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住口,不准污辱我娘!”无忧听了目眦俱裂,再也忍不住了竟然顾不得伤重一跃而起,挥起一掌击向了那男人。

        那男人仿佛早就预料般一动不动,生生地被无忧全力一掌拍到了胸前打了个结实。

        “扑”虽然无忧身受重伤,但掌下力量依然强劲,再加上那男人竟然没有躲避,这一掌打得他口吐鲜血,肋骨断了数根。

        男人踉跄了数步,跌倒在地上喘着粗气,口中还有鲜血不断的涌出,只一会将胸上印出湿润,血腥味充斥了整间屋子。

        “你为什么不躲?”无忧恨恨地看着男子,虽然他恨死了这个人面兽心的男人,可是这个男人却也养了他十几年,当时是带着满腔的恨打了上去,待真打上了,似乎心头有一丝的痛,他陷入了无边的矛盾与痛苦之中。

        “呵呵,你在心疼我么?”男人眼中闪过一线光,有些期待,虽然他被仇恨所蒙蔽,一心要置无忧于死地,可是毕竟他是真心爱护过他十年,那十年的无私付出悉心教导已然在他心底生了根,他就是这么矛盾的活着,对着无忧他是又恨又爱,多少次他想放弃,可是想到十年来的被欺骗的痛怒火又席卷了他的全身。

        他想到这里,脸又变得铁青,恨道:“你娘口口声声说爱我,却替那个魔鬼生了三个孩子,这是爱我么?我真是天大的笑话,还一心一意地等着,等着那魔鬼总有一天会抛弃你娘,到那时,我就带着你娘远走高飞,到你外祖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可是一年又一年,整整十年,我等了十年,你爹那畜牲虽然不怎么来谷中,却似幽灵般的无孔不入,总是在我们就要准备走时,他却回来了,而且每次都计算地那么好,我准备了一次又一次,每次都带着巨大的喜悦却等到了无边的黑夜,直到有一次,那男人终于不再来了,已然是十五年后了,你那年七岁,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心想,从此我终于可以抱着心爱的人浪迹天涯,过得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可是我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女人是善变的,这个贱人竟然跟我说,她在谷中呆惯了,不想离开了。哈哈哈,这一刻你知道我的心有多凉么?我十五年的付出算什么?我又算什么?这个女人怎么能如此践踏我的真心,我的真情?我问她为什么?你知道你娘怎么说么?你知道么?”男人突然目露凶光,脸上却有着凄凉的痛楚,透出了当时的绝望。

        “为什么?”无忧不自主地接口道。

        “你娘这个贱人,她说她爱上了你爹,爱上了那个魔鬼,爱上了那个魔鬼,哈哈哈……她居然说她爱上了那个魔鬼,她有没有想过我听了这话生不如死,恨不得当时失了聪!”男人已然疯狂了,陷入无边的回忆中,笑得悲怆,笑得声撕力竭。

        良久他才转向无忧的脸,那眼中充满的憎恨又有着舍不得的爱恋,因为无忧长得肖似其母,这也是男人一直爱护有加的另一原因。

        “即使爱上了他人,你也不应该杀了我娘,我娘本来就有选择的权利。”无忧心一涩,看着这个偏鸷的男人,讥道:“再说娘不选你亦是对的,你的心如此之狠,与那个强奸她的男人好不了多少,她又何必离了虎穴又入狼窝?”

        “我心狠?”男人听了身体一震,随后不甘的咆哮道:“我狠也是对别人狠,我对她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摔了,我对她这么好,你说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她是不是贱人?呜呜呜……”

        男人说着说着,竟然不可自抑的哭了起不,那哀怨恸哭的痛楚却是从内心发出来的。

        花想容叹了口气,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人也算是个可怜之人,一生都在等待着爱情,守候着完美的爱情,可是没想到却是镜花水月转眼成空,如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有总是有着希望,总是在极度的喜悦后又跌入了极度的失望,如此几次,正常人都要疯狂了,何况这人本来血液中就奔腾着狠戾的疯狂,在盛怒之下做出这些惨无人道的举措也并不是不可理解。

