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的眼睛。”无忧一肚子的火正无处发,却见这个老鸨不错眼珠的看着他,眼光有多猥琐就多猥琐,顿时勃然大怒。

        “呵呵”老鸨脸微微变了变,没想到无忧美虽美却是个火爆脾气,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受呢?不过她疑惑归疑惑,却聪明地不与他发生纠葛,只是笑了笑,对着花想容讨好道:“如此请将你相公带进去吧。”

        “嗯”花想容点了点头,对着北宫秋水作了个眼色,北宫秋水带着月华宫主跟着往里走了进去。

        “你真要把月华拍卖了?”无忧跟在花想容的身后不死心的问

        “不拍卖我来这里作什么?”花想容回头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后,扬长而去。

        “能不能打个商量?”无忧愣了愣,连忙追了上去,有些谄媚地笑,那风华无限的样子却显得有些风骚。

        听了无忧的话,花想容停住的脚步,回过头打量着他,看得他浑身汗毛直竖,全身发冷,就在他准备放弃时,花想容悠悠道:“可以。”

        大喜过望,笑得更是比烟花还灿烂了,马屁也随着上了:“我就知道花小姐是菩萨心肠。”

        唇狠狠的抽了抽,这可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形容她,花想容眯着眼似笑非笑道:“看来无忧谷主有舍身喂鹰的想法了。”

        无忧只觉头上乌鸦飞过,虽然是不明白花想容的意思,但总觉得一股冷风嗖嗖的,他停了停步伐,不解道:“是何意思?”

        “意思就是,今天一定要拍卖一人,不是你就是他,你自己选吧”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北宫秋水呢?”无忧愣在那里,随后不服气的问

        “因为他长得不如你们两美艳。”

        “呃…。”这算理由么?无忧无语了,从此不知道男人长得漂亮也是一种罪过,他严重怀疑花想容是嫉妒,不过他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

        “怎么?想好了么,?是你还是月华?”花想容斜着眼看着无忧多彩多姿的神色,淡淡地问

        “嘿嘿,还请英明神武聪慧可人的花小姐保持初衷。”无忧立刻很狗腿地拍了拍花想容,唉,月华啊,你自求多福吧,不是兄弟不救你,实在是对手很强大。

        花想容斜眼看了看他,然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看来你们的爱情也不是那么牢不可摧”说完率先而入,不再理他了

        “爱情?”无忧愣在那里,不解的咕哝道:“什么意思?”待看到花想容已然没了身影,连忙跟上,虽然不能替代,但无忧谷有的是钱,今天不管怎么样,也得把月华给拍回来,否则…。他想到月华发疯的样子一阵恶寒。

        梨花院果然是金碧辉煌,是一个十足十的销金窟,刚进入里面一阵暗香流动,但这种香却不是劣质的脂粉香,而是让人心情舒服的清香,有如泉水般的清流,又似云般的温馨。

        “咦,居然用灵香,这个老鸨真是舍得。”无忧一踏入屋内闻到香气后,愣了愣,才低喃一声。

        “灵香是什么香?”花想容轻皱了皱眉,能让无忧惊诧的必定十分的金贵。

        “灵香据说是了天阶灵力的人用灵力养成的花,然后培制成了香料,据说是一钱香一两金,而且有价无市,只是听过却没有见过,因为天阶灵力的人谁会没事用灵力去培香呢。”

        “既然没见过你怎么知道是灵香?”

        “呵呵,别人没见过,不代表我没见过啊。”无忧十分得意地笑了笑。

        等看到花想容怀疑的眼神看着他,才讨好道:“其实我自己比较喜欢培香,曾经培过灵香,所以知道这里的味道是灵香。”

        “你自己培的?”

        “是的。”看着花想容不怀好意地打量眼神,无忧硬着头皮回答着。

        “嗯,这香不错,以后每年给我培个一两吧。”

        “什么?”无忧唇角一阵抽搐,她以为是买大白菜么?一两香,他得培数月,还说得这么轻巧!

