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本谷主最近阳气过盛,需要一个极阴之女陪着十天,观你体质偏阴,玉质凉肌倒是一个合适之人,不如…。”他漫不经心地说着,眼的余光却带着戏谑瞥向了月华宫主,声调拖得长长的仿佛就是等着某人接口。

        果然…。

        “无忧!”月华宫主明知道无忧少谷主是逗弄他,却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地喊了声,连花想容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其实花想容亦知道象无忧谷主这样的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定是拿她开涮而已,所以她倒是并不在意,不过月华宫主的表现让她倒是有点迷糊了。

        “哈哈哈,本谷主还未说完,月华宫主却吃起了飞醋,本谷主只是想说不如这花小姐帮本谷主找个与她相仿的人儿来替代,也算功过相抵了。”

        原来这个无忧谷的少谷主就叫无忧,当初月华宫主与花想容双双从泉眼中出来之时,他本在柳树上躺着休息,正闭目吸收着天地之间的灵气,感受着月光的精华,被两人打断了修行,本自愤怒之间,待见两人姿式暖昧似是幕天席地欲行苟且之事,先是一愣,却立刻心生了厌恶,恨极他们不知羞耻污了他的眼睛。

        要知道他是潜心修行之人,已进入人神半参之境,如今竟然见到了女人的身体,让他如何不怒,?如何不恼?简直是污了他多年的清修!

        即使是月华宫主与他多年好友,他亦不能原谅,所以气冲冲地甩手而去。

        等后来回到谷中才觉得似有不对,这月华宫主与他多年交好,一直未出碧寒宫,从未见他对女人假以辞色,谷内也有女弟子曾爱慕于他,趁夜献身,却被他毫不留情地撕碎扔入了豢养狮群中,如今怎么会竟然这么荒唐全裸着与女子嬉戏还带入了他的谷中?

        他正欲着人去探查一番,这不想人还没去,月华宫主却带着那女子来了。

        想当初那女子因着他毫不留情面的话很生气的解释,他却只回以冷眼,没想到这次再见之际,女子一改咄咄逼人之势,却装起了被害的样子作出楚楚有怜之姿,又控诉起月华宫主对她的暴行,让他顿时起了好奇之心,不知道这女子到底是何人?而月华却为何一再容忍于她?就算如他与月华的关系,也未见如此给过他面子!让他如何不兴趣浓厚?不抓住机会捉弄一个月华宫主岂不白白错过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从月华宫主的眼中分明看到了懊恼,愤怒,无可奈何,还有一丝连他自己也都没有觉察到了情愫。

        更让他大跌眼镜的是月华居然允诺了此女一个条件,月华岂是与人谈条件之人?只有别人服从于他,臣服于他,对于任何人只采用一个办法就是武力镇压!

        所以他更是好奇了,可是他不知道好奇心害死一只猫,他就是这么一好奇,差点毁了多年的修行,让早就波澜不兴的心底泛出了阵阵的涟渏。

        “少谷主,对不起,你所说的人儿没有,而且即使有我亦不能答应少谷主,女人不是玩物,怎么能被男人如此轻慢?”花想容看了无忧一眼,即使明知道他是玩笑,但却不能认同他的态度,在他的眼里女人就如玩物,就如闲来无事逗弄的小鸟,这让她很不高兴遂疾言厉色的回绝。

        “噢?”无忧眼神变得威仪万分似箭般射向了花想容,似乎对她的回答十分不满。

        花想容亦毫无惧色对视过去。

        两人眼神如刀,嗖嗖地交锋了几个来回。

        “哈哈,既然如此花小姐就准备服苦役吧。”无忧挑了挑眉,嘴上毫不留情,眼中划过赞叹,怪不得这个女人能入得月华的眼,就这不卑不亢进退有度的气质倒让人高看三分,何况还有铮铮傲骨,没想到人类还有这样的女子。

