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二十九章 各有归属

第二十九章 各有归属

        云行宫内。

        已经成为云笈宫主的齐杨并没有多少好过,云行宫的俗务虽然并不多,但每一件他都需要去学习。

        今日是他第一次正式面见云行宫的八位府尊,也是八位师者,之前只是在大典之日位列王左右两旁,算是见过,但并无深入接触。今日是为新入门的弟子归属之事,齐杨虽是云笈宫主,但也必须要与他们商量。

        云行宫内部有一座名为“听天”的楼,听天楼本为八位府尊以及王召开会议的所在,所谓上达天听,天便是王。如今齐杨是王唯一的徒弟,又有云行宫的实权,王将这份权力与义务一并交给了齐杨。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但这只是对凡间朝廷而言。齐杨却不敢对眼前这八位有什么火气,也许一言不合,他死无葬身之地。王虽然宠爱他,可他不敢赌王是否会偏袒一个他而不顾这八位府尊。

        云行宫这八位府尊的地位崇高,差不多便是云行宫实力最为强大的几位,而且每一位府尊的背后是数百弟子,这力量可不止一星半点。

        现在的听天楼一共有十二人,他齐杨高坐主位,自是理所应当,众人皆保持着对云笈宫主的身份的尊重,即便眼中不屑,也保持着应有的礼仪。

        齐杨右手座下第一位,是一位身着玄色道袍的中年男子,此人衣着干净利落,一丝不苟,简单一个发髻配上冲天高冠,一股傲气油然而生。

        此人名唤玄霆,乃是云行宫唯一的执法长老,专司云行宫大小奖惩制度,所有奖惩有凭有据,如他衣着一般简单明了,并且令人信服。他并不属于府尊之位,但云行宫任何人都不敢轻易得罪此人,不仅此人手握生杀大权,更因为此人功法直追王,乃是王座之下公认的第一人。

        左手第一人是一位灰发老者,虽有老态龙钟之相,肌肤却娇嫩好似新生幼儿,强烈的差异感让人只觉此人不俗。他手中一本书册,名为《玄界记事》虽然薄薄几页,却能够让人感到玄界所有的人与事物都在这几页黄纸之上。他是云行宫书楼之主,名为伏藏。

        齐杨身后一人,浑身笼罩在一黑色斗篷之内,看其体态似有女子若风摆柳之身段,然而除却这一点,却无法再看出什么。此人是谁齐杨一直不知,可以说是云行宫内最为神秘之人。但齐杨却知道,此人每一次会议都在,也就是说,此人是被王允许存在的。

        除却这三人,其余八位府尊分坐两旁。

        藏剑楼楼主一剑生,道骨仙风,一生正气,颇有君子之风。他身负一把长剑,无论行走坐立从不摘下,正如他之名字,一剑生,得一剑得生。传闻他痴迷剑法,一生追求最为极致的完美剑法,甚至在多年前为了突破自己已有的剑法而自断右手筋脉,让废弃之手重新感悟剑的真意,后来悟出惊天一剑,命名为“生剑诀”,并用这套剑法重续筋脉,成为一时佳话。

        隐刀楼楼主无常刀·刀无常,此人乃是中年,长发凌乱洒脱,衣着但求简单直接,一身武骨霸气非凡,却又暗藏内敛。他之刀法极快极猛烈,但最为****的却是灵幻多变,好似无常鬼魅,往往能够突破固有的刀法而冲破极限,让人料想不到。所以便有无常刀这一尊称。

        药园园主是一名年轻人,名唤杜衡,身着绣袍,头戴纶巾,好似书生模样。然而杜衡较书生少一分书卷气,多一分洒脱气概。他对于药物有绝佳的天赋,曾历时二十二载效仿古时神农尝百草,将玄界绝大部分的药物都亲自品尝一遍,熟知药性可谓天下第一。更是著过一本《草药集》,记载了四万多种草药的名称,形貌与药性。更能配制出绝佳的药方治愈百病。听闻所有的医馆都必须经过杜衡的点头才有资格配药行医,否则将是非法行医,将会被处决。

        丹房之主是一位道者,一身双鱼太极道袍,手持拂尘。此人名唤青乾子,一身醉心丹术,炼制出丹药无数,成为外出必备救死扶伤之良药。而杜衡与青乾子两人更是相互切磋,虽然涉猎不尽相同,但都与药物打交道,所以成为亦敌亦友的状态,情分非常人可比。

        问道台之主是一位绝世女子,般般入画,皎若秋月,一身霓裳如天边云霞,头戴粉色莲花,名为天香。天香是最近天道之人,能够聆听天之痕迹,地位如同古时大祭司,能够判断吉凶,预言将来。虽然王自登基那一年毁去官山礼器便不再祭祀上苍,但许多事情却依然不得不询问天香。

        驭兽山之主名为麟童,乃是一不足十岁的少儿模样,粉嫩天真之下却是一双冷静看惯世事的双眼。传闻在他九岁时误入麒麟地穴,吞食了一枚麒麟之卵,不知为何他却成了麒麟之子,成为百兽之王,却始终保持当年模样,不再生长。但他一身能耐却非同小可,虽为人,修行却随妖兽,一生功体怕是已经达到妖兽巅峰。一线天十二妖兽便是他擒捉来交给王,才有今日的一线天。

