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三十一章 追求极致的武者

第三十一章 追求极致的武者

        无忧城的夜比无忧城外更多一份肃穆,来去多是身着铠甲的护军。

        玄辰铁骑之首古辰风站在自己府邸的院子里,手靠腰间兽面青铜长剑的剑柄,眼神颇冷,如门神一般站着。

        他身前一人,粗布麻衣,双臂纹有下山猛虎,一手握着一把过人的砍刀,一手对他比了三根手指:“三招!”

        古辰风略微颔首,腰间重剑顿时出鞘,无华丽的锋芒,在夜色下显得更外厚重。

        王不留行脚踢砍刀刀柄,顿时改做双手交握,脚下一蹬,竟是踩碎了地面青石,如扑食的猛虎一般朝着古辰风冲去。

        “当!”

        砍刀与重剑相对,王不留行脚下一顿,翻身而起,以刀为立,突起而攻。

        “一招,力道不够强!”古辰风重剑一提一拉,与砍刀抡了个浑圆,顿时将砍刀逼开三分。

        王不留行招式不停,砍刀如风扇一般旋转自如,脚下步子快而不乱,猛然一掀,砍刀释出万千刀锋,杀向古辰风四面。

        “两招,速度不够快!”古辰风脚下一滑,身如漂泊扁舟,捉摸不定,竟使得网罩一般的刀锋无处加身。

        “喝!”王不留行高喝一声,翻身而上,刀锋由快转拙,作劈山式对着古辰风脑门砍下。

        “三招,招式不够狠!”古辰风脚下蜻蜓点水一般,身形飘忽,青铜重剑面对门板一样的砍刀显得更为娇小玲珑,只在刀锋一饶,砍刀便偏移了轨迹,化解了必杀的招数。

        “我败了!”王不留行收起砍刀,约定的三招已过,便不再出手。

        古辰风将佩剑收起,道:“你心思太杂,刀是最极致的杀器,不必拘泥于招式。”

        王不留行看着古辰风,道:“我会再去瀑布下练刀。”

        “你追求的是极致的刀法,以刀入道,便随刀意,瀑布,未必然是唯一的修炼之地。”古辰风道。

        “那你的剑呢?”王不留行问。

        “我没有剑。”古辰风凛然而立。

        “恩……”王不留行沉吟一声,对古辰风抱拳一礼:“请!”

        转身,他便离开。

        夏风静静地吹,今夜的风比往日更多燥热,三伏天,到了。

        “追求极致刀锋的武者,向来单纯。”古辰风微微叹息一声,似有憧憬,随之,他便对黑夜中的树丛后道:“还在犹豫吗?既来之,则安之,见你,不容易。”

        言罢,树丛后走来一人,在月下身子窈窕,修长的大腿泛着莹润的光泽。

        “小妹,好久不见。”古辰风微微一笑,伸出自己的右手。

        “最好不见。”古灵韵皱了皱眉,走过古辰风的身旁,“进屋吧,被人看见,你这玄辰铁骑的将军不好做。”

        古辰风讪讪一笑,收回了手,跟随古灵韵进屋去,随手将门带上。

        “小妹前来,必然是有事需要我相助了,但凡我能做的,我必不推辞。”古辰风看着那纤瘦而冷冽的背影,真诚无比。

        “既然你说的这样好,我也就不辜负你的好意。”古灵韵勾起嘴角,笑的冷然:“我要知道你们存放血芝药精的地方。”

        “血芝药精?”古辰风一愣:“这是什么?”

        “哈!”古灵韵闻言冷笑一声,双手不自已地环在胸前,眼神越发寒冷:“你不知吗?是你不知还是你不想告诉我?”

        “我不知。”古辰风沉声道。

        “且说呢,但凡你所能做的,必不推辞。古辰风,你还是这样虚伪!”古灵韵恨声道:“你竟是如此的虚伪!”

        “灵儿……”古辰风微微皱起眉头。

        “别叫我灵儿!你和他都不配叫我的名字!”古灵韵上前一把捏住古辰风的咽喉:“告诉我,血芝药精所藏的地方!”

        古辰风看着尽在咫尺的血缘胞妹,面露哀痛:“你何苦伤自己这样深?”

        “是我吗?还是你?还是他?”深吸一口气,古灵韵调整自己的情绪,冷冷一笑:“抱歉,你连承受我脾气的资格都没有。快说,血芝药精被你们放在哪里了!”

        “小妹,我们会等你,没关系。”古辰风微微仰起头,看着古灵韵被血丝萦绕的双眸:“你累了,我的修为比你高,这样的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离开吧。”

        “是吗?”古灵韵手下更紧了些。

        “趁着他们还没有来,离开吧……”古辰风憋红了脸,却依然看着古灵韵,眼神无法无比。

        “你会动手吗?”

        “在你眼中,我向来虚伪,虚伪的我,如何不会?”

        “废话少说,最后问你一次,血芝药精在哪里?”古灵韵喝道。

        “小妹,你唤我一声兄长吧,一声就好,我会告知你你想要的消息。”终于,古辰风别开眼去。

        “无耻!”

