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你说什么?”月华宫主两眼冒火地盯着花想容,威胁感十足,一股股冷风吹得小屋里嗖嗖的,连无忧与北宫秋水亦不堪其寒,而花想容却神态自若,毫不在意。

        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月华宫主的脸,她笑道:“男人长得这么美做什么?”

        “长得美也是错么?”无忧听了有些害怕地看了眼花想容,恨不得找把土把自己的脸给抹上一层灰,免得被花想容看上了也一起送入伶人馆。

        “嘿嘿,长得美不是你的错,但你要是出来臭显摆就是你的不对了!”花想容笑眯眯地回过头,却见无忧恨不得离她三尺之远,顿时瞪了无忧一眼,奶奶的,这是什么表情,难道她是洪水猛兽不成?

        “嘿嘿。”无忧讪笑着,眼中有着讨好,“花小姐,月华好歹也是一宫之主,这样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他不是爱发骚么?本小姐是让他一次骚个够,免得以后再犯同样的错误。”花想容斜着眼看了看面色铁青的月华宫主,妖娆一笑后立刻对着北宫秋水命令道:“北宫太子,这个人就交给你了。”

        “好的,”北宫秋水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一句,抓起了月华宫主就往外走去,顺手点了他的哑穴。

        “花小姐…。”无忧恨恨地看着北宫秋水背影越行越远,要是平时他定与北宫秋水斗个你死我活,可是现在是花想容的命令,让他却只能把满腔的怒火放在心里,回过头却有些可怜地看着花想容。

        “无忧少谷主可是舍不得月华宫主?”花想容看了他的表情,心中一动,似笑非笑的问道。

        “呃…。”无忧听了愣了愣,这话听得有些别扭,但也不管了,只要能让花想容回心转意,她怎么说他就怎么答,免得让她心烦了,于是他忙不迭的点了点头,道:“还请花小姐高抬贵手,放过月华宫主这一回吧。”

        “呵呵,既然舍不得,不如无忧少谷主陪他一起吧”花想容冷冷地笑了笑,才跨出了门。

        无忧听了一下呆在那里不再敢多话了,心里对月华宫主道:哥们,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尽力了,咱不能为了你把自己也陷进去吧,哥们,您自求多福吧您

        “看来你们的爱情也不是坚不可摧嘛。”花想容见无忧被她一句话就堵住了嘴,连争取也不争取了,遂有些替月华宫主不值,原来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爱情也不过如此啊。

        “爱情?”无忧听了轻喃了一句,只觉一头雾水,但想到今天是谷内一年一度的伶人拍卖会,一下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连忙跟了出去。

        “梨香院”花想容看着金光闪闪的金字招牌,轻轻的念着,心想着这个梨香院的老板倒是大手笔啊,这三个字居然是用足金所做,而且上面还有引香粉,听说引香粉一两香粉一两金,能根据四季的不同引来不同种类的蝴蝶,在无忧谷也好在妖界也好,蝴蝶一直是被视为祥瑞之物的。

        “哎哟,这是哪家的小姐长得这么美啊。”门内闪出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但见她面似芙蓉,眉如细柳,比桃花还要妖媚三分的眼睛不安分的瞟着,唇间带着淡淡的笑意,虽然是热情却又有着不易觉察的冷寒。她肌肤如雪,梳着飞天髻,头插两支墨玉孔雀钗,点数朵珠花缀于墨发之间,身穿镂空淡紫轻丝鸳鸯锦月牙裙,绛红色百蝶戏花罗裙,脚穿一双明艳艳的粉红绣鞋,一步一摇地走过来。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鸨儿,花想容只一见她就看出来了,从她眼底里散出来的淡淡杀意怎么可能是鸨儿能有的呢?别人也许不会察觉,但花想容是什么人,天生的阴阳师,天生的敏感。

        她笑了笑,果然来对了。

        “妈妈,今日来是与你谈个生意的”花想容笑了笑,收敛了全部的灵气,暗中命令北宫秋水将他与月华宫主的灵气隐去。

        “生意?”那鸨儿似乎愣了愣,看了眼花想容又看了看北宫秋水及月华宫主,等看清月华宫主的相貌后,脸色变了变,心跳加速起来,眼前这个男人真是绝色天资,虽然毫无灵力,却是钟灵毓秀,只要假以时日必将能有大成,一下驿动了老鸨的心。

        “是的,”花想容也不与她绕弯子,指着月华宫主道:“你且看这个男人怎么样?”

        “呵呵,这简直是天仙化人,天上少有地上绝无……”老鸨听了立刻奉承起来,当然也是真心的,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线。

        “嘿嘿,你说得这么好,那就开个价吧”花想容淡淡地笑了笑打断了她的话。

        “开价?”老鸨狐疑地看了眼花想容,见花想容一本正经并无玩笑之意,登时大喜过望,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原来的那个训练好的人正好犯了事,缺着一个呢,这下好了,补上了,这样主子才不会怪罪下来。

        她仔细的打量起月华宫主,越看越是欢喜,伸出手欲摸向月华宫主的脸,月华宫主气得脸色都变青了,如果说眼神能杀人,估计那老鸨都被射成马蜂窝了,可是那老鸨仿佛毫无觉察般的手就要触到了月华宫主的脸上。

        看着那只美如白玉的手就要碰上月华宫主的脸上时,花想容似乎心头有一丝的不快,她想也不想的拔出北宫秋水腰间的折扇,一把挡住了老鸨的手,皮笑肉不笑道:“慢着,这般绝色岂容一般人碰触的。”

