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知道之九方传说 > 第三十八章 伤势

第三十八章 伤势

        “是吗?”

        沈燕蓉冷冷看着司承骁,红唇微启:“你不过是引气后期,竟也无脸无皮的狂妄,好不知羞!”

        “我不知羞?”司承骁笑得直不起腰来:“我不知羞?那么躲在贱婢身后连引气都入不得门的你是什么?”

        “至少,败你,足矣!”

        沈燕蓉上前一步,足下如有万钧力,顿时草木横飞,尘沙漫走。

        司承骁笑容一僵,眼神死死盯住沈燕蓉。

        “左神霄,右天罪,双掌阖,释天威!”

        霎时,沈燕蓉左手起风云,右手掌雷霆,左右合流,如阴阳交会,顿时震霄扬尘,破地旋爆,一时间竟似王者降临一般。

        司承骁眉峰一抖:“引气初期、引气中期!这贱人居然一口气便跨越了境界!”

        不过司承骁很快就扬眉一笑,自嘲道:“不过是引气中期,就算你此时跨境界突破,那又能如何?你终究比我差一步!”

        “是吗?”

        沈燕蓉冷笑一声,身元猛提,回元一纳,顿时野风来嚎,山雨欲来。

        “现在呢?”

        “你!你!你!”司承骁一手指着沈燕蓉发疯似地乱抖,双目圆睁,似惊惧,似惶恐,似愤恨,似嫉妒,更似不可置信:“你居然在在一盏茶的功夫内接连晋升,你居然一口气便突破到了引气后期!?”

        当然不敢置信,他最引以为豪的,如今被人当面超越,这比在运行客栈晴儿打了他一巴掌还要令人难受。

        感受着沈燕蓉浑然厚重,犹如皇天威压一般的气势,司承骁不急反笑:“罢罢罢!便是你与我同一境界,便是你功法比我上层,那又如何?你能稳固你的修为吗?而我能!”

        言罢,司承骁翻然出掌,无数风刀如箭矢一般向着沈燕蓉刷去。

        沈燕蓉给了晴儿一个眼神,后者退步让行。

        “能吗?”

        沈燕蓉双掌于胸前合一,转而化推手,在胸前形成一球大的元球,纳有无数真元,有雷霆守护,有风雨开道,好似天神怒降之威,让人不敢直视。

        一声“能吗”,沈燕蓉双手虚推:“一招败你,不难!”

        司承骁寒着一张脸,内心恨火翻腾:“想不到这贱人居然有如此本事!但要败我,休想!”

        眼神凛然,一把猩红的双头狼长剑现在手中,正是归途!

        “嘭!”

        一声巨响过后,司承骁与沈燕蓉各自倒退一步,司承骁呕出一口鲜红,双眉紧拧,而沈燕蓉双手掌心各有一道剑上,鲜血如梅花般开在她的衣裙上。

        “主子!”晴儿见沈燕蓉受伤,急忙上前。

        沈燕蓉虚手推脱晴儿的搀扶,冷眼看着司承骁,道:“好剑!”

        司承骁皮笑肉不笑得哼了一声:“你也不差!”

        司承骁将归途收起,拂袖拭去嘴角的血迹,转身离开。

        沈燕蓉也回转中天院内,晴儿忙拿出丹药来为沈燕蓉疗伤。

        片刻后,沈燕蓉看着被包扎好的双手,道:“这几****闭关,司承骁弄出哪些动静?”

        晴儿将桌子收拾好,道:“便是阮宏良之事,其他都算安分。”

        “他手中的红色长剑你认为如何?”沈燕蓉又问。

        晴儿微微蹙眉:“不可小觑,至少都是宝器。”

        “从何而来?”

        “不知,但他去过藏剑楼的藏剑阁,应该是从那里得来。”晴儿道。

        “藏剑阁……”沈燕蓉略微沉吟,道:“我要去见一见云笈。”

        “主子,不如将伤养好?”晴儿忙道。

        沈燕蓉看了她一眼:“这剑伤没有特殊的药无法治好。”

        “是晴儿失职,没有将此剑来历查清楚,请主子责罚。”晴儿立即双膝跪地,诚惶诚恐。

        “没有做好的事情,那就尽力弥补。”沈燕蓉转身离开。

        晴儿从原地站起,面色微寒,对虚空道:“我去查这剑的来历,你们守好此地。”

        言语刚落,晴儿便消失不见。

        ……

        走出藏剑楼的司承骁神色阴寒,双目透露着绝冷的杀气。

        “沈燕蓉到底修的是什么功法?居然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接连突破,并且元功稳定,浑然不似才步入引气后期的样子。”

        司承骁内心尤有千团火,嫉恨让他脚步越加快速。

        不知不觉来到百器塔,司承骁想起许久未见徐文学,便转身走了进去。

        百器塔是八方势力中最开放的一处,因为此地来往的人也最多。

        饶了两圈之后,司承骁问了个弟子找到徐文学所在的地方。

        百器塔向来朴实无华,简单的茅庐,简单的园子,虽是独门独栋,但与山野村民的居所也差不多,只是在茅屋前多了一个足有两人高的火炉,以及小山一般的各种金属。

        司承骁来到这里的时候,正瞧见徐文学与一魁梧大汉相互切磋铸艺,不过可惜,徐文学铸造的一把短剑硬度太过,只试炼了两次便夭折了。

        远远看到司承骁过来,徐文学忙对那人说了几句,那人瞥了司承骁一眼,便转身离去。

        “此人是谁?”司承骁看着那山岳一般的身躯离开,感受着脚下脚步远去的震动,犹有惊骇。

        徐文学咧嘴对司承骁笑了笑:“那是听奴,也是百器塔的人,和我们一届的。”