        琅音台之主乃是一名女子,此女身着紫衣,一头紫发,柔软的紫色纱巾遮住半个面庞,却依然可知面纱之下的美丽。此女也许未必有天香绝世样貌,却自有一股气质,似绝代佳人,幽居空谷,清冷不可亵玩。

        百器塔邱道骥。邱道骥其貌不扬,一头黑发梳成简单道髻,身上衣服不多,露出坚实的胸膛以及双臂,若说特别者,便是他右手比左手更加粗壮与浑厚,俗称麒麟臂。邱道骥能成为百器塔之主,成为八位府尊之一,乃是他一手铸造之术堪称神妙。人说邱道骥铸造兵器,不听使用者所求,而是直观所求者武骨与功法,铸造出最适合的兵器。便连其他几位府尊的兵器也是由他亲手铸造或者修改过。

        “人来齐了,那便进入正题吧!”齐杨虽是其中最为年少,根基最为薄弱的一人,但自有一股气势,不输于在座的任何人,这就是一宫之主的泰然若素。

        “此次连本宫在内,总计一百四十人,接下去便是各位府尊以及三位主事挑选弟子之事,不知各位有何想法?”

        此时的听天楼内,气氛不乏凝重,但更多的却是淡漠。

        齐杨提出的问题,是招生之后必将面对的问题,也是各个府尊之间的某种较量。人的基数决定实力的大小,这是毋庸置疑的。便是绝顶高手也怕车轮战。

        “一共一百四十人,我八位府尊各要十六人,除却宫主你和你钦点的小子,还有十人,便由玄霆和伏藏两人各取所需,怎样?”

        隐刀楼楼主刀无常素来爽快,此时更是第一个开口,说出心中所想。

        “老夫不需要人,书楼有我和徒儿两人足矣。”伏藏摇摇头,依然面容带笑。

        “哈哈,每年新人入云行宫来,伏藏都不从中挑选人才,只守着你那徒儿龍儿吗?龍儿虽然聪慧懂事,但毕竟……”丹房之主青乾子一手捋着下巴的山羊胡,说话之时时不时看向伏藏,似有试探。

        “青乾子,你是想说龍儿再聪慧过人,也是个缺了一手一脚和舌头的废人是吗?”麟童声音稚嫩,话语中却有极大的讽刺意味在内。“伏藏对龍儿的疼爱你不是不知,小心一个怒火让你讨不了好吃。”

        伏藏笑容不减,温和慈祥。“龍儿很好,书楼有他足够了。人让给你们,你们不应该是乐得高兴?便由着你们好了。”

        “两人,我只要两人,你八人一人十七个,不用吵了。”玄霆依然一脸冷酷,好似世上无有事情能够令他动容。

        “恩,就依玄霆所言。”天香庄严而圣洁,缓缓开口,同意了玄霆的话。

        “既然如此,那便召集这一百三十八人吧。”齐杨道。

        分人数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困难的事情是在抢人。

        优质的人才往往引来众人的争抢,届时将人给谁,这才是最大的难题。而这也是较量的开始。

        人才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一个高等质量的人才更是数年难有,甚至数十年数百年难得一见。能够有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作为徒弟,自然也是自己门派的光荣,从长远计,这是无比巨大的财富。

        在云行宫,所有人最高的目的唯有一个:超脱生死,成就神人。

        然而,除了三千年前的释苍狗渡劫飞升,便再也没有这样的人了,修真界仿佛与神界阻断了联系。

        每一个修真者都希望得道飞升,哪怕那个第一人不是自己,也希望有人能够带领自己达到那种境界。

        人才,便是储备力量。说不定哪一个绝世天才突然之间就飞升渡劫了呢?

        很快那一百三十八人就被召集在昨日殿前,齐杨身边便是那黑瘦的小子,名唤车乙。

        沈燕蓉、凤凰儿、司承骁三人依然站在最前面,风采一时无两。

        齐杨眼神扫过,注意到另外一个人拥有着相当大的气场。

        此人身高八尺,比徐文学还要高一个脑袋,远远的站在最后,如同一座小山一般。

        “咦?昨日我好像并不记得有此人,难道是后进的?应该不会啊!”齐杨这几日一直掌管着云行宫,任何人的出入他都有感应,可以说云行宫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然而他并没有发现有这个人的出入记录过。

        “这两人我要了。”

        玄霆只往人群中扫了一眼,顿时选中了两个人,一个是恍若明珠的沈燕蓉,另一个是一个相对普通的男子,不过这位男子面容冷峻,自成一股气势,与玄霆有几分相像。

        被点中的两人被一股无形之力包裹,顿时上了台来。

        “这男的跟你就跟你,一身气息倒也与你相似,只是这女娃娃你要带走我不允!”刀无常当下阻拦道。

        他也看中了沈燕蓉了。

        “此女一身琉璃玉骨,毫无杂质,乃是修行之大才。再观此女眼神刚毅,正气斐然,却是暗合剑性,一剑生也不愿错过这般人才!”向来话少的一剑生此时开口,话语之中一股剑意迸发而出,其他人还且罢了,首当其冲的齐杨与沈燕蓉几人只觉得进入一剑之世界,眼前仿佛有万千利剑齐发的势态。

