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二十三章 瑶无芳

第二十三章 瑶无芳

        帝江说,只有大巫之骨骸才能做成药师珠。

        帝江又说,这是来自亘古五祖的馈赠。

        九方奚的确是觉得自己有哪里不一样了,每当感觉自己抓着了,可松开手依然什么都没有,心里空落落的。

        “想要药师珠吗?本公子帮你偷啊?”

        九方奚蓦地一惊,原本他只是与帝江在说话,突然脑海里又传来另外一个声音,感觉就像是在鼓里听外面的人说话一样。

        “这声音好熟悉啊……”只惊了一下,九方奚仿佛已经能够渐渐接受修真界的许多不同之处。

        “当然熟悉,本公子人不就在你身边么,这几日天天听闻我的声音,要是不认得,那就真是没良心了。”这声音是紫襟衣的。

        “前辈,你……”九方奚认出了声音的主人,下意识便向紫襟衣看去。

        “别看我别看我,与你说会儿悄悄话,让别人看出端倪来可就不好了。”紫襟衣的眼神落在须阐提的身上,可九方奚分明觉得他的余光是看着自己的,这种感觉很奇特,却又无比的清晰。

        “前辈是怎么与我说话的?”九方奚奇道。帝江是一部分的神识寄托在妖丹之上,现在算是在他体内,这还算可以理解,难不成眼前这位紫衣前辈也是妖怪?

        “呆子,这是传音,不过你的神识不够强大,还用不了这个,所以只能本公子找你单向联系咯!”即便看不见紫襟衣说话的样子,凭借他平日里给人的印象,也能想象得出他现在的样子来。“话说还头,我刚才的建议怎样?”

        “偷这种事情还是不必了,有违道义。”九方奚拒绝道。

        “果然是小古板一个!修真界的修士可没有凡人那么虚伪,该要什么都会尽力去得到。不像那些老夫子,满口的仁义道德,背地里行事却是龌龊不堪,简直是虚伪!”紫襟衣的话听起来似乎有几分不满,不过马上又转变了态度,乐呵呵的问道:“你身体里不是住着一个妖兽吗?这仿佛也并非是什么好事吧?”

        “咳……”帝江轻咳一声,既然紫襟衣说破了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存在,也就没有必要再伪装得小心翼翼。“这位前辈说的不错,在修真界,没有什么是永远对的,就如同没有永远对立的敌人。”

        “澹泊之守,须从浓艳场中试来;镇定之操,还向纷纭境上勘过。你这所谓的善,不从恶中来又怎么会深刻呢?”紫襟衣又道。

        “抱歉,天厄我遇,吾亨吾道以通之。”

        “切!冥顽不灵,不与你说了!”紫襟衣道了这一句,便没了声息。

        九方奚看了一眼紫襟衣,微微叹息。

        他有他自己所信念的东西,每个人的信念都不一样,无法去评论对错,也不必去诽谤,人,只做好自己就很难了。

        另一旁,须阐提沉思了许久,终究只是摇头,道了声“阿弥陀佛”。

        王不留行杵着砍刀,哼了一声,便眼观鼻,鼻观心,不再搭理,只是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心中的不满。

        “咦?气氛不对!真骚呢!”忽然,小雪儿皱了皱鼻尖儿,用手扇了扇风,打了个喷嚏:“喵呜,这风有毒!”

        “笨猫,跟本公子这样久了,还没闻出来这是女人的脂粉气吗?”紫襟衣拿着扇子敲小雪儿的脑袋,小雪儿便捂着头大叫:“呸!什么样的女人比狐狸骚!”

        正说着,一股香风席卷而来,仿佛置身于大片的花丛中,有落英缤纷,香气四溢,有彩蝶在花中飞舞,有佳人在花下翩跹。

        “阿嚏!阿嚏!”小雪儿又打了两个喷嚏,揉着鼻子朝着一旁的山道口看去。

        “你们是和尚请来的救兵吗?”

        山道口缓步走来一曼妙的女子,此女身材极好,宽臀***小蛮腰,每一步都像是杨柳枝在风中摇摆一样的婀娜多姿。她的容貌也是极其的美丽,修长的眉毛与微微眯起的桃花眼,小巧的琼鼻可爱无比,红润的嘴唇更似熟透了的樱桃一般垂涎欲滴。

        她伸手将头上唯一一支掐丝金簪取下,一头乌黑的长发便飞扬起来,每一根发丝都有自己的韵律,仿佛在撩拨众人的心弦。

        她将金簪插入自己胸口的深邃的沟壑中,饱满如馒头一般的胸脯将金簪包裹进去,每走一步都是颤巍巍的,竟也不怕掉下来。她红色的薄衫便在她动作之间,若隐若现地将她的风韵激发出来,每一处都是男人趋之若鹜的美妙,美不胜收!

        “小雪儿,这回本公子赞同你的话。”紫襟衣也眯起眼睛,后退了一步,白玉扇子随手打开,掩着自己的鼻子。“此女大骚!”

        九方奚也觉得自己鼻子痒痒的,好似吸了花粉那般难受。又瞧着此女衣不蔽体,下意识地想要转过身去,但他依然不由自主地看着她,看着她。

        “须阐提,你当找了这些男人会有用吗?清心寡欲的和尚尚且耐不住我的温软香,又何况是他们呢?咯咯咯……”此女的声音柔媚之极,每个字都像是撒娇似的,令人骨子里都要酥了去。

        “阿弥陀佛,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须阐提无奈一摇头,闭目念经。

        “哟!还正经的念佛吗?佛会告知你男欢女爱的曼妙吗?”

