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三十章 这名字很贵

第三十章 这名字很贵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说不清,道不明,就好像是……天塌了……

        那种难以抑制的沉重与悲痛,那种挥之不去的哀伤与懊恼,还有理不出头绪的一团乱麻似的所谓的真相。

        “二伯……”

        九方奚紧紧搂着那头颅,血淋淋的,似乎也闻不出那臭气熏天的味道,只觉得抱紧些,抱紧些,因为再也无法拥抱活着的人了。

        曾经的亲人,爱唱戏的二伯,花了重金在自家府邸里建了个戏台子,每当他前去时,二伯都会着一身戏服,画了重彩,在台上唱上一段。二伯的嗓子极好,人虽五大三粗,音质却极其细腻,便是园子里的旦角儿也不过如此。

        如今,人已西去,空荡的屋内夏风灼热,好似飘来记忆中亲人的婉转声音,唱一曲,说一段,总是欢声笑语的。

        “二伯……”

        倾泪而下,哭地哀默,没有嚎啕,没有哭喊,只用尽了力气,似要将心中的悲伤化作眼泪都挤出来。

        帝江没有再说话,有时候,最大的安慰不是言语,只需要让他哭一会儿。

        也不知哭了多久,只觉得天地都昏暗了。眼泪早已干涸,在脸颊上紧绷着皮肉。

        九方奚抱着九方长源的头颅,从怀中掏出一方巾帕,默默地将头颅上的血迹擦拭去。

        “二伯,家族里只有你最了解奚儿有些洁癖,因为爱唱旦角儿的你,也有这样的洁癖。奚儿为你擦去脸上的污渍,为你梳上你最喜欢的段三娘的发型,画上段三娘的妆……入殓,二伯,奚儿就不为你入殓了,这里是尧都,不是你熟悉的地方,也没有青天楼的酒香,你不会喜欢这里的。”

        九方奚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那棵沉香木,截了一段,气运庚金,指划刀气,极为耐心地将那段沉香木削成一个精致的盒子,将装扮好的九方长源的首级放了进去。

        “用这沉香储存你的项首,藏入储物戒指中,二伯,你会安然回到乐陵的。”九方奚将盒子收入出入戒指中,又拿着巾帕擦拭地上的血迹,一点一点地擦拭去,很用力,很快那方巾帕就破了。“二伯,你在天有灵,告诉侄儿凶手是谁好吗?至少留给侄儿一些线索吧,侄儿总是要为你与大伯报仇的!”

        “二伯,你能告知我吗?父亲他们都还活着吗?他们在哪儿?哪怕是尸首也行啊,落叶归根,父亲不希望在外面漂泊的……”

        眼神朦朦胧胧的,口中念叨着,手上用力擦拭着,也不知道是过了多少时间,地面上的血迹才消失了去。

        消失了吗?心里的要怎么擦去?

        茫然抬头,一人,一猫站在门口,一人双手怀着,一猫露出个小脑袋,静静地看着。

        “前辈。”

        九方奚深吸了口气,将含在眼中不曾落下的泪珠揩去,从地上站起,对着紫襟衣稍稍做了一礼。

        “王八端那厮太吵,本公子本意是来教训他一顿的。”紫襟衣耸耸肩,对九方奚使了个眼色,出了门槛。

        九方奚木然地跟了上去,身体是这样的累,仿佛走一步都要用极大的力气,踉踉跄跄地扶着门出了门槛,才看见紫襟衣已经在院子里的石台前坐下。小雪儿难得没有抱怨,安静地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两坛子酒,以及一些吃食。

        王八端一脸忧色,站在台子前,既不落座,也不离开,只是看着九方奚。

        “来,坐吧,伤心也好,愤怒也罢,人总要学会发泄情绪的。”紫襟衣扇子敲了敲身旁的石凳子,对九方奚努了努嘴,转而笑道:“小子你可是赚了,本公子很少会倾听一个人说话,而且是心甘情愿的。”

        九方奚走过去,对紫襟衣点了点头,坐下。

        他不知道说什么,看着桌上的酒坛子,哑着嗓子轻声问:“前辈,我可以喝这酒吗?”

        “啧啧,你又赚了,这可是本公子独有的三苔青,口感一绝,一口入喉,齿颊留香!”紫襟衣点头,微微笑着。

        “谢过前辈。”九方奚抬手将酒坛开封,顿时一股浓烈的香味四溢开来。这香味很浓烈,却又无比的清新,闻上一口,只觉得鼻腔到肺部都是凉飕飕的。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口中辛辣,回味却是有些青涩的甘甜,如青草一般。

        “三苔青啊三苔青,青灵草、青鸳宛花、枢子青三味上好的药材,三十三天嫩芽时摘下,以无根太液浸泡,埋在百年的青苔之下,三十三年出窖。常人饮一口能入引气,修真之人饮之能祛除病邪,怎样,赚了吧?”紫襟衣一边说着,一边端起小雪儿斟满的一杯酒,抿了一口,陶醉其中:“这三苔青,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哦!”