        不过就是因为这样,却更加深了无忧了解花想容的*。

        “请少谷主示下”花想容微一颔首,既然这个少谷主是铁了心不让她自行出谷,而月华更是以此为要胁,那么不如答应下来,做完该做的事,堵上了他们的口,他们就该老实了吧。

        “其实也没什么,谷底阴气彼重,一直是适合养尸之所,我想让花小姐帮我养上数百尸人,如果养成了,花小姐便可与月华宫主双宿双飞,如何?”“无忧突然想到昨日听到的烦心之事,不知道为什么欲吓吓这个女人,他倒要看看一个人类女子会在那种恐怖的情况下有什么样的表情。

        ”无忧你开玩笑么?“月华宫主一听眼犀利地盯着无忧。却见他不为所动,避开了他冷寒的目光,只是淡然地看着花想容。

        ”养尸?“花想容秀眉一挑,真是贼偷东西偷到了贼祖宗家,这个家伙估计是想吓她,居然让她养尸,她一个阴阳师难道还能怕养尸么?

        ”怎么怕了?“无忧笑得不怀好意。

        花想容唇抽了抽,怎么会感觉他象仙人呢?仙人会这么恶趣味么?

        ”一百个是么?养尸可以,双宿双飞这话还请谷主收回,我不认识这个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眼转了转,看一旁有个座位,遂漫不经心地走了过去,优雅地坐了上去,待她坐在座上后,用柳条编成流苏状的裙一下因着重力而泄了下去,露出一对美玉般的大腿,弧度优美的小腿,及不盈一握的小脚丫,那脚丫珠圆玉润,泛着淡红的光泽,让人看得垂涎欲滴,恨不得放在手中把玩一番。

        这虽然是世外桃源,对于男女之防并不十分严谨,而且大都都是修行之人,虽然不忌男女之事,却也没有如此大胆的。

        所有的男仆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待觉得不对慌忙挪开了眼,却亦忍不住偷偷地看上一眼,谁让花想容在灵池泡过之后,整个人都发散着一种空灵之气,诱人之极。

        连无忧谷主这种视修炼为唯一目标的人都惊愕了一下,!

        他脸微微一红,变得有些羞恼,没想到又看到了这女人的身体,这是他一辈子看了第二次女人身体了,第一次是花想容的全身,在柳树下曼妙而舞,将他栖身的柳树一下拔了个干净,虽然她那时身形迅速敏捷,只一眨眼功夫就将柳条全然包裹住身体,但乳波臀浪间,阳春白雪,红梅初绽,他却该死的眼力很好的尽数看到眼里,这也是他十分恼怒的原因。

        而今她又露出了羊脂玉般的欣长美腿,让他眼一花,却没了初时的愤怒,只是有些薄赧,那绿丝绦下的一抹腻白竟然让他觉得养眼的很。

        ”你们是死人么,不知道给拿件女装来么?“月华却不是这样的感觉,先是听花想容撇清两人的关系,心中已然不快,待看到这么多的眼睛盯着花想容的腿看,一下就觉得吃了苍蝇般的难受,恶狠狠地瞪着那些仆人破口大骂。

        众仆人一听哪敢再看,又不是不要命,除了女仆都比老鼠跑得快,瞬间就溜得没了影。

        ”呵呵,月华,很少看你发这么大的脾气。“无忧的眼闪了闪,意有所指地笑了笑。

        ”哼,你谷里的下人要调教了,没有一点的眼力界。“月华宫主脸色微变,威胁地看着无忧,而后者却峰眉微挑,意态悠悠地回看着他,眼底不掩戏谑。

        ”少谷主,是不是我只要养一百个尸人,你就会将我送回碧寒宫?“花想容不管两人的暗潮涌动随意地披上了女仆递来的纱衣后再次确定。

        ”的确“无忧谷主点了点头,他正与月华宫主眼神交流,你来我往得十分得意,一时也未在意花想容的话,本来打破屏障也就打破了,都是月华出的馊主意说要罚花想容,而他也是为了看好戏才假装如是,而且花想容本是外人自要送回碧寒宫的。

