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魔界的极阴之地是魔尸的聚集所在,几人还未到跟前就感觉阴风惨惨,一股暗沉的力量肆虐其中,放眼望去如漫漫沙漠却弥漫着灰色的烟雾。

        “这里怎么这么冷?”容玉瑟缩了一下开口问道。

        花想容来不及阻止就听到“啊哈哈哈”一声尖锐的叫声后,一道黑烟快如闪电般冲入了容玉的脑门。

        容玉浑身一个激凌,眼睛变得发直。

        “畜牲,敢附体作祟!”花想容大喝一声,猛得从掌中射出一道白光,对着自己的掌心划出一道血口,然后拽过了容玉,猛得将掌印在了他的额头,另一个手抵住了他的后背,一股股灵力喷薄而出涌向了容玉的身体里。

        本来还是目光呆滞的容玉只觉额间一阵清明,身体里似乎在翻江倒海般的难受,似乎有一条蛇在体内不停的翻腾,在花想容那股力量的逼迫之下,苟颜残喘作着最后的努力…。

        “啊…。”他尖叫了一声,张大了嘴,一团黑雾扑地一声从他嘴中射了出来,在地上翻了几翻后,变成了一对血红而邪恶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了花想容,

        “居然敢坏我好事!”

        “本姑娘不但坏你好事,还要灭了你!”花想容不屑的看了它一眼,居然敢在她面前祸害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哈哈哈,你灭了我?你以为你是谁,我在这里生存了几千年,还没有一个人类敢这样大言不惭的!你以为你是阴阳师么!”那团黑烟笑得狂妄,而露出的一对血红的眼中却全是邪佞与嗜血的杀意,

        “很不幸,你猜对了,不过没有奖!”花想容冷然地一笑,如风中的清荷站于崖边,风华万千却说不出的冰凉刺骨,指就这么抬了起来,如一根玉葱美却富含了杀机。指尖激射而出一道白色的寒光,那光带着旋转的力量,闪过了那道烟。

        “哈哈,这就是阴阳师的力量么?”待那光过后黑影笑得更是猖獗,突然“呯”地一声,那团烟一下炸了开来,一股浓臭散了开来,点点如墨的腥水飞溅而出。

        “原来你真是阴阳师…。”声音带着不甘的痛楚散了开去,如远古袅袅的回音,在空间里划过凄惨的痕迹。

        “我怎么了?”容玉脸色苍白地看着身边的花想容,此刻的她一身凌然的气势,发飞舞出凌厉的姿态,让他有着从心底生出来的敬畏感。

        “你被魔怅给附体了。”无忧淡淡地笑了笑,这里容玉最弱,所以当他开口说话时,在空中形成了一个缺口,让魔怅趁虚而入了。

        “魔怅!”容玉大惊失色,听说魔怅附体的人会生不如死,一生为魔所驱使,要他杀人就杀人,哪怕是亲人也是毫不留情,要他卑微就卑微,哪怕是狗屎也会去舔,成为了魔怅的傀儡。

        想到这里他一阵后怕,死他并不怕,怕就怕受魔怅的驱使做出人神共愤的事。

        “没事了,以后小心点。”花想容收敛一身戾气,拍了拍容玉的肩。

        “他没事,有无忧。”月华见了醋意大发,一把拉过了花想容,将容玉推到了无忧的面前

        无忧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月华,道:“月华按说你是这里能力最强的,理应由你保护容玉才是。”

        “保护一个他,你绰绰有余了,杀鸡焉用宰牛刀!”月华睬也不睬地拉着花想容往前走去。

        无忧刚想说话,这时一股遮天巨浪般的异常气息流奔涌而来。

        冰凉彻骨,空气压抑让人窒息的扭曲,暗沉的诅咒浓郁而深厚,如无数幽灵堆积起来,堆积成厚厚的沉重,此起彼伏的鬼叫声带着无比的怨恨穿梭于众人的耳膜……

        树开始疯狂地摇动,树叶在不停的颤抖,飞沙走石,月渐渐的掩去,留下一片暗沉的黑与无边的夜。

        “小心了。”花想容凝重的叮嘱着,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

        这时一股诡异莫名的气息如蛇般游了过来,卷曲着无数的沙石奔向了众人,就在众人举袖掩面时,花想容猛得伸手疾射,风吹得她三千乌发飞扬翻涌,衣袖内真气激荡,“破”她大喝一声,但发现自己的灵力竟然如石沉大海无声无息,她不甘心的再次催动灵力挥洒出去,却发现依然如此。

        “怎么了?”月华感觉到了不对,抓着她的手,企图传输灵力给她助她一臂之力。

        “这是虚无幻境”花想容轻喃自语,怪不得魔王会阴险的一笑,虚无幻境顾名思义是虚假的,但说假却不假,当你对付它时,他是假的,但他对你杀机时却是真的,人要进入其中不能破解就是困死,而且虚无幻境却是随着布境之人的强弱而定,灵力越高布的境越坚固。

