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UTM,金色琴弦]女汉纸的乙女游冒险记 > 第45章 金弦-18(视频链接修正)

第45章 金弦-18(视频链接修正)

        此后几天日野妹子为了给找茬三人组一个交代,全心埋头自己研究小提琴。苍夜好几次都想帮忙,却因为香穗子总是来去匆匆连个好好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终于有一次在课间香穗子抱怨肌肉酸痛和下巴痛的时候她插上嘴了。

        她告诉了她几个缓解因长时间练习小提琴而产生的身体不适的方法,她自己每天都要练习中提琴,而中提琴的大小和重量都在小提琴之上,所以她还是很有心得的。

        香穗子的悟性非常好,短短的时间她就独自学会了按照乐谱拉小提琴以及各种演奏的姿势和技巧。这让苍夜倍感欣慰——不愧是游戏里能被我培养到每次比赛都能拿第一的闺女,天赋大大滴有!

        值得一提的是在金泽的陪同下,苍夜去试了学校的两架竖琴,调音花了许久后在金泽的要求下随意弹了几首曲子的片段看琴的状态是否良好。她提出要求把所有弦都换成新的,理由是老化的比较严重,有几根尼龙弦随时都有可能断。金泽大概知道了她的实力,以令人惊讶的效率迅速完成了她的申请,而且还把练习用的竖琴搬到了一间练习室,并特意向其他人注明那间练习室苍夜享有优先使用权,其他人必须在剩下的练习室全都约满的情况下才能预订放有竖琴的练习室。

        自然的,这引起了很多音乐科学生的反感,觉得只因为全校只有一个竖琴专攻的人而给这个水平可能不怎么样的普通科学生这么多优待简直不可理喻。

        苍夜装作不知,该干嘛干嘛。

        周六上午的时候,苍夜难得的一个人出去晃,出行目的是去证实她的猜想。因为手上的这副眼镜跟在UTM时用的很接近,万一碰上那几个“熟人”反而有可能弄巧成拙,索性她就顶着素颜去了。

        她住的地方在横浜市的绿区,电车站正好在她家和星奏学园中间的位置。她乘坐电车到了新横浜,开始了“故地重游”。

        首先是她曾经打工的店……一路上的景致与她印象中完全相同,那家店的名字和外观也是,这让她愈加忐忑。

        她推门进入,然后囧了。

        她看到了温柔的对她打招呼的“主人公”(注1),还有被一群女孩子围住的Ikki。

        没错,这家店就是AMNESIA失忆症里面的“冥土和羊”(发音同女仆和执事)。

        被“主人公”妹纸带到了一个座位上随意的点了一些甜点饮料,苍夜森森的感谢上帝:终于当了一回打酱油的路人甲,万岁!

        那边被围住的Ikki似乎对这位进店后看了一眼他便若无其事的坐到墙边的苍夜有了点兴趣,亲自上去“搭讪”了。

        “大小姐今天怎么是一个人来的呢?让在下在您身边陪您说说话怎么样?”

        苍夜挺高兴的,因为她很想试试这位“瞪谁谁怀孕”……啊不,是“瞪谁谁爱上他”的奇异能力。

        她一脸欣喜的抬头和他对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她啥都没感觉到。

        要说吐槽的话,在她脑海里刷的最多的念头就是:为毛这家店的几个人跟本大爷画风不一样?!这不科学!——之类。

        “哦呀,好像发现了有趣的事情。”Ikki看了一眼他,又回头看了一眼漂亮的“主人公”桑,笑的意味深长。

        “欢迎大小姐以后经常回来享受招待~”他低头附在苍夜耳边说,看到苍夜满脸通红得意的笑笑,走开去应付刚才围住他的那帮眼睛冒心的妹子们了。被他的眼神扫过的雌性全部都失去了理性……

        什么?为什么这货会脸红?因为Ikki的声线跟月森莲和雷尼是一样的啊喂!

        她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一个人用手机确认了一下附近的建筑物和方位,吃光了自己点的食物后结账离开了。

        (哎……这到底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世界啊!这种神奇的体质都有,太不科学了!)

        仰望与魔窟1号所在公寓大楼一模一样的建筑物,苍夜双腿发颤差点就要泪奔而逃了。很可怕啊有木有!万一里面跑出来虐待过她的双胞胎(赛玖躺枪)或者会黑化的猫咪,会把人吸成灰的吸血鬼……

        她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怎么报复回去的……只能说剧情给她的阴影和先入为主的影响太重。

        (别怕,也许里面啥都没,证实完了如果真没有,至少以后还能睡个安心觉,否则以后连胃口都会不好的样子……即使被当成可疑人士抓到了,大不了死不承认!)

        她壮着胆子,在门外按下了她原来住的时候使用的门禁密码,门居然开了!上了电梯,按下顶楼,看着头顶的电子屏显示的楼层数渐渐增加,她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出了电梯看到顶楼的光景,苍夜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看来后会无期了呢,那几个人……”

        顶楼根本就没有住户。

        (也对呢,魔窟一号是双子用魔力辟出来的,这里没有那个房子就说明他们没在这里。)

        在她恢复了一些魔力的情况下却始终没有感觉到天使和恶魔的气息,她知道要么就是魔力太弱了感应能力太差,要么就是这里根本就没有天使和恶魔。她不知道是失落多一点还是高兴地心情多一些,之前的想法落空,走出来的时候不免有些茫然。

        不过她迅速的调整了心态,如释重负的随意走在大街上,觉得时间还早,去海边吹吹风发呆休息也不错。

        她边吃边走,穿过了电车站附近的繁华区,穿过了很长一段的两层矮楼住宅区,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到了海边。她看到了以前在同样的地方见过的灯塔,想起了游戏里雷尼一个人偷偷吃草莓冰淇淋被亚雪撞到的那段情节。

        内心感慨的同时,看到不远处真的有冰淇淋摊,索性就为了“缅怀”雷尼,咬泪别了抹茶红豆味买了草莓的。

        (不过那个正在买冰淇淋的那个蓝毛背影怎么那么眼熟?)

