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十章 气

第十章 气

        王八端将白发老人葬在绝地门的果树林里。

        陈六道已经醒来,他的伤势其实并没有那般严重,只是扫到了风台尾晕了过去,不时就醒了来。醒来的他跪在半人高的土坟前,寒着一张脸,唯有眼泪滚落下来。

        “绝地门绝地门,绝的便是地上的法门,能以林木盛,能以四季春。师尊,这些果树都是你亲手栽下,幼时不过手指粗,如今已硕果累累。将你葬在此地,想必会更加安宁,守护这一方世外桃源。徒儿不孝,害了师门,自然无颜留在此地。但此仇徒儿必报,就此三拜,告别师尊!”

        陈六道朝着土坟磕了三个头,好似用尽了力气,起来时,踉跄一步,又跌跌撞撞离去。

        “六道,六道,你要去哪里?”王八端泪眼看着陈六道离开,忙追了上去。

        “去我该去的地方。师尊门下九个师兄弟,只剩下我们三个,我最为年长,自然要承担起这桩仇怨。”陈六道停下脚步,却不忍看王八端那亲切又熟悉的眼神:“八端,照顾好九斤,不要报仇,如果有可能,就重振绝地门,如果不能……那就好好照顾好自己。”

        “不,五位师兄不知所踪,七师兄身死,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了,难道你也要抛弃我们吗?不行,我不答应!”王八端哭的很伤心,死死抱住陈六道,不让至亲的人离开。

        “抱歉,六道。”陈六道呢喃一声,一指点在王八端的后颈,使其昏了过去。

        将王八端平稳放在地上,陈六道看了一眼一直昏迷的钱九斤,痛苦地叹息一声,别过头去看九方奚。“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不知道为什么你要隐藏自己的实力来这里,但你救了我们,我愿意相信你。请你照料他们,拜托了!”

        陈六道对九方奚深深一礼,便转身离去。

        九方奚看着那道沉重的背影,没落的消失在将要黎明的夜色里,十分的压抑。

        “帝江,如果我早一步,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悲剧。”九方奚叹了口气。

        “主人不必自责,人力有时尽,总也不能事事如意。”帝江安慰着。

        九方奚摇头:“我不是在自责……帝江,我从来没有这样一刻对强大实力的渴望。我想要有强大的修为,想要有遍布天下的人脉。”

        “主人,那是神。每一个在神凡之圈外的人都想要成神,但是想要成神并不简单,尤其是,神,能操控自己,而人不能。”帝江也似在感概,谁不想成神呢?

        “我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与行为,你放心。”九方奚知道,帝江是在暗指他的情绪,他也知道,这段时间他的情绪就像是海上扁舟,起伏不定。“先将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吧。”

        九方奚在土坟前呆了两个时辰,等到天大白,王八端才醒了过来。

        之后又盘踞到中午,九方奚才背起钱九斤离开,而王八端自然也跟着他。

        “也许我真的不够孝顺,才出了绝地门,悲伤的情绪就淡了。”王八端紧紧跟着九方奚,皱着眉说:“而且我很想问你,你怎么那么厉害?居然能将那人打的不敢现身,最后还能抛出个法器,对了,你那法器你也不带走吗?多可惜啊!那可是法器啊!我们就是没有法器才被那人打的没办法还手的!”

        王八端是个天性乐观的人,话也很多,这在九方奚昨夜见到他的时候就已经有些感觉到。“你是对的,一直沉溺于悲伤中,就会慢了向前的脚步。我之前也如你一般,也是才想明白。”九方奚似有感触的说道。

        “恩!”仿佛是为自己找到了理由,王八端笑着点头,欢喜起来:“你还没有说,你怎么那么厉害?你的修为有多高?引气后期?筑基?”

        王八端就像个永远也关不上的话匣子,开始九方奚还是搪塞几句,但是背着钱九斤实在太累了,也就懒得再去回答这些问题。

        他将钱九斤背回她的家,他的天马也在那里。

        才进了门,树下的黄狗就摇着尾巴朝九方奚跑了过来,“呜呜”的撒娇。

        “咦?真是奇了!九斤这黄狗见着谁都不给好脸色,不叫就不错了,居然对你这么热情?”王八端瞧了瞧,满脸疑惑之色。

        “汪汪!”那黄狗看见九方奚背上的钱九斤,顿时大叫起来。

        “再叫!那恶婆娘不在家你还能凶你!”老杨迈着八字步晃悠悠走出门来,脸颊红润,眼神迷离,醉醺醺的,显然昨天喝了不少的酒。

        “你们……啧!九斤?”老杨瞧见是九方奚,刚要说话就发现他背上昏迷的钱九斤,满脸的不可置信,揉了揉眼睛瞧得仔细,这才惊愕得跑上来将钱九斤接了过去:“怎么了这是?怎么伤成这样?谁干的?”

