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三十四章 三圣纯阴之体

第三十四章 三圣纯阴之体

        在遥远的西方,有一座山峰形似山羊,山下的村民正锣鼓喧天,抬着一顶土轿子进山来。

        常羊山上四季荒芜,不生荒草,不沾玉露,劲风四扫卷起阵阵沙尘,如同荒漠之地。

        土轿子在风中摇摇晃晃,上头坐了一个着红衣的小姑娘,这小姑娘不过七八岁,生的憨厚可爱,只是此时正懵懂地看着。

        土轿子一旁随着一三十岁上下的妇人,默默地淌着泪,却露着笑容,只是这笑容,忒过心酸。

        “阿娘,你别哭了,双双都不怕呢!”小姑娘伸手,在妇人脸颊上抹去泪珠,微微一笑。

        “双双,是阿娘对不住你,是阿娘对不住你啊……”妇人咬着唇哭泣,不让哭声传出去。

        这一行人有三四十个,人人都欢喜地敲着锣鼓,唱着歌,这是每年一度的盛典,是他们获得恩赐的大喜的日子,没有人会不高兴。

        但这恩赐的代价,却是一个不满十岁女童的性命!

        双双仰头,看着高高的常羊山。“平时在山下看这座山,也不觉得有这样高呢!阿娘,以后让秀秀多抬头看看,就看到我了。”

        “不要让秀秀再来这座山啦!”双双说。

        “好……”妇人泣不成声。

        “停——”

        一行人来到一处突起的石台,上面成年累月地铺了一层黄沙,却没有掩盖被风沙腐蚀了的一个祭台。

        祭台周围插着几面旗子,只稀稀拉拉剩下些碎布条,在风中分外荒凉。

        喊停的人是这个村子的村长,有些雄壮,满面虬髯的他看起来也似恶魔的传人一般,凶神恶煞。“将她抬上去!”

        两个男人将土轿子上的双双抱上祭台,村长便大喊一声:“跪!”

        随着这一声“跪”,众人齐齐跪下,虔诚无比。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常羊山神神威德广,镇魔驱邪,护我一方!今献祭女童一名,请山神笑纳,赐我等福禄绵长,百世安康!”

        随着村长祈祷的话语娓娓道来,祭台上突现红光一闪,双双便不见了踪迹。

        村民们一看,顿时面露喜色,齐唱:“谢山神赐福!”

        祭台上骤然亮起点点红星,如夜间的萤火一般,飘向众人,没入他们的头顶。

        “啊,山神赐福了!山神赐福了!我觉得神清气爽,力气也大了!”一个村民顿时忍不住狂喜,朝着祭台猛地磕了九个头。

        其余村民也喜形于色,如此一般。

        常羊山内。

        一头生双角的魔物咬住双双的咽喉,炙热鲜甜的血液灌入张着獠牙的口中。

        神机鬼藏将头一甩,双双便落在地上,颤抖着,眼神开始涣散,却并不死。他身上红色血芒蹿腾而起,一股无形的杀戮之气弥漫四周,周围墨黑的魔气翻滚不休,如加催了一般。

        两条手臂粗细的铁链晃晃悠悠,上面的紫色雷电越加密集,有腥臭的焦糊味从神机鬼藏的琵琶骨传来。

        “啊……”

        终于,神机鬼藏吐出一口浊气,精神越加饱满了些。

        一旁缺了一手一脚,一眼一耳的书生俯首道:“这是第三十六个女童,三十六地阴煞终于凑齐了数量,恭喜师尊!”

        神机鬼藏忍不住仰天长啸,笑声震耳欲聋,仿佛要翻江倒海一般,魔气更是如沸水一般不得消停。

        “不止是如此!”神机鬼藏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双双掩饰不住满意之色:“此女居然是三圣纯阴之体,若能让此女成人,将其纳为鼎炉,必能留下绝世魔胎!”

        书生一惊,随即一喜:“难怪师尊留其性命!那这女子如何处置?要豢养起来吗?”

        “豢养出来的怎能比野生更为美味?”神机鬼藏阴阴一笑:“我将会抹去她的记忆,纳其为义女,让她在外头闯荡,直到十六岁……十六岁……”

        “师尊英明!”书生用仅存的一条腿跪在地上,无比恭敬。

        神机鬼藏喉头吐出一枚魔血,滴落在双双的脖颈之上,那血肉模糊的项颈刹那之间完好如初。

        “从今天起,我要你保护她的安危,不得有任何损失!”神机鬼藏眼神一冷:“我这副躯壳被这天命之锁损伤地厉害,便是镇魔之血回归,也难以承载我庞大的魔元,最多只能使出一般的修为。本还想以脱困为先,再寻他法,这女童来的及时,哼,便是天意也要我神机鬼藏复出,天下,天下又能奈我何!”

        “真魔无疆!”书生被强大的气息压逼得瑟瑟发抖,跪在地上高声唱起。

        神机鬼藏将气息收起,魔氛霎时安静下来。

        “那个九方小子呢?为什么还活着?”

        书生答道:“那小子已经进入尧都,在无忧城内。东来先生与其一道,却不知为何没有动手。”

        “素闻东来先生脾性古怪,洒脱不羁,看来果真是如此!”神机鬼藏道:“想必他也知道魔域不好接手,想要跟在那小子身边,准备获得更大的利益吧!”

