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二十五章 拦路的老道

第二十五章 拦路的老道

        云行宫外,蓬莱阁。

        “这地方虽差,名字倒是取得别致,可惜,这些名字都是抄袭的,也不怕正牌的过来碾压么?”紫襟衣走在院子里,小雪儿采了莲蓬,一颗一颗剥着。

        “喵呜,管这样多做啥?还不如帮本猫来剥新鲜的莲子,也好熬一碗莲子猪蹄汤吃!”小雪儿撇撇嘴,是半点都不在乎。

        “馋猫!”紫襟衣敲了一下小雪儿的脑袋,发出清脆的“咚”的一声。“就知道吃,再吃就变成肥猫,我可就不抱你了!”

        “喵呜,是吗?本猫才不管,吃了三个月的草,都饿瘦了,要补回来……咦?那不是之前进入云行宫的那个小子吗?”小雪儿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朝着一线天看去,那边正有两个人骑着天马飞驰而出。

        紫襟衣眯着眼睛瞧了瞧,忍不住笑了起来:“就说有趣嘛,你看,这样好的苗子,云行宫居然不要!”

        “哦!他是九方奚哦?”小雪儿眨了眨眼睛,突然一把抱住紫襟衣的胳膊:“主人,那你快去将他杀了吧,早死早超生,喵呜,这样还会有很多时间可以去游山玩水哩!”

        “哎!”紫襟衣摇摇手:“不急不急,许久没有遇到好玩的事情了,怎么好这么早就让游戏结束。再者说了,倘若让神机鬼藏知道这人这样好杀,我那报酬可能会大打折扣呢!”

        “啊?这样吗喵呜?那算了,让他多活几天,最好等个一年,让神机鬼藏多送些钱过来!”小雪儿呷呷嘴,满不在乎道。

        “哈哈,笨猫啊!”紫襟衣揉了揉小雪儿毛茸茸的耳朵,小雪儿舒服得眯起眼睛,整个身子都懒洋洋似要躺到了。“你快将东西收拾了,我们追上去,虽然暂时不杀他,但也不能让猎物失踪。拥有娴熟捕猎技能的猫儿捕到老鼠常常会戏弄,但是戏弄得老鼠逃走或者被别的猫吃去,那就亏本了!”

        “喵呜,主人,你很熟悉猫嘛?”

        “哈哈,我身边不是有一只养了六百年的猫吗?”

        离开云行宫,四海茫茫,前路一片迷茫。

        原本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云行宫,如今却被驱逐,只觉得如秋冬夜寒,令人冰凉。

        想过之后,九方奚还是决定先回家,家中还有一个方平,也许方平已经有了老父亲他们的下落呢?

        虽然心底有一个声音说这种可能性小的可怜,但他依然愿意一试。

        “圆儿,我们回家吧!”

        天马舍去了车驾,速度更加快速,夜幕还未降临,他们赶回原点。

        因为乐陵私塾的存在,所以这个小镇也便唤作学镇,是乐陵下属算不上最大的镇子。

        进入城门之时,九方奚与圆儿下了马,镇子里是不允许寻常人车马飞驰的,那是将士或者豪门独有的特权。

        守城门的两个将士看着九方奚的他们,本要上来盘查一番,但是齐家的人过来解围,想来也应该是齐杨的吩咐了。

        “九方公子,少爷已经吩咐过,如果公子有需要,我们将随时相助。”这个自称是齐府管家的人说道。

        只不过九方奚之前见到的齐府管家可不是这样一个年轻人。

        “原先的管家是管理日常事务,而在下所管,乃是少爷之情报网,想必公子听闻过。”

        闻听此言,九方奚才仔细打量起这个人。

        这个人生的并不高大,也不算出众,样貌只能算是尚可,略微偏胖。

        大概觉得九方奚眼神打量自己,这年轻人呵呵一笑,解释道:“要探查情报,自然要泯然众人。”

        九方奚顿时明了,觉察到自己的举措有些过分,当下道:“抱歉,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在下名为严威。”年轻人略微拱手,说道。

        九方奚点点头,问道:“齐杨有告诉过你什么吗?”