        但花想容听了却大喜过望,养一百个尸人对她来说轻而易举,而出这个无忧谷对她来说却彼有难度,现在她假装随口一句让无忧谷主答应将她送回碧寒宫,那么待她到了宫里,必要那个该死的月华宫主答应她一个条件,这次就别想她提出简直的条件了。

        月华宫主听了待要阻止却是来不及了,他暗恼无忧平时慢吞吞的性子今儿个却应承的太快,如此不知道花想容以后又会想出什么条件来挤兑他了,早知道还不如答应把她送出谷去,偏生多此一举错失了一个机会。

        ”那还等什么?走吧。“花想容大喜过望,迈开步伐就往外走。

        ”等等,你不怕么?“无忧见花想容一脸期待的样子,十分奇怪,”你不知道养尸不成会被反噬,会被尸魂吞掉生魂的么?虽然你有灵力却也并不一定能制服得了九阴阵里的丧尸的“

        ”九阴阵?“花想容皱了皱眉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打量着无忧,这是什么人?居然在谷底摆了九阴阵?他要养尸人作什么?

        所谓养尸就是将未腐烂的尸体安葬在丧葬风水中最忌讳的墓地中,这种地方精气充足,灵气充沛,能让这些未腐烂的尸体吸收天地灵气成为鬼怪,而且那身上的尸肉非但不会再次腐烂,还会遍体生毛,就算生时已然脱落的牙齿与指甲都会快速生长,有的甚至会长得有数尺之长。这些尸体吸收的精灵之气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身体的机能便会恢复,可以吸人兽之精血,哪怕是妖是兽被他们逮到后,他们亦会吸收这些生灵的妖巫力或魔力强大自己。

        可以说是不死之身,但毕竟是尸体没有思想,只是傀儡,只受主人的驱使,随着杀人杀兽杀妖杀魔越多,这些尸人的能力越强,可谓是非常可怕的。

        而无忧少谷主居然用九阴阵加以辅助就更是让这些尸人增加了强大的力量,尸人本是极阴,此处又是极阴之地,配以九阴之阵可谓是阴中之阴,所养出来的尸人十分的暴戾阴毒,被它们抓了一抓就会感染尸毒,无论人兽妖魔没有主人的解药是不可能生存。

        而且养这些尸人却是十分危险,因为这些尸人在未驯化这前根本是六亲不认,甚至十分暴燥,不容易安抚,也许连养尸人都会被他们吞噬用以滋补灵力。

        所以很少有人会养尸,尤其是养这种十分危险的尸人。

        ”怎么?你害怕了?“无忧见花想容停了停脚步,脸上划过了失望之色,原以为花想容是与众不同的,没想到却也是一个害怕尸体的人,如此胆小之人并不合适月华,月华可是身负着妖界的重任,一如他……。

        ”害怕?“花想容傲然笑,回眸间光华万丈,:”我还不知道怎么写。“

        说完昂首而去。

        ”等一下,我也去。“月华心中一紧,忙快步跟了上去。

        无忧愣了愣,挑了挑眉,遂也缓缓地跟上前去。

        ”你知道在哪里么?“无忧见花想容脚步不停往山谷一处走去,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这个女人来了后总是让他有所惊奇。

        ”在那?“花想容自信地伸出指指向了山下一处。

        那是谷中最低落处,到处都是岩拱,放眼望去,荒野上密布着铁锈色的拱形砂岩和鳍状沙丘。就如宝石般点缀于山峦之间。

        说大足以在一天内全部走完,说小却只要置身其间就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荒凉,除了阴森的灵气,这种灵气与平时的灵气不同,是专门养尸的灵气。

        ”你为什么这么自信?“无忧一下惊呆了,花想容听到养尸面无异色让他已是有些惊奇,待听她知道九阴阵后又了让他感觉到了奇怪,等听她说她不知道害怕是怎么写时,他的心弦被拔动了,

