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十一章 凤凰儿

第十一章 凤凰儿

        沈燕蓉到底还是来的晚了一小步。

        这是九方奚没有料到的事情。不过他也没有料错,沈燕蓉来了,这场随性而起的矛盾也就落幕了。

        沈燕蓉已经来得及时,只可惜司承骁手段狠戾,硬生生抓住了时机打断了九方奚的腿。

        现在,九方奚的状况很不好。子夜,正是他的痛症发作的时候。

        齐杨寒着一张脸,站在九方奚的床边上,方平和方圆都被他遣出去了,就留下他和沈燕蓉。

        沈燕蓉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微微倚靠,手指轻微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眉头微蹙。

        “我到底还是晚了一步。”沈燕蓉说道。

        要说自责,这是断然不会的,只不过她不希望欠别人的。

        虽然这一次是她阻止了司承骁,可是司承骁本来说的目标也已经达成,她算不上做了什么。这欠着人的感觉令她很不舒服。

        齐杨转过头看沈燕蓉,脸色稍缓,说道:“这本不是你的责任,你不必这样说。”

        沈燕蓉也不理睬齐杨,好像在对空气发誓似的:“我会让司承骁付出代价的。”

        齐杨沉默,没有多说什么。片刻后,他转移话题:“明天本要进山,九方这样,不知道要怎样进去。一线天里是最初步的考验,虽然这样说,但其中危险恐怕也不言而喻。”

        沈燕蓉闻言,眉头皱的更甚:“九方奚交我保护。”

        齐杨一愣,连忙道:“这样好吗?”

        “你担心我护不住他?”沈燕蓉将眼神落在齐杨身上,反问他。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齐杨慌忙解释,解释完之后,他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话头一松,他点了点头:“我与你同行。”

        沈燕蓉略微颔首,算是答应下来。

        “啊!啊——”

        就在这时,床榻之上的九方奚发出阵阵撕心裂肺的痛呼,将齐杨和沈燕蓉两人的注意力转了过去。

        此时的九方奚被包扎完毕,只不过众人都是简从而来,并没有带什么医官,只有一些疗效还不错的药。但这些药毕竟不是仙丹妙药,根本不可能续骨连筋。

        沈燕蓉看了一会儿,有些讶异的问道:“为何这个时候痛的这样厉害?这不合情理。”

        齐杨面露难色,不知道是否需要解释。

        沈燕蓉是一个极端聪明的人,当下就联想到了关键之处:“是司承骁的手段?”

        齐杨不答,也算是默认了。

        “当日我只知司承骁为难了他,却并不知是什么手段。”沈燕蓉这话就是在问齐杨当日的细节了。她昨日见到九方奚的时候也并不见他身上有伤,只是脸色惨白了些——但九方奚瘦弱的身子是众人皆知的,并不足以为奇。

        齐杨摇摇头,说:“明日也许就好了。”

        他是知道其中隐情的,知道这病痛只要过了子夜就好。

        沈燕蓉也不追问,只是看着九方奚。

        “你看他的身体!”

        突然,沈燕蓉道。这声音带着些惊讶,像她这样的人几乎很少有事情让她有心情的大起大落。

        齐杨闻言看去,只见九方奚原本瘦削的身体居然在这个时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健硕起来。原本白皙的皮肤变得紧绷而富有张力,骨骼也发出“咯咯咯”的声音,好像在重新生长。竟是一会儿的功夫,九方奚整个人看起来就大了一圈,居然有些像稍小一些的徐文学了。

        “这是怎么回事!”

        齐杨大惊!

        他听九方奚说过子夜是痛症发作的时间,却并未被告知还有这样的变身的副作用!

        就在这时,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一个粉嘟嘟的小女孩儿双手负在背后,脸上一脸的陶醉:“就是这儿!”

        “你是谁!”

        齐杨大喝一声,将九方奚护住。而沈燕蓉则是从椅子上起了身,晴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屋子里,站在沈燕蓉的身前,双手摆出动武的架势。

        “咦?是你们呀?”小女孩儿看清了屋里的人,记得正是不久前上演一场好戏的几个人,顿时高兴起来:“宝宝很高兴看见你们啊!”

        小女孩儿伸出手挥了挥,打了个招呼,头上的凤冠颤巍巍的,好像要掉下来似的。

        “你是什么人!”齐杨心里暗暗警惕。这蓬莱阁周围已经被他安排了护卫,甚至还有沈燕蓉的护卫,然而眼前这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儿居然如入无人之境,除了一个晴儿反应过来,居然没有任何人发现她的存在。

        小女孩儿不搭理齐杨,小小的圆滚滚的脑袋张望着,眼睛好像穿过了齐杨的身躯,看到了床上的九方奚。

        她舔了舔嘴唇,呷呷嘴,好像吃到了糖果一般:“这个哥哥好香啊!真是让人家想要扑上去呢!”

        没等齐杨三人反应过来,小女孩儿从怀里慢条斯理掏出来一个钟形铃铛,小手向半空里一甩,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这铃铛瞬间就放大了百倍,成为一个一丈见方的钟形罩子,滴溜溜的砸下来,将齐杨、沈燕蓉和晴儿罩在里面。

        令人惊奇的是,这么大的物什砸在地上,居然没有半点声音,也没有引起半点的气流,好像在另一个空间一样。

        “这是法器?”

