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一万金,各位,还有比一万金出的更多的么?”老鸨听了眉开眼笑起来,大声的叫唤。

        “切,一万金,我疯了才买,买回去也养不起。”人群里有人嗤之以鼻,是啊,这么贵的人买回去做什么,这可不单单是玩物还是药,买回去还得有命享才行,这不等于告诉所有人家里有宝快来抢么?

        一些能力差的人都放弃了。

        “一万一千”那个秦护法看来是志在必得了,一下就叫高了一千金。

        “一万一千零一钱。”清脆的女音立刻跟上。

        加一钱!老鸨的唇抽了抽,这真是始无前例的,居然有人加一钱,真是让人很无语,可是一钱也是比秦老爷叫的价多啊。而下面所有的人都失笑起来,那个女人真是别出心裁,先是买小倌再是叫价都叫得很撩人,哈哈。

        “一万一千一百金”秦护法听了唇抽了抽,他直觉是认为是哪家小姐来寻开心的,虽然心里不开心,却并不是太恼怒,只是再加了一百金。

        “一万一千一百零一钱。”懒洋洋的女音又传了过来。

        秦护法一下气结,心里暗骂这是哪家了小丫头片子吃饱了撑的?

        随即气呼呼地叫道:“一万一千二百”

        “一万一千二百零一钱。”

        “一万一千三百”

        “一万一千三百零一钱。”

        ……

        两人的叫价声此起彼伏,每次花想容总是比秦护法多一钱,如果一次两次可以说是小孩子玩乐的心思,但多了就不是,秦护法脸越来越黑,而贵宾室内两个男人的眼神却越来越温柔,宠溺地看着躺在榻上漫不经心的吃着葡萄,随意喊价快气死人的花想容。

        “一万五千”秦护法火了,不再一百一百的加了,直接加了两千,把价格喊到了天价。

        这时所有的人都不再笑了,我的天啊,这可真是天价了,以往一个小倌就卖个几百金,这个小倌竟然卖出了一万五千金了,众人的眼神透着不一样的光芒来。

        老鸨听了眉开眼笑起来,没想到这次这个小倌这么值钱,笑得她快长笑纹了,所有的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了贵宾室,果然不负重望,清悠悠的女声淡淡然的传了出来:“一万五千零一钱。”

        靠,又是多一钱。

        “姑娘你什么意思?”秦护法怒气冲冲地对着贵宾室,能拿出一万五千金来买小倌的必不是常人,所以他敛住了怒火压住了快喷出的火焰缓缓的问道。

        “没什么意思,你出得起就出,出不起就不出。”

        “什么东西敢跟本老爷抢人?”秦护法终于忍无可忍,勃然大怒,这不是明摆着是跟他对上了么?

        “你是什么东西?”无忧听了愤怒不已,居然敢对花想容不敬,让他忍无可忍,他这一刻忘了,别人是骂花想容,他这么着急什么劲的,原来在他的心里,已然把花想容纳入自己的羽翼下了。

        \“本老爷不是东西。”那秦老爷听了想也不想的大声吼也回去。

        当他吼完后,场面一片寂静,静过之后又哗然大笑。

        “哈哈哈”

        “原来你不是东西啊”无忧听了先是一愣随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下所有的人都笑得更加起劲了,而这时秦老爷也知道自己出了天大的丑,脸胀得通红。

        恼羞成怒,他聚掌成刀,一股劲风冲入了贵宾厅,但那股劲风才到门口就被挡住了,无论秦老爷如何催动都没有办法进入一丝一点,他惊疑莫定地看着贵宾厅里,不知道里面坐的是谁,要知道他作为魔族的四大护法之一,功力是数人之下万人之上,竟然有人能挡住了他,让他如何不惊恐莫名。这贵宾厅的人明显是敌非友。