        而今她自信满满地走向了那养尸之处却让他愕然了,这的确是他放尸之处,那些尸体都是从谷外秘密运来,连谷内的人都不知道,知道的也只是几个比较亲近之人,因为此事与谷内众人的性命攸关,如果被那些人知道,整个谷都会面临灭顶之灾。

        ”看到那青黑色的烟雾了么?有数千股的烟雾。“花想容指向了谷下千缕细雾向无忧问道。

        无忧极目看去,却未发现异常,不自觉地转向了月华,可是月华却也是茫然的摇了摇头。

        ”你是耍我们么?“无忧的脸色有些不好了,他是界于人神之间的身体,而月华宫主更是妖界妖巫力最高的妖精,可以说快进入仙阶了,可是他们两人都看不出一点端倪来,他能不怀疑花想容故意作弄于他们么?

        ”切“花想容从鼻间喷出不屑,讥道:”你们看不出就不让别人看得出么?本小姐还知道那里共有一千零一百零八具尸体,其中四百零八具是女性,一百零八具是幼儿。其余的才是男子“

        从无忧谷主震惊的表情月华宫主知道她说对了,他也抵制不住好奇地看着花想容,虽然他知道花想容是血族的圣女,但没听说圣女会阴阳的。

        花想容当然是自信的,对于别的她也许不如这两人,但对于灵异方面的事,估计她居第二这里没有人敢称第一,据她所知道这个大陆阴阳师是少之又少的。

        ”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谷中有秘密?“无忧谷主一愣之后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眼中露出凶光,这个数字连他都是昨天才得知的,是谷中的护法清点后报给他的,而花想容居然才来就知道了,他不禁怀疑谷中是不是有内奸,或者是他们谷内的一举一动被人监视了。

        如果是这样,那么花想容可留不得了!

        ”你做什么?“月华宫主看着他眼中全是嗜血的锋芒大惊失色。一把抓住了无忧的手怕他伤害了花想容。

        花想容是血族圣女的事,他不能告诉无忧,因为无忧对血族恨之入骨,虽然花想容也是来找血族的晦气的,但只要是涉及血族,无忧却是毫无理智的,说不定立刻就撕了花想容,

        ”我是谁并不要紧,你只要记着我不是你的敌人,不是敌人就是朋友,而最为关键是我能帮你养这些尸人,当然,要说养尸却是不难,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将这些尸人放于九阴阵中,放于九阴阵中倒也无妨,找数百个灵力七级的送食于这些尸人,还是有机会驯化它们,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心太狠,太黑,太毒,居然想养铜皮尸人,将这一千一百零八具尸体放入这个阴风阵中,这双阴阵炼化的尸人,嘿嘿,莫道我轻视于你,恐怕这谷中已无人能驾驭这些尸体了。“

        ”你到底是谁?“这下无忧的手更重了,捏得花想容手骨都快裂了,可见他心中十分的震惊,花想容简直是一语中的了。

        花想容抿住了唇,冷冷地看向他,原来他看着风华绝代仙人之姿却是如此狠毒,这些铜皮尸人要被驯化除了阴阳师外根本不可能,当然唯一一个十分残忍的办法就是取一千一百零八个八个月大的婴儿炖成千婴汤喂食这些尸人才有可能,而且这些婴儿并非是生出来的,必须是在母体中怀着的,也就是说要从母体中活生生的引出这婴儿,连着紫河车也得一起拽下,这母体经受这般痛苦断无活着的可能,可以说是一尸两命。这简直可以说是丧尽天良。

        这样想来,他让花想容来养尸本就不怀好意,弄不好就是为了花想容肚中的孩子,他定是看出花想容灵力非凡,肚子孩子算来也有八个月了,想让花想容成为这些尸人的第一口食物。

        想到这里花想容眼含怒光,心中怒滔翻涌,沉声道:”你懂医否“

        无忧谷主没有料到花想容突然问上这一句正在斟酌之间,月华宫主却代他回答道:”自然是会的。“

        会医!这下似乎捅了马蜂窝,花想容几乎是用仇恨地眼光看向了无忧宫主,让无忧宫主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你可看出我怀有身孕?“花想容狠戾的目光扫视着无忧宫主,看得他这般人也心头一悸,略有结巴道:”本谷主…怎么。怎么能看得出你身怀有孕呢?就算会医也得望闻切诊!“说完他回过头看向月华宫主道:”她有了你的孩儿?“

