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二十八章 死亡是与生俱来的

第二十八章 死亡是与生俱来的

        九方奚感觉有些冷,迷迷糊糊得醒来,裹了裹衣裳。

        他睁眼便看见眼前两具狮子的尸体,尤其雄狮尸体狰狞,腹部被扯开一个巨大的口子,一边的肉已经被啃食干净,露出洁白干净的白骨。

        “啊……”

        九方奚被眼前景象吓了一跳,定了定神,才发觉口中异样,吐出一看,却是几根金色的狮毛。

        “呕!”

        他只觉得恶心极了,也恐惧极了。

        手中忙不迭扔掉那几根金色的毛发,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颤巍巍地。

        “不,这不会是我,这个人不是我!”他喃喃自语着,试图否定所怀疑的一切。他快要坚持不住了,他快要奔溃了。

        他一遍一遍告知自己,然而他依然对判断出来的结果毫不怀疑。

        他多想告诉自己,眼前的血腥景象是豺狼虎豹的杰作,但是附近根本没有外来者的痕迹。

        他呕出来的东西血肉模糊,让他更加反胃。

        他不敢看那两具尸体,他做好了杀死雄狮的准备,可是他没有做好自己嗜血吃肉的准备。

        他觉得自己很恐怖,令人恶心。

        他捧着头,不知道是呕地太厉害,还是惊恐地太猛,只觉得整个脑袋要炸开似的疼。

        他不敢再看眼前任何的血腥,只好发疯似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脚下的步子越来越大,树林也夜里仿佛辨不清方向,哪里都一样,去哪里都好,只要能够逃离那个令人恶心的地方就好!

        他满脑子都是云行宫的那六具尸体,他本来还有一点侥幸,认为那不会是自己所为,也许是弄错了,也许王查明真相会还他清白,也许一切都变好了……但是面对刚才的画面,六具尸体,以及血肉横飞的两头狮子,他再不敢有什么侥幸的想法。甚至大伯的血淋淋的散发着恶臭的头颅也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就好像大伯也是死在他的手上,就好像听见了自己狰狞的笑声……

        “我是恶魔,我是杀人的恶魔,我应该去死!”

        齐杨没有错,甚至他应该狠下心来杀死他,他不想变成这样的魔鬼,这令人恶心的嗜血者!

        九方奚抱着自己的头,最终跌落在一个湖里,湖水将他淹没,冰凉的水包裹着他,洗涤着他身上的血腥味。

        他难过之极,整个世界都坍塌了,他分不清脸上的是湖水还是泪水,是的,他哭了,崩溃了。

        他想起这短短几日所受的痛苦,比他十八年加起来的还要多。这几日承受的压力,将他压迫地喘不过气来。

        犹且记得,在那个白茫茫的世界里,姜回要杀他以除害,他尚且言之凿凿并未害过人,姜回有什么理由替天行道?

        “他就应该杀了我,杀了我就什么事也不用发生!他做的没有错,他没错,是我错了!”他哭得不能自已,在水下吸了好几口湖水,憋在气管里,出奇的难受。

        “主人,这并没有什么,弱肉强食,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帝江的声音在九方奚的脑海中响起,带着迟疑。

        九方奚却根本不想去搭理他。本就不在同一个世界,甚至不是一个种族,能够谈论什么礼仪道德?

        帝江说了很多话,九方奚都没有任何回应。

        “是帝江不好,是帝江的错。帝江知道主人有嗜血的状况,但不知道还会附带着这样的……”帝江没有说完,他也不知道要如何说。帝江不是什么善良的凶兽,否则也不会被玄祁帝禁锢在一线天内。但若说人情世故,帝江所懂得的并不比人少。

        九方奚依然沉默着,哀伤着,心如死灰。这是一种绝望,是对自己的否定。

        帝江仿佛明白了什么,最后劝说道:“主人,无论你如何评价你现在的自己,但你总要撑下去,找到你的亲人。事已至此,你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而且这非是你本性,你为什么不试着去控制它?帝江知道你认为我不是人,不懂你的教化。但是,无论人神妖魔,总有自己要克服的东西,也总有自己要追求的东西。如果你可以放下你的亲人,你也毫无眷恋这个世界,帝江也不再逼你,我会回到一线天,再等十年二十年,总有机会离开。”

        “但帝江希望主人能够振作,帝江会完成自己的诺言,尽早控制住你嗜血的症状,虽不能根除,但这帝江是有把握的。”帝江顿了顿,循循善诱起来:“毕竟,该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主人便是要偿还一条性命,何其简单,但对主人口中的六条人命和这头意外而死的母狮而言有何益?该做的,是尽量去弥补,至少不能让不该活的人好好的活着。”

