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二章 青铜巨墙

第二章 青铜巨墙

        临近日暮,九方奚才豁然吐出一口浊气,神清气爽,仿佛将一切烦恼抛诸脑后。

        他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的平和了,不过半月,却仿佛过了许多年,人也累苦,心也累苦。

        帝江适时地出声,语气之中不凡赞叹:“主人果然非同凡响,三个时辰就能够领悟五行之气,且在体内凝聚成气,说是百世不遇的奇才也不为过!”

        听着帝江的赞美,九方奚虚心一笑:“哪里有这样的夸张?倒是你说的凝气是什么?”

        此时的帝江当可算是一个知无不言的师者,言语之间毫无保留,耐心又细致。

        “巫师要运用天地之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或是呼风唤雨,或是神行千里,或是回魂起尸,总是要有媒介传递巫师本身的意志,这种媒介在巫术中称之为灵气。灵气是由巫师本身通过参悟、修炼、感知凝聚在体内的自然之气,而这过程便称之为凝气。”

        “灵气不同于道家的元气、佛家的佛气、更不同于妖气、魔气,甚或可以直接解读成自然之气。巫师只是自然之气的使用者,而非创造者,而无论佛道妖魔,都会通过种种手段变成自己独有的手段,哪怕是父子、师徒两人的气息也不尽然相同。但灵气是统一的,所以佛道妖魔在修炼之时都有等级划分,来判断修者的实力到达何种程度,唯有巫师不同,没有等级之分,或者说只有大巫与小巫之分。而这分别,也并非是由人来划定,而是指两位巫师相遇,修为不够的巫师会自然而然对修为高深的巫师产生崇拜感,如遇神明。人间有一句话叫做小巫见大巫,小巫修为低,大巫修为高,小巫见大巫,小巫便无法动用法术。所以在上古之时,修为最高的大巫师在部落之中宛若神祗,便是因为上古之时人们眼中的神,就是自然界的水火雷电,而能操纵这等神迹的人,便是最大的神。”

        九方奚听得心神震撼,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许多原先只觉得是天生的道理都有了一定的解释。世界本没有所以然,只有知其然而然。

        帝江顿了顿,语气松懈了几分,说道:“如今主人你已经能够凝气,便意味着可以使用巫术,只是还在初步,小心为妙。”

        就这样连续赶路两日,天马疲累,九方奚才出现在一段不知所起,不知尽头的青铜墙前。

        远远的,还能看见几座矮山,附近草木丛生,却不见比人高的树木,只是有些荒芜。四周也无人烟,仿佛连鸟兽也从不往这里靠近,除了风吹草地的声音,没有任何旁的声音。

        九方奚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抬头望着这青铜城墙,高达数十丈,没有任何衔接或者搭建的痕迹,表面有些不知名的图文,只觉得无比古朴,看着看着,就好像要跌进去一般。有孔雀绿的铜锈大块大块得铺着,如荒漠的绿洲一样十分不均匀,铜绿上倒是长了几株蕨类植物,述说着年月时长。

        “这就是神凡之圈了……”九方奚眯着眼睛看着,心神巨震,这座青铜的墙就好像本来就在这里,是天地的产物,人,是不可能搭建出这样的神迹的。就算是万里边城耗费近百年的搭建,也不过长达万里而已,守护了乐陵这座皇城,又怎能与这里相提并论呢?

        “主人,再往前面走些,应该就是那里,有一个缺口,我们可以从那里进去。”帝江说。

        九方奚点点头,牵着天马,步行过去。

        他将手放在青铜墙壁上,想要触摸这庄严而古老的神迹,只是手且碰着,便是一阵剧痛。与此同时,帝江急急喊了一声:“不可!”

        吃了痛,九方奚忙将手抽回,一看,手指掉了一层皮,血肉模糊。

        他皱着眉看着刚才触摸的地方,自己的血肉还沾在上面。这情景非常诡异,就好像非常寒冷的冬天,有人用手抓住了一根冰得冻霜的铁棍上怎么也拿不下来,用力一扯,掌心的肉就黏在铁棍上一样。

        “神凡之圈肉体凡胎不可触碰,否则会被这青铜吞噬,连骨头也不剩。看似残忍无比,但这也是为了保护圈内圈外的世界不受干扰,吃了痛,他们就不敢碰了。”帝江说。

        九方奚点点头,从储物戒指中拿出创伤药在指头上抹了一些。

        这些伤算不得什么,而且他现在似乎对于痛苦,有了极大的免疫力。若是在从前,身子薄弱的他只怕要痛地大汗淋漓,而现在,他紧紧是皱了一下眉。

        沿着青铜墙走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见到一个三人高的裂缝。这裂缝对于整个神凡之圈而言真的不足挂齿,但看起来却比房子还要高些。

