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金弦-25

        第二天她很早就醒了,醒来后洗漱时对着镜子看到锁骨以下有几个红点不禁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想太多。她换上一身运动服开始晨练。

        其实她是两周前才开始晨练的,原因是因为她觉得自己长期缺乏锻炼,长时间练习时体力不足力不从心,更重要的是她觉得最近自己唱歌的气明显不够,所以她咬着牙坚持着每天跑步运动。

        绕着别墅附近跑了五圈后听到了火原吹小号的声音,然后找了个比较僻静的地方开始做发声练习力图不影响别人。练完她嗓音全开的唱了一遍Amazing  grace来开始她信仰生活的一天。

        要知道很多专业女高音的力量可以与交响乐团抗衡的。虽然苍夜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但是她的嗓音天赋和多年来练习的发声方法也使她的音量和穿透力达到了比较高的水平,加上附近的噪音源很少,她的歌声被整个别墅附近的人都听到了。

        正在跟月森一起找金泽闹着要换房间的土浦听到这个歌声突然捂着脑袋瘫倒在地。

        苍夜回到别墅后金泽拦住了她。

        “喂,刚才的歌是你唱的?”

        “是,看你的脸色……难道唱的太难听吵到你们了?真是抱歉,因为是个人爱好所以没办法放弃。下次我再找找更远的地方……”

        “不,不是那个意思。你真没学过声乐?”

        “理论的话我还是有看过书的,不过没有找过老师做过专门的训练罢了。”

        “如果你想学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

        “真的吗?小金大叔,你难得积极主动的往自己身上揽活,我会成全你的。”

        “喂喂……”金泽难得正经一回,看到这姑娘居然是这反应不禁有些蛋疼,条件反射的取出了一根烟。

        “烟还是不要抽的好,难闻还不说一点都不帅。抽烟的男人很讨人嫌,于是嫌弃你的本大爷为了保护自己的嗓子决定暂时离你远点。”

        “啊,是嘛。”金泽甩甩手走向玄关,似乎是想出去抽,完全不把她的话当回事。

        “喂,你的歌土浦听到觉得头疼,后来干脆晕过去了。”月森毫无情绪起伏的向苍夜叙述。

        “……不是吧?”她很无语,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达到“魔音穿耳”到离这么大老远都能把人震晕的境界。

        不过好在早餐的时候土浦似乎没事了,只不过眼神有些恍惚,自称是被月森气的没睡好。

        “小夜酱,昨晚睡的好吗?”柚木状似随意的问,而听到这个问题后志水也突然抬头看向她。

        “很好啊,我们很早就睡了,今天即使早起也觉得很精神。”

        “是嘛,那真是太好了。”

        早饭后大家商量了每个人使用练习室的时间段。一楼有三间隔音练习室,每间有一架钢琴;二楼有一个房间有一架钢琴,也就是勉强算四间练习室。刨掉楼上那一间,三间练习室每人一天可以使用3小时,还想继续练习的话就自己出去随便找个僻静的地方。楼上那间的使用方式随意。

        “话说回来,小夜,这里好像没有竖琴,你打算怎么联系?”香穗子关切的问。

        “竖琴搬来搬去太麻烦了,所以有什么练什么就好。我打算练钢琴,反正每天都要练,大不了这几天集中练习钢琴就好。”苍夜以完全不在意的语气这样回答。

        “真是轻松,大家都在拼命为了比赛练习,你却打算练跟比赛无关的钢琴?”月森觉得自己的努力都被眼前的这位践踏了。

        “月森君,虽然演奏方式不同,但是钢琴和竖琴还是有很多共性的。比如我上次的比赛曲本来就是用大键琴演奏的,后来变成了钢琴演奏,再后来又被改成了竖琴曲。竖琴虽然灵活度、和弦方面的表现竖琴可能达不到钢琴那样的水平,但是稍微改动一下,能弹奏的钢琴曲还是很多的。”苍夜颇有耐心的解释。

        “是的,虽然二者无法互相取代,但是音色有些相近并且有很多共性。”音乐知识最丰富的志水站出来说了一句公道话。

        其他人无意义,所以苍夜和土浦又分配了楼上的钢琴的使用时间。

        苍夜的练习狂热程度不比任何人差,在拿着之前那本厚厚的斯卡拉蒂键盘协奏曲谱,练习中时不时在书上写注解研究了七八个小时以后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最后是被土浦拖下去吃的晚饭。

