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金弦-1

        感觉沉睡了几个世纪,在苍夜感到腰酸背痛腿抽筋全身都难受的清醒过来时她只有一句感叹,那就是:哇槽,哥居然还活着!还好一睁眼看到的不是那个自带鬼畜气场的怪大叔!

        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在确定没有被这样或是那样以后她着实松了一口气,但是看到自己的黑长发又有些疑惑。

        “这长度倒是跟我原来差不多,难道!哥穿回去了?!”她连周围地形景物都没看,一个激动就要蹦下床去找镜子,但是因为太着急没注意脚下加上全身无力酸软所以脚被被子绊了一跤然后……就悲剧了。

        她脸朝地摔到了床下的地毯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她小腿以下的部分还在床上。

        “卧槽!本大爷脑子里明明想的是用手撑地在地上滚一圈缓冲一下,之前不管是本大爷自己的身体还是亚雪的身体都能轻松地完成这个动作,为毛现在全身都不听使唤!!!”

        她捂着被摔痛的鼻子忍着眼泪自顾自的发着飙生闷气。

        这时很不巧的响起了开门声。

        苍夜疼的除了揉鼻子擦眼泪静待疼痛过去以外本来完全没有从地上爬起来的打算。

        “噗……koyori(こより),你怎么了?你刚清醒,身体还没康复,怎么能随便下床呢!”门口响起了一个女人没忍住的喷笑声,责备里不乏温柔和关心,然后脚步声靠近……

        (卧槽!怎么还是日语!我到底跑到哪去了?莫非根本没穿还在坑爹的工口世界里?!还有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还这么别扭!koyori又是谁啊混蛋!)迅速的吐了一连串的槽后,她感到自己被温柔的扶了起来架回了床上。她赶紧擦干净眼泪使劲眨了眨眼睛试图看清眼前的人到底长什么样,等她看清顿时觉得十分惊恐。

        “母……母上大人……(欧卡萨玛)”

        (老妈的脸怎么变成二次元版了!虽然比三次元的好看了很多……)

        苍夜面前的女人迅速抬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无奈的小声嘀咕:“烧退了呀,怎么还在说胡话。”

        然后用很认真的表情放大音量对她说:“都说了多少遍了,我们家不搞那一套,你不用因为你们学校有大量有钱人家的少爷大小姐就刻意改变自己的言行举止!反正不管我们做的再好也逃不过那帮碎嘴嫉妒的指责我们是暴发户,何苦让自己活得那么不自在呢?反正我们的钱都是自己凭本事赚的,虽然也有运气的成分,但是你只管坦坦荡荡的做你的‘阿哦衣  koyori’就行了!还有!只要跟前没有烦人的有钱人,要叫我卡酱(亲昵的称呼妈妈)或者mama!”

        “那个……”

        “妈妈相信你的自制能力和头脑,你是我跟你爸爸引以为傲的独生女,以后家里的一切都是你的,所以不要那么苛待自己。反正家里穷的只有钱了,尽管花吧。如何用钱换来快乐也是一门学问,不要因为怕闲言碎语就把自己装成穷人,你不比任何人差……你这次生病就是因为心理压力太大、生活不规律、水土不服加上伤风受凉,以前在美国的时候就从没发生过这种情况,日本的环境果然无形的压力太大了吗……加上这里的人嘴太碎,真是烦不胜烦,妈妈理解你!但是没办法,谁让爸爸怀念自己的老家,把生意都转移过来了呢!yo酱要顶住啊!要是觉得实在不行,我可以说服你爸爸把你送回美国。”

        “那个……”

        “对了,你已经好几天没练习乐器了,看你现在脸色好了一些,可别辜负莉莎老师对你的期待呀!你虽然因为学校里没有主修竖琴的人而没去音乐科,不代表可以荒废好不容易练出的技艺哟,妈妈还等着听你演奏呢,跟妈妈来合奏也不错~!”