        “怎么?妈妈,这拍卖会上还允许人随意斗殴的么?难道拍卖不是以价格取胜而是以武力取胜的么?”冷冷的女音从贵宾厅里传来,让老鸨的脸僵了僵。

        是的,按理说拍卖会有责任保证所有人的安全,绝不允许有人在里面捣乱的,但刚才主子的眼色就是让她不要管,所以她才放任魔界的秦护法与贵宾厅里的人一斗,主要她也想看看里面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正好借着秦护法一试,没想到却给贵宾室的女子抓了小辫子。

        “当然不是。”她讪讪地笑了笑,回头对着秦护法道:“秦老爷,出来玩就是求个乐呵,还请不要破坏拍卖行的规矩。”

        “规矩,本老爷就是规矩,”秦护法听了脸色一变,一来他自认为是魔界能力较高之人,二来他想利用此次机会看看到底是谁在贵宾厅里,既然是敌非友,那么一定要找个机会把这些人弄死,免得成了以后的隐患。

        “秦老爷,这里是伶人馆,不是你们魔界”老鸨听了脸色大变,一下变得铁青,再也不留情面对着他大声斥责起来。

        “伶人馆怎么了?不就是被人压的么?”秦护法也是被人尊敬惯的人哪能受得了这样的气,顿时也毫不留情的反骂。

        “既然这样,我们也有不接爱的权力吧,这里不欢迎秦老爷,秦老爷请一路走好。”老鸨虽然说是做皮肉生意的,但这只是幌子,她本身是血族的护法,怎么受得了秦护法这样的气,随即疾言厉色的赶人。

        “呸,爷来是看得起你,居然敢赶爷走”秦护法听到这样的话气得满脸通红,以他的地位居然被一个妓院给赶出去了,让他情何以堪?

        “来人,送客”老鸨不再多说,叫了两个护卫欲送秦护法离开,要不是秦护法是魔界的人,他们血族暂时不想得罪,否则早就把秦护法杀了。

        “谁敢碰我?”秦护法厉目一瞪,全身魔巫力充盈起来,把他的衣服都鼓动得激荡异常,近身处之人都感觉到凛厉的掌风,不自觉得离得远了些。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本妈妈不客气了。”老鸨一见秦护法的功力知道两个护卫绝对不是对手,一摆手让他们下去,准备亲自上去了。

        就在老鸨摩拳擦掌准备动手时,那秦老爷突然呆了呆,随后怒气全消,变得面无表情道:“既然妈妈下了逐客令,秦某也不是非要在这里讨没趣,这就离开。”

        说完怒瞪了眼老鸨转身就走。

        老鸨见秦护法自己走了,倒不为已甚,她本不愿得罪魔界,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

        花想容看着外面的闹剧,唇微微的笑了笑,刚才她听到了一声极其细微的哨声,估计就是这个哨声让秦老爷退下的。

        能命令魔界四大护法之一的秦护法,那应该是谁呢?这个答案不言而喻,花想容不禁有些高兴。

        “是他。”北宫秋水从外面走了进来,对着花想容点了点头,轻轻的说了句。

        “好。”

        无忧见两人神神密密的,感觉自己被排除在外,一股酸意涌上了心头,刚才帮她挡秦护法的魔巫力,这个死女人连个表示也没有,至少给个笑脸吧!

        这时只听老鸨叫道:“一万五千零一钱,一次。”

        直到叫了第三次都没有人接口,这个鲛人就算是花想容的了。

        无忧看了眼花想容,左看右看她不象有钱人,打趣道:“花小姐你的一万五千零一钱在哪里呢?”