        看到食物的时候她立刻专注于吃东西,很快就把自己的那份吃完了。知道她饭量的柚木和土浦看到她并没有再要求追加食物,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苍酱对练习真是热心呢,平时完全看不出来~!”大嗓门直肠子的火原对她大声感慨。

        “人生要专注于所有眼前的事情啊,比如吃的时候专心的吃,吃出美味的感觉;玩的时候专心玩,让自己也愉快起来得到放松;学习的时候专心去听去思考,满足好奇心的同时让自己的学识更丰富。”

        “诶,苍酱真是个认真的人呢!”火原意外的说。之前看她与普通科的其他人毫无二致,都是有很多朋友,放学后跟朋友游玩,看起来有很多业余爱好,却没想到她实际上居然是个实干家。

        “小夜很厉害呢,上学期期末考试是年级前十,后来我有听老师聊天的时候抱怨过她的国语和历史考卷有几个简单的地方是空白或是像故意填错的。”香穗子爆料。

        “啊,我也有听说过,原来那个人就是你啊小夜。理科类和英语全满分的家伙。”土浦在旁边补充。

        “我那次有尽力,那几个地方是真的不会。我对国语和历史很苦手,毕竟是归国子女。”苍夜有些沮丧,她本来以为那次她尽力的话有希望拿第一爽爽,没想到霓虹的高中国语和历史那么坑,让她完全没兴致去死记硬背。

        饭后又各自活动了两个小时左右,苍夜回到房间对着笔记本写了一些东西。

        火原在走廊桑遇到香穗子,又叫上和小夜一起去他们的房间吃零食。苍夜本身就没吃饱,风卷残云的把所有食物解决完。看到火原无语的眨着豆豆眼看她觉得很不好意思,冲出房间把自己的背包整个背了过来。

        在众人奇怪的目光下,她把里面的东西统统倒了出来……倒出了一座小山那么高的各种零食。

        “小夜酱,你特意背来这么大的包……居然都是零食吗?”香穗子有点崩溃,她之前就觉得即使是女孩子也不至于带那么多行李才对,没想到居然都是吃的。

        “是啊,背包里都是零食,挎包里是行李,书本……还有零食。”

        “居然还有吗……月森君如果知道了真相不知道是什么表情……”香穗子捂脸。

        “我就知道……”土浦看到了真相跟着捂脸。

        “唔……这个很好吃呢”火原不知何时已经取出了一袋开吃,品尝过后大声对苍夜这样说。

        “这个也很好吃。”志水附和,然后看了一眼包装袋“很多都是进口的呢。”

        “时代发展了就是好,轻轻松松可以搞到世界各地的美食……”苍夜也冲过去开始了另一轮“宵夜”。

        她再一次回过神来留意周遭的时候发现火原和土浦争执拉起了枕头,苍夜挑了几个零食捧在怀里后退,想稍微躲得远一点省得被一会的剧情殃及。刚退两步,她怀里拆过袋的糖果滚落出去一粒,她想也没想就要去捡,结果刚捡到就听到土浦喊“小心”。

        香穗子拉过火原后冲另一个方向跌坐在地上,苍夜因为那声惊呼转过身,结果恰好被火原迎面压倒在床上嘴对嘴,还磕到了牙。

        苍夜此时无比的后悔来这里时,以为这几个家伙应该习惯了看她素颜而没戴眼镜。如果有眼镜的话此时镜片应该已经被沾花看不清,就不用近距离看到火原这一副就像是“一见钟情”的蠢样子了,她完全不知道该发出什么样的表情来表达此时内心无数草泥马奔驰而过的心情,最后总结:祷告落空了一项。

        苍夜觉得意外的身体接触无所谓,有所谓的是她瞪了火原半天,胳膊使劲推了他好几下完全推不动而他一点要起来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维持着那个姿势,身体和嘴紧贴在一起,身体似乎还不自觉的蹭了她一下?

        后来是土浦回过神来后把他硬拉起来的。

        志水一直冷眼看着这边什么也没说,而香穗子红着脸捂着嘴,一个劲的向她道歉,觉得苍夜的意外是自己害的。

        土浦的脸色很黑,但还是耐着性子让自己尽量平和的问还躺在床上发呆的苍夜有没有事。

        “我没事。”她若无其事的起身,脸不红心不跳。

        “只是个意外而已,不用在意。”

        众人不知道她是对“观众们”说的还是对火原亦或是自己说的。

        “真的没事吗?”香穗子担心的走上前问。

        “又不是初吻,没啥好在意的,而且我喜欢的是你啊,香穗子”她抱住香穗子蹭来蹭去占便宜,一旁的火原却大声说:“初……初吻?!小夜不是初吻?初吻是跟谁?”

