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臣生存手册[古穿今] > 第007章

第007章

        不得不说,阿南感觉的明锐度还不错,第一时间他就觉得可能是柳璟的审美有问题。

        他随手指了距离他们远远的,先前泼妇骂街的欧巴桑:“你觉得她长得怎么样,不算品行,就看脸。”

        柳璟想也不想地答道:“挺丑的。”

        阿南又指了个年轻姑娘,对方长得普普通通,只能算清秀:“那这个比之前呢?”

        柳璟看阿南的样子像是看一个白痴:“当然是后面那个比较好看。”

        找了两个男人做对比,柳璟的辨别美丑的能力在阿南眼中的正常人范围内,他咕哝一声:“审美正常啊。”

        他最后又问:“那你觉得,我和三哥哪个长得更好看点?”

        柳璟回想了一下刚刚那个男人的脸,对方模样对她而言太粗犷了,而且脸还那么黑。阿南虽然长相算不上上乘,脸也只是普普通通,但要说丑,那肯定算不上了。

        她真心实意地说:“你的容颜远胜于他。”

        “说人话!”

        柳璟皱眉,还是有点不大适应这里人说话的粗暴直接:“你长得比他更好看。”

        她特别真诚,根本看不出半点说谎的痕迹,阿南忍不住激动地握住了她的手:“你真是太有眼光了!”

        他方才不该质疑人家审美有问题的,瞧人家多实诚,多有眼光,看出来他不一样的外在美!

        柳璟不大自在地抽回手来,虽然阿南长得不算丑,对她还挺好,但他实在太普通了,她对他是不会动心的,即使他握了她的手,她也不会对他负责的!

        颜值被人肯定,耿直的阿南决定对人家好一点,毕竟柳璟虽然比他长得高,可也是实打实的大美女,带出去很有面子。

        柳璟最后还是没有退掉在三哥那里交付的定金,因为阿南提出的法子是让她落户在他家一个亲戚名下,对方的家庭条件也不错,又没有自己的孩子,肯定会对柳璟好的。

        柳璟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对方这个听起来十分就很荒谬的提议,且不说人家会不会愿意养个已经成年了的女儿,就算愿意,她也不乐意自己平白多个监护人。

        当然看在阿南这么尽心尽力为她着想的份上,柳璟的话说得委婉。毕竟她活了这么长时间,身边的男子都是心思诡谲之辈,这么单纯好骗的男孩子还是头一次见。

        在给那个三哥留下了地址三天后,柳璟的手机来了一通电话,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低沉沙哑,十分富有磁性:“你的事情已经托人办好了,来城南福利院一趟报自己的名字就行了。”

        说完了对方就直接挂了电话,一句话也不肯多施舍给柳璟。

        听着嘟嘟的挂断声,柳璟还愣了一下,她倒没有觉得对方又什么失礼,就是感叹了一下,这人长得丑,声音还这么粗犷难听,真是可惜了。

        按照对方提供的地址,柳璟打了车去了城南福利院,院长是个胖胖的中年女子,衣着很朴素,长相很是和蔼可亲。听了柳璟的名字,她立马把她迎了进会客室,还亲自用纸杯到饮水机处给柳璟倒了一杯冷水:“您好,我姓钟,是这福利院的院长,您的事情我都已经听说了,这里是一些资料,您自己选一份,到时候我出具资料,随您去户籍部门迁户。”

        城南福利院办事的效率并不高,而且为了院里的名声着想,有些被抛弃到福利院的孩子出了事,福利院里也没有给消户籍。因为上的是集体户口,有人出了事,自然有户籍资料多出来给柳璟用。

        院长一边让柳璟看资料,一边指着几个名字解释:“这三个的资料都是几年前注册的,算起来和您的年纪比较合适,这三个都是弃婴,无父无母也没有亲戚的那一种,两个都是五六岁的时候生病出了意外,一个是因为车祸去世,十岁没的性命。”