        严威摇头:“只是迅哥儿传讯回来,少爷让我听从你的吩咐,另外为公子你驯养迅哥儿,方便通信。”

        “迅哥儿……”九方奚暗道齐杨考量周全。

        迅哥儿九方奚自己有一只,然而那只迅哥儿并不能长途跋涉来回云行宫,迅哥儿也是分好坏的。

        “多谢。”九方奚道了一声谢,并未拒绝。

        但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云行宫时沈燕蓉的话再一次回响在他的脑海中,又想起齐杨在云行宫的转变,虽说毫无根据,但他依然存了个心眼儿。只是,曾经最好且唯一的好友,如今要分心提防,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那好,那在下就先告退了,日后公子有所需要,可以差人来齐府寻我即可,但不要惊动齐府其他的人,专有职责,情报网众人不宜暴露给太多人知晓。”严威抱了一拳道别,临行之话十分郑重。

        “是,我知晓了。”九方奚记下。

        等到严威走远,方圆感慨道:“齐公子人真好,细心又大方,对爷真是没话说呢!”

        “齐杨恩情当铭记在心,多说无益。”九方奚道。

        “那爷还要回私塾吗?”方圆问道。

        “回去作甚?读书吗?”九方奚嘲笑一声:“私塾之内太过单纯,这几日见惯了生死,再去如饮白水,食之无味,还浪费时间。时间啊,我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哦!”方圆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说道:“爷,圆儿想老爷了,想老爷的炖羊肉。”

        “恩,乖,我会赶紧找回老父亲的。”

        方圆与九方奚年岁差不多,虽为仆从,却一直被老父亲当做自家女儿,此时感慨,倒让九方奚觉得心酸无比。

        “走吧,回家,看看你兄长有没有找到父亲的消息。”九方奚揉了揉方圆的脑袋,柔声说道。

        便在此时,迎面过来一算命先生。

        此人身着道褂,头戴纶巾,左手一面书了“算天算地算命运”七字的布番,右手摇着一枚铃铛。

        “这位公子,要算上一卦吗?”

        这人拦路在前。

        九方奚摇头拒绝,有心避开此人,却不料被此人再度堵住去路。

        “公子,此卦老夫免费赠送于你。”这人不依不饶道。

        “抱歉,非是金钱的问题,而是我无心于此,还请道长让路。”九方奚心头薄怒,却依然拱手礼数。

        这段时间以来,他知晓自己可能被那绿色药物控制心性,所以有意无意地压制自己的脾气。只是没有想到会因此与云行宫失之交臂,让他更是对此有着极大的敏感度。

        “噫,不听老夫的卦象吗?可老夫却少见公子你这样的命格,真是不吐不快啊!”这道长笑脸相迎,却是不肯让道。

        “哎……”九方奚叹息一声,无意与这道长纠葛太多,内心的烦躁越来越浓厚,夜色也渐黑,他只想赶紧离开人群,回到家中。

        这道人却不管不顾,兀自跟了上去:“老夫看公子面带愁容,眉宇之前犹有焦急之色,想必是公子有家人不见了踪迹吧?”

        “恩?”九方奚脚下一顿。

        这道长见九方奚停下脚步,当下跟了上去,又道:“能让公子如此关切,应该是长辈。观公子虽长得清秀文雅,但眉峰上扬,应该是坚毅多过柔和,应该自小由父亲抚养,那么这位长辈应该是公子父亲对吗?”

        九方奚紧紧看着这个道人,若要说此人道骨仙风,确有那么几分相像,但那笑容之间总让他感觉此人是特地找上自己。

        这种感觉很难说清道明,何况这道人说的不错,母亲难缠而死,自小他便由父亲拉扯长大。九方一族重文轻武,何况他身体又比一般人差,所以举止之间颇有儒风。但又时常听父亲在耳边言语九方一族如何如何,他为人坚毅刚强,这道人并没有说错什么。

        这让他即便是怀疑,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再看公子天庭有黑气盘绕,似有妖邪作祟,公子最近是遇到什么不寻常的人事物了吧?但这黑气虽然浓重,却另有一点圣洁,想必是公子这几日有贵人相助,逃得一死。”这道人再次语出惊人。

        九方奚不语,静静的听着。

        “啧啧,公子命途真是多舛,屡屡涉险,险险生死离别,却总有大难不死的福报,是人也事也命也。”道长长叹一声,似有感慨:“再在看公子眼神清明,却有迷茫神色,不知前路走向何方,不如让老夫为公子补上一卦,测算吉凶,卜一个方向怎样?”