        “可是你这不是你杀了你口口声声你说爱着的女人的理由!”无忧也目色血红的冲着他大吼,额间青筋都毕露:“这就是你所说的爱么?你的爱就是杀死你所爱的人,然后不断的控诉着你的爱人么?你这种爱让人心寒,让人害怕,让人恐惧,让人望而怯步,我娘不选择你就是因为她看透了你,她用了十年的时间来看透了你,所以她在最后幡然醒悟了,她悬崖勒马了,可是她错了,她错就错在一开始就看错了,将心给了你,却给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

        “你说什么?”男人听了突然眼睛睁大,狠狠地看着无忧,吼道:“你知道什么?直到最后的拒绝我才知道,为什么一次次的逃离都未成功,为什么一次次就要准备出行时,那个魔鬼就如期而至,原来都是你娘,你娘告诉他的,所以我们每一次都失败,所以你娘就是贱人!这个贱人将我骗得团团转,我成了一个被他们取乐的对象!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被你娘玩于掌股间的笨蛋!”

        “你与无忧的父亲谁的能力强?”花想容一直默默地听着,突然问道。

        男人愣了愣,脸上划过惭意,随即愤怒地瞪着花想容,恨声道:“连你这种黄毛丫头也敢羞辱于老夫么?’

        微微一笑,花想容并不在意,只是道:”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比无忧的爹是差远了。“

        那一句话如刀般割着他的肉,如剑般刺痛了他的心,这是他这辈子的痛,如果他强一点,他就不会让心爱的女人侍身于魔鬼了,所以听了花想容的话,他眼都血红了,挥起掌欲打向花想容。

        ”你敢!“月华宫主轻轻一拂袖将他的掌力化开,并逼得他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男人捧着胸口,喘息地靠着墙,眼却射出仇恨的目光。

        ”你不用这么恨恨地看我,我亦没有取笑你的意思。“花想容叹了口气,才道:”你想想,即然无忧的爹能力强百倍,相信比月华宫主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你现在都打不过月华宫主,而当年的你又如何打得过已然比月华宫主还强的人?“

        ”这与打不打得过有关么?“男人听了微微一愣,随即愤怒的问道。

        ”当然有关,而且有天大的关系,一个男人最不能忍受的是什么?是有人肖想了他的女人,而他的女人的心还在别的男人的身上,如果这个男人能力不行也就罢了,偏偏这个男人的能力十分的强大,可以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你说这样的男人要杀你如辗死一只蚂蚁一般,为何在每次知道你要与他的女人私奔时只是及时回来而未杀你呢?“

        男人听了呆呆地站在那里,十年来,他只是活在仇恨中,从来没有想过别的,如今被花想容提起,他竟然张口结舌。

        ”为什么?“他有些迷惑地看向了花想容,他忽然有些不肯定。

        ”何况你可有证据无忧的娘是通风报信的?“花想容并不回答他只是接口问道。

        ”没有,我只是后来想了想,才这么认定的。“男人似乎有些明白,却又不甘道:”也许是无忧的娘念及昔日的情份而求那人不杀我的。“

        ”看你设的计中计原本以为你有多高明,没想到你却这么愚不可及,“花想容听了嗤之以鼻,薄怒道:”即是念着昔日情份必将与你同去,哪能每次跟你说好了私奔却又不走,而劝着无忧的爹放过你的,你也是男人,如果易地相处,你会因为无忧的娘的求情放过无忧的爹么?何况你还这么爱着无忧的娘,那个男人似乎对无忧的娘没有多大的爱?“

