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二十三章 忍别离

第二十三章 忍别离

        “爷,你撑住啊!”

        感受到背后之人生机渐失,方圆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背着九方奚半点没有放下的意思。护心丹已经喂了,却好似半点也不起作用,方圆急得没了主意。

        “竹、竹林……”

        九方奚幽幽转醒,口中却是连连呕血,浸湿了方圆一身殷红。

        “爷,别说话了,好好休息,我带你去别院休息,然后我们离开云行宫。”

        忍了一路,听见耳畔熟悉的声音,便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

        早上还是好好的,怎么只一会儿,就成这样了呢?方圆想不明白。

        “圆儿,在、竹林、停下……”

        “竹林,是前面竹林吗?”方圆看见前方的竹林,心中疑惑,却依然往竹林奔跑而去。

        刚到竹林,方圆就感觉有一股无形的阻力,让她难以步入分毫。

        “这,这是怎样一回事?”

        疑惑间,方圆背后突然一松,回头之间九方奚的身体被一团柔光包裹,渐渐升起,往竹林深处飞去。

        “爷!爷!”

        方圆着急无比,却如何也跨步进竹林一步,顿时大哭起来,无助之极。

        “师尊,呕……”

        九方奚被柔光带至亭前,见亭中熟悉人影,急于解释自己这一生尘俗,却在开口瞬间气血大失,又是一口鲜红。

        “噫,汝受伤了!”

        蟾酥身形一晃,将堪堪倒下的九方奚接住,扶进亭内。

        “真是好严重的伤……”

        蟾酥一手按在九方奚的背后,似要出手救治。

        便在此时,竹林内响起一个声音:“人自有劫数,你何必浪费自己的真元?”

        “伊既然称吾为师,吾自然不可袖手旁观。”蟾酥语气冷淡,似是对来人的不满。

        “二十年不来看你,你这脾气倒是一点不变。”

        “二十年来,伊是吾第一个遇见的人,吾不容伊有失。”

        “情愿为他加重你自己的伤势吗?”

        “在这竹林不见天日,便是死去,也不过如此。”蟾酥依然将自己真元输入九方奚体内,源源不断。他说:“伊这身体,汝当真心狠手辣!”

        “是啊,在你面前,我从来都是心狠之辈,又何妨再多这一遭?”

        蟾酥闻言,眼神一冷,空气中杀机顿现。

        “你要杀我吗?来啊,走出这竹林来啊!我很愿意能够当面见你,也好赎我当年之罪。”

        “哈!”蟾酥轻笑一声,收起浑身杀气,淡言道:“赎罪,汝不配!吾会离开此地,但吾不会见汝,吾不会再见汝一面。”

        “世事难料,此人走进云行宫的那一刻起,这天下,注定要大乱一场。不仅是人间,还有神魔妖佛,不仅是玄界,还有十万须弥。这也注定了你我必然不会如此简单。”

        “吾知晓伊是谁,吾有吾自己的选择,不劳汝费心。汝离开吧!”

        “最好是如此,我等待下一次的见面,请!”

        竹林声音顿消,四周静谧一片。

        蟾酥为救九方奚,真元源源不断涌入九方奚的体内,修复他受损的筋骨血肉。

        他的眼神很纯,也很执着,就如弹奏《希微十二夷》之时,流露出来的淡淡的固执。

        一直到第二天清晨,蟾酥才将手放下,收回自己元功。然而此时的他,面色苍白,眼带疲累,强自撑起自己的身体,却踉跄一跌,亏得扶住石台,才免于倒下。

        “咳咳!”

        蟾酥轻咳两声,手扶琴弦,一曲《希微十二夷》再度响起,悠悠琴音,绕梁不绝,似有幽幽哀愁,剪不断,说不清。

        九方奚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道是在琴声中醒来,发觉自己已经好了许多,再观四下,当即明白是蟾酥救了他。

        他当即跪倒在地,诚恳跪谢:“多谢师尊救命!”

        “起……咳咳,起来吧!”

        琴声不断,咳嗽的声音却异常突兀。

        “师尊,你这是怎么了?”九方奚见蟾酥情况不对,当下着急问道。

        “无妨,陈年旧疾,调养几日便好了。”蟾酥缓缓说道。

        九方奚点头,心内却是万般复杂。一声陈年旧疾,焉知不是因为他才再犯的?

        “汝有话要说?”蟾酥似是看穿九方奚的欲言又止,问道。

        九方奚又是跪地一拜:“师尊,徒儿要离开云行宫了,来向师尊辞别。”

        虽是已经接受事实,但他还是十分委屈,难过的,声音哽咽。尤其是齐杨的转变,他总是耿耿于怀,不能放下。即便他细细想来,齐杨并没有做错什么,甚至他也希望齐杨这样做。

        琴声一顿,蟾酥伸手扶起九方奚。

        “缘来是深,缘去则浅,不必强求什么。只是可惜,吾教汝的琴,汝只学得半阙。”

        “师尊不问为什么吗?”

        “吾不必问,汝也不必说。”蟾酥眼神望向东方,缓缓道:“晨曦了,陪为师看一场日出吧。”

        九方奚心下感动,起身,站在蟾酥身后。

        东方鱼白,渐有日轮将起,染红霞绯一片。看云海翻滚,看晨鸟初起,看得一时无言,寂寥一生。

        “日轮将出,必先承其黑暗。云海翻腾,必先居高不乱。晨鸟展翅,必先受一夜露重。文有欲扬先抑,人有出师未捷,保持本心不乱,便能如常所愿。”

        阳光照射在蟾酥的脸上,为绝美的容颜镀上一层圣洁,一层庄严。言犹在耳,言者尊尊教导,听者细细品味。

        “无论怎样都好,待百年回头,不可后悔,这便可以了。”

        九方奚郑重拜下:“徒儿谨记师尊教诲!”