        “嗨……”

        “你先把这碗粥喝了,要不然全身没力气又要半路摔倒了。”

        苍夜已经没有力气吐槽了,默默的接过来把已经放温却没什么味道的蔬菜粥一口喝掉,顿时感觉好了很多。

        “对了,你昏迷的时候香穗子,小直和美绪打电话要来探望你,但是因为你一直没清醒过来,所以我为了让她们不白跑一趟所以拒绝了。虽然进星奏学院才不到半个月,你就交到这么多好朋友妈妈真是太高兴了。”

        之前攒了无数的槽没吐出来,此刻听到母上大人这句话,苍夜仿佛被五雷轰顶一般呆愣了半天,沉浸到了异次元空间连母上大人什么时候走的都没注意到。

        (这……这什么情况?跟我亲娘长得一模一样却温柔的过分性格和长相完全二次元化满嘴都是霓虹语的母上大人、暴发户的家境、归国子女,最后还说了什么?!香穗子、星奏学院?!难道我穿进金色的琴弦了?她说我叫‘阿哦衣  koyori’虽然不难听,但是这究竟是个神马名字,本大爷怎么一点头绪都木有?!)

        苍夜再也忍不住爬起来企图翻书包抽屉找自己的名字。

        然而她毫不费力的刚翻出第一个笔记本就看到上面的名字——【蒼  小夜】。

        苍夜忍不住脸抽,动作诡异的停顿了几秒钟……

        (卧槽啊!这名字是怎么回事啊喂!这个多出来的‘小’是神马情况啊啊啊啊啊!‘蒼  夜’就行了为毛还要加个‘小’字?!小夜就小夜好了,为毛要读作‘koyori’而不是拉风的‘saya’或是平民一点的‘sayo’!这不是存心让人读错嘛!不过好在这个‘aoi’不是写作‘蒼井’,否则加上之前的工口游戏阴影也许会因为觉得被苍老师诅咒一时想不开也说不定,还好还好……笔记本上写着1年2组,看来跟香穗妹子是一个班,现在是……12月28号,也就是说一年级的第二学期刚结束,目前正在放寒假,本大爷还有几天假期适应穿越……哎,懒得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总之在这里过清水种田看帅哥看热闹的日子比当黄油女主强太多……)

        这样想着,她嫌弃的抬手理了理至少三天没洗的头发打算先去洗个澡。她的房间内就有个浴室,她在确认了自己的长相就是几年前自己上高一时形象的二次元版后,就淡定的在十分宽敞的浴缸里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把自己洗干净以后换上了新的睡衣,感觉神清气爽,然后她就开始着手调查关于这位小夜的事情和周围环境。

        环顾了一下自己的房间,颜色是冷色调装潢还很新,布局都很大气,一点都没有普通日本住宅狭小利用率过高的感觉,品味也不显俗可见这个身体的正主和父母品味和智商都不算太差。

        她又拉开窗帘望向窗外,这个房子的院子很大。后院有庭院景观,侧面还有个花园和温室,院子各处和房子周围都种着很多高大的树木,外边围墙的大门离房子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最近的邻居家离她家住宅至少也有一百米以上,可见这里要么是郊区,要么就是富人区。

        (不行……光是这么观察收集信息的速度太慢,既然这次又穿越难道就没啥外挂金手指神马的嘛?天父啊,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办……啥都不知道可让我怎么活下去啊,比如这张银行卡的密码关系到我以后的零花钱……)

        ‘4826’

        这几个数字突兀的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她猛地意识到这就是她想知道的密码。

        (莫非只要我去回想,关于身体原主的信息就能读取不需要我费尽去查去找日记本神马的?感谢圣父圣子圣灵!)

        然后她盘腿坐在了床上开始了她的“冥想”大业。

        苍小夜出生在美国,父亲年轻的时候去美国留学,毕业后自己奋斗在那里做生意,创业初期因为疲劳过度进了一次医院在那里认识了她母亲。苍夜的母亲据说年轻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负气离家出走跟家里断绝了所有关系,凭一人之力在美国赚钱独自完成了学业后在一家很大的私立医院当医师,从来不跟任何人提关于她家里的事情。当时他们已经各自在美国都待了几年了,二人在医患相处中很快擦出火花来了场美式恋爱,周遭的人本以为这场恋爱会很快结束,当时前途无量的母亲却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当时事业刚起步的父亲的求婚,二人多年来感情一直好的黏黏糊糊腻腻歪歪和谐融洽……