        资料她也不能乱给的,比如说性别男或者是年纪明显不符合的。

        钟院长喝了口水解释说:“不是我们院里给的资料少,只是有些出了事的,是已经在外办了身份证打工的,和您的样貌并不像,要么就是家里有亲眷,办好了死亡手续的。我也是辛辛苦苦地找了好些,核对了很久,才确定这三个名额比较合适的。”

        院里的孤儿上的都是集体户口,有些年纪小的,会在领养人来领养的时候才办,柳璟要是十岁了,她们院里可以直接出具证明带她去上个户口,但柳璟年纪都这么大了,还是直接用以前别人申请的比较靠谱。

        怕柳璟因为顶了去世之人的身份不满意,钟院长还好声好气地解释:“不是我们不肯帮您直接申请一个,只是年纪实在不合适。当然,您要是不满意,再找找楚先生。”

        柳璟做了个暂停的手:“您等等,让我好好想想。”

        她出去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拨通了那个所谓的三哥的电话,怕外人听到谈话,她还塞了耳机。

        按照阿南描述的那个三哥的人脉和能量,对方要给她弄个户口不算特别难。对方这么糊弄她,真对不起她交出去的小钱钱。

        耳机里丑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尤其让柳璟觉得讨厌:“你要的孤儿,无父无母,都很合适。”

        柳璟仿佛看到自己花出去的粉色钞票突然长了翅膀,一会在空中排成一个s,一会又排成一个b。

        她的声音里不免带了一丝怒意:“你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虽说她在做尚书的时候,也没有少利用过和尚道士做事,她对鬼神之事并未有多少敬畏之心,但来了这么一趟异世,她不得不信,这世界上是有解释不清的玄乎事的。

        而且要是她将来事业做大了,结果人一查,查出来她这个身份原来是个死人,那麻烦肯定不小。

        那个讨厌的男人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似乎是缓缓地吐了一口烟,在柳璟等待了一分钟后,对方才不紧不慢地道:“你要是不喜欢这个,也不是没有办法。钟院长应该给你讲了,福利院里有个规矩,很多孤儿年纪小,一开始都不办户口,等到有人收养了,再去办一个。”

        这一点钟院长先前已经说过了,柳璟语气很平静:“我希望楚先生弄清楚一点,我今年二十六岁,而不是六岁。”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年轻了多少岁,不过对她来说,二十六岁比较合适她现在的样子。

        耳机里传来对方低笑的声音:“十六岁也是可以的。”

        楚散交叉双腿坐着,翻阅着底下人调查出来的这女人的资料。不管是不是黑户,只要在这个国度生活过,就会有痕迹。偏偏这人像是凭空冒出来的,这让他觉得很有意思,要是放在眼皮子底下应当更有意思。

        他手指下意识在桌子上敲出曲子的节奏,像是笃定柳璟会答应他的要求。

        这几日柳璟已经自学到d市学生的高一课程,生活上的常识就靠上网,为了户口的事情,她还特地查阅了相关法律。这个国度,成年是十八岁,如果满十六岁,没有父母,靠自己有经济来源,也会视作成年。

        这个孤儿院里,有些才十三四岁的,看起来都像二十好几的。柳璟脸长得好,要是打扮得嫩一点,说自己是十六岁也是有人信的。

        柳璟对顶替死人身份多少还是忌讳的,“那领养人呢?你想要让谁来做我的领养人?”

        对方笑声更大了:“你瞧我怎么样?”

        柳璟回忆了一下对方的样子:“容我冒昧,您贵庚几何?”

        她虽然尽力融入这个世界,但说话的风格还是时不时拐回自己原来的世界。不过对方倒没有觉得奇怪,只说:“三十五。”

