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三十二章(精)

第三十二章(精)

        “你在玩火,你难道不知道我如果与你合欢的话,你会被我弄伤么?”独孤傲天声音暗哑,有着压抑的雀跃,他没有情魄身体却依然有着*,这种*似乎存在好久了,但他知道他不能要花想容,要了她,也许她就得死。

        婉媚地一笑,她略显轻佻,妖娆万分的对着独孤傲天吐出一口淡幽香气,那香蕴袅袅围绕着他的鼻间,慢慢弥漫,让他的眼底变得深邃,她邪魅自信,妖娆得如九尾狐般散着着魅惑气息,声音幽远低迷:“我相信你…。”拖着长长的尾音,呢喃似窃窃私语,鼻轻轻的碰触了他的鼻,亲昵的旋转过一个弧度后笑得邪肆:“相信你舍不得伤害我!”

        被她的暖昧激得浑身欲血沸腾,脸上青筋直冒,这真是妖精,他一辈子的梦魇,可是他却偏偏对这个怀中作乱的小妖精无可奈何!

        她就这么吃定了他,所以她才敢这么为所欲为的捉弄他!而他却该死的明知道她的捉弄却义无反顾如飞蛾扑火般的投入进去,哪怕要忍受欲火焚身的巨大痛楚,他依然不舍得放弃这一份惊涛骇浪般的激情。

        他眼更深了,两簇火焰在其中狂妄的跳动,低下了头,眼瞥到了倚在门楣之处淡然而笑的慕容瑾玥,时,他心中一动,咬牙切齿道:“你太自信了,女人,你惹得火终究会为这付出代价的”

        就在花想容惊愕间来不及思考他话中的含义之时,他如狂风暴雨般的吻上了她,他的舌冰凉如雪般沁人,似梅般清幽,一下钻入了她的口中,

        他愈吻愈狂野,似乎全身的力量都用于吸吮著她樱红的唇瓣不舍得丝毫的放松,细细啃咬她的唇线,舌一遍遍地描绘来回于她微启的唇间。

        那是他最向往的殿堂,幸福的所在,他知道她的口中流淌着动情的蜜津,香甜可口,等待他的品尝。

        他的舌尖驾轻就熟地钻进她的贝齿里,纠缠著她的香舌,也让滑溜的舌头在她口腔里任意窜动,让她的嘴里染满他的气息,她的鼻腔口鼻腔,甚至胸腔瞬间全是他的气息,让她变得昏沉,这时她后悔了,后悔不该招惹他,这个冰雪般的男子不暴发则已,暴发出来的力量堪比火山,激情四溢,快将她焚烧殆尽。

        他的舌一下摄住了她无助慌乱的舌,吮吸地她生生的痛,痛中却有抑制不住的快乐,幸福的泪顺着她的眼角慢慢流出。

        口中似乎稍有停顿,终于这种狂乱的杀伤力退出了她的口腔,软滑的舌温柔吮吸去她眼角的珠泪,似乎含着稀世珍宝,他的声音低而深远,情深绵绵:“我弄痛你了么?”声音小心翼翼中透着些许的担忧

        她笑,这个男人,即使在这么情动的情况下依然顾及着她的感受,让她如何不感动?

        摇了摇头,她含着泪笑,那梨花带雨的样子似一种无声的邀请,邀约着男人狠狠的蹂躏。

        她难道不知道她此时的弱柳扶风会更激发男人本性的掠夺么?

        眼更深了,既然她是快乐的,那么他可以继续了,虽然不能做到最后,但是能与她袒诚相见,感受着她柔若无骨的肌肤,倾听她为他动情的心跳,分享着彼此的体温,对他来说这也是幸福。

        吻就这么不期然地附上了她的颈动脉,那里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也是最敏感的地方,酥麻酸痒从他的唇间传来,一下顺着她的神经末稍流窜到她的全身,汇到丹田,凝聚着熊熊的火,烧得她昏乱不已,而颈边濡湿的触觉更似猫挠心般的激发着她的*。

        “嗯……”一声动情的轻吟逸出了她的唇间,她的小手不自觉得钻入了他的怀中,抚上了他冰般凉爽的肌肤,她贪婪地靠近这片冰凉身体,仿佛久渴之人找到了水源。

        撕扯,有些粗鲁,“撕拉”一声锦衣裂开的声音如美妙的催化剂般催化了两个*高涨的人。

        “小妖精,来而不往非礼也。”独孤傲天也一把剥去了她的纱衣,眼紧紧的盯着她月牙白的兜衣,似乎要透过她的兜衣探寻着隐密的美好,他知道只要轻轻一挥间,她将如初生婴儿般全然展示着她所有的美好,任他予取予夺,可是他却不敢了,他怕自己受不了诱惑,伤害了她,这场游戏,终究他是要输了。

        就在独孤傲天思想挣扎间,花想容却沉迷于他露出的精壮身体,那宽广的肩,结实的肌肉,因为最近常在阳光下暴晒而变成了古铜色,激动着的身体紧绷着,让那些紧致的肌肉,绷到极致的皮肤似乎抹上了一层蜂蜜的颜色,。

        她迷离地眼神贪婪地看着这结实鼓胀的胸肌,手情不自禁的抚了上去,喃喃道:“象蜂蜜,不知道甜不甜?”

        说完象是为了证实似的,小嘴吻上了他的心脏之处,舌尖轻轻的点着,浅尝则止的触觉让他似被羽毛拂过了心脏,那一刻,他只觉得全身的汗毛都卷了起来,全身的细胞都在狂热地叫嚣着,要她!

