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二十八章 回转无忧城

第二十八章 回转无忧城

        “淬!”

        九方奚口中念声,心中欢喜。

        方才他在自己手上霍开道口子,以巫术治疗之,居然几个眨眼就好了,神奇无比。

        “这且是最简单的伤势,以后随着巫术的越加精炼,以及自身修为的提高,说不定能成一代巫医呢!”难得有些成就感,九方奚自然难掩自己心中的窃喜。

        等他睁开眼来,紫襟衣扇子一挥,那道无形的屏障便散去,好似从来不曾存在似的。

        “能在战场上修炼,你也算是幸运了。”紫襟衣饮了口酒,渺远的眼神收回在浮白和阳白身上停了片刻,道:“这两人的战斗也该终止了。”

        九方奚下意识地瞧去,只看见阳白和浮白兄弟两人同时腾身倒飞,伴随一场血雨,落在地上,只咳了口血便双双晕了过去。

        “想去救?没有这本事就好好做个旁观者,这世上总得有几个人会死的。”紫襟衣好似看穿了九方奚的心思,淡淡地说着。

        “有这个能为而不去救,这也是失德吧!”九方奚直视紫襟衣。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样直视眼前这位华贵无比的前辈,只觉得他精致无暇,若非这两日相处下来,也许他也不会认为世间有这样的男子。

        “哟,本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事情……”紫襟衣话头一顿,讪讪一笑:“罢了,谁叫本公子要跟着你呢,哎,我怎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专门为你这小子打工了……”

        一边说着,紫襟衣扇子一扇,两道劲风如实质一般袭向那两名女子。惜之与念之两女顿时身体一滞,不能动弹。

        “多谢前辈援手。”九方奚掩不住自己的笑意,立马抱拳致敬。

        然而,他却发现这位紫衣前辈的眼神又飘向不知名的地方,遥远地似乎跨越了空间。

        九方奚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那只是一座山峰,除了相对陡峭之外,别无其他异常之处。

        “笨猫啊,谁叫你这样拼命,不知道有人会心疼吗……”

        突然,紫襟衣双眼一冷,双手连番掐诀,一道紫色精芒迅雷一般奔驰而去,随即消失在空间里。

        九方奚知道,这道精芒应该也是进了那神秘的异空间去了。

        “喵呜!”

        不过两个呼吸,随着一声疲累的猫叫,小雪儿突兀地出现在战场中,舔了舔唇角,扑进紫襟衣的怀里,撅着屁股,仰着脑袋蹭着紫襟衣的胸膛。

        “笨猫,打不过就跑嘛,这样辛苦,累瘦了,手感就不好了!”紫襟衣揉着小雪儿毛茸茸的耳朵,眼神难得慈爱。

        “喵呜,还不是你鸟毛事情太多,将本猫累地连打架的力气都没了!”小雪儿不满地撅着嘴,整个身子爬进紫襟衣的怀里,如婴儿一般睡着了。

        “困吧,困一会儿养精蓄锐,还要将本公子带回哦!”紫襟衣温柔地抱着小雪儿娇小的身躯,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捋着小雪儿的头发。

        “噗!”

        空间里再走出来一人,浑身衣裳炸裂,露出大片的雪白的肌肤,那白玉般的肌肤上又凌乱地布着抓痕。瑶无芳将郁结的淤血吐出,浑身一抖,原本碎裂的衣裳突然完好如初,也不知是如何做到的。

        “须阐提,算你好运!”瑶无芳冷冷地看了一眼紫襟衣,满眼的忌惮。又见自己的属下大多已经被定住了身体,自然不愿多做纠缠,对着须阐提虚晃一招,带着六位属下离开明镜台。

        “嘭!”须阐提原本就以一敌二颇为吃力,此时瑶无芳凌空一招落下,他无力再挡,只得将手中药师珠横在头顶,药师珠散发出灰色的光泽,散去了绝大部分的压力,却也散落了一地。

        “阿弥陀佛,多谢前辈出手相助,才保住我明镜台众僧性命。”须阐提虚手将散落的药师珠收起,双手合十,对着紫襟衣一礼。

        “你错谢了人,若非是这位小朋友,本公子懒得出手。”紫襟衣漫不经心地说着。

        须阐提重新打量了一番九方奚,那眼神十分凌厉,九方奚觉得在这眼神之下自己毫无秘密可言,一时惊了一下。

        殊不知,须阐提也在暗自纳闷。“不知道此人是何来历,居然能得如此高手相助?不过此人修为虽然低微寻常,却不似道佛两脉,也不似妖魔,着实怪异。”

        就在九方奚被看得及不自在,几乎要破口的时候,须阐提又合十道:“多谢小友相助,日后若有需要,但可来明镜台寻贫僧,贫僧当竭力还恩。”

        “呃,大师客气了!”九方奚连忙还礼。

        “好了,既然你这边的事情已了,别忘了你还答应我一事。”紫襟衣摇着扇子道:“你找个天气晴好的日子去找了莲象师,给本公子带一句话,记住,这句话要一字不落一字不错连带语气都要一样地复制给他。”

        “是,前辈请说!”须阐提不敢怠慢,忙点头应下。

        “你跟他说:打死你这臭不要脸的长毛和尚,欠本公子的钱再不还就脱衣买肉来偿!”

