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十章 云行之路(三)

第十章 云行之路(三)

        徐文学有些本事,并不像他的名字看似儒弱文雅,相反的,他健硕如牛,力大如马,七尺来高的体魄加上那孔武有力的四肢,以及从小就练武如痴,任谁都知道这个人不好惹。

        他也有些身家,只不过是万万比不过司承骁、齐杨、沈燕蓉这些人的。而徐家也有意让徐文学攀上些高枝儿,司承骁也的确需要个忠诚的打手。

        徐文学能比一般人高出一个头,更不用说有些病弱的九方奚。那只强劲的手臂甚至能够将九方奚整个人提起,远远的扔出去。

        所以当徐文学举起那碗口大的拳头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九方奚的双腿会和他的双臂一样被打断,就连九方奚自己都不认为能够逃过这一劫。

        但是世间充满了意外,一只雪白的鹞子高傲的落在枝头上,扯着嗓子学着某人的语气喊着:“司承骁,你好大的胆子!”

        徐文学的拳头在半空停了,所有人都愣了。

        徐文学看了看枝头的迅哥儿,转头对司承骁说:“司少,这鹞子是沈燕蓉的。”

        司承骁恶毒的看着这只迅哥儿,压抑不住自己的火气咆哮起来:“用你说!”

        沈燕蓉的迅哥儿乐陵私塾的人都认识,那是雪山上的雪鹞子,不仅体型比普通的鹞子要大一倍,速度与音色都不是寻常鹞子可比。最大的特色便是,那浑身雪白,映着天空蓝色的,绝美的羽毛,飞过天际,如同一道耀眼的银光,令人忍不住去赞叹。这迅哥儿就和它的主人沈燕蓉一样,是个绝美的坯子!

        九方奚也认出了这只迅哥儿,虽然他未与这只迅哥儿互动过,但是却是经常看见在乐陵私塾外围的山林里出没,每每都跟着一群其他的鹞子,如百鸟朝凤一般追随着。

        他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沈燕蓉也是今日动身来的云行宫,只不过不是一道而已。九方奚本以为沈燕蓉会来的再晚一些,因为昨天听沈燕蓉说过她遇上的事情并不比他少,恐怕她的出行会与皇室牵连,会耽误许久。但没有想到沈燕蓉只比他们来晚了一步,且来的好时机,恰巧救下了他的双腿。

        不知为什么,九方奚前日尚且还在怀疑沈燕蓉,今日却如同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样。也许是因为沈燕蓉说过不会放过司承骁吧?

        “哼!人还没有到,居然还敢命令我吗?”司承骁冷哼一声,眼中残暴之色更加浓厚,挥了挥包扎完全的手臂,下令道:“文学,赶紧给我废了他!”

        “好!”

        徐文学是个很单纯的武者,他也不喜欢打人打到一半就被迫停手,这很令人憋屈。当他听到司承骁的命令,他很欣然的接受了,并且再一次举起他的拳头,以更快更猛更狠的方式朝着九方奚打去。

        “徐文学,我动不了司承骁,难道还动不得你吗!”眼看这一击就要得逞,齐杨急急喊出一声。

        “司承骁,就如你说的,你动不了我,可以动九方。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也可以动徐文学和阮宏良?难道你司家会保护他们?”

        司家当然不会维护徐文学和阮宏良,实际上,他们几个无论怎么打闹,在真正的家族面前都和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犯不着引动大人们出场。

        这是齐杨拿刚才司承骁的棋反将了他一军。司承骁要动九方奚,因为齐家不会保护九方奚。那么齐杨就可以动徐文学和阮宏良,司家更加不会出手帮助。

        所以,这一问,如果不出意外,就应该迫使司承骁罢手,徐文学停手。如果司承骁不管不顾让徐文学出手,也就意味着,徐文学是他司承骁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徐文学和阮宏良当然不蠢,哪怕最后齐杨不对他们下手,他们也会因为寒心而离开司承骁。

        而齐杨知道,司承骁同样需要徐文学和阮宏良,至少在他伤还没有好的时候。

        果然,徐文学再一次停了手,直直地看着司承骁。

        “哼哼!哈哈哈!”司承骁在这个时候竟然笑了,那般阴寒的笑了!

        “到底是齐纵横教出来的好孙子!”司承骁皮笑肉不笑地夸赞了一句,从自己的车驾上抽出一根棍子走向九方奚:“文学,你将这厮押过来,我亲自打断他的腿,总不能让齐家大公子总是逮着由头不是?”

        徐文学憨厚的笑了:“嘿嘿,晓得!”

        于是,九方奚的双腿断了。

        齐杨被自己的护卫围在中间,方平与方圆挤不出来,旁观的人只是旁观,树上的迅哥儿只是一个劲儿拍着翅膀,重复着:“司承骁,你好大的胆子!司承骁,你好大的胆子!”

