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九章 绝地们惨案(四)

第九章 绝地们惨案(四)

        云笈宫是云行宫内中最高最恢宏的宫殿,掌握着整座云行宫云行的枢纽。在齐杨成为云笈宫主之前,这里就叫云行宫,住在这里的却不是王,而是当时听天楼站在齐杨身后不言一语,也不落座的那名在身着黑袍的女子。

        那女子是什么修为齐杨不知道,那女子是什么身份,叫什么名字,齐杨也不知道,那女子也从未开过口,甚至整个云行宫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却由始至终都没有人认识她。那女子在齐杨入主云笈宫之后就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云行宫内,也没有人会去关心她的存在。

        她,就像是一条影子,有时会看一眼,但更多的时候却被人遗忘。

        司承骁被车乙带至云笈宫。

        齐杨在云笈宫开辟了一处大堂,上有黑檀座椅高高在上,左右下手各陈设蒲团十张,俨然有朝堂的气氛,却并没有那般富丽堂皇的庄严,但也是肃穆之地。

        此时齐杨便坐在那黑檀椅上,案前放着许多书籍与文案,有红、黑两种墨汁,两只玉杆豪笔。

        车乙来到此地之后就自然而然地站在齐杨的身后,默不作声。司承骁则皱着眉头看着齐杨。

        羽衣星冠的齐杨,与之前不一样了,有无以名状的威压淡淡的释放出来,竟然让司承骁有一种拜见长辈的忐忑。这种情绪来的莫名,却让他恼怒异常,想要驱散这种情绪却反而越加浓烈,甚至手心都潮湿了起来。

        齐杨将手中的一封信放下,抬眼瞧着司承骁,淡淡道:“修为长进的挺快,确实是个修真的苗子,这样快就到了引气后期。”

        “哼!”司承骁本想骂回去,这样的话看似称赞,其中的意味却极有侮辱性,岂不是暗中指他齐杨修为更高,一眼就看穿了他么?依照自己的性子肯定不会好言回去,但是话到嘴边却总是说不出,如同猴儿见了老虎,矮了身子。

        齐杨也不会恼怒,司承骁的脾气他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之前他会拿家族来针对司承骁,但以后不会了,因为在整个修真界,甚至是云行宫,齐家和司家连蚂蚁都算不上。而他解开了自己修为的封印,他一只手就能捏死司承骁。

        “我知道你不乐意,但你依然不得不尊称我一声宫主。”齐杨浅浅一笑。

        “你叫我来是想看我如何对你卑躬屈膝吗?”司承骁冷笑一声。

        “不不,我没有这样好的兴致,也没有这样多的空闲,作为齐杨,我一点也不希望见到你,但作为云笈宫主……”齐杨顿了顿,看了一眼司承骁,说:“我不得不宣你觐见!”

        “真是……”司承骁突然笑了起来,丝毫也不见愠色,仿佛是见着多年的好友一般,随性的寻了个蒲团盘膝坐下。“好大的架子啊!”

        齐杨也笑了起来:“架子不大,刚够用就好。倒是你的面子,怕是要扫地了!”

        “恩?”司承骁咦了一声。这段时间他难得的安分,也是因为齐杨突然成为云笈宫主的变故,他明白自己韬光养晦的必要。他狠,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在七日间修成引气后期,恐怕当年的王也不过如此。要知道他这七日可是根本没有休息过的修炼!

        齐杨低头一笑,身后车乙好似得了什么指示,将一封书信递到司承骁的面前。

        司承骁狐疑地接过信件一看,却是满脸铁青,叫骂了一句:“死不悔改的东西!”

        齐杨道:“这笔迹想必你也认得,阮宏良以书信调戏问道台的女修士,【肤白貌美柳扶腰,今夜肯做双蛇绕】,人不怎么样,文采也是一般,这样露骨的诗句真多,你还要听吗?”

        “不用了,你想笑便笑吧!”司承骁铁青着脸,气息也粗了起来,显然是准备回去好好找阮宏良教训了。

        “哈哈哈!那就多谢你的成全了,这几日事务杂多,这当真是个很好的放松笑话。”齐杨也不掩饰。

        “你不会只想当着我的面嘲笑一番的,说吧,你打算如何处置他!”司承骁嘴角抽了抽,很亏就恢复了平静,只是眼神很冷,寒冰一般。

        “我打算这件事卖你个面子,你自己去处理,如何?”齐杨道:“毕竟打狗也是要看主人,主人家自己下手,可能比我这外人更狠些。”

        “是吗?”

        “不过,问道台的女修士既然将这封书信送到玄霆长老那里,那么你处置好,自然还是要将结果上报过去的,这件事,你该多谢沈燕蓉。”齐杨看着司承骁,心情不错。

        “沈燕蓉?”司承骁立即就想起沈燕蓉的师尊是云行宫王之下第一人的执法长老玄霆,面色又寒了几分。

        “我知道了!”司承骁沉着脸,起身对齐杨一点头就离开了这里。

        “师尊,他会袒护自己的手下吗?”车乙多少知道一点齐杨和司承骁是对立的双方,齐杨在很多事情上都没有隐瞒他,相当的重用,就连来往的书信,都是他代劳的。

        齐杨笑了笑:“当狗咬伤了人,只有主人会教训它。只有狗咬死了人,那些被伤害的人才会不依不饶。”

        车乙似懂非懂,只点了点头。

        齐杨将眼神落在书信上,看了一眼便交给车乙:“你和严威应该熟悉了吧?以后云行宫内外有你们两人各自助我。”

        顿了顿,齐杨看着车乙,问道:“是否会感觉与一开始想的在云行宫拜师学艺不一样?”