        “怎么,你不乐意么?”凤眼恶狠狠地瞪着他,大有他敢说不乐意,她就要他好看的架式。

        “好吧,姑奶奶。”无忧苦着脸答应了,真是倒霉,他怎么惹上了这么个女人,话说这个女人论打又打不过他,论怎么他就感觉被她吃得死死的?这是为什么?突然他站在那里不敢动弹了,不敢置信地看着花想容如行云流水般的身姿,那一摇一摆间风情万种,那小蛮腰不盈一握,整个背影都透着清远高贵之意,而这一切都是该死的吸引了他,让他忍不住想将她拥在怀中,好好疼惜,只希望将她纳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包容着她的种种……

        疯了,他一定是疯了,他居然动了凡心,有了情爱,不然他怎么能容忍一个女人对着他指手划脚呢?而且还甘之如饴,与其说是她对他颐指气使,不如说是他在纵容她,是放纵她所作所为,只希望看到她脸上不同的神采。

        “你还不走,愣在那里做什么?”花想容快走到贵宾间时发现无忧没有跟上来,兀自在那里又是发呆又是傻笑的样子,疑惑的斥责道。

        “噢,没事。”无忧一个激棱快步追了上去,到了门口,猛得拉住了花想容。

        花想容不防有他一个踉跄倒在他的怀里,怀中传来淡淡的茉香,一下沁入了无忧的心里,那香比灵香还沁人心扉,让他沉醉,让他忍不住将头埋入她的发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你做什么?”花想容用力推开了他,秀眉微蹙,轻轻的斥道。

        “你头上有个虫子。”无忧伸出手在她的发上抚了抚,然后将掌中的一只小青虫放在花想容的眼前。

        看了眼小青虫,花想容疑惑地打量了下无忧,看他表情十分自然,但眼中似乎藏着些古怪,却并未深究,只是淡淡道:“以后不要这么抱着我,我不喜欢。”说完走了进去。

        无忧听了心中微微一苦,原来她不喜欢他,可是月华却是可以吻她,原来她心里还是有月华的,可是即使有月华,她却还要拍卖月华,她到底是怎么样的女人?

        收回了手,那丝被他用障眼法变成青虫的发轻轻的缠绕在他的指尖,抬起了指,放在鼻间轻嗅了嗅,一丝丝淡淡清香立刻若有若无的缠绕在他的心头,立刻生了根般藏入了心底。

        “各位贵客,今天是谷内一年一度的小倌拍卖会,今日与往日相同却又有些不同,因为今日还是十年一次的选魁日,今天送来的小倌可谓是个个绝色,个个非凡,到时一定让各位贵客满意而归。”刚才那老鸨满脸堆笑地走到了台中央,开始的这次的小倌拍卖会。

        “妈妈,别说了,快让那些小倌人上来吧,馋死爷了。”这时台下一个五大三粗的人大叫着,惹来一阵哄笑。

        “秦老爷,这里就你最急,你每次拍卖都是第一个拍的,这次还是么?”旁边一人听了立刻笑应起来,言语中有些讨好之意。

        “这个秦老爷是谁?”花想容皱了皱眉,看着挺粗鲁的人怎么还有人讨好。

        “这个秦老爷不是谷里的,是魔族的,魔族之人好男风,每年他都会来拍卖会,拍卖第一个小倌,然后迫不及待的拽着就走了。”无忧看了那秦老爷一眼,眼底全是不屑,这种人他看一眼都嫌脏。

        心中一动,花想容眉轻挑了挑,:“第一个小倌有没有说道?”

        “听说是得处男,而且是寅年卯月辰日末时生的,不知道是什么规矩。”无忧有些恶心的皱着眉。

        “呵呵,这些小倌是不是拍了后绝卖,再也不回梨香院了?”

        “你怎么知道?”无忧听了微微一愣,不解地看着花想容。

        “嘿嘿。”花想容笑而不语,举目望向了场中央。

        这时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的男子,说是男子不如说是男孩才十一二岁的样子,一脸惊慌失措地被老鸨推了上来,那身体单薄不已,仿佛是风吹就倒…。

        “妈妈,你这是从哪弄来的小豆芽,就这样的还没玩就该挂了。”看到这样的男孩,下面的人都哗然,大声叫嚣起来。

        听到众人的声音,那男孩更惊惧了,身体往后缩了缩。

        “嘶啦”一声衣帛破裂的声音,露出男孩的身体,没想到男孩瘦归瘦,胸肌却是十分的紧致,那蜜色的肌肤透着光泽,虽然不是肌肉型却有种弹性的性感,让下面的这些男人都看得咽了口口水。

        那老鸨看到楼下的表情满意地笑了笑,随手用力将男孩的衣服全部拉掉,露出男孩光洁的身体,身材匀称,肌理分明,两腿修长,再加上脸上有些淡淡的苍白,如梨花带雨般惹人怜惜。

        “我出一百金”这时有人耐不住地叫出了价。

        “呵呵,一百金是这个男孩的一个脚趾头。”老鸨听了笑了笑淡淡地说了句,态度倒是很平和,但眼中却透出了了轻蔑。

        那叫价的人听了脸变得铁青,一下觉得没有了面子,叫道:“什么破玩意,说不定都给玩残了,居然一百金才一个脚趾头,这是抢钱么?”