        男人如遭重击,突然默不作声。良久,才面色惨白痛不欲生道:”难道我错怪她了?“

        ”你确是错怪她了。“花想容冷冷地说了一句。

        ”不,不会的,我不相信“男人疯狂不已,不敢相信,令他坚持了十多年的恨竟然都是自己凭空捏造的,这下他如抽干了力气般的无法呼吸,痛漫延到他的骨髓。

        四人沉默着,空中流动着压抑的气流,让所有的人都沉重不已。

        ”不对“那男人突然跳了起来,目露凶光地看着花想容,”你撒谎,既然如此,她为何跟我说不跟我走,而是爱上了那个魔鬼,那人已然不再来了!“

        ”你这是自欺欺人,你只是发现你多年的仇恨竟然错的,你亲手将一个最爱你的女人送入了地狱,你无法接爱,所以你在狡辩,想让自己的良心得到安慰!“花想容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她当年能为你苟活于世,十五年后为什么不能再为你而拒绝私奔呢?“

        ”你说什么?为我?“男人如遭重击般呆傻在那。

        ”虽然我没有参与,但我亦是一个女人,我深知一个女人做这些的原因,听你所说,细细分析,必是有人拿你的命,或她最重要的人来威胁于她令她不敢与你私奔。“

        ”我的命?她最重要的人?“男人低喃着,突然道:”是的,一定是有人用她的三个孩子来控制她。“

        这一刻男人似乎老了数岁,原来心爱的人从来没有远离他,没有背叛他,一直爱着他,只是生不由已。

        这时他如梦初醒般看着无忧,眼中竟然重现慈爱,低低道:”我真是混蛋,差点杀了自己的儿子!“

        无忧听了全身发冷,不敢置信地看着那男人,失声道:”你…。你…。你说什么?“

        男人苦笑道:”你娘亲从来没有爱过你的姐姐与哥哥,每次看他们时都是用厌恶的眼光,那是一种要杀人的眼光,决不是母亲应该有的,我当时亦是恨着你的哥哥与姐姐,只觉这是正常的,而只有看着你的眼光是那么的柔和,那么的慈爱,那么的舍不得,原来,原来你真的是我的儿子,因为你是我与你娘相爱的结晶,所以她爱着你。“

        ”不,我不相信。“无忧只觉天在旋转,要蹋了般,他心中最爱的师傅从一夜间变成了他的杀母仇人,又一瞬间变成了他的父亲,这让他如何敢相信,也不愿相信,如果这是事实,让他情何以堪,他是担着拭父的罪名替母报仇,还是放弃仇恨让母亲从此含恨九泉,恨这辈子认错了人,爱错了人?

        ”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杀你,却悉心教导你么,因为你娘临死时,告诉我,你是我的儿子,你可知道我那一刻是多么的幸福,又多么的痛,痛看着最心爱的女人从此天人永隔,却幸福着极大的悲痛之时得到了这个让我还有希望的消息?“男人的眼越过了三人看向了远方,似乎在回忆当时的情景。

        ”可是你却把我送入了地狱!“无忧惨然地看着这个男人,到底他是谁?无忧已然不知道如何面对他了。

        ”既然你已然承认了无忧是你的儿子,还爱惜着他,教育了他十年,给了他十年的父爱,可是你为什么又要这么恨着他,恨不得要把他挫骨扬飞?“花想容突然不解地问道。

        男人听了突然呆傻在那里,脸上有着恐惧,叫道:”一定是他,那个魔鬼,他来了!“

        ”你说什么?“花想容不解地皱了皱眉。

        ”那日我无意中得到了练铜皮尸的秘笈,其中有一项是滴血认亲,我本来取无忧的血是为了让这些铜皮尸能认主的,可是看到这个滴血认亲的字,我突然心中有一种强烈的冲动,竟然想试一下,于是拿着无忧的血与我的血融合,却发现…。发现…。“男人突然呆呆看着无忧,眼中有后悔有痛苦。

        ”却发现无忧的血与你的血根本不融合,所以你认为无忧不是你的孩子,所以你认为你被心爱的人欺骗了,所以你要报复,你要让无忧灰飞烟灭?“花想容望着那面如死灰的男人接口道。

        ”呵呵,是的,我辜负了素素对我的爱,我也不配她的爱,我沾污了我们的爱情,我竟然怀疑了素素,我对不起她,我竟然差点杀了我的亲生骨肉!“男人听了惨然地一笑,他只是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却并不痴傻,他这时对那突如其来的秘笈才产生了怀疑,才惊觉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在牵着他走。