        “切,小看我么?”花想容见他幸灾乐祸的样子,横了他一眼。

        “小姐,你想用多少钱都行。”北宫秋水立刻在花想容耳边轻声的说了句。

        “靠,北宫太子,你真是做奴才做得很绝啊,别人当奴才还领钱,你倒还倒贴着当奴才。”无忧本来就是为了亲近花想容逗逗花想容的,没想到北宫秋水一句话将他的心思全总驳了回去,驳回去还不算,最让他无法忍受的就是北宫秋水与花想容之间那种亲密,搞得好象你的就是我的似的,所以骂起来毒舌无比。

        “无忧谷主请自重,本太子就算最花小姐的奴才也与你无关,你就算是想当花小姐的奴才,花小姐还未必收你呢。”北宫秋水也不是善与之辈,他虽然不识情滋味,但却不代表他看不出别人的心思,无忧对花想容的心思,他看得一清二楚,所谓揭人揭短,他这话却是一语中的,让无忧一下噎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我呸,没见过你这种当奴才当得这么兴高采烈的。”无忧噎了一下后气冲冲的反驳。

        花想容淡淡地听着,不理他们吵嘴,只是看着场中的拍卖。

        这下面的小倌虽然一个个都出场了,但对看惯了美色的花想容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何况那些人既然是小倌,必定比较柔弱,象个女人似的,所以花想容也看得没有了兴趣。

        那些小倌被一个个的拍卖了。就剩最后一个月华宫主了。

        花想容禁不住唇间划过恶作剧的笑容。

        “各位。美的小倌大家都见过不少了,可以说这里的人都是享尽人间绝色的,可是这次要拍卖的绝对是你们从未见过的绝色,大家定住神,收住心,捂住嘴,千万不要惊叫。”

        老鸨见所以的小倌都卖了好价钱,心里也高兴,而最让她引为为豪的就是月华宫主了,那仙人般的气质,让人恨不得就此揉碎了他,这是她迄今为止看到过最让人惊艳的小倌,野性中带着妩媚,娇娆中带着高贵,这种男人是最能引起人的*的,尤其是那一头红色的长发,如云绵般铺洒于地,执起时,从指间滑落,如丝般的柔顺。

        要不是有规矩,连她都恨不得先尝尝这个小倌的味道了。

        “妈妈,说的这么好,还不让我们开开眼?”底下的人听了都兴奋起来,眼睛眯出了一个桃色的红心

        “哈哈,别急,好东西是值得等待的,等待后才能感觉到他的美。”老鸨笑了笑,小手轻挥,四个肌肉纠结的壮汉抬着一个硕大的银盘走了上来,那银盘上用一块腥红的绸布遮着起伏的曲线,所有的人都瞪大的眼睛,似乎要穿透那绸缎看到里面的尤物。

        场下鸦雀无声,只有人们重重的喘气声还有心跳的声音,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在等待着,不得不说这个压轴的小倌让人心神荡漾,就算没有看到人光看绸布下诱人的曲线似乎能遐想出这个妙人儿长得该是多么的勾魂了。

        老鸨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时四周全暗了下去,正在众人恼怒间,一道强光从台中央射了出来,光直直的射到了当中,正好将硕大的圆盘包裹在光束之中,淡淡的烟浮于光线之中,显得有些缥缈有些神密。

        这时人群更是骚动了。

        “她倒是很会造势”花想容微微地笑了笑,这个老鸨真是人才,很懂得人的猎奇心里,就连她知道这绸布下是月华宫主,她都忍不住得想揭开绸布一探里面奥秘。

        而且老鸨还利用了人的视差,要知道暗中的眼中突然看到了东西就算是一分美也能比平时正常的美个几分,何况月华宫主本身就是千嬌百媚之人,看来这下该引起哄动了。

        “大家请拭目以待,看看这个古今少有的美人吧。”

        老鸨清亮的声音传透了整个大厅,白得细腻的手拉住了红绸的一角,用力一扯露出让人惊艳的身体,那白如雪艳如梅都敌不过绸下的美人的分毫。

        ------题外话------

        非常特别的新文

        本文宫斗宅斗心机斗,美女帅哥眼缭乱,女强男强强中强,宠文+腹黑+狡诈+狂妄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3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