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苍夜郁闷的在午休时坐在天台吹凉风。

        发生了那些事情以后她实在是没心情去睡午觉,一直都在烦恼怎么把这堆麻烦都甩掉。她今天早上特意为了避免跟月森莲“偶遇”放弃了晨跑提前上学。虽然还是碰到了志水,不过看到他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她都已经懒得叹气了。好在早上的通学路上志水没有提起什么奇怪的事情,聊的内容跟以往也没什么差别。

        她看着天上的浮云发呆,脑子一片空白。

        天台的门被打开,来的是“麻烦一号”火原和树。

        “啊咧!小夜酱!真是太幸运了,昨天晚上偶遇完现在又偶遇了一次~!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啊,正在看云彩发呆。”

        “真是悠闲呢,我以为你跟日野一样午休和休息时间要忙着学习。”

        “是呢,上午留的作业我已经写完了。”

        “好快!”

        身后的门又一次被打开。

        “哎……”叹气声几乎与开门声同时响起。来人是香穗子,她看到苍夜后冲她泪奔而去。

        “呜呜,最近忙着练习、选曲的同时我本来想尽量不落下功课的,没想到前几天的理科测验只是勉强及格——”说罢拿出了一张写着61分的试卷。

        “小夜的试卷放在你桌上,我看到了——”又是满分,香穗子咬着下唇一脸控诉的看着她,潜台词大概是:同样参加演奏会都要用大把时间练习,为啥你的成绩就完全没受影响……之类。

        “没关系,只是个小测验而已,期中考试前我会借你笔记帮你补习的。”

        “可是,练习的时间……”

        “不差那么一两天啦,虽然我这几天也在烦恼选曲的事情。”

        “唔……小夜,谢谢你。”

        香穗子泪扑过去,心情稍微好转后拎着小提琴去了练习室,天台上又只剩下火原和苍夜二人。

        “阿喏撒,小夜酱好像很擅长数学?”

        “马马虎虎还凑合。”这话还真不是谦虚,苍夜上大学时最不擅长的就是高数和线性代数,考前狂上一个月自习,期末才打八十多分,从未超过九十。比较灵异的是普通物理其他理科类专业课几乎都是满分……高考的时候理综合也几乎是满分。

        “什么呀,看来小夜酱跟我差不多嘛~告诉你哟,音乐科有一点特别好,那就是上了高三以后所有的理数科课程都没有了……”

        “真的?”苍夜很惊讶的抬头看他,打游戏的时候听到火原这么说就觉得很扯淡,再听一遍更觉得对这种制度接受不能。果然上普通科是正确的。

        “是啊,我很不擅长理数科,所以一上高三就觉得特别幸福!!”火原把双手枕在头后,一脸大大咧咧的笑。

        苍夜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终于让火原的笑挂不住了。

        “怎……怎么了嘛?”

        “我讨厌笨蛋。”(“馬鹿は嫌いよ。”注1)

        “什……么?”

        “虽然我的数学一般,但是高中程度的数学打高分还是能办到的。我有选修所有的理科科目(注2),以后要当法医。”

        “哈?!”

        “那么我先告辞了,和树前辈。所以还是喜欢跟梁太郎说话啊……”后一句她嘀咕的很小声,火原听到后更沮丧了。

        这几乎就是变相的在拒绝他,不过因为没有出直球干脆拒绝,神经粗大的火原觉得自己还有希望。

        土浦因为演奏比赛要练习而被足球部的人嫌弃,经常不用去部活,所以二人在走廊里碰到后就约了个时间放学后一起去溜达。

        他们到了南乐器店跟南大叔聊天,苍夜还表达了对选曲问题的苦恼。

        “怎么办,上次是在听曲子的时候听到那首K209,就觉得‘啊,就是这首!’但这次不管怎么想,都找不到那种感觉……”

        “小夜,你是不是太追求完美了?不是每次答案都需要完美到让自己完全认同哟,放松一下,放宽一下要求试试吧。”

        “相信的东西……我觉得这个题材的话用声乐或是歌唱性乐器都比较容易表达,钢琴的话因为选曲余地非常大,找到一首合适的曲子应该也不难,但是竖琴就悲剧了……现成的曲谱本身不是很多,知名的、长度内容和难度合适并符合我心意的独奏曲简直太难找了。”

        “抱歉呢,我这里没有独奏用的竖琴谱,都是一些协奏曲。这样怎么样,先找一首你觉得合适的曲目然后自己编曲?如果是小夜的话编曲应该不是很难吧。”

        “编曲啊……好麻烦——与其编曲,我更想自己写个曲子……不过那样的话有点太鹤立鸡群了,因为大家演奏的都是一些名曲,所以我上次也没选近代的曲子,虽然键盘奏鸣曲也很比较冷门就是了……”

        土浦和南大叔都露出了爱莫能助的表情。

        “还有一个多星期,慢慢想吧,实在不行就随意上去换个能凑合的解释方法演奏一遍就好了。好不容易来了一趟,梁太郎来演奏几曲吧~”

        “好啊,你想听什么?”