        ”你把秘笈给我看看。“花想容皱了皱眉。

        ”给。“男人并没犹豫,吃力的抬起受伤的手从怀中取出秘笈递给了花想容,对于花想容他是感激的,要不是她,他就亲手杀了自己这辈子唯一的儿子,就算他死了也无颜见素素了。

        花想容接过看了看,越看眉皱得越紧,脸色越凝重,才道:”这血族真是太可怕了,竟然为了一个残心阵费了二十五年的功夫。“

        ”什么意思?“月华宫主也从花想容的眼中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这只是残心阵的下半部,上半部你手上应该没有吧?“花想容看向那男人问道。

        男人摇了摇头,不解道:”这不是全本么?“

        ”我问你,素素,也就是无忧的娘是否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花想容厉声问道。

        ”是的。“男人奇怪地看了眼花想容,心中却似乎划过一道不祥。

        ”你可是阳年阳日阳时生?“花想容又追问道。

        男人大惊失色,他的生辰因为阳气太冲,会煞阴,这谷中地处阴寒极地,如果他是全阳生辰,必不会被师傅收留,所以那时只说了个假生辰,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真实的生辰,连素素都不知道,花想容是如何得知的呢?

        从他的脸色,花想容知道必是如此,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过了一会才缓缓道:”无忧的哥哥是否是一月一号凌晨生?无忧的姐姐是否是在二年后的九月九日酋时生?“

        无忧也惊诧地看着花想容,要不是知道花想容从未来过谷中,更不会知道谷内情况,差点以为她是亲眼所见

        ”到底怎么回事?“月华宫主沉不住气了。

        ”这是阴阳术中的一项十分歹毒的阵法,叫残心阵,此阵法要炼成需要一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怀子,此子第二年的一月一日生,还需要隔年的九月九日生的女孩,此两孩子尸身是阵法炼成的关键,而另一个关键就是炼阵之时需要这个极阴女子与极阳男子的孩子的血液做引子。将此阵炼成铜尸阵,而布阵之人必须是那极阳的男子,最后在铜尸阵成时,将此极阳男子祭阵,此阵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残心阵。“花想容娓娓道来,却字字惊心,这看似廖廖数语却包含着一个人费劲心机的计谋。

        为了这个阵,那设计之人等了二十五年。

        怪不得那血族之人会找上无忧的娘,因为无忧的娘才能生出此阵的镇阵尸人,哪怕这个孩子是那魔鬼自己的孩子,为了阵法的炼成,也杀之不误。

        而那血族的人都一步步算无遗漏,将无忧师傅的心理摸了个透,针对着他作出了这么详尽的计划。

        怪不得每次他们私奔时,那男人都会如得到消息般如期而至,原来他们至始至终都在那魔鬼的监控之下。

        等到那一对儿女终于长大了,可以成为尸人入阵了,那魔鬼就威胁无忧的娘,如果敢走就杀了无忧或他师傅。无忧的娘迫于亲人的安危只能拒绝了私奔,如此却在无忧师傅的心里埋下了仇恨。

        而这个仇恨越演越烈,终于他杀了那一对儿女,并将自己的师傅一片片肉吃了,成了活尸人,成全了将来祭阵的重要元素。

        而无忧却是不能马上就死,而且要长到十七岁之时才能将血滴入阵中,所以在到十七岁时,他的师傅却很机缘巧合地得到了一张阵法秘笈,当然这是半部,没有前面的不会引起丝毫的怀疑,终于无忧的血滴入了阵中,如果无忧被尸人吞噬了这效果是最佳的,所以这个秘笈中又有了滴血认亲的一章。

        这计中计,环环相扣,一扣就是二十五年,血族的坚忍与心计让人防不胜防,避无可避,怪不得如此神秘,如此强大,如此没有人性。

        这种事除了血族换任何人都做不出来。

        这时男人已然陷入了痛苦之中,他从花想容的言语中将事情都贯穿起来,一下都明白了,终于明白他做了什么,错过了什么,他伤害了他最爱的人,那个他爱最的人也是爱他的人,怪不得她死前的眼中充满了失望,只是因为他问了一句,那孩子确实是他的么?