        “这一朵灯火琉璃的昙花给汝,若将来遇到一名唤公羊讳的人,伊是汝师兄,将这给伊看,顺便告知伊,不要执着于花开一瞬,更当珍惜养株三年。”

        那是一朵净白透着蓝紫色的琉璃昙花,虽是死物,却好似当真能迎风舞动,能暗香袭人。

        “是,徒儿记住了。”九方奚接过昙花收好,点点头。

        “去吧,时候不早了,吾,累了……”

        “师尊,徒儿还能再见到你吗?”九方奚鼻头酸楚,短短数日,物是人非,唯有这个才见第二面的人,赠与他纯洁无比的善心。

        “会吧,不会吧,看缘分吧。”

        “是,徒儿拜别师尊!”

        一声拜别,却是再难压抑心中别绪,眼中再度潮湿,泪珠落下,沾染尘泥,是留在此地最后的气息。

        心绪难宁,出得亭来。亭中人缓缓阖眼,沉沉睡去,梦中离别再现,一脸不忍。

        他背上的琴,突然温热了起来。这是蟾酥送他的琴,因为他说,他来得匆忙,没有带琴。

        才是夏至,竹林中的蝉却已经鸣了。

        九方奚不舍地步出竹林,只见方圆跌坐在地,哭得形容憔悴。

        “圆儿!”轻声呼唤,却是唯有两人相依为命。

        “爷……”

        方圆泪如雨下,紧紧抱着九方奚,泣不成声。

        “好了,哭吧,哭一场吧。”是说给怀中的人听,还是说给自己听,九方奚不知道,只觉得,天晴日明,却也无比悲凉。

        轻轻抚慰,主仆两人久久分开。

        “爷,你没事吧?吓死我了,我以为……”方圆将九方奚上下打量一边,虽然浑身血迹,但已经明显好转,能跑能跳,心头松懈,泪珠却不住的流。

        “以为我要死了?好了不要哭了,再哭就要变成花猫了,恩?”九方奚轻轻揩去方圆的泪痕,柔声道。

        方圆破涕为笑,奇怪问道:“爷怎么去了竹林就好了?”

        “竹林内有我很重要的一位前辈,他之恩德,重如泰山。来,圆儿,向竹林拜一拜。”深深望向竹林内部,似要望进亭中,做最后一声道别,然,竹影重重,难以实现。

        “恩。”圆儿不问为什么,依言跪地,郑重得磕了三个头。无需问得清楚,只让自家爷一夜痊愈,那就该然这番礼遇。

        “我们走吧,去别院将东西拿上,然后……离开云行宫。”

        回到别院,院中已有数人。沈燕蓉、凤凰儿一行人都在。

        “想不到最先出局的人是你,不过你放心,我沈燕蓉欠你的,我不会忘。我已有书信往沈家,日后但有需要,可以去沈家求助。”

        沈燕蓉依然是一脸高冷,但此时的她,竟也让九方奚感到一丝温暖,当下点头致意。

        “齐杨传话来,你堂兄不在云行宫,但若回来,会告知他事情经过。另外,他赠你一匹天马,在院外树下。”沈燕蓉说。

        九方奚点点头。

        “虽明知你与齐杨交好,但我依然要说,今日之事,与齐杨脱不了干系,日后你自行小心。”

        沈燕蓉的这一句话,让九方奚皱起眉头,却说得斩钉截铁:“他是我好友。”

        沈燕蓉不理会他,兀自站在一旁,也没有过多的情绪。

        “七哥哥,你要离开了,宝宝没有什么好送的,只有这一袋子的玩意儿。”凤凰儿嘟着小嘴,眼眶红红,想来也是哭了好一场。

        “凤凰儿姑娘,这一路多谢你,虽然你我相识不过几日,但九方奚很高兴能够认识你,你很可爱。”九方奚矮下身子,忍不住揉了揉凤凰儿柔柔的小脑袋。一旁老管家见此模样气机一冷,却被凤凰儿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九方奚接过袋子,打开一瞧,却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凤凰儿拿出来一一介绍道:“这个是困神钟,施展一次可以困住敌人三日。这个是羊脂活骨丹,一共三枚,下次要是再遇到伤筋动骨的事情,吞一粒就好了……啊呸,七哥哥一定吉人天相,一枚也用不到,那可以送给别人嘛!……”

        小小的袋子,足有五六样东西,每一样不是灵丹妙药,便是法器法宝,甚至还有一个储物戒指,有十丈见方的空间可以存放东西。

        九方奚知道这些东西何等贵重,当下连连拒绝。

        凤凰儿却硬塞给了九方奚:“七哥哥只收着便好,宝宝有一大堆这玩意儿,不够再问爹爹和娘拿就是。这几样东西最好是不要动用,只当做宝宝留给七哥哥的纪念才好。”

        却之不恭,九方奚几次推辞,终于还是收下。

        “七哥哥只要在这些宝贝上重新滴一次血,这些宝贝就能够与我断开联系,成为七哥哥的专属物品。七哥哥没有修炼法术,滴血让宝贝认主是最方便了呢!”

        “好,多谢!”九方奚依言将自己的血滴在这些法器上,顿时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传至心头,直接知道了使用之法。在凤凰儿的指导下,他将东西都收在储物戒指里。

        再一次郑重告别,九方奚与方圆骑上天马飞往一线天。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87844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