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翌日,苍夜采用了土浦的提案一:早出门半小时跟他一起登校。他们一路上有说有笑,聊得相当投机,不过到达校门口的时候却被大嗓门的火原叫住了。

        “啊咧?小夜酱登校这么早还真是少见呢!而且居然是跟土浦一起!”

        “小夜以后都会跟我一起登校。”

        土浦皱着眉挡在苍夜身前这样回答,但是火原完全没有疑惑或者是愤怒的意思。

        “诶?是这样吗?也对,你们两家住的不远嘛!”

        “即使我住得很远也会去接她的……”

        “是嘛,哎呀,差点忘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火原爽朗的笑着跑开,二人都看不到他转过身以后崩掉了的表情。

        之后苍夜发现香穗子和她另外两位好友冷战了。

        听了两边的抱怨后苍夜决定尽量置身事外,毕竟香穗子会因为这件事因祸得福,而不知道前一日她们吵架的内容里面其实是有她一份的——

        “什么嘛!小夜就从来不会因为要抓紧练习而向我们发脾气说这种话!”美绪受不了的大喊。

        “小夜……她怎么可能跟我这种人一样!”

        香穗子想到小夜早在去年就曾经问过她要不要接触一下古典音乐随意的学一种乐器时,自己毫不犹豫的拒绝的场景。当时她是怎么回答的?“那种东西是跟我这种人完全无缘的啦……”

        “没关系,即使现在没兴趣也可以听听CD,我家里有很多可以借给你们听!”后来小夜很热切的带来一些CD,但是她硬是没有收下,反而是美绪和小直拿去听完觉得不错又跟她借了一些。

        “小夜说过她将来想当法医或者外科医生,从来没想过将来的职业规划当中有跟音乐相关的事情。这跟你又有什么区别?”

        “我没有她聪明也没有她努力,满意了吧!”香穗子委屈愤怒交加,忍着眼泪跑开。

        ——至此她们才算彻底闹翻,而小直和美绪只是想告诉她不要过于逼迫自己做一些过于勉强的事情罢了。

        天台上。

        “真是差劲……”香穗子回想起来以后这样评价自己。

        “呜……怎么办,我把去年她们送给我的八音盒都摔坏了,小夜,我怎么会这么差劲!”香穗子扑到旁边的苍夜怀里呜咽着,似乎是最近的压力和疲惫一起涌上来了。

        “一定会修好的,男生应该会对这方面比较擅长,你一会可以找一个相熟的男生帮个忙,一定会好起来的!”苍夜非常想立刻帮她修好,但是她忍住了,只是轻轻搂住香穗子,轻柔的抚着她的后背安慰着。

        天台的门打开,来人是火原。看到两个人搂在一块,他的表情僵硬了一下。苍夜看到他终于粗线迅速随意的打了个招呼就退散了。

        晚上放学的时候在门口被香穗子抓到,跟其他的参赛者一起做问卷调查,结果苍夜发现自己还挺有人气。不管是音乐科还是普通科的学生都向自己表达的支持鼓励仰慕一类的情感,搞得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普通科的学生也没说比赛没什么看头之类的言论。

        不过让她犯愁的是柚木亲卫队的人对她说:不愧是柚木大人的表妹!

        “小夜酱,抱歉呢,给你拖后腿了。”柚木一脸灿烂的对她说。

        对此她除了蛋疼的叹气别无他法。而她看到月森莲也被抓过来的时候觉得肝都疼了——她怎么忘了这个事件是参赛者全员参与的!

        月森越过人群看过去——苍夜正无比的庆幸此时自己被一群人包围,应付人群的态度都好了起来嘴边挂笑顿时吸引了更多她的仰慕者。她现在最怕跟月森莲说话,被指责出尔反尔说话不算话神马的绝对在她的承受范围以外,为了诺言搞不好真的要顶上“始乱终弃”的帽子,如果被她母上知道她八成就要被倒贴送给月森莲了……而她是不说谎的,尤其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否认自己说过的话什么的对她来说就跟逼她把那天吃掉的月森莲的蛋糕原模原样吐出来一般,是根本办不到的事情。

        等到香穗子被某些人讽刺挖苦,小直和美绪为她出头然后三人和好。四个人抱在一起,香穗子说自己的演奏曲目确定为卡农……苍夜立刻逼她们答应周六一起去唱一天卡拉OK庆祝,由自己请客。香穗子一脸为难似乎想抓紧时间联系,苍夜对她说了三个字:演·唱·会。

        香穗子屈服了。

        她拒绝了其他雄性生物的邀请,跟小直和美绪一起回家,一路上到处“探险”和“发掘”好吃的店,等到家的时候苍夜觉得——晚饭还是要吃!