        (捂脸……真是个俗不可耐的童话故事,却又让人羡慕的捶地。这身体的父亲果然跟我亲爹长一个样……很难想象我那个求稳求实的公务员老爹化身实干家下海发财啊喂!虽然我老娘的属性还是医生但万年严肃脸化身绕指柔对我体贴备至神马的只有梦里才能见到……相比之下老爹那个还算好。对了,乐器!老娘刚刚说神马乐器?!俺只会弹一点钢琴,小提琴现在的话有信心能拉完的只有小星星啊喂!手风琴竖笛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东东还是不要拿出来了OTZ……还不如让我赤手空拳的上去表演俺引以为傲的声乐,虽然几乎都是自学的OTZ)

        这样想着,脑中浮现了原版苍小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学习和练习竖琴的场景,夹杂着学习小提琴,钢琴自学吉他的片段。

        “额滴个神,这家伙居然会那么多种乐器么?!老娘还虚伪的说要好好做自己,这不还是怕被人小瞧为了在攀比里不丢面子让可怜的娃学这学那的么!!!不行,俺要去试试上帝给开挂开到了什么程度!”这样自语着,她凭搜索到的信息找到了专属小夜的练习室。

        推门进去时,她脱口而出——这该死的有钱人!

        练习室很大,足以容纳一个小型交响乐团,四周一律都是隔音墙,墙边有好几个大柜子里面分门别类摆放着无数CD光碟和乐谱。另一边的架子上摆放着明显装着各种乐器的盒子。

        她打开看了一下见到了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小号、古典吉他、长/短笛、单/双簧管……甚至连三角铁都找到了,每件看起来都是名品颇有历史,却似乎很久没有被使用过——从这一点她终于看出了她们家的暴发户的实力。

        练习室的中间摆放着一架看起来便价值不菲的纯白色三角钢琴和一架有七个踏板的47弦竖琴。

        她先坐到了她最熟悉的钢琴跟前。苍夜从五岁开始学习钢琴,到小学四年级时考过了钢琴八级,此后她妈妈不再请老师,让她独自揣摩练习,每天至少要练四个小时。上初中之前有一次听到了父母的争执,假装叛逆心理发作死活要求住校,便彻底放下了钢琴,在觉得解脱的同时心里空落落的,后来因为不能奏出音乐感觉十分空虚才开始自学声乐,让自己成为乐器……

        那次争执的内容她至今都忘不掉——

        “老公,我们家苍夜十分有音乐天赋,要不要考虑培养一下,将来把她送到音乐学院?”

        “你不是不知道家里的状况,这几年为了培养她的音乐素养请了那么久老师,买了钢琴、小提琴、手风琴,她学哪样上手都那么快,以后根本是个无底洞啊,家里的钱根本不够烧的。你也看到了,现在我们这个小地方,已经没有人能继续教她钢琴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总感觉她学琴和练习不情不愿的,这种态度以后再有天赋也很难有成就。毕竟是她自己拒绝去考钢琴十级的,不是吗?”

        “她现在还不懂事,等到了那一天,她会意识到自己发自内心的喜欢弹奏的!”

        “这个我们赌不起,风险太大!她头脑那么好,以后好好学习,出路肯定比搞音乐强很多!”

        “话虽这么说,但是……”

        “不用说了,她小时候我同意让她学乐器不过是想陶冶一下她的情操不输给别人家的孩子,不要像我们一样这么粗俗,现在目的早就达到了,不要再强求了。”

        当时的苍夜透过门缝看到了母亲低着头露出有些落寞的表情。

        她自己这时才意识到之前逆反心理发作而表现出对日复一日的练习表现出的厌烦是多么的矫情。

        两年后她暑假回家,不小心又听到了一次类似的对话——

        “老公,今天苍夜在学校的美术老师也就是我的初中同学XX登门造访,说想收她当学生学习绘画,还强调说不收学费……”

        “怎么回事?”