        九方奚看着裂缝里,他以为会看见一条隧道或者涵洞,这样大的墙,厚度也必然可观。不过却并非如此,他只看得里面什么都没有——真的什么都没有,好像连声音和颜色也没有,就和姜回出现时候的白色世界一样。

        “主人,进去吧,里面便是尧都。”帝江的声音在九方奚脑海中响起。

        九方奚怔怔地站着,握着缰绳的手滑腻腻的,掌心已经满是汗。

        “你说,我进了这个缝隙,是不是就回不到从前了?”九方奚喃喃问着,也不知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帝江。

        帝江顿了许久,才接了口:“每个人的每个时刻都是不一样的,这就是时间。”

        “你说的是……只是……直到现在我还是很恍惚,这一切都好似在做梦一样。”九方奚将手伸进裂缝中抓了抓,却什么也没有抓住,心里空落落的。

        这一次,帝江没有说话。

        “哈,想这些也没有用不是吗?我身上的事情太多,哪里有时间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九方奚自嘲一笑,牵着天马毅然决然地走进裂缝中。

        这里真的什么都没有,甚至都感觉不到方向。

        也许感觉到九方奚的些许慌张,帝江安慰道:“也许主人你更适合神凡之圈外的世界,你会喜欢上那里的。”

        “是吗?”

        九方奚正说着,眼前突然一亮,好像突然被人掀起了盖头,未等看清眼前,一股清冽却带着幽香的气息就瀑布而来,好似置身于山水天地之间。

        等回过神来,瞧得眼前一眼,只觉得……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还是这样的房屋,只是大了些,也精致了些。也有酒楼和卖馄饨的小摊,只是看起来更干净些。最大的不同,也许是这里的人吧,每个人都很好看,女子肤若粉黛,身材匀称,男子面容干净,和煦生风,就连老人和孩子,看起来都是异常健康。

        九方奚的到来,好像并没有在这里引起什么,仿佛他本来就在这里一样。

        “这里就是……尧都吗?”就连九方奚自己也有些怀疑,神凡之圈,隔离的难道不是神仙与凡人吗?这里难道不应该像云行宫那样吗?

        “天底下哪有这样多的神仙?”也许是到了这个地方的缘故,帝江心情很是不错,“就算是修真者,连云行宫都要百里挑一千里挑一,何况是别的地方呢?这里,只是习惯了能人异士的存在。”

        九方奚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神凡之圈外相对人口要少得多,地域也更加辽阔,也更注重对于自然的保护与使用地合理,所以这里的自然之气更为纯净,哪怕就在这里的集市修炼,也比外面修炼的速度快上数倍。”

        九方奚仔细感应,还真是,吸一口气进来,体内的五行之力就快速活泛起来,甚至凝了不少灵气在身体内部。

        “主人,先找个客栈落脚吧。”帝江说道。

        九方奚点头,就近找了个客栈,要了间客房。好在,虽然地方不一样了,这里的客栈收费的还是钱财。

        连续三天赶路,九方奚一身风尘,用热水洗了澡,吃了点热腾腾的饭菜,精神抖擞。

        “帝江,你看,这样对么?”

        九方奚看着指尖一朵豆大的火苗很是兴奋,没有柴,没有火石,他觉得这太神奇了。即便他见过十二凶兽的本事,即便他去了云行宫见过不少飞来飞去的人,可还是无比新奇,这是他头一次,以自己的本事施展的法术。

        帝江乐呵呵的,连连称是。

        又仔细练了会儿法术,将豆大的火苗演练得如婴儿脑袋大的火球,他这才心满意足。

        九方奚在客房里淫浸了三日的法术,这才想着出门去看看这个新的世界。

        只是刚打开了房门,迎面就是一个拳头砸了过来。

        九方奚脑袋往后一仰,虽然未被打中眼睛,可还是被打中了下巴,力道之大,脚下都退了两三步。

        “是谁?”九方奚头一甩,摆出了敌对的架势。

        “咦?怎么是你?”门口一个妇人皱着眉,神态有些慌,语气却更加蛮横起来:“你怎么在这里?我家相公呢?”

        九方奚眉头一皱,不明所以。

        这妇人也不顾九方奚允不允,踹开半开的房门就闯了进去,转了一圈儿不见他人,皱着眉骂骂咧咧地走了。

        九方奚揉了揉下巴,颇有些无奈,这算是开门见红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88832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