        仿佛听见了一声叹息,淡淡的,徘徊在脑海里。

        “帝江并不良善,手上的血腥至今挥之不去,但现在我就要去死吗?不活了吗?能弥补谁呢?天道之下,生死有命,谁也不能说这就错了,错哪儿了?帝江被困在一线天二十年,这就是果。死亡啊,活着就是为了死亡,只有死亡才能消除业力,只有死亡才能重生,也许对那头母狮而言,死了,投了胎了,就可以做人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许是将这话听进去了。孤单的人,总是要有什么人给他一盏明灯,才能看清脚下的路。

        他从湖中起身,湿漉漉的衣衫在风中萧瑟,更显得凄凉。

        “你说的不错。”

        九方奚凭借着帝江的能耐,回到刚才厮杀的地方。

        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让他依然忍不住瑟瑟发抖,这是他不得不面对的自己。

        “我不会推卸责任,但司承骁,也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

        “多谢你,帝江。”九方奚由衷地致谢。他虽不完全信任帝江,但帝江在这个时候拯救了他。

        “哈,人神妖魔,善恶之分从来只是针对个体,而不是整体。”帝江传来一句似是感慨的话。

        强压心神,九方奚按照帝江的指示,将两头狮子的犬牙都拔了下来,一共八枚。

        做完这些事之后,他回到了乱石堆,那幼狮睡的十分香甜,浑然不知自己的父母已经惨死在外。

        轻轻抱起幼狮,九方奚叹道:“终究是我的错,总不能让你饿死在荒野,走吧,跟我回家。”

        手臂上的血顺着湖水流淌下来,浸湿了半个袖袍。酣睡的幼狮梦呓般舔了舔,含住了嫣红的袖子,如同吮吸母乳。

        露水点点,带来一抹清冷。

        清晨的朝阳让世界更加祥和与平静。

        少艾怔怔地看着日出。

        “这个世界真的就是这样,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但不论如何,坚持自己的本心才是最重要的。”

        回想起夜间那一幕血腥,少艾微微蹙眉,却并未有反感。她也已经习惯了。

        “人活着,终点便是死亡,世间千万年,万万人,谁人能不死?神吗?神也有陨落的时候……”

        “但每个人的人生并不同,怎样死,这就是生命的意义。”

        “少艾,你在想些什么?”

        蓝漪来到少艾身后,一身宫装将她衬得更加高挑美丽,宛若仙子。

        “蓝漪师姐,是要寻我早课吗?”少艾回头,报以微笑。

        “今日早课不必了,山下那头鳞蛇将附近村庄搅扰得不得安宁,师尊说让你我两人去清理了它。”蓝漪伸手揉了揉少艾的脑袋,语气倏尔变得冷漠起来:“这头鳞蛇得了蛟龙气息,已经蜕变成妖兽,实力非同小可,你可不能大意。”

        “噫!”少艾忍不住捂着嘴惊叹,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鳞蛇?是上次我见到的那一头吗?”

        蓝漪看着远方,点点头:“是。”

        “可是那时我见到它时才是蛮兽呢,怎么才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居然修炼成了妖兽?蛟龙气息?难道这里有蛟龙出没吗?”少艾看着蓝漪的侧脸,问。

        “正有此思虑,才要你一同外出,借由你能与兽语的天赋去查探出蛟龙的下落。倘若能捕一头成熟的蛟龙成为我们太上府的守山灵兽,实力肯定能超过云行宫,成为《策天书》宗门排名第十。早两年云行宫出了个君不凡,居然硬生生将云行宫在《策天书》中的排名从七十六直接打入第十,将太上府的名字挤出了前十,君不凡固然实力不凡,但也是我等弟子不够努力。好在欲香尘师姐闭关了十二年,今年终于要出关了,也许能将那君不凡打下去!”

        “欲香尘师姐?”少艾微微皱眉:“最后一次见她,我才五岁,只依稀记得她风华绝代,太上府的人见了她都避而远之。”

        “你还记得吗?那时她还常带我们这些女弟子去梦花台,师尊气得火冒三丈,却偏偏修为不如她,将一纸状书告到了府主那里。”说起那位欲香尘,蓝漪因为蛟龙而冷酷的脸瞬间和缓下来,笑意盈盈,仿佛述说着当年趣事。

        她揉了揉少艾的脑袋,浅浅的笑着:“好了不提她了,你呀,最近总是爱发呆,是该下山走走,若能寻到蛟龙的踪迹,你可是大功一件呢!”

        “知道了师姐!”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88832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