        当晚她从她母上大人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她上次比赛的录像发给了她的竖琴老师莉莎看,她觉得这段时间小夜的进步很大。正好半个月后她要在东京开演奏会,提前几天过来看徒弟演奏也完全没问题!

        这位莉莎老师三十出头的年纪,是苍家三口还住在美国时的邻居,是专注于竖琴独奏表演的法国人,刚从音乐学院毕业时曾经在某世界知名的乐团担任过竖琴手。她的独奏曲很多都是改编的知名古典乐曲目或是近现代的新曲,演奏起来难度很大,却又华丽无比,好几年前就已经是享誉全球的著名竖琴独奏家了。

        她当年是因为在苍小夜去她家玩的时候对竖琴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才在空闲时教了她一些竖琴入门,没想到这孩子天分很高进步神速,后来直接收她当了自己的“入室弟子”,一教就是好几年。

        二人的感情非常好,苍夜也会经常打电话沟通感情或是求指点,没想到这次居然要专程赶过来……

        她觉得鸭梨山大,突然有些理解月森莲对父母来看演奏会表现出的紧张了。

        紧张的她失眠一整宿都在思考选曲——她到底相信什么?

        信仰固然是坚定地,但是她并没有足够的信心在遇到无数逆境和挫折时仍旧坚定地相信神而毫无怨怼。作为一个人,她自然会认为既然有信仰也要面对超过自己承受范围的苦难的话,寻求心灵上的安宁而信靠的神又有什么存在意义这种问题。圣经上有很多先知和圣人战胜了很多苦难和试探,而苍夜对那些故事并不是毫无疑虑。

        归根究底,她的付出和期待的回报是跟主祷文相同的,她相信神爱她,所以她也去信神……而如果这一切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幻觉而已呢?

        她谁都不信,其中包括她自己。

        来到这个世界后她可以自由的分配手中的财务和自己的生活,自由的去进行自己的信仰活动,自由的选择以后的人生……自由的吃自己喜欢的东西爱吃多少吃多少,不用因为没钱而被限制兴趣爱好,不用因为没有力量而被关在城堡当中,不用因为自己是魔族就不敢去教堂礼拜,也不用因为有人强迫而不得不完全依附他人活着没有自己的意志……更不会吃不开心吃不饱。

        现在的自由所带来的快乐是真实的,过去的逆境带来的痛苦记忆也是真实的。在知道自由的可贵后若是失去它,她宁愿结束那种无望的人生!

        (感谢神带我来到这里!我想我知道该选什么曲子了!)

        她感觉到天亮,猛地睁眼跳下床,冲到书柜前试图找到她自己这段时间专门收集的竖琴谱。

        竖琴的曲目选择范围非常窄,因为很多作曲家不会弹竖琴,所以很多竖琴家自己改编一些经典曲目用于竖琴演奏。但这件事情的难度非常大,因为既要有好的效果又要有弹奏的可能性,尤其是和声、变调和指法方面。为此她一直都在收集一些别人改编并成功录制出过好作品的曲谱,自己偶尔也会尝试着做改编的工作。

        “找到了!”她翻出了一个文件夹,上面夹着的谱子不是手写就是一页一页打印上去的。她迫不及待的拿着它跑到练习室开始练习——

        虽然她一夜都没睡着,白天上学的时候却仍跟打了鸡血一样,午休的时候吃完便当就拿着文件夹冲到了练习室练习——这是她在上次被人围观以来第一次使用竖琴练习室。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一次比赛的第一名本来应该是土浦,他的曲目是《幻想即兴曲》。在技术难度差不多的情况下现在就是拼熟练度和“内力”了!需要先把熟练度练满才行!)

