        “小容果然是女中豪杰。”罗兰越秀想了半天终于崩出了这句话,让花想容“扑哧”一笑。

        “呵呵,越秀公子,既然咱们达成联盟,我觉得还是得开诚布公,我只是一个人类,不会威胁到你们家族的利益,所以请你放心,如果说我有什么私心的话,就是希望飞虎队能在妖界过得好一些,我想你应该明白,到底孰轻孰重。”

        “我明白,小容请放心,目前的形势大家都很明白,相信我家族长也是明眼人,希望咱们以后合作愉快。”罗兰越秀也是精明之人,衡量利弊后迅速作出了决断,现在只有与花想容联合在一起才是保全自己家族的最好办法。花想容说的对,人类对妖界的威胁毕竟还是少,与巴赫家族相比,谁都会选择与花想容合作的。

        “好,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花想容点了点头。

        这时胖掌柜拿了一沓金票喜滋滋地跑了过来,:“花小姐,这是你赢的四百万金币与卖妖丹的一百七十万金币,一共五百七十万金币,请您看一下。”

        “咦,我还花了七十万金币买肉骨丹还有佣金,不应该有这么多吧?”

        “呵呵,少爷说了,这肉骨丹就是少爷送您的,再说了这一下注给咱交易所带来的利益真是不少,佣金分文不收。”胖掌柜连忙笑眯眯地给罗兰越秀说起好话。

        “呵呵,那怎么好意思?”花想容抬头看向罗兰越秀,这种人真是天生做生意的人,刚才没有利益的时候不舍得,现在审势夺势后马上又是一种态度,而且转变地十分自然,又给人良好的印象

        “就算我给小容的见面礼吧,哈哈。”罗兰越秀无所谓地笑了笑,一副温文而雅,君子如风的模样。

        “如此多谢了。”花想容也不客气,正好飞虎队缺钱,既然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何况刚才赌注交易所早就赚了个钵满盆满了,这也是借了花想容的福。

        “让庄护法送你回去吧。”罗兰越秀想了想,担心内骨丹被巴赫家族抢去,到时凭添一份阻力。

        “不用了。”花想容傲然地一笑,将肉骨丹取了出来,就在罗兰越秀的眼前,那颗滴溜溜的小丹竟然消失了!

        目瞪口呆地看着花想容空无的小手,半晌,罗兰越秀才缓过神来,:“这是怎么回事?”

        “神隐。”小彩彩骄傲地替花想容回答。

        “呵呵,告辞了。”花想容拉起了小彩彩从贵宾厅走出去。

        “少爷?”胖掌柜一反刚才和蔼慈善的模样,满脸狠戾,浑身暴发的气息竟然黑暗之极。

        “不可轻举妄动,目前咱们最强劲的对手是巴赫家族,花想容先放下,如果将来确如她所说,那么我们也不必再树一个强敌。”罗兰越秀也掩去了君子淡淡的谦和,变得煞气凛然,这才是罗兰家族继承人的真面貌。

        “是。”胖掌柜恭身行了一礼,忽然又道:“少爷, 神隐是什么?”

        罗兰越秀愣了愣,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回去问问族长就知道了。”

        出了交易厅,花想容抬手掩住刺目的阳光,夏日夕阳如血,映半江瑟瑟半江红,来是未曾注意,这交易厅前竟然是一条宽阔之极的大河,风吹过处,泛无数涟渏,似乎预示着动荡的未来。

        一路上花想容并未碰到任何阻碍,很轻易地回到了南城简陋的树屋。

        “大小姐”刚进屋,里面坐着的十名大汉都恭敬地站了起来。

        “大家坐吧,不用拘礼。”花想容笑了笑,笔直地走向了黄彪身边,傍着他坐了下来。

        “大小姐,这是您让我们下注的十万金币,现在是二百万金币了,这是金票。”为首的一人从包中取出一沓沓的金票放在了桌面上,原来那些下注巴赫梅莲赢的人也全是花想容安排的,她用巴赫家的十万金币钱生钱生成了二百万了,巴赫梅莲要是知道了非吐血不可。

        花想容看了眼金票后道:“这些年众兄弟都辛苦了,这些金票就拿去给众兄弟分了吧。”

        “这如何使得?”黄彪一听吓了一个机灵,这不是一万金币不是十万而是二百万啊,这得多少钱啊?象他们这么辛苦飞虎队全队收入一年也就五万金币,这一下二百万,让他们怎么能够接受呢?

        “干爹,你是东西是不是我的?”花想容听了立刻不依地问道。

        “那是自然。”黄彪想也不想的回答。

        “那我的自然也是干爹的,这飞虎队是干爹一手创办的,是干爹的心血,做女儿的出点力又怎么了?”

