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十九章 公羊长几

第十九章 公羊长几

        “城主有事外出,由少主接见你们,你们跟我来吧!”

        古辰风语气并非那么和善,可见这件事情原本是他所不愿意做的,这倒让九方奚好奇,那位“猫大人”送他的到底是什么灵丹妙药。

        古辰风做了引见的人,却并不领着他们去,只找了个借口说是要巡逻,差了个名唤程无功的人来引路。这个程无功约莫三十来岁,似有儒生模样,手中拿着一卷竹简不肯放手,九方奚瞧了一眼,那竹简只是竹简,并无文字,也不知道他看的是什么。

        但九方奚也渐渐见怪不怪起来,但凡有些能耐的人都会随着自己的心意,不会拘泥于“这件衣服不适合今天穿”,或者“到了别人家要姿态端正”这种小事,因为修真,修的是真性情。

        程无功的修为应该很高,至少九方奚看不出他的修为。不过他人倒是还算随和,一路上谦卑有礼,不时对周围的地方做出简单的介绍,让九方奚对无忧城再次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无忧城最外围,也就是进入第一道门禁之后所见到的是一圈商铺,足有八百二十六间,其中物件应有尽有,但丹药房占据了其中几乎三分之二。这八百二十六间商铺对外有自己的店名,但在无忧城只有排序,之前赵钱孙说的第十八间铺子就是无忧城的内话。

        第二道门禁又称之为聚贤阁,内中则是无忧城豢养的各大高手,但凡是有些本事的,便可以进入聚贤阁,有专门的人检测修为或者奇术,程无功说最低也是要引气后期的人才有稍许资格被肯定,且必须有特意的天赋,换言之,便是至少是有希望突破筑基期的人。被肯定的人就会被无忧城赐予令牌一枚,享受无忧城内的大部分资源。

        而第三道门禁后,则是无忧城城主的府邸。

        “看来无忧城当真是修真者的福地,有很多修真者其实都是散修,并没有那么多的法宝和丹药来辅助修行。如果当真是资质好的修真者,就被会招揽,无忧城如此庞大的资源就能随意取用,突破修为就要容易得多,而且相互间也能切磋琢磨,真是极好的!”王八端有几分感慨,也有几分无奈:“可惜了,我是没有这个资格的……”

        九方奚笑了笑,不言语。他已经有了蟾酥做师尊,便对其他的门派或者势力失去了兴趣,蟾酥很特别,仿佛神仙就该然是他这样的,所以除了他,九方奚再也认可不了别人。而且,九方奚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也不是闲散的修士一个,自然不会被豢养。

        “请!”程无功将众人领到一处别致的府门前,此地黑瓦白墙,看起来颇为古朴。“此地便是少主居住的长亭府,少主正在内中等几位,诸位便自行进入吧!”

        程无功言罢,便朝着四人略微点头一礼,转身离去。

        “筑基后期一个,筑基中期两个,筑基初期四个,恩,这无忧城少主的门面还是不差,尤其是……啧,还有一件佛气澎湃的佛门圣器,倒当真是不俗啊!”紫襟衣此时已经将算盘重新化作了白玉扇子,也难得没有喊累坐车椅来,此时这番模样,也的确是极好的卖相。

        王八端瞥了紫襟衣一眼:“前辈都未进入这长亭府,怎么就知道里面有这么多高手?”

        “噫,那就当本公子是吹嘘的吧!”紫襟衣摇着扇子笑道。

        九方奚倒是不那么惊讶,帝江说此人恐怕与王是同一个等级的,那又岂是筑基的修士能比拟的?

        四人进入长亭府,长亭府很大,有着独立的前后院,门庭装修得简单大方,有书画几幅装点,看起来颇有书香之气。

        前院内有不少人,都各自运功修炼,有的剑花雪舞,有的横刀开山,有的长笛唤雀,也有的蹲在地上……数蚂蚁,总之,不一而足。这些人大约有一二十人,九方奚看去,这些人都深不可测。不过这些人见到九方奚四人,都停下了手中事情,不善得看着他们进入。

        “这些人是什么人?修为如此低下,一个引气初期,一个好似占了点修为,两个半点修为也无,这样的人居然敢来聚贤阁?怕不是有所图谋吧!”

        “刀兄此言诛心了,也许这行人有过人之处也未可知呢?”

        “读书的,要做过一场吗?”

        九方奚听着这些人毫不掩饰的议论,内心平静,修真者,也不过是从凡人而来罢了。

        “四位这边请!”又来一人,衣着不俗,风度翩翩,对着紫襟衣客气让行。

        “那就多谢了!”紫襟衣笑了笑,直接进入会客的堂内。

        堂内有六人,加上刚才出来的一共七个,约莫就是紫襟衣所说的那几个,想必是修为最高的,门外那些人是不被算在内的。

        这七人中最醒目的便是一位头生三十六颗菩提舍利的僧人,这僧人鹤发童颜,体型微胖,着一件墨灰的麻衣袈裟,脖子上有一串婴儿拳头大的佛珠,计十八颗,右手一串黑白双色的药师珠,计一百零八颗,左手一红色华盖,缀满佛门八宝,盖顶有释迦金像,宝相庄严。