        “李斯特的b小调钢琴奏鸣曲(注3)……算了,那就她的除了《钟》和《爱之梦》以外的任何曲子都行。”苍夜说到前半句看到土浦崩溃的脸色,立刻改口。

        “你还真是对炫技类解释起来还特别难的演奏曲目情有独钟啊。”

        “嗯嗯,所以我也喜欢帕格尼尼和柯岗啊!娴熟的技术是演奏出悦耳音乐的最基本要素。”

        “嗨嗨。”土浦揉揉手指放松手腕,做了他弹钢琴前的习惯性准备动作,然后就开始了弹奏。

        他弹的是超技练习曲《鬼火》,这首曲子的的确确是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很难。土浦的强弱音和节奏都还不错,双音技巧也比较熟练,但是速度不够快,也没能表现出轻灵的跳动感和令人毛骨悚然的诡秘感。不过苍夜能够看出来他练习这首曲子的时间并不是很长,而且这首明显不能拿来比赛表演。

        “怎么样?”

        “看起来还需要再练习一段时间。”

        “果然,因为你上次来问我妈妈了关于这首曲子的事情,所以我才拿出来练练的,好久没弹过了。”

        “可恶,居然才练了这么几天双音就能弹到这水平了吗?!让我这个渣怎么混!你这个小学时就能弹《钟》的家伙!”最可恨的是这家伙最擅长的应该是愁情曲,而演奏彩华类曲目也是这么游刃有余。

        “上帝是公平的,我老妈总说我的艺术品位和对乐曲的解释表达跟你比差的还远。技巧和熟练度的问题只要积攒够练习时间,都是能克服的,天赋和对音乐的理解才是很多人一生都不能突破的瓶颈。”

        “你这个每天参加足球部部活的人不要跟我提练习时间的问题!被你这么一说我连觉都不用睡了!本大爷绝对不会认输的!”

        “别激动,别激动!一激动就自称‘本大爷’的毛病怎么还不改改……”

        “哼!让你瞧瞧本大爷这段时间的成果!多亏你家母上的指导,自从用力方法被纠正后就不会觉得手腕和手掌痛了!一天连续练习四五个小时都完全大丈夫,嘿嘿。”

        她坐到钢琴前,甩甩手放松后开始了演奏,弹的同样是《鬼火》。她的手指灵活度和双音技巧明显没有土浦好,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节奏稍显凌乱,但是没有任何地方弹错,速度够快而且解释的很有意思,四分多钟的曲子跟土浦一样不用谱就全部弹了下来。

        因为技巧和熟练度拖后腿,整首曲子表现的轻灵不足但是诡秘感有余,土浦和南大叔有一刻差点以为自己站在墓地里,仿佛身边吹过阵阵凉风激起了身上的鸡皮疙瘩。

        苍夜帅气的摆了个POSE终止后转过身豪放的大笑道:“哈哈哈,本大爷第一次整首曲子没有弹错!”

        “喂……搞了半天你也根本没练到家嘛!”

        “嘛,有观众的话演奏起来更有激情嘛,尤其是熟人面前表演超常发挥也是理所应当的。”

        “你们两个的感情真实好呢,记得一开始你们还不认识的时候,小夜酱只是经常躲在门口的架子后面聚精会神的看梁弹钢琴而已。”南大叔很慈爱的感慨。

        “当时偷师的成果很显著!”虽然南大叔说的好像苍夜是暗恋土浦的小女生一般喜欢偷窥,不过苍夜对此完全屏蔽了对于的意思,对那件事本身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的感觉。

        “对了,我这里有连弹的乐谱,你们要不要试试?”

        “让我看看,卡农、土耳其进行曲、匈牙利舞曲……斯卡拉蒂奏鸣曲K381、K385,莫扎特的钢琴奏鸣曲……有了!”苍夜在看完后把那本书一合,说:“我们就弹斯卡拉蒂奏鸣曲K209吧,就是我上次比赛弹的曲目!”

