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八章 云行之路(一)

第八章 云行之路(一)

        转眼便到了出发前往云行宫的日子。

        九方奚一手提着一个藤编的箱子,与方平、方圆三人走了出来。

        齐杨正在齐府门口等他,见他脸色苍白,不由道:“又发作了?”

        九方奚点点头,倒也不否认。他苦笑一声,掂量了一下手中箱子,笑道:“总归还是有些好处,力道比从前大了不少。”

        “但这终究不是办法,不过倘若能够留在云行宫,说不定能找到法子。”齐杨安慰道。

        九方奚笑了笑,不再接话。

        “对了九方,我告诉你一个可乐的消息怎样?”

        刚坐上车,齐杨就岔开了话题,一脸笑意看着九方奚。

        “嗯?什么消息?”

        “前夜司承骁被人打了!”齐杨顿时眉飞色舞的说了起来:“司家封锁了消息,却被我的人探听了来。前夜有人闯入司府,将司承骁打成了猪头,重伤他家丁护卫四十余,若非最后徐文学来了,司承骁怕是要被活活打死!”

        “哦?还有这样可乐的消息?”九方奚顿时开心起来,一夜的难过总算消散不少。“这消息可靠吗?那个人是谁?”

        不管怎么说,听闻自己的敌人落难,这真的是一件令人很高兴的事情。

        齐杨乐不可支,一边摇着扇子一边说:“谁知道呢?司承骁自己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我派去的人回复说,他看见司承骁断了一只胳膊,整个脸都是肿的,鼻子都歪了,前儿晚上叫了几个医官忙活到昨夜,只怕不是些皮外伤。”

        “那他今天怕是去不了云行宫了吧?”九方奚咧着嘴笑。

        “那倒不会,司承骁这样的人物傲骨不可小觑,他若不出面,世人只当他是没脸见人,所以无论他今日伤的多重,都会去云行宫。”齐杨分析道:“也许,今天我们就能遇上!”

        “看看他那样子也好。”九方奚笑了。

        “是呢,而且你伤风好像也好了,看来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齐杨乐呵呵的,与九方奚说起云行宫的诸多传闻。

        乐陵私塾在乐陵最东,云行宫在乐陵最西,中间是皇宫,南方是官山,北方是万里边疆的起点杀神台。乐陵有名的地方很多,不过这五处是方位最正的,常用来指别方向。

        乐陵作为皇城,地域辽阔,东西之间相距几百里,凭着齐杨的马车连续赶路到日入时分才到了云行宫的山脚下。齐杨早就吩咐人找了客栈,很快入住妥当。

        云行宫不在地上,在天上,在云间。

        乐陵最西是无穷无尽的山林,绵延不知几许,从未有人数清过这里到底有多少座山头,有多少稀奇古怪的野兽。人们不过在最外围活动,从未有谁深入过,因为只要进了一线天,就再也没有人出来过。

        一线天是进入云行宫的必经之路,传闻是玄祁帝一掌劈开一座高达千尺的山峰所致,因为太高,所以每每只有日正时分有阳光照射进去,远远看去,就好似天地连成一线。

        一线天是险地,更有十二洪荒凶兽坐镇,只要有人闯入,闻得生人气息就会现出魂体攻击之,杀人吃肉也是常见。只有每年冬季,常年缺少日光的一线天内冰寒无比,十二凶兽才会因为天气的原因而削弱原本的实力,冬季,也是云行宫招生的日子。但即便如此,云行宫也会被安排来者对上凶兽,以淘汰一批太弱的学生,只不过一旁有云行宫的弟子守护着就是了,不至于出现什么太血腥的事情来。

        山峦所聚凝成云雾,云雾之上有一天宫,便是云行宫。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檐牙高啄,廊腰缦回,仙雀有舞,云霭缠绵,不似人间之地。

        那些文人笔下的“天上宫阙”指的便是云行宫。

        九方奚与齐杨一统望向云行宫,远远望去,云海翻滚,被夕阳染成一片金色,圣洁无比。

        “都说乐陵私塾是教化万民,云行宫是修习天道,两者不可同日而语,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九方奚忍不住赞叹道。

        齐杨也是一脸憧憬:“其实去乐陵私塾学习之前,我也曾想去云行宫,奈何王不允,所以我只进去过一次,但也不过一日就出来了。”

        “也总比我好,我还是第一次亲眼见云行宫呢……”

        正说着话,远远有车马声靠近。

        若是别人,两人自然不去在意,只是那马上挂着司府的牌子,两人就难以控制自己的眼睛不去看了。

        九方奚与齐杨对望一眼,相视一笑。

        来人正是司承骁!