        在花想容挡着的一刹那,两双眼睛变得晶亮,一个自然是月华宫主了,他突然感觉十分的好,原来花想容亦不愿他被别的女人碰触,而老鸨则是欣喜,这样一个绝色定然还是个处,不然花想容怎么会不让摸呢?如此这般绝色之人,训练好了定会所向披靡。

        “呵呵,不知道小姐要多少钱呢?”老鸨也不生气,假装理了理鬂间的发,十分自然的收回了手。

        “妈妈你说呢?”花想容又不傻,象月华宫主这样的美男是可遇不可求的,一看就是优等品,当然不会先出价来。

        “这样吧,今天是一年一度伶人馆的拍卖会,不如你把这个绝色男人放在拍卖行里,拍卖得的钱我只收你百分之三十的手续费如何?”

        “百分之三十?你抢钱啊”花想容听了惊呼起来,叫得老鸨脸一下变得通红,有些不安的看向四周,今天来拍卖的人不少,她可不想让这个小姑奶奶将她的名誉搞坏了

        “小姐,我们梨花院开了数十年,从不敢欺客,”

        “收百分之三十的佣金还叫不欺客?”花想容不服的又叫了起来,那声音引得周围一些人都驻足观看,要知道这时还早,所以来的人都是三三两两,有一些就是看着玩玩的,要是真到了上客人的时候被花想容这么一叫,非赶走不少客人,到时她怎么向主子交待?

        于是老鸨听了急道:“不知道小姐意下如何?”

        “百分之二十”花想容听了毫客气的砍着价。

        “百分之二十五。”老鸨听了脸色一变,立刻报出了价。

        “百分之十五。”花想容听了嘿嘿地冷笑了两声,玩味地看着老鸨,看得她有些不自在,而花想容却又降了五个点,

        “百分之二十。”这下老鸨急了不得已在原来的基础上主动降了五个点,怎么着也比百分之十五要多点五个点吧,

        “行,百分之十二就二十。”花想容十分爽快的应承下来,还对着老鸨道:“早答应不就得了么,还在这里讨价还价,妈妈真是不怕丢人。”

        老鸨一听脸黑了起来,这讨价还价不是你自己挑起来的么,梨花院自从开院以来帮人拍卖收的拥金就是百分之三十,从未听说有人还价的。今日个要不是舍不得这个绝色,怎么也不能自降身份。好在这个男子应该能卖个高价,只要价格高从中抽出百分之二十也是很可观的。

        想到这里,她有些平衡了。

        但月华宫主却不平衡了,他恨恨地看着花想容这个财迷,居然把他卖钱去了,她就这么没见过钱么?要知道碧寒宫里随便挑一样宝贝都是价值连城的,这个捧着金饭碗讨饭的女人,居然把金饭碗要当废品卖了,真是没有眼光的女人。

        “既然小姐答应了,这就随我进去吧。”老鸨虽然心中不喜,脸上却并不表现出来,反而十分地殷勤。

        就在她往里走时,突然回头问道:“这个男人是什么人?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他是我相公。”花想容先是愣了愣,但为了能让老鸨打消了后顾之忧,遂随口应付道。

        “什么?”鸨儿一下惊在那里,结巴道:“你…。你。你把自己的相公卖了?”

        “是啊,本来他与我就是媒说之言,父母之命,可是成婚后发现他居然不喜欢女人,我与他成婚三年未曾知道肉滋味,我…。我…。”花想容说着说着,差点声泪俱下。惹得北宫秋水嘴唇一阵抽搐,没想到花想容居然睁眼说瞎话,连这种话都能说得出口。

        月华宫主更是气得快血管爆裂了,只知道此番他的英明全毁了。

        正当当事的四人表情各异之时

        “花小姐…。”无忧快速地追了上来。

        “妈妈,你看,那就是我相公要压倒的人,不过你放心,他们还没有那个过,我这相公从里到外都是处,所以定能拍个好价钱的。”花想容听了灵机一动,指了指无忧的方向,推着老鸨就要往里走。

        老鸨听了花想容的话,立刻看向了无忧,远远的见到无忧后眼睛又是亮得跟星星一样,但见他衣袂飘飘,如仙如幻,一头紫发似海藻般性感妩媚,居然又一个绝世美男啊,而且还是受,受啊,这是一个多么让她心动的字眼,她可是开得伶人馆,最喜欢的就是受啊,而眼下这个要拍卖的男人虽然长得好却是攻,还得要培训一段时间,哪象这个小受一看就让人怜惜不已,即使象她这样过尽千帆之人都看得怦然心动。

        ------题外话------

        推荐  月冰寒

        她,维也纳的CEO。生意不在多,有钱就行。同时也是商业界鬼才的亲姐姐!弟弟不在多,有用就成。

        他,堂堂‘墨’的掌权人,世界著名的黑道老大之一。妖孽的容颜,邪魅的气质,让无数女人犹如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在一次极限攀爬中,她收获了美男一枚。

        什么?失忆了?

        正好,姐最近闲得很,弟弟要自己找个老公,这样他好娶媳妇,不如就拿你练手吧!

        从此踏上了训练豪门老公的悲催道路。

        啥?!她是他老婆?他怎么不知道他自己结婚了?不过,反正闲着无聊,陪你玩儿玩儿就是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3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