        土浦已经无力吐槽了。

        苍夜从包里“变出”了那本她在列车上的时候学习用的厚乐谱,上面是斯卡拉蒂键盘奏鸣曲全集,上面的谱子是写给古钢琴也就是羽管键琴的,苍夜给所有的曲子标上了钢琴特有的一些符号,还对一些和弦作了修改。

        “你按照上面的弹好了,强弱符号都有写明,我来自由发挥弹低音!啊啊——好有趣的样子!”

        乐曲响起的时候南大叔预约的眯起了眼睛。二人的配合相当的默契,苍夜对和声和和弦的理解非常的好,节奏把握的也很好,总能在最恰当的地方插进一些锦上添花的和声加进去,使得曲子更有层次感和立体感。梁太郎只是照着乐谱弹而已,不过看到上面苍夜细致的注解和画上去的符号,心情就柔和了起来。

        二人认真弹琴沉浸在旋律中微笑的模样与平时互相恶狠狠的开玩笑吐槽撂狠话时完全不同,这种场景任何人看到都会觉得二人很登对。

        回去的路上苍夜又突发奇想把土浦拖到海边聊天。他们站的地方距海面很高,有一个护栏拦着,看到海浪一波又一波的拍打下面的石头苍夜莫名的感觉很舒服,希望风可以再大一些

        “小夜,你最近到底在烦恼什么?完全不像是你的作风。”土浦边喝着罐装饮料边问。

        “梁太郎,你觉得本大爷有作为女性的魅力吗?”苍夜手中也拿着饮料,但是她的面向大海,装的高深莫测。

        “哈?而且如果你想得到肯定的回答的话麻烦你把自称‘本大爷’的习惯改掉。”

        “呵呵,果然还是跟梁太郎说话最轻松。所以也就是说那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在本大爷身上压根不存在是吧?”苍夜大笑,空着的手还在捶护栏。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上次合宿的时候火原前辈向我表白,我答复说半个月后他的心意没变的话就答应交往。”她淡定的直说。

        “什么?你……”

        “更差劲的还在后面,昨天月森表白,本大爷也答应了。”苍夜一副不堪回首的样子。

        土浦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表情十分狰狞。

        “唉……你能不能支个招,告诉我该怎么把俩人都拒绝掉?”

        苍夜说完用充满期待的眼神转过头面向土浦的时候,他的表情已经是“晴天”了。

        “也就是说你对他们俩……”

        “完全没兴趣!完全是当时的情势所逼!”苍夜立即肯定的回答。

        “是嘛,那我本大爷就回去给你想想办法好了。”土浦心情很好的学者她的口气揉了揉她的头发。

        “跟火原前辈的半个月期限到之前你要是支不出什么有用的招的话,本大爷就要使出杀手锏了!”苍夜没有反对他揉毛的举动,只是恶狠狠的抬头盯着他这么说。

        “杀手锏?!”

        “杀手锏一号:其实本大爷的真爱是香穗子!”

        “噗……”土浦一口饮料全喷了出来。

        “哇哈哈哈,梁太郎,本大爷看到你的饮料从鼻子里喷出来了!”苍夜夸张的捶他的胸。

        “闭嘴!”

        作者有话要说:注1:这话是动画中柚木对香穗子说过的

        注2:日本的高中课程中只要在生物、物理、化学当中选修一个就可以

        注3:Liszt:  Sonata  in  B  Minor  度娘百科说这部作品无疑是李斯特最伟大的作品之一,甚至也是古典音乐最伟大的作品之一,他在曲式上冲破、创新并且融合了古典奏鸣曲的曲式,在演奏上难度非常之大,在内容上,所涉及的宗教、人生、世界、哲学观念十分复杂,天人对话、人魔对话、圣母怀抱、神魔之争,精彩而引人入胜。

        实际上也是一部难度艰深内容深邃的巨作,非常难以演绎,技巧方面的要求也异常的高。一般的钢琴大师也大多也演绎不好。

        撒……于是作者君已经能预见土浦会黑化了(远目

        为啥至今都木有人对这几位黄油男主木有直接用各种手段直接去扑倒有疑惑捏?武力值的问题只是一方面哟,毕竟只要动脑子的话下药,捏住把柄或者弱点威胁等等,各种手段都可以达到目的,加上双胞胎逻辑都很奇怪,来到金弦这么久,用强也不奇怪……

        作者君都准备好了很深很深的缘由的说!

        哼!事到如今现在再有人问,俺也不会说了……(傲娇离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196/183367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