        一个有庞大经济来源的三十五的男人,做十六岁少女的监护人还是没有问题。

        柳璟察觉了这个人声音里的不怀好意,但她倒不觉得对方是瞧上了她的美貌。毕竟按照阿南的描述,冲着这个人扑上去的郎郎腔女人还挺多。

        虽然说她觉得那些郎郎腔女人实在不怎么样,但架不住人家审美异常,觉得这种女人好看。

        如果对方做了她的监护人,依着她十六岁的年纪,要另立户籍离开应当并不难。况且对方要是真的有恶意,她和对方没有关系,也会被扯进去。还不如答应下来,再做打算。

        再说了,对方是个男人,她又不是这个地方的女人,难道还会吃亏不成。

        柳璟该谨慎的时候谨慎,但胆子也不小,尤其在做某些选择方面,她简直可以说的上是大胆冒进。

        在考虑了半分钟后,她开口说:“我同意,如果你能在十分钟赶到的话,按照你说的做。”

        在等待对方过来的时候,她十分委婉地问了钟院长:“那个人为了这件事,捐献了多少钱?”

        钟院长愣了一下,报了个数字:“楚先生为院里的孩子们捐献了十万块。”

        就是一转手的功夫,那个男人就挣了十万块,而且还做了回慈善,这钱可真是好挣。

        以前都是旁人想着法子给她送钱,现在轮到她要当这个冤大头,柳璟真心有些不是滋味、不过她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阿南实在是太单纯好骗了,能够帮她的也十分有限。

        作为一个没有任何根基的人想要在这个地方迅速地起来,有个好助力相当重要。

        看着停在福利院门口的车子,柳璟的唇微微勾了起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到最后,还指不定是谁占了便宜呢。

        打扮的西装革履的长腿男人在柳璟的跟前停了下来,他将衬衣的袖子往胳膊上头折了几寸,露出手腕上冰冷玻璃表面的手表。

        银色的时针在阳光底下泛着耀眼的光,晃得柳璟眼睛有些花,楚三刻意压低了声音凑过来,像是在对着自己的恋人说着暧昧的情话:“九分三十秒,我及时赶到了,希望你说的话也能兑现。”

        这么英俊高大的男人突然出现在福利院里,一旁来做义工的年轻小姑娘们看着这一幕都有些脸红心跳。

        如果这是一个美男子对着她说这话,柳璟说不定心还要乱几分,但这是个大丑男,柳璟完全没有被吸引到,而且可能因为受了热,她还觉得自己有点反胃。

        不过她很清楚一点,男儿家的自尊心很强,特别是有能力的丑男。因为柳璟面上丝毫不显,只朝对方点了点头:“走吧,去办户口,顺带办我的身份证。”

        她现在没有固定住处,要迁出户口还得等有了自己的房子才行。

        办户口的时候,对方又表明先前耍了她一把。对方给她按的十六岁的年纪,证明资料递上去,办户口的人根本问都没有问一句。

        柳璟瞥了一眼,户口本的户主是个五十六岁的老男人,这男人的名字是楚散,居住地是附近的一处小区。按照户口本上的身份,她和眼前的人就是兄妹了。

        即便真是按父女算的,她也不会叫眼前这个人爸爸的。

        柳璟已经十六岁了,身份证干脆也一起办了,给柳璟照了那种头发撂起来的证件照,还加了指纹进去。按照派出所小民警的说法,要等至少半个月才能来拿身份证。

        等到从派出所里出来,太阳已经从高悬于顶变成半隐西山。柳璟拿了自己的资料见准备往地铁站走。

        利用完了楚三,她目前还不想和对方有什么交集。至少在她的身份证到她手里,把那些剩下的钱转入名下的银行/卡之前,她对楚三毫无兴趣。

        望着染红了半边天的落日余晖,又望望被夕阳染红了半边脸颊的年轻女人,楚三忍不住伸出手把人拦了下来,长腿在地上一划挡住了对方的去路。

        他对着这个来历神秘的女人释放出一个三分邪魅三分温柔的笑容来,凭着这张英俊的面孔,他在绝大多数女人的面前几乎战无不胜:“老头子不管事,我现在就是你的监护人了。兄妹之间何必见外,跟我走吧。”

        柳璟有些惊愕地看了他一眼,她方才好像估算错误了,原来对方审美还是有一部分正常的,这个丑男好像真的对她存有不轨之心。

        她伸手帮自己收了下快掉下来的下巴,然后毫不留情地从他的大长腿设下的障碍上跨了过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64/183465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