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臣生存手册[古穿今] > 第023章 .09.08

第023章 .09.08

        陆明琛一下车,就往人多地地方使劲跑,一直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等到认为自己跑得距离足够甩开那些人了,他这才停下脚步弯下腰来喘气。

        还没歇过来,就听得嘈杂的声音,感觉像是来抓他的,他又忙闪进一处拐角,走过来的却是两个有说有笑的大妈,一个手里提着只鸡,一个拎着一个大西瓜,她们撑着伞,着装休闲显然是本地人。

        陆明琛松了口气,但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心来,一想到抓他的人还有可能在这附近,他整颗心就还是高高悬着。

        他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先迅速找个安全的地方把手机充好电,然后通知信得过的人过来接他。

        不过找了两圈,他都没有找到那种安了监控的大超市,旌德镇因为要保持原有的特色,景点基本都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古时候的风格,美归美矣,论起便利程度要比d市的市中心差上一大截。

        好在钱包里还有钱,他拦了个胸前挂着梨子7的游客下来,开门见山地问:“你带了梨子7的移动电源没有?”

        那游客被他问得一懵,不过见陆明琛穿得不错,皮囊也好,他还是下意识地应了一句:“有。”

        陆明琛从钱夹里拿了三张粉色的钞票:“这个买你的移动电源,够了吧!”

        被他拦下来的人是个文文弱弱的小青年,一看就很好讲话的那一种,看他这副样子,倒也没什么,从背包里掏出个粉色的移动电源翻了出来。

        别人用过的东西对陆明琛而言都很脏,但这种时候,对安全的渴望完全压倒了他的洁癖。

        不等对方把东西递过来,他就迅速地把三百块拍到那个男的手里,一把将移动电源拿过来,跑到一处卖水果的杂货店里,边躲雨边给手机充电。

        雨已经开始下得有些大了,他先前跑得很急,又没有撑伞,外套上都溅上了些许泥水,他把外衣解下来,擦了擦手机上的雨水,又把先前买过来的移动电源给插上。

        手机屏幕刚亮起来,他就见到一个身材很魁梧的中年汉子往这边走过来,对方神色匆匆像是在找人,尽管不知道在找谁,他还是下意识地觉得不对,在对方看到他之前,他迅速地躲了起来。

        陆明琛的第六感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对方站在水果店门口扫了一圈,又和人打电话:“这边也没有,不过他肯定会找充电的地方开机,他手机上不是有定位系统嘛,我们动作快点,肯定能够找到他的。你们也要在几个他肯定回去的地方守着,一见人,动作麻利点。”

        对方的眸光在店里又扫了一圈,还有几个躲雨的客人被他看得很不舒服,不过这个男人这么凶,倒也没有人敢说什么,只是别过脸去,纷纷把注意力放到那些散发着果香的新鲜水果上面。

        旌德镇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一个店一个店地找过来也够呛,那个男人没看到陆明琛,又拿了张照片问店员:“这上面的男人你瞧见没有?”

        陆明琛冷汗就冒了出来,生怕那个店员说见过自己。

        这水果店是两层的,上头是个小超市,中间有个楼梯,陆明琛躲在那楼梯下头的部分,这会倒不嫌脏,反倒一个劲地往又黑又脏的楼道间里头缩。

        先前脱下来的外套被他随意地塞在楼道间的自行车框里,就听那个负责收银的店员说:“这人我没有见过,你可以去楼上超市找找。”

        那个魁梧的男人便走了进来,站在高高的楼道上往下面看。

        除了他站的位置下面,他能看到水果店的全景。

        楼梯口他也注意到了,不过看了一眼,他并没有发现陆明琛的存在。

        楼梯间本来是放杂物的,有一块不小的阴影,黑黢黢的,好藏人,但是也非常脏。

        陆明琛整个人就缩在那里面,刚好待的地方是楼梯上那个男人的视觉死角。只要对方不走到这个地方往这个角落里看,就不可能会发现他的所在。

        饶是如此,陆明琛还是紧张得不得了,心里扑通扑通得跳得厉害。他攥紧了拳头,想着万一要是被发现,他就趁对方不备,一下子用手机砸对方的脑袋,再从这个地方跑出去。

        不过这次追他的人都知道陆明琛有洁癖,是个非常难伺候的大少爷。

        在水果店里扫了一圈,男人就接着往楼上的超市走,压根没往杂物间仔细看。

        等着那个男人的脚步声一路往上去了小超市,陆明琛便用外套挡着头从店里出来。

        他原本以为只有那个司机,没想到对方还有同伙,就是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来了多少个。