        “我无意与众人争抢,但正如一剑生所说,此女琉璃玉骨乃是最为纯粹的道身,最能够接触到大道的痕迹,如能继承我的衣钵,将来必能超越于我!”天香静静的看着沈燕蓉,眼神充满着赞赏。

        “我琅音台有意一争。”莫映雪在紫色面纱下开口,声音清丽而淡雅,如幽兰一般宁静。

        杜衡在一旁笑道:“哈哈,有趣了,此女居然引得你们五人相争,倒是有一场好戏。我与青乾子便不参与此事了,丹药一流,却是不适合她。想必麟童与邱道骥也是这样所想吧?”

        这三人相视一笑,却是心照不宣了。

        “我选中的人,你们要抢吗?”玄霆气势微冷,原本就严峻的气场此时更加具有压迫感。

        虽然只是眼神的微变,但是齐杨还是心下震惊:“这玄霆长老只微薄怒意,就好似要降下天罚,虽然并非是针对我而发,但依然让我感到我犯了十恶不赦之大罪,连天都要惩罚我。这等实力,实在令人震惊!”

        “够了!”最令人意外的是,沈燕蓉出声了,且是这样的嚣张霸气:“向来只有我挑人,没有人挑我,你们谁能为我做主?”

        此言一出,不仅与她同时被点名的男子诧异,便连在场的八位府尊也面露惊讶。

        反倒是齐杨,看沈燕蓉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她还是她,一如当年。”

        “刀、剑、琴、问道,我不否认你们的厉害,但我不屑与之!”

        沈燕蓉“不屑与之”四字一出,一剑生、刀无常、天香三人脸色巨变,恼怒非常,也是,在云行宫哪怕是王对他们也是礼让三分,哪里有人敢这样对他们说话?也便只有莫映雪静静地看了一眼沈燕蓉,说道:“你确实不适合琴,琴声缠绵柔美,你太过刚强,过强则易弦断。”

        沈燕蓉与莫映雪对望一眼,神色稍缓:“你比他们好,琴声干净轻灵,很适合你。”

        “多谢。”莫映雪微微颔首,后退一步,表示退出这场争夺。

        玄霆冷静的看着一切,并没有说话。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透露一丝满意。是的,这个女子他很满意。

        “你叫什么名字?”沈燕蓉转头,眼神落在玄霆身上。

        “玄霆。”玄霆回答,简单利落。

        “走吧,有我们两人,你不需要第三个了。”沈燕蓉大袖一挥,站在玄霆身边。

        “你,跟上。”玄霆对刚才选出的男子一点,转身带路,离开此地。

        那男子一愣神,随即心中顿悟,当下昂首跟了上去,竟也不再看众人一眼。

        “恩,沈燕蓉跟了玄霆,两人脾气性格倒是相投,而且玄霆之厉害远在这八人之上,可谓是个极好的归宿。”齐杨见沈燕蓉离去,心想道。

        他站出来道:“虽说是各位选取弟子,但也要考虑择师,如今玄霆长老已经选出两人,那剩下的便是八位府尊了。”

        “哎,甚是可惜!”一剑生感叹一声,道,那接下来便由我来吧:“这十七人,我要了。”

        一剑生背后长剑一颤,十七道剑气顿出,冲入余下的一百三十六人中,选出了十七人。

        齐杨一看,其中居然有司承骁!

        “这人根骨不错,一剑生,要对决吗?”刀无常指着司承骁说。

        却不知,司承骁正沉浸在齐杨云笈宫主的身份,和刚才沈燕蓉拜师当中。齐杨成了云行宫的最高主管,他满心的愤恨却不能表达出来,而沈燕蓉居然被玄霆带走,更有五人出面争抢,这让他很是不甘。

        “也不知道这两人是踩了什么****运,一个是王的亲传弟子,一个是王座下第一人的亲传弟子,哼,真是可恶!”

        此时见有人出来抢夺自己,司承骁却也得意起来:“那也没有什么,等到我练成一剑生的绝世剑法,你们能耐我何?王的弟子?王可没有时间来教你!”

        “我欲拜一剑生府尊为师。”司承骁态度诚恳,终于换来一剑生的好颜色。

        剩下的一百多人也并没有太多的争抢,稍微闹出一些争议,却也在沈燕蓉的光芒之下,无人注意。

        凤凰儿自然而然的跟了麟童,凤凰儿怀里变成猫儿大小的阿花一下子窜到麟童怀里,也是亲和一幕。

        那位壮汉和徐文学这两个身材最为高大的新人都被百器塔收了去,阮宏良则因为看上了天香的绝世容颜,死乞白赖求了天香收了他。

        “车乙,你去将他们都登记造册吧。”齐杨对车乙道。

        “是,师尊。”车乙拱手一礼,随了嬛柳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88832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