        九方奚喘了口气,王八端就接了话去:“师妹来绝地门的路上遇到了土匪,一人将他们干倒了,但是也受了伤,师尊怕你担心,就让我们送她回来。”

        “土匪?”老杨一副无可理解的表情:“她以为她是谁啊?一个女人家还单挑土匪去,她怎么不去单挑妖精去!”

        老杨骂骂咧咧的将钱九斤背回屋里去,王八端小声对九方奚说:“她一个女人家,又有自己的丈夫,就让她好好过日子吧。”

        九方奚点点头。

        老杨虽然总是被钱九斤欺凌,但看得出来他是爱她的。钱九斤送来之后他就立即请了医师,抓药、煎药、照顾得无微不至,寸步不离。

        九方奚在这里休整了一天之后就离开了,因为留在这里也并没有多大的意思。

        陈六道的意思很明确,他不希望钱九斤和王八端再去惹那些人,王八端也只希望钱九斤过原来的日子,钱九斤留在夫家是最好的。至少这里人很多,那些人应该没理由在那么多人的地方杀人,尤其是在无忧城的管辖范围内。

        王八端见识过九方奚的实力之后,就死活要跟着,好似抓着根救命稻草一样。九方奚劝不走他,也推辞不掉,只好让他跟着。只是这厮有时候确实烦的紧,九方奚除了摇头苦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但是王八端跟着他也并非没有好处,起码王八端是对尧都熟悉的,几乎代替了原本钱九斤的位置,做起了九方奚的解说员。

        尧都很大,比乐陵大上数倍,九方奚在内中转了七八日,还是没能走到尧都的边界。

        这一日,他们两人找了间客栈住下。

        夜深人静时,九方奚的房内突然一声低喝,他的身上陡然泛起阵阵青光,不过几息就内敛了去。

        “恭喜主人,终于在体内开辟出自己的气海!”帝江欢喜极了:“而且这气海内中蕴含的五行之力恰到好处的均衡,这样的气海恐怕在当年的巫界也不多见!”

        九方奚笑了笑,倒是不以为意,在他看来,这似乎是十分自然的结果,自从他懂得凝气以来,都是让自己的身体自动运转,没有刻意的去凝哪一种气,五行之力自然就平衡了。

        只是他不知道,要想完全放松于凝气,那又是何等的艰难!就好像是口中吃着美食,但不去注意口感与味道,这是很难的。虽然也有食不知味的悲伤与哀愁,但是要是一个月都这样呢?一年呢?

        气海是巫师在体内开辟出来的储存自然之气的地方,强大的巫师能够呼风唤雨,寻常凝的那么点气自然不够。道家的丹田与气海的作用就十分相似,只是道家的丹田是本身人体就存在的,而储存的是道修转化出来的元气。而气海是巫师自己在体内开辟出的一个空间,位于胸腔之内,五脏居中,储存的是自然的气息。

        “恩,你说过,等我将气海凝成,就能够修炼雷霆诀了,那我是否要等到雷雨天气的时候?”九方奚也有些欢喜,至少证明现在的他是一个真正的修士,脱离了凡人的境界。帝江说过,一旦他修成气海,修为就与引气初期等同,开始以气休整自身,排出体内沉积的污秽。也能使用一些低等的法术,就好像钱九斤也是引气初期,但能够凝结风刃一样,这招式就是突然释放气息,四周的气被迫流动形成风,而因为速度太快,风就会具有伤害力,再控制好速度与气息的大小就可以凝成风刃。

        帝江却道:“雷霆天气自然是修炼雷霆诀最好的时间,一年中有雷电的天气屈指可数,那修炼雷霆诀岂不是要以年为单位计算时间?”

        九方奚正疑惑,帝江又道:“空气中的气是混杂的,除却五行、还有电、光等其他的气,所以冬天脱棉衣会有电,干燥的日子梳头也会有电。主人,你将之前获得的狮子犬牙拿出来,握在手里。”

        九方奚忙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两枚手指长的犬牙,双手交握将犬牙握在手里。

        “主人,将心思放在犬牙之上,跟我念:毗邻摩多屋哈撒!”

        九方奚照着帝江的意思做。“毗邻摩多屋哈撒”是他背过的咒语之一,咒语的本意他不懂,但是他知道这是以自身沟通天地的咒语。

        咒语刚念完,他就感觉到手中的犬牙渐渐温热起来,又有细微无比的颤动,十分有规律,好似有个猫儿在他掌心里打盹儿一样。

        骤然,他感觉周围不一样了,原本的感知是这间客房,哪怕闭了眼都是客房,可此时却是黑色一片——也不算是漆黑地看不见,有些像月下的夜,有些朦胧。有十分细小的颗粒在里面悬浮飘动,他看不清这些到底是什么,但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些就是帝江说的在空气中的元素,很多很复杂,但他就是知道。

        他感觉到自己每次呼吸,这些细小无比的颗粒就朝自己的鼻子里钻,又吐出去。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就好像置身在浓雾中一样,能够感觉到雾气的痕迹。

        “这就是气。”帝江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89720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