        齐杨说的不错,司承骁断不会让天下人耻笑他,尤其是云行宫再度招生这样的大事,他怎么能够错过?

        不仅仅是为他自己的前途,也是为了司家的声望。

        司承骁是被人抬着下车的,他右手包扎的很严实,挂在脖子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睛因为浮肿变得细长窄小。腿上伤应该不是太重,看不出包扎的痕迹,不过他还是很惬意的躺在软榻上,任由徐文学一手举着软榻将他放到地上。

        阮宏良也来了,如他这般好色之徒,所到之处自然是眼神乱放,寻找美女的下落。所以当他看见齐杨和九方奚正看着他们时,顿时“哼”了一声,告诉了司承骁。

        “他们果然来了。”司承骁眼睛一瞪,不过因为伤口的原因,那双眼看起来更小了,好像好被脸上的肉吞进去似的。

        冷笑一声,司承骁翻身下榻招呼了徐文学和阮宏良两人,就朝着九方奚和齐杨走过来。

        司承骁一直盯着九方奚看,心中疑惑越来越浓。他在月光下看见过那个袭击他的人的脸,像极了九方奚。可九方奚弱得手无缚鸡之力,这是整个乐陵私塾都知道的事情,只能往物有类同人有相似上去想。

        只是越是想起前夜那一次夜袭,他越是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口中的牙齿虽然被医官补好,可是毫无知觉。而越是疼痛,他也就越是恨那个人。

        “胆敢伤我,我一定会抓住你,将你碎尸万段!不,不不,我要让你痛苦无比,生不如死!”

        司承骁在心中发狠。他司承骁,睚眦必报!

        周围的人的眼光,在他看来,是那样的毒辣阴狠。

        他压低了声音,对身边的徐文学说:“给我卸掉九方奚两条胳膊,我要让他跪在我面前求饶!谁惹了我司承骁都没有好果子吃!”

        徐文学感受到司承骁的眼神,没来由的一个哆嗦,他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司承骁用过这样的眼神,狠毒无比。

        这家云行客栈并不小,算是比较繁荣。

        毕竟是最靠近云行宫的客栈,来往云行宫的很多人都不是一般人,也许住在这间房的人就会被录取,成为天之骄子,忙着巴结还来不及,更不要说得罪。

        云行客栈占地足有好几亩,分为三个档次。档次最低的便是套层,一层便有好些个房间;中等的便是独立的院子,没有往来人的喧闹;最高档的,自然是如宫殿一般的阁楼,每一栋阁楼都有自己的名字,譬如云弥楼、蓬莱阁、紫竹苑等,不用想也知道,住的不是一般人。人分三六九等,无论玄祁帝多么政治旷达,都免不了这一点陋习。

        齐杨就住进了蓬莱阁,蓬莱阁有东西两个主卧,正好与九方奚相互照应。

        “宝宝喜欢凤凰楼,与宝宝名字一样,老管家,我们就住这儿了!”

        这时,一个小小的人儿指着中间的一个阁楼,语气有些趾高气扬,如哪国的公主一般,只是脱不了那奶声奶气的音调,反而变得可爱起来。

        这是个女孩儿,约莫十三四岁的模样,脸蛋粉嘟嘟的,眼睛圆溜溜的,甚是可爱。不过这女孩儿衣着不俗,着了修满金线的月白凤凰袍子,头上一马尾,一顶凤冠颤颤巍巍的迎风招摇。

        她怀中抱着一只大猫儿,金色的绒毛在风里泛着波浪,背后有黑色的纹路,头上也有一个“王”字,好似缩小成猫儿大小的老虎一般。

        她身后还有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四个婢女以及八个随从,算是排场不小了。

        “是的,殿下!”这老管家个子很高,只是佝偻着,极为瘦削,套在一件黑色的斗篷里,空荡荡的只露出一张刷白而面无表情的脸。

        “老管家,遣人将这凤凰楼打扫干净些,宝宝可不想让这新衣裳染了灰尘!”这女孩儿指了指院子里的树叶,又说。

        “好的,殿下!”

        “老管家,你说话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几个字?宝宝好烦的!”女孩儿瞪了老管家一眼,嘟着嘴巴气呼呼道。

        “好的,殿下!”然而老管家还是这几个字。

        “哦哟,我的天哪!”女孩儿一手扶额,一脸的无奈。“算了,不要和你说了……咦?”

        女孩儿正要进凤凰楼,却突然有些诧异的停了脚步,转过头东张西望的,好像在找什么。

        终于,她将眼神定格在九方奚和齐杨的身上。

        看着看着,她喃喃自语着:“这两个哥哥好面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于是,她好像忘记了别的什么事情,就这么看着。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84192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