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五章 又遇老道

第五章 又遇老道

        云行宫有八府尊,各有山头,成八卦之势。其中藏剑楼与隐刀楼所在的两座山峰最为高挑险峻,并立在西方,犹有刀剑之声传出。

        藏剑楼府尊一剑生是云行宫有名的剑痴,虽是府尊,大小适宜却由大弟子君不凡操持,自己时常闭关,一年中有三个季节的时间都不见其人。

        但君不凡在前年得了只千年的老玳瑁之后,便外出寻找另外的铸剑材料,藏剑楼内再无人能比得上君不凡,一剑生这做府尊以及师尊的,只好减少了闭关的次数与时间,来教导这些弟子。

        这一日,有蒙蒙细雨。一剑生倚窗而立,看着窗外被树木切割地影影绰绰的演武场的情形叹息一声。

        “麻烦,都是麻烦啊!”一剑生忍不住地摇头,房门却被敲响。

        他拂袖扫出一股清风,木门应时而开,换了一身行头的司承骁大步走了进来。

        此时的他披头散发,华贵的锦衣好似被猫抓过似的碎成细条,露出手臂与坚实的胸肌。虽是狼狈模样,司承骁却面带喜色,眼神内精芒内敛,神采奕奕。

        “师尊,弟子突破引气后期了!”司承骁进门就对一剑生抱了一拳,很是欢喜。

        一剑生将司承骁的修为看在眼内,忍不住满意之色,点头赞赏起来:“好好好!这七****闭关修炼,竟然接连突破引气初期和引气中期,此等领悟能力,果然是百世难遇的奇才!”

        司承骁顿时正色:“是师尊教导有方,徒儿不敢居功!”

        “好,不骄不躁,当是剑者本性。除了你大师兄君不凡,你可算我门下最有前景的弟子。”一剑生对司承骁的赞赏之色毫无保留,又道:“藏剑楼主要的兵器是剑,你可有去藏剑阁挑选自己的佩剑?”

        “无,徒儿想,等自己实力有些基础再去,也更能挑选合心意的剑。”司承骁恭敬道。

        一剑生闻听了这话,更是欢喜,笑了两声劝道:“然也,未能凝气就去挑选佩剑,只能凭借喜好,但有了基础去挑选佩剑,却能以自身感应剑性。每一个人的气息是不同的,每一把剑也是不同的。引气是将天地之气纳入自身为己所用,此时与佩剑刚好相辅相成,一同锻炼,正是时候。”

        “那徒儿拜别师尊时候就去藏剑楼。”司承骁点头。

        “哈哈,不急,你将我这剑坠拿去,开启藏剑楼第二层,去第二层挑选佩剑吧!”

        眼前一闪,一剑生手中便多了一枚银色剑坠,好似缩小的剑。

        司承骁双手接过剑坠,便告退出门去。

        “哼,我果然是绝世天才,区区七日就已经练到引气后期!一剑生还算大方,居然让我开启第二层的藏剑阁。听说第二层的藏剑阁藏的都是绝世好剑,剑本身的能力就能达到宝器,那可非是一般法器能比!”

        出了一剑生的屋子,司承骁便收起了他的恭敬,恢复原先的傲慢,朝着藏剑阁走去。

        “那个君不凡是什么人?能得一剑生如此看重,藏剑楼里的人对他似乎比对一剑生还要尊敬,这是怎样一回事?”

        “不行,我不能骄傲,还要继续潜伏才是。齐杨那厮成了云笈宫主,修为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境界,但大典那日透露出来的气息至少也该是筑基了吧?哼,但那又如何?我偏不信,我司承骁会奈何不了你?”

        如斯想着,眼前跑来一人,一身黑衣,面无表情,却是车乙。

        “司承骁,师尊找你过去。”车乙是来传齐杨的令的。

        “你该直呼我的名字吗?按辈分,你该称呼我一声师叔吧!”司承骁打量了一眼车乙,却也暗暗心惊,与自己同时被挑选进藏剑楼的弟子此时最多也不过刚刚引气初期,甚至还有一半连引气都不能,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车乙居然无声无息到了引气中期,看来也是个资质不俗的。

        “你错了。”车乙看了一眼司承骁,不咸不淡道:“师尊是云行宫的执掌者,便是八位府尊见了师尊也是要行礼的,至少你也是与我平辈,甚至要唤我一声师兄。”

        “哈,小瞧你了!”司承骁咧嘴哼笑一声,倒是不与车乙一般见识,他的目标从来都是齐杨,他不会自贬身价。“带路,我倒是还未见过云笈宫主的云笈宫!”