        此女一步一步走来,这般高手中间,也仿佛根本不曾在意,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咳!”阳白与浮白两位兄弟皱眉,眉宇之间透露着谨慎,仿佛看着一只下山的老虎。

        银丹也是一般模样,用袖子遮住自己的鼻子,低声提醒:“这香风中有物,众人注意。”

        九方奚只看着她走过自己的身边,鼻尖的香味萦绕不散,甜丝丝的,那声音犹且在耳边转着,听得耳朵都痒痒的。那张精致地几乎完美的侧脸,白皙而光洁的肌肤吹弹可破,羊脂白玉也不过如此细腻吧?眼神不听使唤的看着她,仿佛就要心甘情愿地跟随她,哪怕是抛却了世间所有也在所不惜。

        紫襟衣悄然站在九方奚身后,一指无声无息点在九方奚的后背,顺势往上一提,便松了手。九方奚只觉得自己好像梦中回神,心有余悸,对身后人轻声说了声谢,便紧咬着嘴唇,生怕自己再中了招。

        “这位马后炮做的有够强,人家自己都报了温软香的名你才来提点,不觉得太迟了吗?”紫襟衣轻咳一声,掩鼻说道:“这位姑娘不自报家门一下,这让在场的男人如何记住佳人的名字,又怎好日夜思念呢?”

        “哟,这位公子长得这般俊俏,我却没有见过呢!”女子娇声一笑,腰肢柔软地如猫儿一般,稍稍一挺走了来,那壮观的胸脯便颤颤巍巍地如白兔一般。她款步走到紫襟衣的身旁,伸手欲要抚摸后者的面庞,却被巧妙的退开。“不仅如此,修为亦是不弱呢!”

        “公子想知道我的名字吗?”女子凑近紫襟衣,红润的嘴唇似乎就要亲到同样绝世的面庞,谁知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横穿进来。

        “喵呜,骚狐狸,这个男人你可碰不得的!”小雪儿面有怒容,异瞳双眼恶狠狠地瞪着来人。

        “哟,真可爱的异瞳云猫呢!”

        此女伸手又要去摸小雪儿的脸蛋,小雪儿“喵呜”一声露出两颗尖锐的虎牙:“喵呜,别惹怒本猫,本猫可是会杀人的!”

        “咯咯咯咯!”女子娇笑声连连,却是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媚声道:“玄牝门是我创立的,瑶无芳的名字你们也该听说过,与我作对的下场向来都不太好,你们要散的便散去吧……就像你……”

        瑶无芳一指点了点九方奚:“一个才修炼几天的小家伙来这里凑热闹,我也是不会手软的哦!”

        九方奚被莫名点名,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紫襟衣则适当地横在九方奚身前,笑道:“姑娘确实很骚,又很凶横,骚狐狸这三字倒也不算辱没姑娘。只是卿本佳人,奈何作贼,漂亮的美佳人就应该如花一般岁月静好,这样才有男人追求你啊!”

        “是啊,男人的追求……”瑶无芳看了紫襟衣一眼,媚眼连抛:“公子会追求我吗?”

        “哎呀,本公子只适合远观不适合亵玩,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年轻气盛的少年人吧!”

        九方奚瞧地仔细,分明就是那不着调的紫衣前辈将这女人推进自己怀里的,感受着满怀的柔软,九方奚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口了,推也不是,抱也不是。

        “前辈,前辈!”苦叫两声,九方奚蓦然闻见一股腻味的香味,脑子便发胀了似的,感觉浑身都没了力气。于此同时,身体也燥热起来,好似在火上烤着那般难受,那是说不出的感觉,心里似乎也期待着什么。

        “小家伙,你可是跟错了人呢!”瑶无芳娇媚一笑,脱出九方奚的怀里。

        九方奚只觉得浑身都无法动弹,瑶无芳一离开,脑海瞬间清明,一条雪白的倩影在记忆深处,赤着小脚的双脚款步走来。

        “少艾,少艾……”九方奚默念着这个名字,浑身的燥热便消减下去,慌不择口地念了句“阿弥陀佛。”

        瑶无芳见了,眉梢微微一抖,嗔道:“小家伙不简单呢,居然能这样快就醒来!”

        九方奚已经两次跌入这女人的算计里,哪里还敢靠近,只退了几步离得远些,连话也不敢接。

        “须阐提,我都站在这里这样久了,还不将东西交出来吗?你当这些人能阻拦地住吗?”瑶无芳笑了一声,终于将话题转了回来:“只要你将东西交出来,我就放他们离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可是很多条人命呢!”

        “阿弥陀佛,贫僧绝不会将此物交给你的!”须阐提冷声道。

        “切,好一个和尚,好一个女人,都不知道少主让我们来做啥!”王不留行咒骂了一句,提刀便走。

        “王不留行!王不留行!”银丹叫了两声,王不留行只留下一道扛着砍刀的背影,不满地出了山口。

        “哟,走了一个!”瑶无芳笑了起来:“须阐提,你就当真不怕我将他们都杀死吗?”

        “喵呜!你们到底打不打?打架说那么多废话是要聊家常吗?”小雪儿脚下一跺,一道劲风随即四散开去,居然将浮白、阳白和银丹三人都吹地倒退了几步,九方奚更是不堪,直接被吹的老远,撞在石镜上才挺稳了脚步。“骚狐狸你这味道本猫受不了了,我们两个先来一场!”

        话语未尽,小雪儿原本古灵精怪的神情就突然变了,好似羊儿变成了雄狮,猫儿变成了老虎,纤细的雪白的小手此时已是肉呼呼的猫爪,张牙舞爪的,尖锐非常。

        瑶无芳笑了一声,素手拈起胸口深沟中的金簪:“好啊!女人的战争啊……”

        “呸!臭不要脸!本猫是少女,是少女!”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90967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