        问出这种不过脑子的问题,颇有些天然呆的意味。

        “火原前辈,”苍夜大大咧咧拍拍他的肩膀接着说“从此以后你也可以骄傲的跟别人说‘本大爷也是接过吻的人了’,虽然这个初吻对象不咋地,也请你将就一下接受现实吧。还有,可以的话请你务必把关于这个糟糕的接吻对象的事情忘掉。”

        “不……那个……我绝对不会忘记小夜酱的事情的!”火原这句话时使劲闭着眼睛大声喊出来的。

        “哪里不对吧喂!哎……算了……继续吃,不要吵架。志水过来试试这个布丁,很好吃哦。”

        志水接过后尝了一口。

        “嗯,很好吃。”他微笑,看的苍夜一阵高兴。他的微笑简直太治愈了,令她一下就忘了刚才的不快。

        火原之后总是时不时偷瞄一下她然后径自脸红,话也比之前少了很多。

        他们吃的差不多,苍夜就把剩下的零食装回背包,为他们收拾好房间后就要往别墅外面走。

        “小夜酱……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吗?”火原看到她穿着外套路过他们的房间门口往外走,奇怪的问。

        “吃了很多东西,睡前出去散散步消化一下。”她随意的答,然后完全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就径自离开了。

        空中是一轮上弦月,星空照耀下周围也不是那么暗。苍夜顺着小路随意的溜达着,地上实在看不清的地方就拿手机照明。四月底的山上还有些凉,同时也没什么虫子,周围除了偶尔吹过的风带起的树叶声以外一片寂静,苍夜不禁松了一口气。

        月森莲已经躺进被窝将近二十分钟,但还是睡不着。他听到柚木起身套上外套走出了房间,起身透过窗户往外望去,看到柚木和志水一前一后的往同一个方向走去。他觉得跟他无关,于是又躺回去努力入眠。

        这一边苍夜散步走在一条小路上,正要折返回去,迎面被一个黑影推的贴到了身后的树干上。那个人紧紧的环抱住她然后吻了上去,吻得很激烈却不乏温柔,让她有些缺氧意识模糊。后来那个人像是被突然回过神来一般放开她落荒而逃。

        过了许久——

        “你们对待苍夜的态度还真是谨慎呢,直接像那时候对我一样强硬的告白也许会成功哟~”“苍夜”扶着树干边站起来边拍着长裙上的灰说。

        “不一定呢,她虽然看起来对谁都好,实际上却没把任何人放在心上。”柚木用赛玖特有的嘲弄的语气说。

        “那是你自己吧?苍夜只是过于满足现状,不想去改变导致失去在意的东西罢了,内心很纤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什么都不在乎。对了,有机会的话你们可以看看她的五线谱笔记本,也许会得到一些启发。有时候我也是很认同她的想法的,只不过我过于懦弱,没她那么豁达,那么坚强。”

        “那你又会如何呢?”

        “我从一开始便一无所有,一切都要等她肯完全接受我以后才能开始。”

        “你会彻底消失吗?”志水,应该说是悠楠有些担忧的问她。

        “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虽然我们完全融合恢复本来的灵魂状态后会发生一些变化,不过一切都会回复到本该有的样子。我一直很讨厌这样软弱无能又不够聪明的自己……不过马上就会能成为一直向往的样子了……我们会一起活下去。”

        “总之我们现在继续做昨天的的事情吧。”

        “嗯……”

        几点明亮的星光陪衬的上弦月下,志水从背后抱住她,柚木从正面吻上她的唇……

        作者有话要说:(6月1日修正几处错字和几个句子。)

        终于完成了三更,于是作者君已经吐血而亡了。昨晚码子码到半夜三点,今天又一上午加半个下午……最重要的是我今天还是正常早起上班,目前头痛欲裂ing。

        不过想到明天就休息了,感觉生活还是有希望的!

        三更完,此文终于从暧昧升级流拐回到了时刻面对贞操危机的主题,可喜可贺。后面开始将以互动和感情线为主,敬请期待哟。

        至于前面为毛要写那么多升级?不要忘了那句话:认真升级的女人最美丽!(作者君说的

        而且所有的喜欢都是有原因的哟~!等级跟魅力成正比!(被pia飞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196/183367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