        他脸变得赤红,所有的血气都涌上了脸,眼睛由透明变成了火红,那一刻他妖治得不能形容,那冰寒全部掩去,似乎仅剩火热,火热的连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炙热。

        唇一下咬住了她的颈动脉,淡淡的血沁进了他的口中,甜美的血液让他有瞬间的清明,而她却更是迷醉了,有些本能的撕扯着他的衣物,只到他一丝不挂,她滑如泥鳅般的身体缠上了他,如水草般攀附于他,头后仰,一头美发瀑布般的泄下,而她的唇却微张,似乎在企求着什么,眼有些迷茫,有些期待,有些徬徨,有些……。

        这样的她是致命的,如果说与她一夕欢爱后,死去的是他,那么他会义无反顾地将自己深埋入这个*的身体里,但事实却是相反的,他决不会做这种快乐了自己伤害她的事,哪怕一丝丝痛他都不舍得。

        所以……。

        再一次深深的吻上了她的唇,流恋地看了她一眼,舌性感妩媚地舔拭掉嘴角边的一丝血迹,然后轻舔了她颈边的伤痕,看着她的伤口在肉眼注视下愈合后,才恋恋不舍,嘶哑着嗓子道:“交给你了,别太狂浪了”

        说完将花想容小心翼翼地推到了慕容瑾玥的怀里,才落寞的走了出去,该死的,他什么时候才能变成人,才能真正地与她鱼水之欢啊!他快崩溃了。

        “花小姐…”慕容瑾玥抱着她,小心谨慎地将她放入床中,手抚上了她泛着春情的小脸,低哑着*的嗓音,试探的询问。

        没有回应,只有她柔若无骨的长臂,似春藤般的缠绕到了他的脖间,将他用力拉下……。

        他一个踉跄,站立不稳,就算能站稳他也不会去站,他最爱的人儿就这么妖娆万分,全身裸呈地躺在那里,那珠玉般曼妙的身体就似一朵美丽的罂粟诱惑着他沉沦,他口干舌燥,虽然他贪恋与她亲密无间的贴近,但却不敢再有丝毫的进犯,因为怕她还是把他当成了独孤傲天,即使全身都疯狂地想要亲近她,只想将自己深深埋入她,去感觉她的所有,温度,他依然忍住了。

        他不是圣人,不会坐怀不乱,对于心爱的女人他也想掠夺,但是他爱她,他不想她在清醒后为*迷离时做的事而后悔,哪怕他很确定知道就算不是现在,将来她亦会是他的人,但他不要,他不要两人的爱有一丝的遗憾,所以他情愿忍着,忍受着滔天的欲火,只为让她确定,确定她身上的男人是他而不是独孤傲天。

        “花小姐。”他再次询问,又期待又害怕,矛盾充斥着他的身体,让他有着快崩溃的感觉,这种感觉无疑是折磨人的。

        “傻瓜”她终于睁开了眼,星眸间折射出无限的爱恋,手轻颤着抚摸着他的脸,他的脸因失血过多而有些苍白,虽然灵药弥补了他的元气,但却还是有着不可掩藏的苍然。这个男人为她付出太多了,但是她却不知道如何打破两人之间的暖昧,独孤傲天看出来了,竟然愿意将自己当引子,打破了两人一直保持的平静,将他送到了她的身边。

        “你…。知道是我?”他惊喜莫明,颤抖着声音,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含笑的唇,那翕合的唇就是他致命的欲毒,似乎在邀约着他采撷,品尝,他的喉结上下艰难的滑动。

        “笨蛋,我能不知道我身上的男人是谁么?”她翻着白眼,将唇凑到他的耳边,轻轻的啮咬着他的耳肉,热热的气息一下熏醉了他,没有酒他亦沉醉。

        “轰”他满脸燥热,只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脸上更是红得滴血。

        “我是谁?”他还是有丝不敢确定,不敢确定他真是这么幸运,真是就这么可以亲近他心爱的人,他怕伤害她,他一定要问清楚。

        “你是慕容瑾玥!”花想容爱怜的舔了舔他的耳,舌尖在他的耳廓内沿着形状描绘着,手上一用力,将他全身覆于她的身上,随即“撕拉”一声,他的衣服全部被撕裂。

        而她一个翻身将他压于身下,这个情景怎么看都象女山大王压倒弱受。

        如果慕容瑾玥眼中含着泪的话就更象了。

        而这时慕容瑾玥却真是眼中含泪,墨黑的眼睛在泪珠中似洗过的葡萄,闪着激动的光泽。

        极为养眼啊!强攻对弱受!嘿嘿。

        花想容一头墨发全部流泄下来,似锦缎般遮掩住了两人雪白的身体,但透过发间的缝隙隐约着的春情更是让人雾里看花,看得欲罢不能。

        起伏的流线,四条纠缠的长腿,白得耀眼的肌肤……

        ------题外话------

        感谢李安钰12小美人的票票,感谢诗菲依小可爱送的花花(3朵) 推荐天若然的宠文《兽宠狐狸妻》:

        什么叫做激情四射,天雷勾动地火?

        当两只腹黑狐狸碰撞在一起,你就知道了!

        什么叫做吃干抹净,外带下午茶宵夜?

        等你看着这个文你就知道了

        一个美丽的意外,遇上此生无从抗拒的救赎。

        从不懂爱到懂爱,由不爱到无法放弃。

        *

        ——哦哦哦,亲爱的,再快点,再用力点。

        ——嗯嗯嗯嗯,你好棒,你好厉害。

        ——好舒服,好舒服,我还不够。

        ——宝贝,我快到了,快到天堂了!

        夏子晴无语,最后实在受不了暴吼一声:你丫要脸不要脸,给你按摩一下,鬼吼鬼叫个毛线!

        到底,是谁掳了谁的爱,谁夺了谁的心。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