        她一遍一遍的练习着台上表演时间也就两分钟多一些的曲子,一中午过去也并没能把熟练度刷满,让她一阵沮丧。

        因为关于学习和练习竖琴的记忆太长,她都快要忘记这种遇到技术难关是什么时候了。现代改编的竖琴独奏曲,难度大的有很多,而她挑的并不是文件夹里最难的曲子,这又让她一阵沮丧。收集曲子的时候以为只要手边有谱,上手就能弹,真的试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她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这样叹气的话幸福会跑掉哟~”

        听到身后的声音,苍夜又想叹气了,不过为了防止身体做一些不恰当的举动,她做了两个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有何贵干?”她以近乎冷淡的口气问。

        “只是看你难得来练习室练习,感觉好奇过来看看而已。看来你真的是非常的喜欢音乐呢,居然这么卖命的学习,以前你还是亚雪的时候完全没看出来。”

        “反正我就是个人格分裂的精神病,你就当喜欢音乐的是苍夜和这位苍小夜就好。”

        “还有呢?除了音乐和美食,你还喜欢什么?”柚木完全没有因为她的口气不善而生气,一直微笑着轻声说话。

        “你什么时候对本大爷的爱好感兴趣了?我记忆中的前世今生里你可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个问题,只想把亚雪变成没有主见和思想的人偶绑在身边。”

        塞玖听到她这么反问,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事情,情绪变得有些低落。他已经在合宿的时候听亚雪讲过她突然多出来的一些都是以自己的死亡为结局的记忆,其中有一次是她想跟雷尼在一起,结果要去劝说塞玖时被他掐死……

        虽然他没有这段记忆,但是他也无法像过去一样蛮不讲理的反击说那是因为她总是想从他身边逃走、总是做一些他不喜欢的事情。那样的话就相当于直接承认了他根本没顾及亚雪的感受尊重过她的意愿的事实。他所做的无非是一遍一遍的强迫亚雪做她不喜欢的事情,最终让这种“被强迫”成为一种习惯刻入她的身体里……

        “……抱歉。”

        苍夜看到他的表情里有难过、愧疚、后悔这些情绪时,由之前的警惕转换成了一脸受不了的表情。

        喂喂喂,这还是那个自卑、自私、任性、轻浮、没良心的塞玖嘛!这还是那个腹黑、自恋、目空一切的柚木嘛!人物崩了吧!

        “……如果你是真心道歉的话本大爷也可以勉强接受,毕竟本大爷现在活的比记忆里的任何时候都要好。”苍夜从来就不是个拘泥于过去的人。即使再大的过节,只要过了一段时间她都可以坦然的面对那个人没有任何怨怼,顶多就是装不认识而已。而面前的这个人在亚雪的记忆里杀过她一次也被她杀过一次,勉强算是扯平。

        “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我希望你们都可以摆脱过去,重新开始。你也应该知道这一世在魔界的时候,亚雪对你们几个都没有男女之情,有的大概是友情、亲情或是依赖感。”

        “我知道。即使那样,我也还是想跟你在一起!”柚木上前,双手抓着她的肩直视她,表情很认真。

        “在一起的方式有很多,我们可以做朋友、兄妹。一直腻歪在一起早晚都会厌烦的。”

        “就像你跟土浦现在一样吗?”

        “土浦很好啊,我很喜欢跟他在一起,相处起来很自在愉快。”

        柚木低头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这世上好的女孩子很多,并不是只有会围着你转只会谄媚的那种女生。比如香穗子就很好,美绪和小直虽然不错但是你应该不认识……”苍夜没看到一般自顾自的这样“开导”他。

        “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会作为一个称职的哥哥和朋友照顾你、跟你相处的。”

        柚木用温柔的表情靠近她的脸这样说完,微笑了一下,忍住了想要触碰她的渴望,利落的转身离开了。

        “卧槽!这表情和姿势在这么近的距离看简直太犯规了!”

        苍夜明知那是他标准的“营业用公关脸”,却也忍不住捂住了后知后觉变得通红发热的脸颊。

        离开练习室的时候她心想:如果这家伙是顶着塞玖的脸做这个表情,她大概会一脚踹开= =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君晚上因为突然很馋榴莲,所以在超市关门前跑出去买……

        榴莲特价,GOOD!但是……称量的时候那位大婶告诉我,这榴莲还没熟,要放两天放裂了才能吃=  =

        俺问有没有已经裂了的,答:木有,你手上的已经是最接近要裂的了——OTZ

        于是俺费尽千辛万苦拎回来的榴莲被扔到了阳台上,嘤嘤嘤嘤……

        为了榴莲,俺到现在连晚饭都没吃的说!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196/183367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