        月华宫主唇一阵抽搐,他的能力再强也不可能抱一个女人就让她怀孕吧。

        花想容盯了无忧宫主半天,在他的瞳仁里只看到她阴寒的脸没有一丝的不安与隐藏,看了半天确认他确实是不知她有孕之事。

        才脸色稍霁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我来养尸?“

        ”我只是开玩笑的,想吓吓你,没想到你真会养尸,再者我就算想对你有什么不利的想法,估计月华也不会答应的。“无忧想是从花想容的表情想到了什么,怕引起误会遂解释的倒是很清楚。

        ”我跟他有什么关系?“花想容瞥了月华宫主后不耐烦的瞪了眼无忧谷主,随后道:”你是不是准备用千婴汤来喂食这些尸人?“

        身体一震,手却放开了花想容,脸微微一白,道:”非是我狠心,实在是无法控制这些尸人了,当初也是听了身边之人蛊惑,才想养尸,而且那人说已然找到了阴阳师,没想到,找到那人根本不是阴阳师,只是一个灵异能力比较高的人类而已,而这里的尸人却早就吸收了九天极阴之气,加上阵中阵,这阵中法术炼化,已然成了骑虎难下了。“

        ”哼,我估计就算你想找千个未出生的婴儿也不可能,这分明是有人对你下套,让你自己养虎为患,这些尸人一旦破谷而出第一个就是杀尽你谷内之人。铜皮尸人如果不被驯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反噬养它们之人,不死不休。“

        ”你怎么知道?“无忧失声惊叫,的确,他着人下人间在妖界去魔界找肚中八个月的婴儿却发现根本无法找到,好多人都是怀到六个月时莫名流了,即使有怀上的,也根本来不及了。

        ”阴阳师!呵呵,阴阳师这么好找么?这世上你可曾听过阴阳师?亏你长得聪明样却入了人家的圈套,想来这必是你的仇家设的套,而你却还替人作嫁。“花想容看了他一眼,原来仇恨真是能蒙敝人的眼睛,扰乱人的思维,连无忧谷主这般聪明之人也免不了入了毂中。

        ”替人作嫁?“无忧谷主不解地看着花想容。

        ”这千婴汤你是做不出来了,但未必设计你的人做不出来,只等将你们谷内这些人都吞噬怠尽,铜皮尸有一个消化过程而这时却是力量最弱之时,只要有人将千婴汤加入符咒送于它们服食,那么这些铜皮尸就能被设计你之人驱使了。他们兵不血刃却坐收渔利。“花想容敛目看着谷中的怨气灵气加煞气,解释道。

        ”原来这一切都是被人算计好了,枉我自以为聪明绝顶自负不已,却连被人算计都不自知!哈哈哈“无忧听了恍然大悟,悟出之后笑得不可自抑,却悲伤不已。

        ”别这样,无忧,你也是报仇心切才会被人利用。“月华宫主见他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有些放弃反抗的念头,这时是最易被体内的真气所反噬,弄不好要损伤灵力的,于是一把抱住了他的肩摇晃着,安抚着他的情绪。

        ”切,都这样了,还不想着怎么补救却在这里自怨自艾真没出息。“花想容见无忧谷主情绪激动,一时半会不容易平静,遂冷言冷语的刺激道。

        ”花小姐…。“月华宫主听了对花想容投去不赞同的眼神,都这时候了还雪上加霜!

        ”怎么了?如果连这么点事都无法承受还谈什么报仇?“花想容看向远方,她为了救娘亲一直在找寻血族,可是这个血族先不说强大就连影子在哪都不知道,而听月华宫主的意思血族却可能正在暗处观察着她甚至算计着她,这个无忧与她的情景却是何其的相似,她之所以这么冷情地对待无忧,何尝不是为了给自己也提个醒呢?

