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二十章 雷珠

第二十章 雷珠

        长亭府内的气氛一时凝固。

        众人相互打着怪异的眼色,便是那位如玉一般的少主公羊长几也是微微皱着眉头。九方奚心里除了叹息依然是叹息,这位紫衣前辈实在是乖张,甚至是嚣张啊……

        这样的氛围持续了很久,最后还是那位顶着舍利的须阐提率先开口,他对公羊长几微微授礼,便对紫襟衣道:“阿弥陀佛,倘若这位施主能相助,须阐提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慢慢慢!”紫襟衣扇子打住,道:“这位看起来很有来头的大和尚好说了,事情还未说来一听,便将本公子放在帮忙的位置上,万一是杀人放火的事情,那可是要商量价钱的哦!”

        九方奚只见须阐提面露尴尬,一笑泯之,解释道:“阿弥陀佛,施主说笑了,贫僧是苍梧明镜台的僧人,因有难事,所以特来无忧城寻求助力。”

        “哟,你是明镜台的和尚?莲象师是你什么人?”

        “是贫僧的师叔祖……”须阐提微微一愣,问道:“施主认识莲象师吗?”

        “啧啧,怎样说呢……”紫襟衣扇子敲击着手心,斟酌了些时候,却仿佛也斟酌不出什么来,微微摇了摇头,又道:“说说明镜台怎样了?”

        “这……”须阐提看了一眼公羊长几,叹了口气,道:“玄牝门。”

        “哈哈!”只三个字,紫襟衣便乐地笑出了声:“想来本公子与玄牝门的女人真是有缘,前两日才见了一个。你们这群大和尚嘴上说着不要不要,身体倒是蛮诚实,是将那群娇俏的女人都祸害了是吗?”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修口,修口……”须阐提被这话说得面红耳赤,只一个劲儿的念经颂佛去了,反倒是公羊长几开了口:“先生误会了,事情恰恰相反,玄牝门认为明镜台的僧人不通五趣,有违天理,所以欺压上门了。”

        “原来是那些女人倒贴的?”紫襟衣反问了一句,旁边的人更是憋着笑不敢多言。

        众人又一时无语。

        “算了,看在本公子今日心情颇佳的份上,便出手助你一次,怎样?”紫襟衣虽然刁钻,但往往适可而止,逗得人在燎火的边缘,便会及时灭火,对于人心这种东西玩弄的十分精准。

        须阐提脸色当即缓了回来,连声道谢。

        “不过,生意人总是不能亏本,本公子助你一次,你便帮我办件事,怎样?”紫襟衣又道。

        “不知施主所谓何事?”

        “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帮我给你那位师叔祖带句话就好,很简单,很方便,很愉快……哎呀小雪儿,这样是不是亏本了?”

        “喵呜,亏了你的良心还差不多!你要与和尚一道,小心那些认死理的跑来降妖除魔,将我这只妖,你这人中魔鬼给除了!”小雪儿将白眼翻到头顶上去了。

        “笨猫,出家人面前要记得修口!”

        “哼!”

        九方奚苦笑,这两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这样的状态,将所有人的焦点都吸过去,他也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于是,这件几乎还没有弄清楚的事情就好像这样定下来了,仿佛也没有问过更多人的意见。

        公羊长几给九方奚四人安排的房间都很好,仿佛是因为紫襟衣的关系,几乎是将一个独立的院落清空了,也不知是怕人来打扰,还是怕他去打扰别人,但总之,算是暂时安顿,且不用担心吃穿用度了。

        夜幕降临,九方奚出门闲逛。说实话,今天他又迷茫了。

        紫襟衣就像是一个搅局的人,原本十分简单的路线被他改成了迷宫,仿佛是好事,可又仿佛不是。

        “主人,你着急了。”

        紫襟衣没有跟在九方奚身边,帝江就冒了头来。九方奚突然有些凄凉,这个世上仿佛只有帝江能好好说些话了。

        “是啊,有些心绪不宁。”九方奚也不否认。

        帝江道:“是因为那位紫衣人吗?”

        九方奚愕然,他自己也不知道。

        “主人,昨天那一场雨将下未下,这阵雷雨,要留到今夜了。”帝江岔开话题道。

        九方奚闻言抬头看去,果然暮色阴沉,星空月华半点不见,若非是此地十步一盏宫灯,恐怕是漆黑一片。

        正想着,天际突然一道闪电划过,不过片刻,雷霆轰隆之声就传入耳中。

        打雷了。

        “主人,是时候修炼雷霆诀了。”帝江道。

        九方奚微微点头,当即收敛心思,盘膝坐在院子里。

        狂风骤然而来,就像是有人突然迎面扇着扇子一样,发丝飞扬,衣袖猎猎作响,似旌旗一般,勾勒出九方奚有些瘦弱的身躯。

        当季正是炎夏,云似要压下来一样,空气沉闷异常,便是有风吹着,也觉得有一身汗难以发出去。

        “索尼卡瓦,莫那把咋啦呀!”

        九方奚双目闭阖,冥想空气中的各种气息,此时的他已经不需要通过咒语来感知,只需要沉下心就好。

        “轰隆!”