        “文学恭喜司少突破引气后期,前两日想去贺喜,但是司少又闭关去了,文学不好打扰,望司少恕罪!”徐文学拱手一礼。

        “不打紧。”司承骁依然看着听奴远去的背影,皱眉道:“他也是这一届的?怎的那日大典并未见到?而且此人实力深不可测,我居然在他面前根本没有出手的能力。”

        “说是府尊从哪里找来的,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引气后期了,前两天刚突破到筑基期。”徐文学咧嘴一笑:“听奴人不错,不仅在铸术上极有天分,而且对我格外照顾。”

        “恩?”司承骁想起一事,问道:“前段日子你伤了齐杨手底下那个叫车乙的?不是说那小子刀枪不入么?你如何伤得他?”

        “嘿嘿,这也全赖听奴,他曾送我一把短剑,削铁如泥,那小子便是伤在这短剑上。”说着,徐文学从后腰拔出一把一尺长的短剑,银光锃亮,锋芒毕露。

        司承骁倒也不接,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这是一把好剑。他说道:“百器塔府尊亲自找来的,自然有不俗的地方,你日后多与他亲近就是。”

        “是!”

        “这两日阮宏良正在养伤,周围的事情你多担待点!”提起阮宏良,司承骁气就不打一处来,骂道:“这不知死的东西在这里也不安分,若他还敢这样,由你处置他!”

        徐文学面色一正,沉声应了声是。转而,他又道:“司少,说起消息,我这里确实有一桩,也是刚才那听奴带来的,说是沈燕蓉今早刚刚突破筑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自毁根基,从头再来。”

        “什么?沈燕蓉已经突破了筑基?”司承骁大惊。

        徐文学点头。

        “难怪我今日见她之时她并无修为,也是,她的资质能被玄霆看中,肯定差不到哪里去,只是没想到这贱人居然自毁根基,这是为什么呢?”

        “哼,沈燕蓉!”

        看了一眼徐文学,司承骁便离开了。

        他本来也只是来此地转转。

        ……

        云笈宫内。

        沈燕蓉现身在齐杨面前,直眼看着齐杨:“云笈。”

        齐杨抬头,见沈燕蓉双手被绷带裹住,忍不住皱眉:“你受伤了?怎么回事?”

        三两步从高座上下来,齐杨站在沈燕蓉面前,手伸了伸,终究放下。

        沈燕蓉手一震,手上的绷带如碎布撕裂开,里面的绷带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一片。即便已经过了许久,沈燕蓉的掌心伤口处依然淌着血,止也止不住。

        “我来这就是为了这伤。”沈燕蓉将手给齐杨看。

        齐杨抿了抿嘴,小心拖住沈燕蓉的右手,只看了一眼,便惊疑了一声:“这是什么兵器造成的伤口?怎么会使得肌体无法愈合?”

        “今日司承骁来我中天院寻衅,便是拿一把腥红如血,柄有双头狼的长剑伤我。这剑伤不仅不能自行愈合,更有无数细微的剑气在我体内游走,破损筋脉,坏我元功,而外人根本看不出来。”沈燕蓉道。

        “腥红如血?双头狼?”齐杨眉头紧锁,仿佛想起了什么,不过很快就摇了摇头,道:“还是先为你疗伤吧!”

        想要抓住沈燕蓉的手,但自己的手却踌躇在半空,吸了口气,齐杨道了一声“得罪了”,便将沈燕蓉的小手抓住,却是全程都不敢看她。

        “喝!”

        沉声一喝,齐杨纳元功为劲,磅礴湃然的元气顺着两人的手臂进入沈燕蓉的体内,顺着筋脉游走周天,猛然一扯,将剑伤形成的剑气顺着自己的元功回转自己体内。

        沈燕蓉抬头看了齐杨一眼,微蹙眉头,将手甩开:“我不需要你这样做。”

        “但我需要。”齐杨一笑,浑身一震,无数剑气便从他周身射出,将周围的桌椅蒲团尽数摧毁。

        “我能做到的事情,必不会勉强。”齐杨看着沈燕蓉,眼神温柔而内敛。

        “我不会感激。”沈燕蓉说。

        “我也并不需要。”齐杨答。

        顿了顿,齐杨深吸一口气,道:“本来今日我也是要去找你的,你明明已经筑基,为何要自毁真元?”

        “与你何干?”沈燕蓉道:“我沈燕蓉做事,便是王也无法勉强我,何况是你?”

        齐杨摇头:“我只是想告知你,修真,并非那么容易,可以一次一次从来,这样会损伤魂体,晋升化神期时很容易心力不足而走火入魔。”

        “我倒是忘了,你已今非昔比。”沈燕蓉看着齐杨,目露一丝好奇:“你如今是什么修为?”

        “化神后期。”齐杨道。

        “八位府尊呢?”

        “相同。”

        “很好!”沈燕蓉转身离去。

        齐杨看着沈燕蓉的背影,掌心还留着佳人的鲜血的温热,内心也不知是喜是忧。

        “你是不同的,又何必如此呢?”

        一声叹息,齐杨眼神一凛。

        “血色长剑,双头狼……看来我要走一遭书楼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08/193830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