        “呵呵,说的对,你们收去大家分了吧。”黄彪也是爽快人,加上这些年也觉得愧对飞虎队,让他们跟着没有过上好日子,花想容是诚心诚意的,他要是拒绝反而显得生份了。

        “谢谢队长,谢谢大小姐。”为首的那人感激地看了眼花想容后立刻恭敬的行了礼。

        “干爹,这里还有五百七十万金币,您拿去看看给飞虎队能添置些什么就添置些什么吧,现在飞虎队队伍扩大了,所需要的东西也多了,没有道理让那些队员说加入了咱队连最起码的保障都没有吧。”

        “好,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你。”黄彪听了也感慨万分,现在飞虎队虽然一下成名,但谁也不相信他们竟然连一万金币都拿不出来啊,这钱真是急时雨啊!

        “瞧干爹说的,又生份了。”花想容不依的娇嗔。

        “呵呵,是我错了,以后不说了。”黄彪爽朗地笑了起来,老大开怀,飞虎队是他的心血,今天终于在花想容的带领下要凤凰磐涅了。

        “对了,干爹,咱们这么坐吃山空也不是办法,就算是咱们现在的整体力量都上升了,毕竟人多口多,靠着在妖界获些妖丹并不是太容易,不如咱们去万魔山猎妖猎魔,到时将妖丹,魔兽卖给妖界,把魔丹妖兽卖给魔界,咱们岂不是发了?而且与这些妖魔斗才能快速的提高咱们飞虎队的整体实力,才能有机会在妖界出人投地,毕竟花无百日红,靠一时的侥幸不能维持长久的地位。”

        “呵呵,你说的对,提高实力是刻不容缓地,但至于说狩猎妖丹的事,你真是想得美,那万魔山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山门前有一道符,那是禁止人类进去的,否则这里的人早就去那里猎妖猎魔了,哪还用在妖界受这份气?”

        “噢”花想容没想到还有这一层,有些懊恼,不过突然她眼睛一亮道:“干爹,咱们都吞了妖丹并炼化成自己的内丹了,这些妖丹是不是能掩饰住咱们的身份呢?”

        “啪”黄彪喜不自禁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道:“看我真是老糊涂了,你说的对啊,我这就去安排。”

        望着黄彪说风就是雨急吼吼地跑出去后,花想容柔柔地笑了笑,干爹真是一心为了飞虎队,如此她肩头的压力更重了,她一直独来独网,却突然有了使命感。

        “你傻笑什么?”独孤傲天走了进来,看到花想容笑得温柔,不禁心中一动,冰冻般的脸上荡起了笑容。

        就在他感觉到心底万丈柔情时,胸口一阵沉闷,憋得他喘不过气来。

        这种现象自从他对花想容有了感觉后,就经常会出现,每次他心底对花想容的情感跃跃欲出,欲喷薄而出时,立刻会被一种暗沉的力量排山倒海地袭来,强烈地压制住他,那种力量让他窒息,似乎有人在扼住了他的咽喉,尤其是他看向花想容时,当心中越是柔软时,越是难受,那种力量似乎是在抵制他对花想容放射出柔情蜜意。

        “你怎么了?”花想容抬头看到独孤傲天额间一道黑线芸花一现,忽然大惊失色,这是灭魂戒里的鬼魂在里面兴风作浪了,一定得快把独孤傲天的情魄还体,否则他要镇不住这些鬼魂了,一旦失控就不堪设想。

        “没事。”独孤傲天闭了闭眼睛,他发现只要不对花想容动情,一切都很好。

        因为他缺了情魄本是无情之人,可是偏偏没了情魄却也动了情,那么缺失的情魄位置必会吸引身体中巨大的能量去调动它,而独孤傲天身体里的能量是来自于灭魂戒,这就等于把无数的冤魂吸到了他的魂魄之中,如此越来越多,时日越积越长,那些恶灵冤魂必会占据了他的情魄,左右了他的情感,到那时真是无法挽回了。

        “傲天,你放心,很快我就会帮你把情魄找回来的。”花想容扑到他的怀里,既感动他对她的情意即使在没有情魄的情况下依然不改,又心疼他受到的痛苦。

        “嗯。”独孤傲天平息了心中的情火,抱着她柔软的身子却不敢放纵自己,他不是怕成了魔,怕成魔后伤了花想容而不知,所以他竭力地抵制住内心涌动的情潮。

        “啊!”花想容突然惊喜地跳了起来,她掏出了肉骨丹,喜不自禁地递给了独孤傲天:“你看这是什么?”

        “肉骨丹?”独孤傲天眼睛眯了眯,内心也掠过欣喜。

        “是啊,你的血麒麟内丹呢?”花想容想到血麒麟是上古镇邪之物,只要将血麒麟真身复原,定会对独孤傲天抵制暗沉力量有极大的帮助。

        一颗血红如珠的内丹从独孤傲天口中吐出,这颗内丹陪了他几千年了,当初他死后,血麒麟自尽而死,将内丹隐入他的体内,与他一直生活了数千年,陪着他度过了寂寞千年,此刻再次看到,感慨万分。

        花想容将肉骨丹递了过去,只见一道红烟与一道黑烟慢慢的旋转,越来越浓,越来越重,渐渐地混合成无数红线与黑线扭在一起。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