        “实话说,是。”车乙点头,并不避讳。

        “你现在不会明白这些事情会给你带来什么,但等你知道了之后,你会感激你现在所做的选择。很多时候我都可以对你推心置腹,唯独这不能。但这并不代表你不知道会是坏事。”齐杨的目光有些渺远。

        他知道,这些事只不过是刚刚起步,未来的路更是无比坎坷,但该做的还是要做,无论是否自愿。

        车乙眼神澄澈,单膝跪地:“选择了就不应该后悔,车乙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做什么。”

        齐杨点头:“起来吧。”

        ————————————

        夜,深了。

        仃立的人,怒了。

        双眼泛起幽蓝的光,如暗夜中树木背后掩藏的凶狼。

        九方奚只觉得胸口有一把无名怒火,烧得自己无比灼热与心痛。他想要发泄,发泄自己的愤怒与不满,悲伤与不甘。

        手成拳,脚下连动,身影竟是无比的快,眨眼就到了来者面前。

        “恩?”来者感受到身前突来的劲风,来不及诧异,身影一闪,顿时消失在空气中。

        九方奚眼前一晃,右脚急转,拳头瞬间到了背后,正打在来者的胸口,只见漆黑的盔甲顿时凹陷下去,一个深深的拳印赫然醒目,连五指的印记都十分清晰。

        “啊!”

        来者顿时倒退了一步,满目惊骇:“怎会?你怎么会有如此速度?”

        “你——”前来一步的王八端指着九方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杀!”而九方奚满心只剩下唯一的念头,那就是杀,报仇也好,杀戮也好,他要杀!

        拳头再起,朝着来者又是一拳。

        来者到底是熟知打斗的,没有在惊异中沉迷,在九方奚这一拳到来之前就再次消散了踪迹。

        失去针对的目标,九方奚保持出拳的姿势,静静的警惕四周。

        就像是在听夏天的知了在哪棵树上一样,他听的十分耐心,并且认真。

        出乎意料的,这一次来者消失了很久。

        王八端总算反应过来,忙跑进去抱起白发老人的头颅,鲜红的鲜血将老人的白发染成红色,他的面上还停留在前一刻皱眉的表情,只是眼神有些安详。

        也许白发老人是没有想到还会有人进来的,他以自己的死来换取徒弟逃命的时间。

        “师尊……”

        王八端也许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多年来的师徒恩情让他忍俊不禁,眼泪当下就落了下来,混在血液中,血却还是那样红。

        “九方奚,我们快离开这里!”王八端抱起师尊的头和身体,沾满血的手抹了一把眼泪,满面都是红色。

        九方奚听不到,他只有内心一个杀字。

        突然,九方奚凌厉看向王八端的身后,一条人影悄无声息出现。

        “杀!”九方奚一步上前,速度快的只剩下虚影。他一把将王八端推开,伸手就是一掌,正好对上来者划出的长刀,顿时虎口处就霍开一条极深的口子。

        来者身影一闪即逝,似乎没有打算与九方奚硬碰硬。这一停,又是一盏茶的功夫。只是才出现,九方奚就立即追踪过去。

        就如同猫捉老鼠一般。这样的时间过了很久,久的好像这一夜都快过去了。

        九方奚渐渐感觉到自己虎口的痛楚,神智也逐渐清晰起来。

        他知道,子时要过了。

        他没有记得刚才的事情,但是他知道,他和那个身着铠甲的杀手过招了。自己手上挂了彩,不知道对方怎么样。

        “来不及了,子时一过,我就只有挨打的份!”九方奚心知肚明,手中暗自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困神钟,藏在手心里。困神钟很小,小的就像女子的耳环一样,很容易藏好。

        又过了半柱香时间,九方奚越来越紧张,手心都出了汗。此时子时已过。

        “在身后!”帝江突然喝了一声,九方奚下意识地将手中困神钟掷出。

        困神钟几乎就在瞬间变成一丈高,顿时将那人困在钟内。

        “成了!”九方奚总算松了一口气。有意识地警惕的时间大约有小半个时辰,这小半个时辰过得无比紧张,因为随时都会毙命,这与一线天的十二凶兽完全不同,这是完全看不见的,且只有自己一个人。

        直到这时,他才发觉背后凉飕飕的,已经出了一身汗。

        困神钟内的人东碰西撞,总也破不出来,就连一直消失在空气中的伎俩也没有办法实施。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等法器?你连引气初期都没有到,为什么速度会这样快?”被困住的人有些紧张,这些问题一股脑儿都问了出来。

        也许是剧烈运动过,九方奚有些疲累,不理那人的问话,只对已经看呆了的王八端说:“走吧,这困神钟能困住他三天,足够了。”

        王八端只瞪着眼睛,看九方奚从自己身边走过,猛然惊醒一般:“啊!知道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89637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