        ”残心阵很厉害么?“他缓缓地问道。

        ”是的,可以说是六亲不认,所向披糜,见人杀人,见鬼杀鬼,遇神杀神,却只认第一个人的声音。“

        ”现在还能练么?“

        ”能练,但第一个就是反噬无忧,因为无忧已然把尸魂并入自己的身体了,如果炼成了那么无忧就会被反噬后成为残心阵中的挥旗吏。“花想容打破了男人的幻想,这个男人定是想将残心阵炼成了去血族报仇血恨。

        男人听了大惊失色,面色发白惊叫道:”可有法制止?“

        ”阵法一成,无法制止。“花想容摇了摇头。

        ”那如果阵法不成呢?“男人听了立刻急道。

        ”除非你挫骨扬灰,否则随时杀了你调出无忧身体里的铜皮尸就成阵。“花想容缓缓的说道,她知道此刻她有些残忍,可是这却是唯一的办法,何况这个男人已然心如死灰,死对他来说却是好事,也是一种解脱,既然死了,尸身是不是存在并不重要。

        ”好,你下手吧。“男人听了留恋地看了眼无忧,才缓缓的闭上了眼,微微一笑,那笑容竟然透着满足。

        ”嗯。“花想容扬起了手,不是她太狠心,那血族之人随时会来,如果不快点,等真的来了,他们三人未必是那人对手,到时弄得不巧,无忧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等等。“无忧焦虑的声音制止了花想容,他悲哀地看着那男人,眼中情绪复杂无比,有不舍,有痛恨,有失望,……。

        男人睁开了眼,看着无忧痛苦不堪的表情,心亦痛得如刀割般,他突然对无忧道:’孩子,好好活着。”

        “爹…”无忧挣扎了半天,终于往地上扑通跪了下来,这个男人他恨着,可是他亦敬着,他能感觉到十年的爱不是假的,眼下一切仇恨都随着死亡而消散,留下的就是这一份孺慕之情了。就让他以儿子的身份送最后一程吧。

        一声爹叫得那男人老泪纵横,脸上有惭愧又有满足,他颤接着唇,半天道:“孩子,不要恨我,我没有杀你娘,我爱了她一辈子,疼了她一辈子,即使在最心冷的时候,我亦没有想过要杀她。我杀了你兄姐和全谷的人后,你娘也许是对我失望了,也许是对你兄姐有着愧疚,也许是怕她活着再成为那人牵制我的筹码,所以你娘自尽了,我想救她,可是她不让,我想陪着她去死,可是她说你年幼,于是我活了下来,多活了十年了,我也该陪你娘了……。”那男人越说越慢越说越没力。终于头一歪,没了气息,手脚冰凉,他已然将自尽了。

        “爹!”无忧惊叫起来,疯了似的冲了过来,抱紧了男子泪如雨下。

        “哈哈哈,死的好,二十五年了,终于阵法要炼成了。”一声如夜枭的笑声从外面传来,惊得花想容花容失色。

        ------题外话------

        感谢runyu01小美人的票票两张,钻钻(3颗)花花(5朵)打赏(100币币)狂么,

        甜果儿玄幻新作《御兽—极品圣女》:一甲子一次的比武,她竟被正道判为妖女,疯狂追杀。妖女么?妖女吧!华丽变身,再不是当初那个没心没肺的纯真少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凤凰、黄鸟、老乌龟……当年丢失的神兽一只只被找回时,她立于逍遥之巅,身畔美男环绕,嘲讽地望着山下炼狱般的战场,慵懒地开口:“你们,还说我是妖女么?”——“仙女啊,请你救救人界吧。”——

        PS:1。“逍遥老头,我为你牺牲这么大,你拿什么报答我?”“逍遥派的弟子,你随便挑吧!”抹汗……2。“逍遥老头,你是说有奸细吗?知道是谁吗?”“你是圣女,你不知道难道我还知道!”白眼……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3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