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十七章 身份

第十七章 身份

        今日的云行宫外人声鼎沸。

        一只巨大的鸟儿停在半空,撑开足有十来丈长的翅膀遮云蔽日,每扇动一下,地面就卷起一场飓风,席卷地众人站立不稳。这只鸟儿是紫绸雀,羽毛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紫色的光辉,逼地众人不敢睁眼。这种鸟原本是山野的野雀,个头也不过巴掌大,但是这只,似乎大得有些离谱。

        一个小女孩儿从紫绸雀身上跳下来,毛茸茸的耳朵和长长的尾巴彰显着她非同一般人。

        “喵呜,大懒人,地方到了,还不下来?”小雪儿朝着上头喊。

        “笨猫,本公子绝代芳华,怎能随意让人看见容颜?你且先去把最好的房间定下来,好好打扫一番,再来叫我!”紫绸雀背上有一卧榻,卧榻之上有冰凌伞,伞下有着晶白的珠帘,仿佛深闺淑女一般,紫襟衣慵懒得躺在卧榻上,信手把玩着手中的冷暖玉算盘。

        “喵呜!”小雪儿翻了个白眼,随口骂着:“自恋狂,男人女相,分明是不男不女的老妖,还要意思说绝代芳华,不把人吓死就不错了!”

        “店家,你这最好的房来一套!”

        “最好的房是蓬莱阁,你,你,你……”店家看着挠着耳朵的小雪儿,惊慌失措,颤抖着一双手把钥匙交了出去。

        “喵呜,准备些此地最好吃的东西东来,要有鱼,还有肉,要很多,知道了吗?”

        “是,是……”

        过了半柱香,小雪儿从蓬莱阁招手:“喵呜,还不下来,你这喜欢被人关注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下?我们可是来赚钱的,不是来卖肉的!”

        “啧啧,小雪儿,你是在讨打吗?”天空紫绸雀一闪,顿时不见踪迹,与此同时,蓬莱阁小雪儿面前,紫荆衣悠然站着。“人在高空,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事情。一里外的一线天居然出了十二头凶兽,这不算什么,还有纯美的妖气,和隐藏修为的人,真是有趣。当然,最有趣的,是那个九方奚……”

        “喵呜!你看到九方奚了?你认识他吗?你怎样知晓的?”小雪儿歪着脑袋问。

        “他们不是叫他九方奚么?还需要我问吗?”

        “喵呜,那他怎样有趣了?”

        “一个凡人,毫无修行之际,能够将十二凶兽在一招之内打败,全数封印,不是有趣是什么?”

        “十二凶兽啊,喵呜,好想吃!”

        “笨猫!就知道吃,面前三条鱼一只鸡两个猪蹄还不够你吃吗?”

        “喵呜!做啥又打我头!哼,要本猫说,管他十二凶兽还是谁,先将此人杀了再说,这样就有报酬了,本猫可以吃遍天下!”

        “哈,贪嘴!”紫襟衣微微眯起眼睛,唇角上扬:“许久没有遇到这样有趣味的生意了,怎么好不多玩一会儿?正如你所言,这样的小子,本公子一念之间可以杀死几千个。”

        “随你随你,喵呜,你不许吃鱼,鱼是我的,喵呜,鸡也是我的,猪蹄也是我的!”

        ——————————————————————

        齐杨被带至一处行宫。

        若说是行宫,却无多少庄严,四周空无一人,唯有雕栏玉砌,朱门之外有一只独角兽,盘桓休息。

        玉秋风在门口对着宫内一拱手一礼,无有任何话语,转身离去,洒脱无比。

        齐杨推门而入,内中空空荡荡,二十八根栋梁使得殿内看起来更显空旷,唯有穹顶有数枚碗盘大的夜明珠陈列,柔和的光赋予大殿一丝庄严之气。

        在大殿的深处有一处雕龙床榻,床榻之前有一案几,几上有书册数卷,展开着的书卷上笔墨未干,朱红的墨汁平添几分威赫。案桌上的书卷,是一本《老子》。老子是道之先者,也是几千年前道教的鼻祖,成神之后凡人尊称为老君。《老子》传世已久,民间多有书籍,几乎读书识字者都有涉猎。

        册上红字,是王专属。上面密密麻麻的红字,却是将书中字句抄写一遍。

        然而此处无人。

        齐杨对着案几双膝跪地,行一大礼:“齐杨拜见王!”