        “这位公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梨香院开业至今从不欺客,这拍卖的小倌绝对都是处男,至于为什么这么贵那是物有所值,客官不愿意买卖也不用出言不逊。”老鸨听了,脸一板,眼中折射出阴狠之色,看得那说话的男人一阵冷寒。

        可是众目睽睽之下他却是失了面子了,他虽然心里有些发寒,但脸上还强硬道:“我呸,你说这些是处男就是么,不让小爷我试试,我怎么知道?”

        “嘿嘿,你想试试么?”老鸨见这人不知好歹,皮笑肉不笑的将脸部肌肉抖了抖。

        “想试又怎么样,不想又怎么样?”那男人感觉到了老鸨的杀意,但心想大厅广众之下,倒胆气足了三分,遂硬着头皮回了句。

        “呼”所有的人未见老鸨动作,只见她手轻轻的一挥间,一团乌云从她的掌中挥出,围上了那男子,待乌云散去,众人只见一副骨架架着那男子的衣服站在那里,那白森森的骷髅头中黑洞洞的七窍狰狞可怕。

        “啊…。”这里的形态各异,有的惊叫着躲闪,有的只是厌恶的看了眼,还有了漠然而视。

        花想容他们自是看清了,那老鸨放出了吸血蜂,那是用人的血肉养的蜂,邪恶无比。

        “这个老鸨是血族的人。”北宫秋水看了看,脸色微微一变,走到了花想容身边提醒道。

        “嗯。”花想容微微点了点头,有些意外地看了眼北宫秋水,她知道练这种邪法的人必不是善良之辈,不是魔族必是血族,没想到北宫秋水会如此坦承。

        似乎是感觉了花想容的探究,北宫秋水脸微微一红,轻声道:“既然发了血咒,我自然是一辈子听命于你。”

        “如果我让你一辈子不能娶妻生子呢?”花想容突然想逗逗这个北冥的太子,邪邪地笑了笑。

        头猛得抬起,目不转睛地看着花想容,她正斜倚在美人榻上,柔若无骨的身体说不出的妖娆道不尽的妩媚,三分清贵,三分妖艳,四分邪气,让他心禁不住的快跳了几个节拍,“如果你不喜欢我不娶就是了。”

        花想容呆了呆,这话说的,好象自己在吃醋是的。她抿了抿唇,不再理北宫秋水,回头看向了场中。

        北宫秋水微微一笑,看不出有一点的不妥,不过无忧却脸色十分的不好,有些恨恨地瞪了眼北宫秋水,他与北宫秋水可是有着深仇大恨,可是为了北宫秋水与花想容的关系,他却无法动他,这不让他很是气愤么?

        再加上北宫秋水与花想容之间怪异的相处,让他更似乎有口郁气堵在胸前般压得他难以呼吸。

        “各位,拍卖继续,这位小倌的起拍价是五千金。”在那骨架被下人移走后,老鸨又恢复了先前的风骚样,仿佛她根本未曾杀过人似的,让人看着她美艳的脸有些不寒而栗。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无忧叹了口气,有感而发。

        “是么?”花想容拉长了语调的话让无忧心中一凛,他忘了花想容也是女人,于是很狗腿的跑到花想容身边笑道:“当然,花小姐是例外的。嘿嘿。”

        花想容的抬眼上下打量了他一会,看得他毛骨耸然时,才缓缓的移开了目光,而这时无忧只觉过了一个世纪般的漫长,这个小姑奶奶别想什么坏招来折磨他。

        好在花想容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拍卖会上,这时老鸨扯着嗓又说了起来:“各位一定觉得这次小倌有点贵了,但是贵有贵的价值,要知道这个小倌是鲛人族的,谁都知道鲛人族有治愈能力,无论你多重的伤,只要有他们的血,喝了就能全愈。所以这买了不光带回过能当玩具玩,还能当宠物养,关键时候还有大用处,你们说值不值?”

        “鲛人族?”花想容细细咀嚼着,抬眼看向了北宫秋水。

        北宫秋水的脸微微一变,道:“鲛人族说起来也是属于血族一支,但比较弱势,所以一直是作为菜而存在的。”

        “菜?”