        又是一道闪电伴随着雷声,好似雷也知道九方奚要做什么,更靠近了这里。

        九方奚想起父亲曾经对他说过,闪电的速度比雷声要快得多,倘若看见闪电与听见雷声的时间差很多,那边表示雷在很远的地方,若是几乎同时看到、听到,那雷就在头顶上。

        此时的雷,就在头顶上。

        九方奚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十分活跃,好似要跳脱出这个世界一样,比寻常时候更难把控了。

        “自然界的雷乃是火的变异,由水传导,所以雷大多产生自雨云,落地能生火。这种雷颜色白中泛紫,紫乃高贵,正义,火能产生光明,又有极大的毁灭力量,水能净化,滋养与复苏万物,所以雷不论在佛、道,甚至是巫教都是被赋予正义之力。”

        帝江缓缓说道,不急不躁,仿佛将这些话铭刻在九方奚的脑海中:“所以当人要收服、驱使雷电的时候,要明心静气,不可着生恶念,以坦荡之心迎合雷电之力,顺其轨迹,探其奥义。”

        九方奚不动如山,感知头顶酝酿的雷。

        他的眼界仿佛脱离了自身,感受着第一滴雨滴落下,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砸在一片树叶上,碎成珠子。随即,越来越多的雨滴就这样落下来,在被风吹得明暗不定的昏黄灯光中看起来就像是一颗颗明晃晃的珍珠,一串一串地从天空挂下来,整个人好像盘旋着要飞上去似的。

        渐渐的,他果然越来越高了,“看见”的世界也开始不一样,没有了灯光的雨十分可爱,好似游走在夜里的精灵一般,俏皮地竞速,不甘示弱。

        再高,便是那翻滚的云层,有银蛇一般细小的闪电游走在云层的边缘,却构不成雷电轰鸣现世,只将云层勾勒得魅力非常。

        他微微伸出手,去触摸那细小的闪电,手中酥酥麻麻,好像久困了将手臂亚麻了一样,那种感觉萦绕在心底,挥之不去。

        他就像旁观者那么看着,那些细小的闪电慢慢汇聚,如海纳百川,最终汇聚成一道明亮而杂乱的电流,从云层中骤然降下,伴随着毁天灭地一般的雷声。

        雨中,九方奚豁然睁眼,右手骤然伸出成举托状,那道雷便直接落进他的手中,刹那间凝聚成一枚水晶一般,散发着淡紫色闪电的珠子。

        “主人,这便是雷珠,你从气海中抽一丝土之气,将这雷珠裹住,这雷珠便能保存下来,可以拿来当做武器。”

        九方奚依言照做,果然,这雷珠便安静下来,不再有爆发的迹象,变成一枚看似普通的指甲盖大的水晶珠子,十分通透。略微把玩,他又将这枚雷珠甩在空地上,受到撞击的雷珠当即就轰炸开来,泥土四溅,但雨水很快将炸开的泥土和尘埃打在地面上,就能看见半人高,一尺宽的大坑。

        “原来这样厉害!”九方奚心中欢喜。

        “趁着今日雷电不少,主人就多储存些雷珠,一来能当炸弹用,虽然修为高的修真者不怕,拿来壮个场面也是不错。再来也可以用来修炼,雷电也能淬炼自身,将身体中的杂物与邪气祛除,如果以后运用得当,甚至可以由雷霆守护,而不至于走火入魔。”

        九方奚大喜,便立即着手制作雷珠,不一会儿,他的储物戒指中就躺着十多枚大小不一的雷珠。

        院子的后方有一条串联着各个院子的长廊,廊子里宫灯摇曳,恍惚的灯光照在两个人的身上,一人贵气十足,一人俏皮可爱。

        “喵呜,这人修炼的是什么?为什么我没有见过?”小雪儿双手抱着紫襟衣的手臂,瞧了半天也没明白,有些疑惑得问道。

        小雪儿的个子不高,紫襟衣难得勤劳地自食其力打着一把水晶般的冰凌伞,在灯光下光怪陆离,十分漂亮。

        “这是巫术。”

        “巫术?喵呜,这是什么?”小雪儿不解。

        “巫术啊……自大巫界被上古的几个神毁灭之后,修行巫术的人就几乎绝迹啦,有也不过是利用巫术的医治术法,或者是已经被毒门归并的蛊毒,像这样完整修行的,这恐怕是万年来的第一个吧?就算不是第一个,也至少是最明目张胆的那一个。”紫襟衣眼睛微微眯起,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既然都绝迹了,他怎么会?”小雪儿又问。

        “所以才说,他很趣味嘛,不然,他早已是死人矣!”紫襟衣温柔地揉着小雪儿的耳朵,那毛茸茸的耳朵甩了甩,吃不得痒似的。

        小雪儿又看了一会儿,也笑了:“喵呜,也不知道都绝迹了的东西,他是哪里学来的。”

        “总之,让他修炼巫术的人不是想害他,便是想借由他重整巫术,不论是哪一样,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小雪儿,我们很长时间都不怕无聊了哦!”

        “喵呜,那你不打算杀他了吗?那个什么鬼藏,还是什么神机的魔怎么办?”

        “怎么办?随他好了,反正他又出不了常羊山来打我!”

        “万一他出来,你打得过他吗?”

        “这个嘛……没试过,但应该打不过,毕竟是生意人,不好打打杀杀的……”

        “喵呜,吹嘘,分明是你太懒,懒得你闪避不及,被人追着打才对!”

        “神机鬼藏我不知道,但是你,还是很容易打的!哈哈!”

        “喵呜!欺负儿童!我要曝光!”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90691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