        不知道这个地方有没有被安排人。趁那个男的在楼上小超市找人的时候,他带上钱包和手机,很快地离开了那家水果店。

        昂贵的西装外套已经被弄脏,直接就被陆明琛拿来挡了雨。

        雨下得很大,像是天公直接拿了脸盆往地上到时泼水,雨水很快在街道上堆积起了一个个水洼,地势低一些的地方,都形成了一条小河,水的深度甚至能够没过五厘米的高跟鞋。

        陆明琛尽量往干一点的地方走,但他走得快,就没有办法太注意路况,皮鞋踩在一块松了的青色砖石上,只一秒的功夫,脏水全部灌进了鞋子里,他的裤腿也被污水溅湿,留下污浊的痕迹。

        现在是十月份,天气已经有些凉了,又加上刮风,雨水打在身上都很是冰冷。

        那水灌进来,他整个人都打了个哆嗦。他本想脱掉被弄脏了的鞋袜,但是光着脚在地上,跑起来更不方便,还可能踩到玻璃一类的东西割伤。

        虽然浑身难受,他也只能强逼自己忍着。

        他又穿着湿透的鞋子跑了一阵子,又离开那家水果店不短的一段距离。看起来好像是安全了,但那部可能暴露他身份的梨子7他也不敢再轻易开机。

        按照对方说的,这些人知道他手机的定位装置。他人单力薄,要等自己的人赶过来,他估计就直接被人绑了。到时候对方把手机一扔,他还不是得做人质让家里人受人威胁。

        陆明琛淋着雨,手里紧紧地攥着钱包。他尽量往人多的地方走,想着现在手里还有钱,待会打一辆出租车回去。

        d市很大,市中心离旌德镇又没有开通地铁,坐火车也要两个小时。不过到了火车站基本就比较安全。

        陆家做的是干净生意,不会惹到什么亡命之徒。如果真的有大能量的,大可不必这么曲折地图谋,他推断了一番这些人的来意,对方估摸着是想绑他要笔不菲的赎金。

        他现在最安全的,就是赶快到火车站或者公安局这一类的地方,那些人便是胆子大,也不至于到有公务人员的地方直接抢人。

        他打的算盘不错,但是因为下大雨的缘故,路上就没有多少行人,大部分人都在各个门面的屋檐底下躲雨。偏偏他担心被人抓住,最不可能像这些人一样停留在某一处。

        至于街上那些出租车,现在雨下得很大,又是傍晚,出租车都亮着满员,他招手也不会停下来。

        好在附近有个公交站台,一辆公交车停了下来。雨下得又大又急,很多人都赶着上车。陆明琛不知道这车是往哪开,但他也还是跟着挤了上去,湿透了的西装外套就被他直接扔在外头,那个游客卖给他的移动电源已经耗尽了电,也被他留了下来。

        陆明琛上车的时候只带了钱包和手机。

        等到上了车,他试着开了一下机,结果手机立马黑屏了。娇贵的梨子7并不防水,陆明琛先前在外头淋了那么大的雨,手机早就进了水,他这么一开机,手机反而彻底报废了。

        便是教养再好,他还是忍不住在心中爆了一阵国骂。

        兴许是因为下雨,又是旅游黄金周,这公交车上非常挤,人挨着人不说,车子里还有各种难闻的异味。

        他一转过头,就对着一个满面黄牙的中年男人,对方形容猥琐不说,还有口臭,不张嘴都有一股烟臭味,熏得他差点没有在车上昏过去。

        他努力往空气清新些的地方挤过去,还有被挤到的人在骂骂咧咧。这个时候车子正好拐弯,因为是青石路,车子开得并不平稳。结果陆明琛一个没站好,他整个人就往身边一个胖女人身上跌了过去。

        对方应该是带了伞的,身上很干燥,虽然有轻微的汗味,但算是这些人里比较干净的。陆明琛这一跌,就让人家的碎花衣服上多了水印。

        胖女人可不会管他是不是故意的,一看身上被弄湿,张口就骂了起来。

        按理说长得俊的人比较容易被原谅,这会他没有戴墨镜,但先前被雨水淋得非常狼狈,对方并没有因为他的长相而放过他,而是骂骂咧咧地一直到下一站下车,因为和陆明琛靠的近,她的唾沫星子都喷到了陆明琛的脸上。

        陆明琛怎么会想到自己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但不带脏字的毒舌对这种壮实粗鲁的女人并没有什么用处。

        他努力地忍着,脑海里的神经紧紧绷着,公交车很快在一个站台停了下来,那个骂他的胖女人挤了下去,他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车子又停了一站,陆明琛身边的人起身走开,他顺势坐了下来。尽管因着下大雨的缘故,车窗都关着,闷热还散发着味道的空气让他昏昏沉沉的。

        虽然环境糟糕透顶,但外头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完全陌生的地方,还下着瓢泼大雨。加上他始终觉得不够远,车子开过一站又一站,他都没有下车。