        “是的,鲛人族在血族的地位就相似于人类的食物,血族的人会捕食这些鲛人而食,用以增加灵力和自愈能力。”北宫秋水有些不忍的看了眼场中的少年,那少年眼神惊惧着,可见他已然预知了自己的命运。

        “你也吃过?”花想容脸变得冷寒了,杀人,她可以接受,因为她亦杀人吃死尸她也做过,那是为了生存不得已而为之,但她从来不会说把活生生的人抓来杀了吃,只是为了自己的私利,为了自身的能力提高,那无异于禽兽。

        “没有,我是人怎么能吃人?”北宫秋水听了立刻摇了摇头,他还不至于为了提高能力而吃人,这种事想起来都恶心。

        花想容松了口气,如果北宫秋水真的吃了人,她是肯定不会让他在身体呆着的,那样她会恶心的吃不下饭的。

        “不过这个男孩估计下场就是被吃了。”无忧听了看向了那男孩,秦老爷已然叫出了六千金的价格,一下就是涨了一千金,真是好手笔,看来是志在必得

        “这秦老爷在魔界应该也是一个人物吧?”花想容淡淡地看了眼那个毫不出众的秦老爷,漫不经心地问。

        “呵呵,花小姐真是好眼力,这个秦老爷虽然看着粗旷,十分没品却是魔族的四大护法长老之一。”无忧看向秦老爷的眼一紧,唇间划过浅浅的讥笑。

        “魔族的护法长老?这真是很劲爆,不知道魔族的圣子是不是来了呢!”花想容眼微微的眯了眯,犀利的光芒射向了场外,她当然知道魔族的圣子是不会在下面的,要来也是在贵宾室,可是她感觉到了一种暗沉的力量,那黑暗的气息十分的强烈,不是她这样的人是感觉不到的。

        “也许来了吧”北宫秋水也望向了场中,若有所思地轻应了声。

        “切,你知道个屁,花小姐说什么你就说什么,简直就是应声虫。”无忧听了十分的不爽,怎么感觉花想容与北宫秋水心有灵犀似的,又觉得他们两在故作高深,怎么他就没有感觉到!

        “还请少谷主自重。”北宫秋水到底是当太子久了,只是回头淡然地看了眼无忧后,随即云淡风清的说了句后就不再理他。

        “自重?我再不自重也不会给人当奴婢的。嘿嘿。”

        “你?”两道冷硬的寒光直直地射向了无忧,只要他再敢说一句就似乎要将他千刀万剐。

        “怎么了……”无忧得意的摇了摇扇子,不能杀他,还不能羞辱他么?

        “吵什么吵,再吵全都给我滚出去。”花想容不耐烦的轻吼了声,让两个争锋相对的男人立刻偃旗息鼓,互相瞪了眼后,随即别过了脸去。

        “七千金…”这时又有人在叫起了价。

        “呵呵,没想到这个鲛人真值钱。”花想容挑了挑眉,唇间有着玩味的笑道:“不知道月华能卖多少钱?”

        无忧吓了一跳,他一直以为花想容是戏弄月华的,没想到她是真要卖月华,惊道:“你真要卖了他?”

        “呵呵,不卖他卖你么?”花想容伸出手拍了拍无忧的脸,又调戏似的捏了捏他的下巴才收回了手。

        无忧脸先是红了红,而后怒气上涌,这算什么?这个死女人就这么轻薄男人的么?

        正在他恨恨之时,花想容清幽的嗓音如泉水般的叮咚,:“一万金。”

        “女人?居然有女人来买小倌!”这时人群变得沸腾了,这里虽然卖小倌,但都是男人来买的,女人来买还是第一回,这一下比小倌都让人哄动了。

        对面一个贵宾室似乎有些异样的声音,花想容心中一动,对着北宫秋水耳语了几句,北宫秋水点了点头,如隐形人般的走了出去。

        ------题外话------

        我终于回来了,感谢诗菲依小美人的花花(3朵)

        推荐一下特别好看的新文

        :

        莫离殇昭国最尊贵的女人,她没有皇后的头衔却拥有皇后的所有!

        让天下所有的女人艳羡的荣华富贵,让天下所有女人嫉妒的爱人,她本该是幸福的,她亦以为找到了一辈子的幸福,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还未从怀孕的欣喜中清醒过来,却等到了爱人一碗打胎药,一路鲜血一路恨,她带着无穷的恨意奔赴了黄泉.

        当再次醒来,她依然是她,但心已然改变,这一世她该如何把握自己的命运,是一如既往地走着以前的路还是凤凰磐涅浴火重生?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3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