        ”对,花小姐说得对。“花想容身上的孤单与坚强,浑身散发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韧性让无忧谷主心神一震,他抹了抹笑出的泪,激赏地看着花想容,心却又是惭愧不已,没想到他堂堂一个男子却连一个女人的胸襟都没有。

        是的,如果处理不好这事,他有何资格谈报仇,仇家已然在暗处对付他了,他连仇家一个小手段都无法应对,那么他谈什么报仇雪恨?

        ”既然想通了走吧。“花想容点了点头,率先往山中走去。

        ”花小姐…。“无忧见了又是一惊上前一步拉住了她:”你不是说你有了身孕了么,如此进去太危险了,万一被那些尸人闻到了味道,本谷主……“

        ”呵呵,没事,既然答应了帮你养一百个尸人自然要做到的。“花想容微微一笑,举步向前,忽然回头对着无忧谷主道:”貌似这里有一千一百零八个尸人,不知道剩下的一千零八个谷主想要怎么办?“

        ”呃…。“无忧谷主呆了呆,眉轻皱下后立刻舒展开来,笑道:”好妹妹,你既然能养一百尸人,那么剩下的一千零八个对你来说却是举手之劳,不如妹妹……“

        花想容唇抽搐了一下,这个无忧谷主真是见风使舵,就在谷外还以为他是面瘫脸,没想到这会连好妹妹都能叫出口,而且那个笑,真是让人不敢恭维,让人想到了迎春院门口的老鸨。

        ”好妹妹?“花想容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轻道:”我记得谁在谷外还说我是在你的地盘上做那等那等见不得人之事。“

        ”那人一定是瞎了眼,妹妹这么美若天仙,一身傲骨之人岂会做这种事,说到底就要怪那登徒子见色起义欲行不轨,其实只要当时妹妹说一声,哥哥定会帮你解决了。“无忧谷主简直就是睁着眼说瞎话,为了讨好花想容不惜抹黑月华宫主。

        ”无忧你说什么?“月华宫主听了脸一黑,这家伙真是见利忘义见风使舵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呵呵,真的么?哥哥?“花想容扑哧一笑,倒是笑得如花枝乱颤,把无忧看得眼一呆,尤其那哥哥叫得似黄莺般的婉转,似春风般温柔,象个小铃铛在心头上荡啊荡,感觉一股豪情壮志由然而生,要把保护好花想容视为已任。

        ”哥哥,既然如此,当事人还在,你却正好表现一下英勇护妹的决心。“花想容突然不怀好意地掩住了唇轻笑。

        ”登徒子,敢非礼我无忧谷的小公主,今天本谷主非打得你满地找牙。“无忧一听立刻回首对着月华宫主重拳出击,那一拳啊既狠又准却是打入了月华宫主的肉里。

        ”靠,无忧,你这个见利忘义,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你居然敢来真的?“月华宫主不防有他,被他一拳打中了胸口后生生的疼,气得破口大骂。

        ”打你是轻的,谁让你敢把色心动到我妹妹身上?“无忧见一招击中,再接再厉,连环拳层出不穷往月华身上招呼。

        月华宫主自不会轻易吃亏,两人你来我往倒是打了数拳,不一会两人脸上都挂了彩。

        花想容冷冷地看着,两人虽然打得难看,却只是皮肉伤,没有一人是用了灵力的,当然花想容也不会真让他们打得你死我活,也是教训他们两人而已,谁让这两人一个个都算计她呢?当她是泥捏的好欺侮啊!

        ”好了,打够了随我来吧“花想容见他们做戏做的差不多了,心中的气倒也消了,遂往山下迤逦而行。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了一番,又相对苦笑,真憋屈啊,两人也是都是号令群雄的人,却被一个小女子拿捏得作起戏子来。

        ------题外话------

        感谢xiaolilp7477013,记忆夏伤两位美人的票票。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3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