        “那让弟子差人去将那小子杀死,那小子才入修真门槛,修为高不到哪里去。”书生道。

        “蠢货!”神机鬼藏骂了一句:“当年的魔将或死或封印,能在外走跳的最多不过筑基期,化神期一个都没有,谁能在紫襟衣眼底动手?不知死的东西!”

        书生噤若寒蝉。

        神机鬼藏看了地上女童一眼,道:“你护送这女童去无忧城,当初教你的都是道家的功法,为的便是方便你在外面走动,此次正好可以贴近九方奚,趁其不备一举杀之!”

        书生低头,道:“既是如此,师尊当时何不直接让徒儿去杀了那小子,何必要出动一个难以把控的东来先生呢?”

        “放肆!”神机鬼藏怒目一声,震得常羊山一阵地动山摇:“岂容你来置喙!”

        猩红双角红色光芒一闪,书生顿时痛苦难当,忙唤:“师尊恕罪!弟子再也不敢了!”

        “哼!”至等到书生痛苦地跌倒在地,再无力气时,神机鬼藏才冷哼一声,收起惩罚。“你这样子紫襟衣必有警觉,我重新赐你一副身躯!”

        言罢,神机鬼藏面前突然现出一副人皮,人皮好似活物,直接笼罩在书生身上,不过眨眼,书生便换了一个模样。

        ————————————————————

        夜幕刚沉,晚风徐来,吹走一丝燥热。

        清辉阁中的素青灵正饮着才送来的水果冰茶。

        房内烛光一晃,多了一条黎色人影,正是公羊长几。

        “青灵,让你久等了!”

        公羊长几露出笑意,欢喜道。

        素青灵抬眼看了一眼公羊长几,眉头微皱:“坐吧。”

        公羊长几依言坐下,面露几分羞色:“都有……都有一年未见了,你还好吗?”

        素青灵微微点头,道:“尚可,自不比你公务繁忙的。”

        公羊长几闻言,面露窘迫,只“呵呵”笑着。

        素青灵放下手中冰茶,松了卷起的面纱,道:“多是你来众妙门,这是第一次来你这无忧城,如我想象的一样。”

        “是吗?”

        “一样庸俗。”

        公羊长几讪讪一笑,不敢看她:“无忧城来往多为复杂,庸俗也是必然的。”

        顿了顿,公羊长几又喜道:“但是你来了,此地便不再庸俗了啊!”

        素青灵看了他一眼,不语。

        “青灵,这次你来,同我一道见见我的父亲好吗?”公羊长几目光灼灼,望向素青灵,眼神满怀期待。

        “我此来不是为私情,你想多了。”

        “难得你来啊,正好我父亲今夜就回了,不是正好吗?”公羊长几连道,有几分着急,有几分不解。

        “公羊长几,你还是这样,令人厌恶。”素青灵皱起眉头,十分不悦:“我说了,我来此,不为私情!”

        “好、好吧……”公羊长几如泄了气一般,神色怏怏,总算是深吸了口气,露出一个微笑来:“那你说吧,你来是为何事,若能相助,我必不推辞。”

        素青灵沉吟片刻,道:“血芝药精。”

        “恩?”公羊长几不解。

        “我义兄半月前走火入魔,筋脉逆转,唯有血芝药精能救他。”素青灵道:“原本有门人查探出药山之上出了一只血芝药精,但等差人前去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没有了。不但如此,途中还与玄牝门的人打了一架,死伤不少。玄牝门说血芝药精已经被无忧城取走,义父便命我前来求取。”

        公羊长几从椅子上站起,微皱眉头:“我并不知道无忧城有取走血芝药精,这几年父亲将无忧城交我打理,我事无巨细,不该不知情的。”

        “恩?”素青灵咦了一声,怀疑地看着公羊长几。

        后者忙道:“在你面前,我从不妄言。我确实不知无忧城的人去过药山,更不知血芝药精是什么。而且,我父亲早先闭关三个月,前几日一出关就去了外头,根本没有时间处理政务。”

        素青灵双眉皱得更加厉害。

        公羊长几道:“是否是玄牝门的人故意将矛头对向无忧城?你该知道,玄牝门与无忧城素来不和,倘若嫁祸在我无忧城头上,你众妙门势必会认为我无忧城见死不救,故而针锋相对,她好渔翁得利。”

        素青灵沉默许久,道:“你先回去,容我书信回去,再做打算。”

        “我……”公羊长几想说些什么,但看素青灵眉头紧锁,只得叹息一声,开了房门出去。

        才开门,就瞧见门口的院子里跪着一个王八端,站着一个九方奚,想起方才在屋内的话可能被两人都听了去,不由得面色一沉:“你们两个怎会在这里?”

        “少主有礼!”九方奚行了一礼,却也不知如何说,毕竟此事确实是王八端理亏在先的。

        岂料素青灵在屋内开了口:“是我罚的他们,无忧城待客礼数不周,替你管教。”

        公羊长几知道素青灵的气其实是对他发的,也便叹息一声,对两人道:“好了,你们回去吧。”

        等九方奚两人离开,公羊长几才对素青灵道:“你如何将这两人放在外头,若是传将出去……”

        “玷污我的名声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方才的话当着外人有些不当,毕竟是三方势力之间的事情。”

        “你是怕你少主的威严扫地吧!”素青灵随手一拂,将房门关起,屋内传来冷淡的声音:“我下了结界,两个引气期的小厮听不到。”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91758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