        古灵韵一巴掌甩在古辰风脸上,怒目而走。

        就在打开门的刹那,古灵韵突然听到身后压低的声音:“跟踪银丹。”

        “恩?”古灵韵眉梢一跳,脚下一点,悄无声息地离开此地。

        ————————————————————————————————

        风清扬,云缥缈,云行宫内如仙家之境,仙鹤飞舞,云霓共赏。

        云行宫内有挚峰八立,高低、气候各有不同。藏剑楼与隐刀楼所在的山峰多为肃杀之意,山谷嶙峋。而这一座驭兽山,却如原始之地,密林绵延,树木参天,奇花异草不计其数,化作一副仙境之图。

        驭兽山有一处梧桐林地,层层叠叠占据小半个山头,梧桐林下有一个独立的院子,虽不华丽,倒也精致。院子里盘着一只吊睛大虎,咧着嘴打着酣,涎水躺了一地。

        一个小小的女孩儿坐在门槛前的台阶上,手上摇着一支狗尾巴草,连带着高高的凤冠也颤颤巍巍的,似随时要掉下来一样。

        一个浑身在黑袍里的精瘦的老人盘膝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兀自打坐,即便是在白天也看不见袍子里的老人是什么模样。

        “老管家,宝宝想七哥哥了,怎么办呀?”凤凰儿撅着小嘴,百无聊赖地拿狗尾巴草逗阿花的鼻子,沉睡的阿花皱着鼻子,打了几个响鼻还是没有醒来。

        “是的,殿下。”老管家纹丝不动,只说了毫无表情的四字。

        “来云行宫都一个月了,整天都是修行呀修行,那个劳什子的娃娃还每天来我这儿蹭吃蹭喝,仗着自己是府尊真是半点亏都吃不得。老管家,我们的存粮也没多少了吧?”凤凰儿将脑袋歪向老管家的方向:“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出去备点吃的?”

        “是的,殿下!”

        “啊,老管家,你也答应了,那我们这就去吧,顺便去乐陵看看七哥哥,真的好想他哩!”凤凰儿顿时笑开了颜,胖嘟嘟的小手在阿花脑袋上乱拍:“起来起来,别睡了阿花,我们去见七哥哥去喽!”

        阿花眨着一双琥珀般的眼睛,迷瞪了几眼,才一跃而起,晃着尾巴,打了个哈欠。

        “不可,殿下。”老管家伸出一只手,拦在前面。

        “昂!你刚才还答应的,怎么又不让去了!”凤凰儿嘟着嘴,狠狠地瞪着老管家被遮住的脸:“你骗人!”

        “随从,殿下。”老管家说话还是这样几个字,和崩出来似的。

        “又是让随从去,可是我也真的很无聊啊!”凤凰儿委屈极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小手托着下巴,两条眉毛都拧成了八字。

        老管家不语。

        “老管家,我就去一次好不好?在凤凰秘境本宝宝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爹爹和娘亲都不会拦着我呢!这下可好了,来了这个劳什子的云行宫,说得好听是修行来的,谁知道是不是放逐嘞!无聊死了!”

        老管家不语。

        “你看人家呀,虽然也在云行宫,可是想去别的峰串门都是可以的,本宝宝却要在驭兽山困着,天天面对你这个死人骨头,说句话都是四个字四个字的,多讨人厌啊!”

        老管家依然不语。

        “啊,说你你还来劲儿了,本来还能蹦个几个字,现在索性是睬都不睬我了,哼!”凤凰儿气得小脸通红,拍了阿花的脑袋,直接往院子外走去。“阿花,我们走!”

        便在这时,老管家手中突然多了一根鱼竿,鱼竿前头绑着一个白面馒头,一只老山羊闻着馒头的香气也不知道从哪儿一个刹那就蹦了出来,“咩”了一声,直接开吃。

        “嗷呜……”阿花瞧见这老山羊,顿时夹着尾巴,耷拉着耳朵趴在地上打滚儿,和撒娇的猫儿似的。

        “好讨厌啊!老管家你又拿灵羊欺负我!”凤凰儿气的不行,一鼻子就哭开了,两朵泪花“啪嗒啪嗒”掉下来,可怜极了:“宝宝不就是想去看看七哥哥么,又不是不会来了!”

        老管家说:“不可,殿下。”

        “太欺负人了!”凤凰儿擦着泪珠儿,狠狠一跺脚,转身向屋内跑去。

        一脚刚进门口,凤凰儿突然停了哭音,寒声道:“本座不出去可以,但要随时知道九方奚的下落与处境。”

        老管家收了鱼竿,微微颔首,行了一礼:“是的,殿下!”

        “另外,你传信回凤凰秘境,回信怎么说?”

        “请看,殿下。”

        老管家手中射出一页飞信,落在稚嫩的小手里。凤凰儿才看了一眼,便将书信粉碎。

        “记住,下不为例。”

        “是的,殿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91511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