        沈燕蓉拧着娥眉,语气不乏谨慎与惊叹,甚至还有一些不敢确定。

        “是呀!”

        小女孩儿回答得极为爽快,拍了拍小手,好像刚吃完糕点一样。

        她走向床边,又忘记了什么突然记起似的,对三人说道:“对了,你们不用怕,宝宝从来不伤人。这宝贝只能将你们困住,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你们不会闷死也不会被砸死,就是走不出来了。”

        齐杨心里原本惊骇莫名。亲眼见到这种物什,又听沈燕蓉说起“法器”两个字,这让他知道眼前这个俏皮可爱的小女孩儿可能比司承骁还要危险十倍,甚至百倍!

        哪怕现在这个小女孩儿说不会伤人,可他心底还是难以平静。

        这可是法器啊!

        法器,不是一般人能够用的,那是给那些“天之骄子”用的。

        齐杨很早就知道,云行宫之所以备受推崇,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修行。这修行就不是普通的读书习武,而是运行天道,掌握自然,成就神仙一流。听偶尔流露出来的些许消息,云行宫的人移山填海,飞天遁地,穿梭时空,无所不能。如果修炼到极致,那就是神、是仙。

        玄界很早就相信“无神论”,认为世界上没有什么鬼神之流,毕竟没有谁亲眼见过。闹饥荒的时候没有神送来食物,山崩海啸的时候也没有神来解救。

        但是不论怎么相信“无神论”,人们对神有多么的失望,不可否认的是,人们心底始终存在一个疑问:如果没有神,世间怎么会存在神的传闻,为什么每一个神都是那么的具象,好像亲眼被见证过一样。

        或多或少的,每个人总能说几个神的故事,譬如女娲造人补天,譬如伏羲创八卦,譬如封神榜,譬如九尾狐妖的苏妲己。

        齐杨却清楚的知道,云行宫,就是那个“神话世界”的起点。

        法器,就是被赋予了各种力量的兵器,能够变化莫测,甚至法器自己就能够修道成为神或者妖魔。

        人世间,法器是不被允许存在的。这是他知道的规矩,因为法器威能太大,也许两国交战,一国只要一个人,一个法器,就能够灭了百万雄师的泱泱大国。

        然而,现在居然出现了一件法器!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他如何能够不惊骇?

        眼看着这个小女孩儿走到九方奚的床边,齐杨觉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他已经试过,这法器如小女孩儿所说,只能够困住他们,他们能够看清外面的一切,就是走不出去。

        “这个哥哥手脚都断了哎!”

        看着看着,小女孩儿评论了一句。

        “这个哥哥好像在变身哎,就和山里的狼人一样,真可怕!”

        小女孩儿撇了撇嘴,说是可怕,却哪里有害怕的样子,相反的,还津津有味的观察着九方奚。

        “这个哥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哎!”

        说着,她凑近了九方奚的脸,伸出舌头,湿漉漉的小舌头轻轻滑过九方奚的脸颊。

        “啧啧。”她呷呷嘴,很是高兴:“果然很香哎!”

        “你在干什么!”钟形罩子里的齐杨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想要出来却屡屡碰壁。又见这小女孩儿这般动作,急的脸上的汗都出来了。

        沈燕蓉倒是和齐杨有些不同,虽然一开始十分诧异,但是最后都归于平静。她拉住齐杨的手臂,轻声道:“别吵,看下去。”

        “她要吃了他,你没听到?”齐杨感觉自己头皮发炸,简直就要疯了。

        沈燕蓉一直看着小女孩儿,对齐杨的咆哮声有些反感:“她不会。”

        齐杨看见沈燕蓉的眼睛,那是绝对自信的平静。就这一眼,他也静下来了。沈燕蓉有这样的本事。

        于是三人就闷不做声的看着罩子外发生的离奇的一切。

        这个小女孩儿好像真是找到了绝美味的食物,满眼都是小星星,透露着幸福的味道。她本来是坐在床沿,用手撑着身子凑到九方奚的脸上****。后来感觉姿势不舒服,索性一脚踢飞一只鞋子,直接蹦上了床,趴在九方奚的身体上,好像一只小青蛙趴在荷叶上一样。两只小手捧着九方奚的脑袋,伸出舌头一个劲儿的舔着,越舔越是开心。

        这种情景,看过去就好像是在舔着一个巨大的糖果一样。

        然而这不是最奇怪的,最令人惊奇的是,九方奚原本痛苦的神情,在这小女孩儿的舌下居然渐渐平和起来,因为发病而健硕的身体也渐渐恢复原样。

        小女孩儿舔的兴起,小手胡乱的扯开九方奚的衣服,从头往下,幸福的连眼睛都眯了起来。

        齐杨只觉得自己已经毁了三观,愣愣的说不出话来。沈燕蓉到底是姑娘家,小女孩儿脱了九方奚的衣服的时候,就已经侧过了身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84756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