        等到车上只剩了两三个人,公交车司机停久了一些,通过后视镜里看到陆明琛坐在座位上不动弹,他很是好心地提醒他:“再后面就是汽车总站了,我这是末班车,你要坐过去,那可只能走回来了。”

        陆明琛先前神经绷得很紧,这会松懈下来,在颠簸得车子里还有几分困顿。司机的大嗓门一响,他立马惊醒过来,道了声谢,便在站台上下了车。

        这次的站台比较大,至少上头有个遮雨的地方。但直到陆明琛下来,他才发现自己的情况有多糟。

        天已经彻底黑下来了,他借着路灯昏暗的光看了眼手表,现在显示到了晚上七点。因为激烈的运动,他的肚子咕咕叫得向他抗议。先前被雨水打湿的衣服在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中已经干了,但是还是皱巴巴地贴在他的身上。

        袜子有点厚,湿湿的贴在脚上很不舒服,他的衬衫和西裤还脏兮兮的溅了泥水。他非常渴望狠狠地洗个热水澡,把全身上下都冲洗两遍。

        在这里的不远处就有一家亮着红灯的小店,平常他绝对不会选择这种小旅馆落脚,但这种时候,他只犹豫了一下,就冒着雨往那个看起来很温暖的地方走。

        反正他今天都折腾成这样了,睡小旅馆也没有什么接受不了的。

        不过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等着要到小旅馆开房间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钱夹被人用锋利的刀片划破了,里头的钱和卡都在他昏昏沉沉的时候被别人拿走了,连硬币都被搜刮得干干净净。

        那个被水泡坏的梨子7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换成了个手机模型,可恨的偷儿就只给他剩了一张身份证。

        陆明琛忍不住低声爆了句粗口,身份证揣在裤兜里,把那个被划破的钱夹和毫无用处的手机模型随手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没有钱没有手机,他都不知道要怎么找到落脚的地方。

        见他容色难看,人精一样的老板朝他摆摆手:“我们这里已经客满了,不然你找别的地方看看。”

        虽然面前的这客人看起来挺可怜的,但他也要做生意,这人浑身都滴着水呢,他家的地毯都要被打湿了。

        又饿又累又渴,陆明琛觉得自己一生中就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时候。看着小旅馆老板明显赶客的眼神,他抿了抿唇,等着雨小些就出去。

        不过他进来的时候,刚好见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对方像资料了写的那样剪了齐耳的短发,面容比照片上的更精致些。对方身上穿着很简单的纯白t恤和深蓝色牛仔裤,露出又细又白的两条大长腿。

        她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大伞,伞上还滴着水,但身上一点也没有湿的痕迹,整个人看起来相当清爽,和他现在的样子简直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对方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而是把伞搁在旅店的篮子里,背着个黑色的大背包就往楼上走。

        陆明琛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下意识地出声喊住了她。

        “柳璟?”他并不能确定这就是柳璟本人,声音有些犹疑,带了几分试探的意味。

        柳璟的脚步顿了一下,又抬脚接着往楼上走。见她有片刻的迟疑,陆明琛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朝她的方向走过去,又喊了她一遍。

        她这下停了下来,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年轻男人。

        对方穿着件皱巴巴的白衬衫,黑色的西裤往下滴着水,头发湿答答地贴在脑门上,一缕一缕地看起来有种很油腻的感觉。除了衣着狼狈,他的脸也很脏,不知道是在哪沾了泥巴,面上一道一道的,污黑的痕迹在雪白的脸蛋上十分明显。

        不过那双露出的黑葡萄一般的眼睛倒是很漂亮,洗干净脸蛋应当是个美人。

        她很确定自己并不认识面前的这个人,可对方却叫出了她的名字。

        见她驻足,陆明琛又念了一个名字:“酒酿圆子!”

        见陆明琛能说出自己的名字,柳璟又愣了一下,她猜想对方可能是经手了她签约的。毕竟她当初签约,可是寄了自己的身份复印件过去。

        虽然编辑肯定都是女的,但有可能经手办理她手续的人是男的。不敢这个可能性并不高,她盯着这年轻男人的眼睛,以一种有些古怪地语气问他:“你是?”