        九方奚犹有迟疑,一旁方圆却悄声说道:“爷,这老道说的还真是准呢!不如就让他算一卦,看看接下去去哪里找老爷怎么样?如果说的对了那就最好,不对不去理会就是了!”

        这道长听了方圆的话,顿时赞叹点头:“这位姑娘说的不错,若是老夫说的不对,公子只当今日消遣,但老夫万一真为公子算得方向了呢?”

        九方奚知道,眼下也是无计可施,便点头道:“好吧,由你一试。”

        “哈哈!”这道长顿时笑了起来:“多谢公子信任老夫,不过老夫测算之法与常人有异,得罪了!”

        一声得罪,这道长脚下连动,速度之快令人简直无法反应。在看这道长,却是已经收起布番与铜铃,双手捏在九方奚的肩胛。

        “恩,恩,恩!”

        三声沉闷之声,道长便松开九方奚,那布番与铜铃一瞬间又出现在手上。也亏得九方奚这几日遇见的事情超乎平时想象,否则又要大大惊奇一番不可。

        但这举措,也惹得九方奚一阵怀疑,眼前这道长,难道也是修道人吗?

        便在思忖间,这道长说道:“老夫方才捏了公子肩胛骨,发现公子体虚气若,骨质轻薄,乃是酝邪之体质,无怪乎这等邪祟容易上身了。”

        “道长请直接说吧。”九方奚有些不耐,他的体虚是个人便能够看出来,若以此作文章算作本事的话,那天下皆是能人异士了。

        “好!”这道长道了一声好,便郑重说道:“先告诉公子一个好消息,公子欲寻之人尚在人间,也无性命之忧。”

        “那他在什么地方?”九方奚急道。

        “这嘛……”这道长嘴角含笑,意味深长的看着九方奚:“老夫可以告知公子方向,但老夫也要警告公子,公子倘若此去寻人,怕是有死厄临身,并没有先前那般好命了!”

        “若能找到人,死又何妨?”九方奚眼神一凌。

        “是吗?你去,人就救得出来了吗?恐怕是白白送死吧!”这道长嘴上一抹嘲弄。

        “你!”九方奚眼中一寒,一股杀气顿时释出。

        “哦?公子好大的杀心,当心堕入魔道啊!”这道长倒也不怕。

        “哼!”

        九方奚虽然恼怒,却是知道这道长说的不错。刚才的他在不意间爆发的怒火,确实有一股杀戮的欲望在内。此时他只得静下心来,压抑这股念头。

        “恩,公子收起怒火,那老夫就继续说了。”这道长见九方奚眼神内敛许多,摇头晃脑,继续说道:“公子要想找回至亲并没有那么容易,但公子可以往西南而去,西南方乃是公子福地,可以寻找到可以相助公子的贵人。”

        “西南方?”九方奚皱眉。西南方何其笼统,又要怎样去寻找?贵人,谁又是那贵人?

        “公子是否相信一句话?”这道长突然发问。

        “什么话?”

        “一个人所处的位置,决定他所遇见的人事物。”道长说道。

        “什么意思?”九方奚不解这道长为何会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简单来说,穷人结交的都是穷人,富人来往的都是富人,权臣来往的都是掌权者。”这道长说道:“公子已然超脱了寻常人,那今后所遇见的,也必然不会是寻常人。老夫赠送公子一句话,做人呐,除了自己,除了善良与正义,最好别相信人。蜡烛灯下黑,一叶可障目啊!”

        说完这句话,这位半途拦路的道长便告辞离开了,留下皱眉的九方奚。

        “这道长到底是何来历,言语之间似有什么话要告知我。西南方?帝江说的火凰木便是在南方,此时回到家中,西南方大约就是帝江说的南方。只是当真有这样巧的事情吗?”

        “圆儿,走吧,天黑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88100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