        “阿弥陀佛,贫僧须阐提,见过各位施主。”僧人率先开口道。

        “大师有礼!”九方奚和王八端顿时还礼。

        “这位大师慈眉善目,只看一眼便觉得心神安宁,祛除烦恼,开口之时,更隐约有大法螺吹,有众罗汉讲经,仿佛能洗涤自身业障。”九方奚只见一眼,便觉得这位须阐提大师佛法精深,让他内心似有顿悟,这种感觉他尤为强烈,就仿佛能看见自己心里的某些阴暗的情绪都被散去,落得一身轻松。

        “在下银丹!”先前那位风度翩翩的公子也抱了一礼。此人衣着精致,青衣有银线回纹勾边,衬得此人有几分脱俗之气。

        “在下阳白。”“在下浮白,是他胞弟!”这两人长得很像,只是阳白冷峻些,浮白温和些,都着了月白的衫子,身后背了一把轻灵的玉色长剑,看起来道骨仙风。

        “王不留行!”这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长发随意用布条扎在脑后,身上一件绯色麻衣,露出古铜色坚实的手臂和胸脯,双臂各纹着一只下山的猛虎。他手中有一把十分惊人的砍刀,立起来比他人还高上许多,刀面足有一尺宽,厚两指,门板似的。九方奚骇然得想,该是有多大的力气,才能将这样一把砍刀挥舞自如,这一刀砍下,恐怕杀人也如切菜砍瓜一样简单。如是一想,九方奚便觉得此人十分可怖,生怕他一言不合便提了这把砍刀追杀了来。

        最后一人是个极为曼妙清冷的女子,一身水绿的薄衫,手中一把翠绿的如意,雕刻着雪景。她就像是冬日最后的一场雪,白雪之下萌发的嫩芽。她对九方奚点了点头,便将眼神放在紫襟衣身边的小雪儿身上,自报了名字,声音空灵而美丽。“六月雪。”

        “见过诸位前辈。”九方奚不敢怠慢,又一一还礼。

        另外一人年十分俊秀,面容温和精致,有一份书卷气,有一份贵气,有一份威严,称得上是“公子如玉”。他与九方奚一般大,着一件黎色的袍子,增添了几分沉稳与随和,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在下无忧城公羊长几,诸位初来乍到,不知是否怠慢贵客!”

        “原来是少主,九方奚有礼。”九方奚又忙着一礼。

        “在下王八端,少主有礼了!。”就连平素里说话没个章法的王八端,今日也安静了许多,不敢多言。

        只是……另外两个依然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最多也只是对须阐提点了点头。

        “有礼有礼,无礼无礼,一来二去,十来个人,你们真是能浪费时间啊!”紫襟衣不开口则以,一开口总是这般令人不敢接话的言语。九方奚听了这话,一颗心都要跳出来,惹怒了这些人,那可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

        果然,最让九方奚畏惧的王不留行直接瞪了一眼,九方奚立即就感觉窒息,仿佛被人丢进了海底一般喘不过气来,背后的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噫,这礼不错,正好夏日火大!”紫襟衣笑着打开扇子,一股清风便倒卷了过去,九方奚立即便轻松了下来,暗暗地吐出一口气来。而那王不留行则突然倒退一步,满目惊骇,随后只拿一双虎目紧盯着紫襟衣,却不敢再有动作。

        “先生说得不错。”公羊长几知道王不留行吃了个暗亏,也不说破,只笑着打圆场,说道:“听闻先生要见家父,但家父在清早便出门去了,三五日不能回来,不知道先生有何要事,可以说与我听,但凡长几能做的,定会义不容辞。”

        只一番话,九方奚就觉得这位看似二十不到的少年公子与自己的不同,那是为人处世的圆滑。九方奚不由得想起了齐杨,齐杨也是久居官宦之家,来往之间也多非寻常人,也是因为这样,齐杨比起九方奚来更多了些处变不惊的本事,而且言辞之间滴水不漏。

        “齐杨……”九方奚不由得一声叹息,不知道是想念,还是遗憾。

        紫襟衣摇着扇子笑道:“噫,我不过是陪我这位小朋友来的,要说是什么事情嘛,少主不如直接问他吧,我也是不知呢!”

        九方奚突然被紫襟衣拉到了身前,有些愕然,只觉得这些人的眼睛都“刷”地一下落在自己身上,浑身的不自在。

        “呃……”九方奚扯了扯嘴角,对着公羊长几笑了笑,转过头低声对紫襟衣道:“前辈,我没有说要见城主啊?”

        “哦?”紫襟衣眨了眨眼,突然笑了几声,悄声问:“那你是来见城主夫人的吗?”

        九方奚脸色一窘,忙摇头。

        “哎,算咯,既来之则安之。”紫襟衣对九方奚耳语了一句,便对公羊长几道:“这位少主,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位小友的事情还是等城主回来再说吧!”

        “无忧城的许多事都是少主直接搭理的,你们有什么事情是少主解决不了的?”浮白说道,倒也没有气急败坏,只是单纯的诧异。

        “浮白先生!”公羊长几阻止了浮白继续说下去,对着九方奚一礼,说道:“既然是要见家父,想必是有重要的事情。家父还要过几天才能回来,四位贵客不如就在无忧城内暂且住下,但凡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你这无忧城有酒有菜吗?”

        “先生放心,这些长几自然是会安排好的。”

        “但是本公子我啊可是很怕无聊,看你们刚才好像在讨论什么事情,算我们一份好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90623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