        “确是好酒。”虽在麻木中,九方奚依然感觉到这酒水入了喉,人顿时清醒不少,仿佛哀伤也消散了些许。而且细细感觉,气海似乎又凝练了许多。

        一旁王八端看着眼馋,双眼紧紧地看着三苔青的坛子,仿佛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似的。

        “喏,别瞪了,很吓人的!”紫襟衣随手给了王八端一杯,道:“饮了这杯酒,你就能突破到引气中期了,你修炼功法实在太低级,有丹药辅助也没多少用的。”

        王八端接过酒杯,顿时大喜,热泪盈眶,几乎就差给跪下了。

        颤巍巍喝下三苔青,王八端大叫一声,顿时盘膝坐在地上,身上有污浊之气接连散出。

        “别管他了,这小子托了你的福。等他将体内筋脉全部打通,污浊之气排除,就能突破了。”紫襟衣道。

        九方奚安心了不少。

        此时晚风萧萧,吹动四周树叶簌簌,如丝竹之声远远飘来。

        今夜的夜很宁静,月明星稀,尤其是那月亮,虽已经是下弦,却依然亮得如灯火一般,在云间分外皎洁。廊子里的宫灯随风摇曳着,这儿的影子也便摇曳着,心却渐渐静了。

        “今夜的月很干净,你说呢?”紫襟衣抬头看着月亮,微微笑着——他一直都是那么笑着,只是有时候笑得欢些,有时候笑得淡雅些。

        “是,人间多少事,都与月无关。”九方奚也仰着头,脖子酸了也不愿意低下。

        “这句话说的很好,你能说出这句话,那你便成长了。”紫襟衣欣慰点头,又饮了一口酒。

        九方奚笑了一声,也不知是苦笑,还是什么,只笑了一声:“哈!成长吗?也许吧……不过前辈说地很对,我对这个世界,还是愚蠢了些。”

        “那么接下来呢?”紫襟衣道。

        “接下来……”九方奚顿了顿,饮了口酒,直到口中酒香淡了,才道:“今日是我第二次收到我家人的死讯,其实我很着急,很难过,很愤怒,也很无助,就在刚才我还以为,我又会癫狂,到处伤人,如受伤的狼一样。”

        “现在呢?”

        “现在啊……现在我只想静下心来,动动我这愚笨的脑子,去将幕后杀我亲人的凶手找出来。”九方奚看着皎月躲进云层里,缓缓说着,突然一笑:“其实我以前读书很厉害的,私塾里的人都称我为先生,他们说我博览群书,说我过目不忘,说我品行兼优,但这一个月看来,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如前辈所说,我就是愚蠢,呆笨。”

        “恩,还算有自知之明,这是好事!”

        “前辈,”九方奚突然看向紫襟衣,双目有着别样的神采,分外的明亮:“愿意带晚辈一程吗?”

        “哟,不是我跟着你一程吗?”紫襟衣笑意更甚。

        “是前辈在晚辈身后相助,这一程才走地这样顺利。”九方奚由衷道:“前辈有晚辈所没有的智慧,是行天下的智慧,就请前辈带晚辈行一段路吧!”

        “啧啧,现在是要怎样?拜师吗?攀亲戚吗?”

        “晚辈已有师尊,自是不能再拜师,更不敢高攀前辈为亲。九方奚甘做前辈仆从,学习智慧。”

        九方奚放下酒杯,离开石凳,“咚”地一声单膝跪在紫襟衣的面前。

        紫襟衣居高临下瞧了瞧,虚手扶起九方奚,笑道:“免了免了,本公子一身逍遥,有小雪儿一个就够了,用不着你!不过这段日子,本公子可以罩着你,做你的靠山,不过本公子很懒,说么还能说两句,动手就免了。”

        “如此就够了,多谢前辈!”九方奚重重一礼。

        这一礼,九方奚心里突然安定了下来,对原本迷茫的前路似乎有了个方向。

        “你这一礼,弄得本公子好生尴尬,这样吧,我便告知你我的名字,你又赚了哦!”紫襟衣又是一笑,随即,他浑身有一股难以言说的气势迸射开来,九方奚迎面一凉:“本公子,东来先生,紫襟衣!”

        “东来先生、紫襟衣……”九方奚默念这个名字,他感觉,哪怕只是念着这个名字,都好像是在述说一段传奇。

        “紫气东来沾襟衣,入主江湖六百年!”小雪儿不知何事站在紫襟衣身后,稚嫩的声音,述说着辉煌。

        “入主江湖六百年……”九方奚浑身一震,双腿似要忍不住跪下。就好像是臣子见了王,山中的野猫见了狮子。

        “哈哈!”蓦地,紫襟衣折扇一打,站起身来,扬尘而去,留下了一句话:“本公子的名字可不许你乱说哦,这名字很贵,听到的要收钱,至少黄金十万两起价,知道了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91446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