        须阐提脸色一黑,这话……

        “记住了吧?你这修为记住这话应该是够了,那就就此别过吧,告辞,不送!”

        紫襟衣吹了个口哨,也不知道哪儿飞来一只房屋般大的紫绸雀,身影一晃,就抱着小雪儿上了雀身去。

        九方奚还在愣怔当下,就发觉自己身体不由自主地飞起,落在紫绸雀的背上。连带着浮白、阳白和银丹全数上了紫绸雀。

        “前……”

        紫绸雀双翅一阵,速度奇快无比,不过两个呼吸就越过了好几座山峰,天马的速度简直比不上十分之一。

        九方奚被突然的起飞惊地差点跌倒,抓着紫襟衣的袖子不肯放手。

        “你放手,一个大男人与我这般拉扯,本公子可无这等癖好!”

        “我说,我这衣裳很贵,扯破了你赔得起吗?”

        “哎,真是遇人不淑啊……”

        回到无忧城的时候,银丹已经调息过来,对等待着的少主公羊长几略微禀报了战局,便带着阳白、浮白二人前去医治。

        公羊长几邀紫襟衣共进晚餐,却被紫襟衣以劳累过度为由拒绝了去,各自回屋不提。

        九方奚打开自己院落的门,王八端便迎了上来:“怎样怎样?刺激不刺激?那藏头藏尾的老先生说的天大的好处是什么?是什么法宝吗?还是修炼秘籍?”

        九方奚看着王八端,这个年纪比自己略小的少年人还是这样活络。笑了一声,他答道:“自然是刺激,那位须阐提大师是筑基后期的高手,除了他之外,在场还有九位筑基期的高手,三个是无忧城的人,六个是玄牝门的人。”

        “天呀!那么多高手!”王八端眼睛都亮了。

        “还有,那位猫大人,你猜是什么修为?”九方奚心情难得大好,卖起了关子。

        “她?难不成也是筑基期的高手?筑基……中期?”王八端一手摸着下巴,也不知道他没有胡子捋些什么。

        九方奚闻言一乐,故作深沉道:“错啦,她至少都是化神中期的修为,玄牝门的门主瑶无芳你听说过吧,都打不过她哩,被猫大人抓得满身是伤,还吐血哩!”

        “喔——”王八端眼睛瞪得老大,满脸的羡慕与向往:“化神中期啊,那都是神一样的存在了吧……稍等一下,九方大哥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我骗你做什么?”

        “那我之前对这位猫大人还有那位前辈的态度可不怎么好,他们不会杀了我吧?”王八端突然捂着脸,满脸的惊恐。

        “所谓大人不记小人过,他们才不会与你计较的。”九方奚忍不住笑了。

        “也是,看那位前辈其实人很好呢,还帮我们直接入住无忧城,那枚虎骨脱胎丸也二话没说让我吃了。”王八端一边点头一边说。

        九方奚乐得不行。

        这一个月来,这该是他第一次这样欢喜吧?

        “唔,小家伙说的不错,本公子确实很好。”两人正说笑着,门口转进来一人,不是紫襟衣又是谁?

        王八端瞧见来人,顿时堆出一脸的笑容迎了上去:“原来是前辈来了,晚辈刚熬了一锅绿豆汤,正等着前辈与九方大哥回来吃,我这就去端上来!”

        “你什么时候熬绿豆汤了?”九方奚奇道。他印象中这位王八端可是连杀只鸡都不利索的。

        “当然,你不知道而已!”王八端挤了挤眼睛,便欢天喜地跑出门去。

        “绿豆汤,啧啧,夏日消暑,确实不错!”紫襟衣寻了个软榻坐下,身子微微倾斜靠着,用手招呼了九方奚,道:“小友,来。”

        “是,前辈。”九方奚上了前去。

        今日在明镜台,他对眼前这位平时巴不得甩掉的前辈有了极大的好感。明镜台上,紫衣前辈对他指点了不少战斗的经验,也让他对局势的分析有了更直观的判断。最重要的是,其实这位前辈也很心善,虽然平日里要求多多,脾气古怪,贪图享受,游手好闲,散漫懒惰,但是起码他愿意救人啊!

        “喏,这就是给你的天大的好处。”紫襟衣翻手掏出一物,黑底白纹,赫然便是一枚药师珠!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91291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