        “他说苍夜在美术课上交上去的画比在他那学了四年绘画的学生还要好,说她的天分几十年难得一见,如果好好培养的话将来肯定能上中央美院……”

        “你去拒绝一下他的好意吧,就说我们苍夜志不在此,学画画根本就是浪费时间。只有学习学的很糟糕没有出路的人才会搞什么绘画!”

        “但是……”

        “画的再好有什么用?古今中外有多少人学画又有多少真正出名的画家?而且学费太贵我们负担不起。况且这次期中考试她拿了全年级第二,将来能考上省重点是板上钉钉的事。”

        老娘不说话了。

        天分太广还真是糟糕——当时听壁角的苍夜下了这样的结论,便催眠自己:画画很枯燥,很没意思,放弃也毫不可惜。然后她就把这件事忘记,继续在学业上奋斗,后来才有了自暴自弃的在高考填志愿时想填法医专业的故事。

        家里蹲玩金色琴弦时她经常会想:如果我当时死活赖着父母坚持继续学钢琴,自己会变成什么样,是不是还会成为这样我行我素、胆大包天、对一切毫不期待又一点都不坦率的苍夜?

        神把她送来这里是为了给她打开了另一扇门让她从头来过?

        若是这样的话,她感谢神明。

        她掀开琴盖揉了揉手指又甩了甩手,定音、弹奏,弹的是她以前在周遭无人时最常弹的升C小调幻想即兴曲。

        她当年觉得这首曲子的娴熟度能够证明她拥有钢琴十级的技术能力,而且旋律十分符合当时一团乱麻的心境,弹着弹着总能产生一种奇怪的共鸣,仿佛把内心积压的压力和不快通过尖叫和呐喊发泄出来一般爽快。

        但是她暗自跟父母赌气,小学毕业后便从不在有人时摸钢琴,也就是说她现在很手生,生的厉害。

        在卡壳N次,弹错N次后她好不容易完整的弹完,紧接着盖上钢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跟以前相比产生的落差让她觉得仿佛自己失恋了一样(虽然根本没恋过),若是要把以前的水准捡回来,那难度简直就跟追回自己无情甩掉的男盆友一样困难啊捂脸!

        原版苍小夜只学过一年多的钢琴,撑死也就钢琴三级水平,她的经验没啥用也说得过去,关键是——竖琴。

        她坐到了竖琴跟前,摆好谱架的位置和乐谱,看了一眼满是厚茧的手指后,遵照身体的记忆和脑中自发发出的指示开始弹奏一曲比较简单舒缓的离别曲。

        这首曲子她听过很多版本,也听过竖琴版的CD,却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听到竖琴的音色,弹奏速度可以随意的根据自己的心意随意调整,她简直把自己感动到了。

        (竖琴咋就这么梦幻!本大爷终于可以装回真·女神救赎(忽悠)更多无知骚男骚女们了啊喂!)

        “利利的魔法小提琴比起本大爷这种植入式外挂简直弱爆了有木有!哇卡卡卡……”

        此时练习室的们猛然被打开,让她得意的大笑生变成了震天的咳嗽声。

        “等身体完全好了再来练习,到时候你想怎么练通宵练都行,现在,立刻,给我躺回床上休息!”怒目而视的表情加中气十足的嗓音让苍夜之前向好的所有借口都被堵在嗓子眼里。

        “嗨,卡酱。”她灰溜溜的回房间在监视下躺下,然后闭目回想这位苍小夜的生平,省的以后还会出现什么麻烦。

        (不过这个玛丽苏种田的开端真是太美妙了,可以在日野妹子身边看她烦恼、进步、恋爱,虽然三次元的恋爱很麻烦,但也许本大爷还能勾搭一个被她漏下的再始乱终弃神马的~~啊,本大爷居然也有一天能成为一个现充,生活怎么可以这么美好!)

        她仿佛已经看到了她耀眼的明天,傻笑的留着口水……

        (不对!等等!话说这个金弦到走的到底是哪个情节?!游戏,动画还是漫画?!)

        她迅速爬起来开始绞尽脑汁的编写备用方案……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196/183367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