        觉得自己想多了,所以打消了多余的念头,她看到前面那个蓝毛男接过顶部盛满草莓的冰淇淋,还立即迫不及待的挖了一勺放到嘴里,觉得轮到自己了便从他身后出声:“请给我来一杯跟这位一样的草莓冰淇淋。”

        “好的,500円。”

        “咳咳咳……”苍夜面前的那个男的似乎被冰淇淋呛到,猛烈地咳嗽起来,嘴里还含糊的说“苍……?”,同时吃惊的回过头。明显,看到她的脸以后更吃惊了。

        苍夜听到他说第一个字的时候便虎躯一震,待看到了戴着眼镜手里举着草莓冰淇淋的月森莲,心跳更是快的耳边只剩下心脏鼓动的声音。等脑子摆脱了一片空白后差点就想变身花痴捂脸尖叫了……月森这幅样子戳中了她两个最大的萌点,差点让她以为自己“一见钟情”了。

        这两人——一个是平时戴眼镜,突然摘了眼镜让人有些小惊艳;另一个是平时戴隐形,戴上眼镜看的某人脸红心跳。

        四月的海风还有些凉,周围人也不多。她很随意的靠在护栏上,面向大海边哼歌边吃冰淇淋。她觉得在这地方跟与雷尼相同声线的这位一起吃草莓冰淇淋,“缅怀”的有点太彻底。

        “苍为什么会在这里?”

        “啊,总宅在家里不太好,所以随便出来闲逛散步。倒是月森君为什么会来这里?”她回答的看似随意,实则因为近距离的听他说话,根本抑制不住因为他的声音引起的身体战栗。

        “不知道为什么,等回过神来总是会跑到这附近。”

        “月森君居然会喜欢吃草莓冰,真是让人很意外呢。”

        被这么一说,月森的表情变得有些窘迫,抬头看向她有些欲言又止。

        “我不会那么无聊,跑去跟别人说这种事情,放心吧,喜欢吃甜食的月森君。”

        “你也喜欢吃草莓味的?”

        “还好吧,我最喜欢的是抹茶红豆味的。今天想起来以前一位喜欢吃这个的熟人,所以才睹物思人罢了。”

        “那个人跟你的关系一定不错。”

        “不,经常吵架。他对我一无所知,却始终自以为是,而且托·他·的·福,我认识他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在饿肚子,让我重新认识到了经济独立和各种独立的重要性。嘛,不过他为我着想的心意我心领了。”不知为何,对着这个与雷尼拥有同样声线、同样闷骚性格的月森莲,苍夜毫不介怀的吐槽抱怨着。似乎只要这样做就能跟那段不堪回首的憋屈经历say  goodbye。

        “他对你一无所知,也许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对他透露过……”

        月森似乎有过什么类似的经历一般这样说,引得苍夜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月森君真是个温柔的人呢,如果那个人有你一半温柔、肯心平气和的和我交谈、保证不使用暴力的话,也许至少能成为朋友也说不定。”

        “结果,你们到现在连朋友都不是吗?”

        “也许永远不会再见面也说不定。”

        话题至此,月森始终认为苍夜说的应该是她在美国时的“前男友”的事情……

        苍夜看到月森手提小提琴盒,于是随口问:“月森君是出来练习的吗?不如就在这里练习?话说我还没见过月森君拉的小提琴是什么样子的。”

        “可以,你有什么想听的曲子吗?”

        “还可以点歌吗?”这货一脸兴奋“D大调波兰舞曲,可以吗?”

        “……那个需要钢琴伴奏。”

        “那么,帕格尼尼的G大调随想曲?”(注2)

        月森莲黑着脸瞪她,满脸写着“让你选曲子的我真是笨蛋”的“悔恨”。

        作者有话要说:注1:失忆症的女主名字就叫“主人公”,游戏版本名字是玩家自定义,而动画版里压根从头到尾没粗线过女主的名字,声优列表里也叫“主人公”。(汗)

        注2:帕格尼尼的G大调随想曲  是帕格尼尼用帕伊谢罗  (1740-1816)  歌剧《磨坊女》  (1788)  中的咏叹调“我心惆怅”为主题(Theme  fro  ra—Nel  Cor  Piu  Non  Mi  Sento)改编而成的一首主题变奏曲,又名“G大调随想曲”,是他留给后人的作品中最难演奏的一首。整首乐曲由主体加六个变奏构成,帕格尼尼在这首乐曲中高难度地使用了各种小提琴演奏技术。这首乐曲是对演奏者在音乐上和演奏上的双重挑战,很少有演奏者在音乐会上演奏,录音版本也不多。在此处苍夜是在开玩笑,想看月森莲是什么反应。

        下面的视频是前苏联小提琴大师演奏的,真心是看得我脊背发凉的版本,不能再牛,简直就是传说级的,有兴趣的同学们可以看一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196/183367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