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好,”离非夙点了点头,又不解地问道:“你要避火珠做什么?”

        “血族的火焰山上有一颗还魂石,我需要那还魂石救了个朋友,不过这朋友不有一魄不知道在魔界的什么地方,正好爹爹你在魔界这么久,可知道一年前有一缕女性的魄被世外妖魔的魂带回来?”

        “这个你问我还真问对了”离非夙听了眉轻挑,笑道:“确有此事,那只剩一缕魂的妖魔叫赫庆,其实是魔王的私生子,是当年魔王与妖界的蛇妖所生,为此受了魔界长老的强烈抗议,差点魔王的位置都不保,魔王才不得以送到了人间,没想到竟然被人打死,并打散了魂魄,只留了一息弱魂带着另一女子的魄跑回了魔界,魔王自然大怒,将那女子的魄教给了我,要我天天用炼火将魄给炼成反噬魄将来祸害她的亲人。”

        “爹爹,你练了么?”花想容听了大为紧张,害怕紫玉的魄真被离非夙给炼了,那反噬魄炼起来极为邪恶,被炼之魂魄历尽九死一生的痛楚还求死不得,简直是惨无人道,这阴阳界是用来惩罚背判之人才用的。

        “没有,我见这女孩的一缕孤魄虽然单薄却十分顽强,又感觉灵气充盈,想到了你,就没忍心下手,一直用净水养着,保持着她单魄生机。”离非夙摇了摇头叹道:“没想到这女孩居然与你还真是有所渊源,这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助”

        “谢谢爹爹。”花想容轻吁了一口气,放下了心,随即又奇怪道:“那爹爹明明是人类,如何会在魔界为魔王办事效力呢?”

        离非夙眼一黯,顿时满眼的光泽如轻云蔽日,透着阴翳,:“当年你娘突然失去了踪影,我查了良久才知道是回到了血族,但血族外人根本无法进去,进去之后必然会被焚烧殆尽,所以到处漂流希望找到进入血族的方法,正好碰到了魔王,他说只要我帮他守住护珠山,他帮我想法找隐身草,到时就能进入血族不受任何危险了。”

        “隐身草根本是不可能的”花想容摇了摇头道:“那血族的地狱之火认得是人的气息并不是人的外形。那个魔王在糊弄你。”

        “我亦知道隐身草是不可能的,但魔王说血族圣血滴在隐身草上就行了。”

        “血族圣血?”花想容听了呆了呆,她亦不知道什么是血族的圣血。

        “那魔王简直是可恶。”这时数丈之外传来了气呼呼的声音

        “北宫秋水?”回过头,花想容看到了北宫秋水,她眼一闪,道:“爹爹,这是北宫秋水,也是血族的人。”

        “嗯。”离非夙打量着北宫秋水,但见他人如其名,眼似秋水,轻泛神韵,但却稳重内敛透着刚毅,不禁暗中点了点头。

        他这一点头不要紧把月华吃醋快吃死了,他们一行人转了半天好不容易转到了这里,就听到了花想容与离非夙的对话,得知花想容竟然父女相认,正是高兴万分,没想到花想容不把他介绍给未来岳父却先把北宫秋水介绍了,让月华心里跟吃了半斤醋一样翻腾不已。

        一把扒拉开北宫秋水,他殷请的走到了离非夙的眼前,很郑重地行了个礼道:“离前辈。”

        “你是……”离非夙打量着月华,但见他红发三千如丝如缎张扬不已,相貌更是美得不似人类,眼睛明亮透泽,闪着邪魅的波澜,暗中就有些不喜,只觉此人长得过于妖媚,男人妖娆并非好事。

        月华哪知他引以为傲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相貌此时却成了致命的弱点,引得老丈人心中不喜,要是知道的话,他非得吐血三升不可。

        “小婿月华”他笑眯眯地回答着,希望看到未来丈人满意的神情。

        “小婿?”离非夙皱了皱眉,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回头对着花想容问道:“他是你的夫君?”

        花想容抬眼看了看月华,看他紧张的样子,叹了口气道:“算是吧。”

        这一下气得月华差点暴跳如雷,什么叫算是吧?是就是,连肌肤之亲都有了,还能不是么?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处男啊,难道她还想吃了不认账么?“

        ”算是?“离非夙也是不解,这夫君还有算不算的么?

        ”嘿嘿,爹爹,这事以后再说,先问问北宫秋水为何魔王可恶吧!“花想容笑了笑,不想纠结于私人问题,岔开了话题也破灭了月华欲讨好未来老丈人的希望。

        ”血族圣血就是圣女的心头血,所以魔王根本就是在欺骗离前辈为他卖命,原来的圣女就是离前辈的爱人,目前正被锁在邪盒里面,而现在的圣女就是花小姐,就连血族都不知道,魔王怎么知道呢?再说了心头血,那是何等艰险,弄得不好就是香消玉殒,何况离前辈要想进血族并非难事,历来与圣女有过肌肤之亲的人都能进入血族。“