        眼猛得一冷,杀意随即而生,“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鬼魅在里面,竟然有了这种力量,”

        这时一阵怪风席卷而来如飓风袭来将一众人卷入旋蜗之中……

        “大家一个拉一个千万不要松开。”花想容沉声命令道,这风过之处,如果被吹散,也许就是吹到了不同的时空,再也不能找到了。

        就在众人拉住手的瞬间,他们被卷入了一上离奇的地方,那里是无边无际的黑,伸出手却看不到任何东西,偏偏每个人的耳朵却十分的灵敏,能听到四周此起彼伏的呼吸声,还有从地狱深处冒出来的申吟声,夹杂着偶尔尖锐的笑声。

        “所有的人记住了,这是虚无的幻境,所谓幻象皆由心生,虽然假却是真,这个施幻之人极其高明,你们只有克服自己心中的魔性,不要被贪婪*所左右你们的行动,一定要意志坚定,否则就只能死在这里了。”花想容冷声吩咐着众人。

        “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个幻境”容玉脸微微一白,他虽然是血族的人,但却从未经历过这诡异不能按常理解释的情况。

        “不知道,只有坚持,大家努力,只要多活一分钟就能多一分生还的可能,多一点走出去的机会。”说着率先往前面一团浓厚地看不清路的黑霾中走去。

        “我跟你一起。”月华跟了上去,拉住了她的手。

        “你跟他们走那边”花想容心中一暖,但还是指着另一条路让他带众人而去。

        “不,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能让自己的女人身陷险境,而自己却图安逸享受呢?”月华狂妄的笑了起来,豪气万丈道:“不过是个破幻境有什么了不起的,想本宫活了一千年,千年来多少美女欲勾引本宫而未得手,本宫的意志力是何等的坚定,能被这小小的幻境所左右么?”

        “有多少美人?”花想容突然扯住了他的衣襟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全身陡然发冷,月华陪着笑道:“没多少,嘿嘿,真的我发四。”

        “切,还发五呢!”花想容白了他一眼,放下了手。

        “呵呵,小妖精,我这辈子只拜在你的石榴裙下,对于别的女人我是目不斜视!”月华嘻皮笑脸的拉住了花想容,用力将她的柔夷掌控在手中,生怕她挣脱开来。

        “别贫了,既然要跟我走,就走吧,不过你自己小心,别指望我会救你。”

        “我也跟你去”北宫秋水连忙也开口。

        “你开什么玩笑,你以为去参加宫宴选美大会啊,这都跟着?”月华好不容易能与美人单独在一起,虽然知道这程险恶异常,但却仍是心中窃喜不已,哪能让一个电灯泡夹在其中啊!

        “我与花小姐不能离开三丈之远”北宫秋水并不解释只是喃喃地说了句,把月华噎了个半死。

        “血誓很了不起么?”他对着北宫秋水大吼一声,“哪天把你杀了,看你还跟在边上看着难受。”

        “可以,但现在你没杀之前我得跟着花小姐。”北宫秋水平淡地看了眼月华,很平淡地回答。

        月华此时知道什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真是无语问苍天。

        “好吧,你跟着吧。”月华咬牙切齿地说出了令他无比憎恨的一句话,说完脸如黑炭。

        “花小姐,我一人照看容玉恐怕不易,不如我们也跟你一起吧。”无忧见了也笑嘻嘻的说了句。

        “你凑什么热闹?”月华几乎是用吼的,这个无忧现在怎么看着这么讨厌,简直是阴魂不散!

        “呵呵,我问花小姐,你激动个毛?”无忧气定神闲,还拿出了个扇子开始摇起来。

        “算了,你们都跟着吧,但自己要小心。”花想容眼见着昔日好友就要兵戎相向,头痛的看了他们一眼,想想还是让他们跟着吧,人多毕竟还能有个照应。

        这时前面突然传来一声凄厉如刀割肉般的尖叫声,仿佛有人被一点点小刀剜肉,声音凄厉痛楚,扭曲着,充斥了整个空间,戳刺着众人的耳膜。

        容玉只觉浑身汗行直竖,五脏六腑似乎被压挤成一团,一种垂死的窒息充满了他的全身。

        “大家小心了,靠紧我,千万不要离我太远”花想容脸色凝重吩咐道。

        ------题外话------

        灵琲女强文《丞相的假嫡妻》

        夜映月

        二十一世纪还未出师的杀手,集训时意外身亡

        重生在天圣皇朝,成为将门夜府的掌上明珠

        家人的宠爱,让她一直逍遥游戏人生

        可惜好景不长

        夜家男儿在战场上败于水月王朝雪家,父亲、兄长惨死沙场上

        国恨家仇前,年仅十岁的她披上嫁衣,布下一连串的局中局…

        不料,成亲当日新郎扬场离开,她沦为笑柄

        而她却掀开盖头道:“丞相府,一人之下,众人之上,乱我心者…亡。”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3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