        与此同时,一支梅花银簪破空而来,利刃一般刺穿司承骁的手腕,手腕受力,木棍“哐当”掉落在地上。且,徐文学莫名地站在原地,竟是无法动弹分毫。

        这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甚至九方奚只听见骨骼断裂的声音,还来不及感受到痛楚。

        沈燕蓉来了!

        她骑着天马而来,英姿飒爽,却遮掩不住的高傲与美丽。

        她身边有一女,正是婢女晴儿,踩踏着飞沙走砾“飞驰”而来,秀发随风飞扬,让她看起来剑拔弩张。她的脚步居然跟得上全速的天马!

        那根梅花簪子就是晴儿的。

        马蹄声落,沈燕蓉飞身下马,晴儿俏生生的站定,手指一勾,将银簪隔空取了回去。

        “啧啧,这女子是谁,长得好生漂亮!”

        凤凰楼前的女孩儿定睛一瞧,似有醋意。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将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司承骁捂着自己本就肿起的脸颊,皱着眉看着沈燕蓉……和晴儿,巴掌是晴儿打的。

        有意思的是,司承骁原本还狠毒的眼神,在这个时候居然内敛了起来,变得波澜不惊,好像这一巴掌打掉了他所有的嚣张气焰。

        “沈燕蓉啊沈燕蓉,你可知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司承骁笑了,笑容清淡而温和,好似无奈。

        “后果?”沈燕蓉哼笑一声,很是高傲,目空一切:“今日是你那日借我名头残害九方奚的果,不是以后任何事情的因。”

        沈燕蓉对晴儿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举手,落下,一气呵成,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司承骁的脸上。

        “这才是以后的因,我并不介意以后每天给你一个因。”

        嚣张,霸气!

        沈燕蓉这个女人当真是不可小觑,那睥睨天下的气势,哪怕是男人,哪怕是司承骁这样的男人,也掩盖不了其锋芒。

        就连凤凰楼前的女孩儿也撇着嘴评价起来:“老管家,这女的好像比我父亲我娘还霸气呢!”

        “是的,殿下。”恐怕也唯有这个看不出深浅的黑衣老管家,自始至终都没有表情。

        司承骁走了。

        沈燕蓉来了,他就没有呆下去的必要了。但他倒也不算是吃亏,到底还是打断了九方奚的两条胳膊和两条腿。只是他也并没有落得什么好处,沈燕蓉两个耳光,将他的面子打得精光。

        看着司承骁一行人离开此地,沈燕蓉转过头,对九方奚说道:“还是来晚一步,你……”

        然而她并未将话说完,就眼睁睁看着九方奚晕了过去。

        “你是谁呢?”

        这是一个美丽的女子,纤细柔美,好似月光一般明亮,好似莲花一般纯洁,好似兰花一般清幽。

        他能够看得见那双小小的脚丫,白嫩的好似羊脂白玉雕刻的最具观赏价值的艺术品。粉粉的指甲,可爱的脚趾,巴掌大的小脚,带着铃铛的脚链,每每走一步,都会发出轻微的响声,好像清晨的鸟鸣一样悦耳。

        洁白的纱裙如梦似幻,飘着摇着,好像要陷入一个白色的漩涡,浅蓝色的流苏挂在腰间,像发丝一样,极其漂亮。素腰素腰,说的应该就是这样盈盈一握的柔软的腰肢吧。

        这一回,他看清了她的脸,正如他想的那样,恬静的,仿佛能够停止时间的流逝。

        他高兴极了,她果真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完美,梦中女神一般的存在。

        他和她肩并着肩,坐在山间的石头上,他看着她将皓足浸润在溪水里,波光倒映着她的脸,一切是那么的美好,正是他梦想的样子。

        “你是谁呢?我是在做梦吗?如果是在做梦,这是我第三次梦见你了。”

        九方奚看着她的侧脸,声音从来没有这样轻柔过,生怕蝴蝶惊了春天。

        她羞答答的低着头,抿着唇,声音好听的就像是最美的丝竹之声。她说:“这也是我第三次入你的梦见你。”

        “真的吗?”九方奚感觉自己的心都漏跳了一拍,紧张的涨红了脸,有很多话想要说,想要表达出来,可是话到口边,却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恩。”她轻轻的点头,她转过头,那双明亮而温和的眼睛就好像是一汪秋水,悄悄的对视着:“你……你就叫我少艾吧。”

        “知好色,则慕少艾。”九方奚细细品着这个名字,他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她,娇嫩嫩的。当然,无论她唤作什么,他都觉得是最好听的,应该被写下来,写成最美的篇章来赞美她。

        “呃,那个,我是九方奚。”对视良久,九方奚才想起要报上自己的名字,他慌乱极了,也小心极了,他生怕自己一个错失,就让眼前的人儿再次消失不见。

        “嘻嘻,我知道!”

        少艾抿嘴一笑,如漫山的桃花,开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84598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