        北宫秋水的一席话说得离非夙一下心头火起,钢牙紧咬,气道:”这个魔王真是欺我太甚,可恨我白白浪费了十几年的光阴却让瑟瑟孤孤单单,凄凄凉凉地在邪盒里受尽苦楚。真是气煞我也!“

        说完一口鲜血直喷出来,洒向了半空,落一地凄凉。

        ”爹…。“花想容大惊失色,都知道伤心到极致之时吐血是最危险的,有可能会损心脉的。

        ”我来“月华沉声说道,将离非夙盘膝而坐于地上,自已则正襟危坐于他的身后,一股股灵力充沛而出。

        离非夙痛得心神俱裂之时,只觉一股浑厚的力量冲入了体内安抚了他蠢蠢欲动的逆流,一下平稳了他的气息。

        睁开眼睛后,他想看看究竟是谁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要知道他已然快进入天人了,如果帮他疗伤之人能力不如他,非但不能救他,反而会被他反噬,一起受伤,而现在他既然能转危为安,就说明这给他疗伤之人功力极为深厚,可以说是比他还高出一筹,让他如何不惊异呢?

        ”是你?“离非夙惊异地看着月华,原本以为月华长得美艳定是个花架子,没想到关键时候却才发现居然强大的不是一点两点,这时他对月华顿生好感,当年瑟瑟之所以受苦就是因为他不强大,没有能力保护瑟瑟,这是他毕生的痛,而今发现月华竟然如此强大,顿时心花怒放,谁会不疼自己的孩子呢,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呢,这个男人对花想容的情他是看得出来的,这下他放了心了。

        ”好,好,你很好。“离非夙拍了拍月华的肩,连说了三个好字,让月华雀跃不已,没想到只是疗个伤就收买了未来岳父。

        唯有花想容明白离非夙的想法,禁不住白眼一番,敢情这个爹爹只认能力不认人,谁的能力强就把女儿给谁啊?

        ”不过这个魔王竟然敢耍我,我决不会放过的。“话锋一转,离非夙眼中射了犀利的冷光,他亦是人中之龙,为了心爱的人才忍受别人的利用,如今真相得知了,如何不火冒三丈?

        ”嗯。爹爹,等我先把避火珠取了。“花想容一个纵身飞向了那宝珠,还未到跟前就惊叫一声倒退了回来。

        ”怎么了?“月华关心的冲了上去,抓住了她左看右看,打量了半天发现没有丝毫的损伤才放下了心。

        ”没事,那火焰太强,没法靠近。“花想倥抽出了手,大家都看着,这个月华真是也不看场合就这么做出亲昵的动作,不过虽然责怪,心里竟然有些甜蜜,被人时时刻刻关心这种感觉却是该死的好

        ”这火亦是天火,虽然不及火焰山的温度却不是容易靠近的。“离非夙看着火焰皱着眉,想着怎么替女儿拿到避火珠。

        ”天火?“月华脑筋一转,灵机一动对着花想容道:”我记得你是能召唤水的,那是什么水?“

        ”你是召唤师?“离非夙听了惊喜交加,不可置信地看着花想容,没想到花想容居然亦成了召唤师,当年瑟瑟有召唤师的潜力却最终未能成了召唤师,这一直是萧瑟瑟的遗憾,没想到花想容却完了她的心愿,如果瑟瑟知道了,该是如何的开心啊!这时,他不禁又想到了那苦命的爱人,脸上的欢欣稍纵即逝,随之而来的是痛苦相思。

        ”嘿嘿,爹爹,女儿是有这门手艺,好象能召来天水,也许天水能灭天火“花想容露了个可爱的笑容,随即揉身而上,大喝道:”水之箭“

        一道冰蓝的水柱从掌中冲了出来,宛若游龙,带着呼啸的狂风冲上了那团火焰,瞬间浇熄了避火珠身下的那团火,说时迟那时快,花想容如离弦之箭飞身而上,将避火珠掌握到手。

        等她如蝶般飞舞坠地,那火焰腾得而上,烧得越来越旺,只一眨眼的功夫就窜高了数米。

        热力一下侵而来,让大家都炙热难当,花想容花容失色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避火珠是用来压制魔界天火的,相当于镇魔之宝,所以魔王利用我在这里替他看守,因为一旦没有避火珠的制约,这火会迅速燃烧起来,到时整个魔界都处了炎炎热火之中,火到之处寸草不生,加上魔界一半是火一半是冰,本来火的力量与冰的力量是平衡的,如今没了避火珠,破坏了平衡,使相互之间没了制约,那冰将化为汪洋大海,而这半边却会成滔天火海,魔界将就此完蛋了。“离非夙突然唇轻勾起残忍的弧度,眼波闪动着嗜血的锋芒,这个魔王敢利用他,那么就付出血的代价吧。

        ------题外话------

        感谢kimiko0537小美人的票票和花花(20朵)感谢颜灬小七小美人的票票。

        《医手遮天》“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一壮汉面色狰狞,眼睛微眯看着慕芷璃背后的包裹。

        然而不待他话说完,慕芷璃双手环胸,眼中满是惊恐“你们想干什么?我只有色没财…”

        看着那惊恐女子的那张脸,某壮汉凄惨倒地,哀嚎一声…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3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