        ————————————————————

        九方奚耐不住钱九斤的“热情”,在她家里借住了一晚。

        第二日一大早,钱九斤就跑来找九方奚,说是带他去长长见闻。

        “你才来,也莫要说当大姐的不照顾你。”钱九斤带着九方奚穿街走巷,一边赶路一边说:“尧都的皇帝就是无忧城城主,但凡来到尧都的人都要验明正身,小弟你才出神凡之圈,肯定是没有上名册的,我先带你去上名册,领名牌,这样你就是真正脱离神凡之圈了。”

        “原来还有这道程序,看来尧都的管理很好。”九方奚道。

        “那是自然,在城主的治理下,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人们安居乐业,当真就是无忧了!”钱九斤“呵呵”乐了起来:“要说这无忧城啊,你大姐我可是少数进入过其中的人呢!所以让你遇上我,可不就是天上掉下来的福气么!”

        “那看来是要多谢大姐了!”九方奚拱手道,内心却在问帝江:“你知道无忧城吗?”

        “回主人,帝江只听闻过尧都,并未来过。未被玄祁帝捉去看门之前,我一直在北隅活动,离此地甚远。”帝江回答道。

        说话间,钱九斤拉着九方奚到了一座官府前,门牌上写着:登名造册。

        “你们来登记的吗?”门前有两个穿着官服的人上前来问,脸上挂着微笑,态度比乐陵官府的衙役不知道好多少倍,加上钱九斤的解说,九方奚瞬间对此地的印象好了起来。

        “官大哥,这是我远房表弟,他父母亡了来尧都投奔我,我带他来上尧都的名册。”钱九斤笑了笑,编了满嘴的谎,演技十足,居然也看不出假来。

        “恩,尧都有城主管理,当然是你兄弟投奔的好地方,你带他进入吧!”那人让了身,钱九斤道了声谢,就拉着九方奚进门去。

        “你叫什么名字,年岁几何?在尧都还有什么亲人?”登记造册的是个老先生,仿佛已经习惯了来人,头也不抬,翻开了书册提笔就记。

        “九方奚,十八,亲人……”九方奚正难以回答第个问题时,钱九斤就抢了话去:“亲人就我,他表姐。”

        “九方奚?”老先生顿了顿笔,抬头眯着眼打量了一眼,又低着头继续写。

        不过几时,就有人送上一枚指甲大小的珠子,打了对孔穿了流苏,可以当做配饰。

        钱九斤给九方奚一个眼神,道:“这就是尧都的名牌,里面有你的资料与影像,任何人都伪造不来的。”

        九方奚把玩了两下,将这珠子收在怀里。

        “现在你有了名牌,就可以修真了,这样才是名正言顺!”钱九斤高兴地出了府衙,在街上穿来穿去,如水中鲤,林中兔,十分活泛。

        “难道无名牌就不能修炼吗?”九方奚不解。

        “那倒也不是,只是在尧都有这样一条令,是城主下的令,也是为了方便管理。”钱九斤道。

        正在这时,一声锣鼓敲响,行人有意识地退至两旁。

        钱九斤拉了拉九方奚,小声说:“这是城主要出门了,可不敢挡驾,退后来!”

        九方奚点点头,眼神望向锣鼓来处。

        那是足有两三百人的阵仗,前有八十仪仗队,一认鸣锣两人执旗。有一人骑乘在一匹天马上,一身金黄道袍,手中一把金色拂尘的老者,发髻染霜,满脸沟壑。

        九方奚瞧了一眼那道者,顿时心神巨震,那不是李传明死那日梨山的邋遢老道吗?虽然邋遢的道袍已经换得华丽无双,但那面目与眼神,九方奚是断然不会忘记的!

        这就是那个给李传明绿色液体,后来杀了李传明,又引导自己去云行宫,但是不见行踪的老道!

        呼吸难平,是惊讶,是愤怒,是不解,更是被玩弄的不甘愿。

        九方奚紧紧捏着拳头,死死盯着那老道从自己身前行过,他努力让自己站着不要动,不要上前去,他怕自己会再度失去这人的消息。

        “找到了,找到了!”九方奚居然有些欢喜地想哭。那改变自己一身的绿色液体,是毒也好,是戾气也好,是妖气也好,终于找到出处了。原本他该是如何美好的生活,父亲、私塾、哪怕是云行宫,他都可以平常度过,但就因为那小小的液体,一切都往最坏的方向演变。

        “小弟你看,这就是城主大人,我们尧都最伟大的人!”九方奚被钱九斤拽了袖子,好不容易压下心神,朝着钱九斤说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座辇,足足有三尺见方,浑然一座亭子般得被两只异兽托起。这两只异兽头如狮,生双角,身体无比修长,下有六足,背起座辇平稳行走。

        座辇中间有两人,一人面容秀美,温婉和善,雍容华贵的慈目妇人。另一人头戴高冠,身着金丝秀云纹的黑色长袍,手中摇一把羽扇,不怒自威,气势非凡。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89269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