        他来到云行宫,心内没有过多的激动,很早之前他就明白,他会来这里。

        他还记得,在他十五岁那年,他第一次来到云行宫。

        那一次他进来得容易多了,一线天内唯有横公鱼看守,并且有爷爷同行。爷爷让他在车内睡一会儿,好似车马也无颠簸,很快就通过了一线天。以至于三年过去,他依旧认为一线天过的十分容易,却险些害死了九方奚。

        那年,也是在这座宫殿,眼前的宫殿与当年的一模一样,寂寥非常。那时,王直言不讳,说他并没有进入云行宫的资格,在他沮丧之时,却又坦言他终究会来云行宫。

        所以,他一等就是三年。

        “你来了。”

        一个声音凭空响起,然而周围依旧无一人,唯有一点光影显现,在案前飘忽不定。

        齐杨将头埋得更深些。他见过这团光影,知道是王的幻化,也许此时王正在千里之外的皇宫主持朝政,人并不在这里。

        “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不必多礼。”

        齐杨起身,站在一旁。

        “三年未见,你长大了不少,让我很是欣慰。”王对齐杨的宠溺,好像全天下都知道一般,虽然没有明文昭告,却屡屡放纵。王有六子,却并未见有任何一位皇子能够让王如此温和,好似家主,不似国君。

        “三年前的问题,你考虑得怎样了?说来听听。”王说,声音里有些许笑意,虽然不见王身影,却仿佛能够看到王嘴角噙笑。

        齐杨自是不敢散漫,无论王对自己多么仁慈,王,终究是王。

        三年前,王在这里问他,如果王有命,他是否能够割舍下亲情、恩义、友谊。

        当年,他不敢回答,一沉默,便是三年。

        心中叹息,知晓这个问题终究还是来了。

        “回王,臣做不到。”齐杨跪地。

        当年回去之后,其实他并没有想太多,也许是那时还活得浑浑噩噩,只知道玩闹,不谙世事。也许是那时觉得,再来云行宫会是很久之后的事情,所以一直也没有去细想。

        但这几日的事情,尤其是刚才,他亲眼看见九方奚跳下车驾的时候,他感受到的绝望与无助,担忧又恐惧。

        他,割舍不下。这就是答案。

        “恩。”

        王应了一声,若有所思。

        “如果我下令,你会怎样做?”王又问。

        “臣会遵旨。”齐杨回答。

        “你不是做不到吗?”

        “总有些事情不愿做,却不得不做。”

        “正如你明知会伤害九方奚,但你依然这样做了,是吗?”王突然说,言及九方奚的时候,好似有着许多的情感在内。“这条路不是这样好走的,他会恨你,甚至会杀你,但你要记住,这是我们必须要走的路,不这样做,就等不及了。”

        齐杨抿嘴,回想起这几日的事情,他是如此的难过。

        “臣知晓,只是,难过。”

        “难过是必要的,在将来的某一天,他明白了,他会原谅你的。”王说:“那个李传明呢?”

        “死了,枯荣道长也已经离开,临行前对九方奚说来云行宫找他。另外,司承骁居然承认了他将九方奚的族人带走,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齐杨抿了抿唇,温和的眼中多了一丝凌厉,与从前的翩翩公子判若两人。

        “冥冥中自有定数,以后的路还有很长。你的修行可有懈怠?”

        “回王,臣一刻不得懈怠,三个月前刚突破第四层化神。”齐杨恭谨道

        “好,确实可教。今日你便正式拜本王为师吧,这本该是你的身份。”

        齐杨闻言一震,当即跪地:“王要收臣为弟子?这恐怕不合规矩吧?”

        “规矩?云行宫的规矩都是本王定下的。你怕什么?怕本王的那几个儿子来对付你?怕在云行宫与众不同?泯然众人才是修行的最大阻碍啊!世间万万人,有谁是一模一样?修真修行,修的是真性情,修的是天下行,若是只为这种外界所谓的规矩所扰,终究成为别人的的影子,成不了自己。当齐杨不是齐杨,本王要你何用?”

        王的话让齐杨茅塞顿开,虽然心中明了,将来他的路会因为这个身份坎坷无比,可他还是欣然接受。

        当下,他行了九拜,成了拜师礼。

        “当——”

        礼成,整个云行宫突然一震,齐杨只感觉好似受到某种召唤,与云行宫产生了某种微妙的联系,好似要与云行宫成为一体。

        “即日起,你便成为云行宫执掌者,赐名,云笈宫主。”

        一道符文自光影激射而出,好似融合无数文字与规则,没入齐杨眉心,顿成一点朱砂,如案上书册中的红字,妖艳无比。

        同时,一股淡淡的气势自齐杨身上散发出来,原本俊俏儒雅的面孔更加白皙明亮,双眼更显睿智,眉心的朱砂却自成一股魄力,整个人脱胎换骨,精神焕发,似有得道。

        “你的修为也不用藏着掖着了,不然也震慑不了那些个人。另外,找个时间去见一见那些高层,他们对你这位置可是垂涎已久。”王言罢,便散去了。

        “是,师尊!”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86929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