        “六六六。”想了想。陆明琛还是决定爆出自己的id。他话音刚落,柳璟抬脚便往上走。

        她的直觉告诉对方并没有撒谎,因为那个“六六六”一看就是有钱任性的神经病,两个人又同处d市,要查到她的资料并不什么难事。

        只是对方的这作为实在让她觉得相当反感,便是美人,她也一样能够狠下心来,更何况眼前这人浑身脏兮兮的样子,她也没那份心思怜香惜玉。

        她这一走,陆明琛倒是急了。毕竟他现在身上没有钱又没有办法联络别人,能够倚仗的就是柳璟。

        他一个箭步蹿上楼梯,伸手便要去拽住柳璟的胳膊。结果对方下意识地一闪,他脚下一个没站稳,直直地将往楼下摔。

        柳璟拉了他一把,等他站稳,又迅速松开手来。看他情况,她沉默了一会,又走下楼来,对着旅店老板开口:“再开一间房,给他住。”

        一间房也就几百块钱一晚,六六六给她打赏了那么多钱,帮他一把也无所谓。而且对方能够查到她的资料,还是有点本事,她没什么根底,还是不要落尽下石来得好。

        店老板先前在一旁看得有点懵逼,但很快反应过来,这可能是网上见面,现在见网友的人可不少。但柳璟说再开一间房,又不怎么像。

        不过这是柳璟的事情,和他没什么关系,他只要挣钱就够了。不过他翻了一下本子,又对柳璟摇头:“我们这是真没房间了,客都满了。”

        这些天来镇上旅游的人特别多,他也顺着假期把房租翻了一倍,要别的客人和面前这个挤一挤,人家肯定是不肯的。钱他肯定是想多挣的,但谁叫他们家就这么点房间呢。

        柳璟皱了皱眉,又转过来对那个自称是读者“六六六”的年轻男人说:“这里没有房间了,这样吧,我借钱给你,你打车出去找一家。”

        店老板摁了一下计算器,又慢吞吞地给陆明琛泼凉水:“这里没出租车的,公交要明天早上才肯过来。”

        他有些幸灾乐祸地说:“这里就我一家旅店,你们不是认识吗,要是两个人住,多出一百块钱,店里可以给添个地铺。”他们的房间没了,但是床褥地毯之类的还是有很多。

        雨天,一家孤零零的店,孤男寡女,只剩一间能够睡的房,看上去多像是电视剧里男女主角的一个浪漫开端。

        陆明琛抿直了唇,看着柳璟的眼神有些晦暗莫测。

        如果不是他自己择的路,自己选的公交,又是他自己下的站,他几乎要认为这一切是面前女人安排的巧遇了。

        在听完店老板的话之后,柳璟顿了顿,又问陆明琛:“你今天是和朋友走散了还是丢了钱包?我可以把手机借你打个电话。”

        他这副狼狈样子,换做是别的游客,肯定不肯轻易把手机借出来给他。不过柳璟没有那么多顾虑,对方即便是要跑,也肯定跑不赢她。

        陆明琛面上便露出几分局促之色来:“我不记得他们的电话。”他从来不记电话号码,因为自己的电话印在名片上,平常手机里有通讯录,至于其他人的,都有秘书和助理代劳。

        “那企鹅号呢,你登上企鹅联系应该可以吧。”这可不是自己待的世界,只要有手机有网络,想要联系上人十分轻易。

        陆明琛的脸色更难看了,柳璟极擅长察言观色,见他表情变化,又问了他一句:“这个也不记得了?”

        陆明琛忙摇头:“我记得账号。”柳璟便把自己的的号码退出来给他,虽然网络在这个地方有些慢,但好歹能用。

        陆明琛的企鹅密码设得很复杂,而且隔一段时间就要改一次,他一直都是自动登录,结果用柳璟的手机,他试了好几次密码,结果都不对,账号还显示已经锁定。

        他只好把手机递回去,等到柳把手机拿回去,他又想起来一件事:“你群里的管理员阿莲是我的表妹,麻烦你联系一下她。”

        陆明琛求人的语气并不算好,但比起他平时毒舌刻薄的态度,这已经是相当客气温柔。

        柳璟也只当他倒霉,没有和他计较这种细节。她登录上自己的账号,又在群里单敲了阿莲。

        对方没有回应,她出声安抚了一下面前的男人:“可能是网络延迟,她没有看到。”

        陆明琛抿紧了唇,脸色灰白得难看:“她应该是旅游去了,没上线。”节假日邵颖肯定要去旅游,一般玩的时候她根本不会上企鹅。

        “那你想怎么办?我借你伞你去附近派出所?”柳璟的语气还是十分温柔客气,其实她心里已经有几分不耐烦,只是被她隐藏的很好。

        陆明琛摇头:“我不去。”他并不知道那些绑他的人和派出所有没有关联,但他也没有忘记先前那个男人的话。

        那些人很有可能已经停止了搜素,而是选择他很可能去的地方守着,比如说一家环境不错的酒店,比如说派出所。

        柳璟实在是懒得再替他想法子了,干脆给了老板一百块钱,让他再在店里的地上添一床被子。

        没想到柳璟还真的动了收留这个人的念头,见她这么好心,那店老板有点不安,总觉得如果不是他先前的话,这两个人不会住一间房。

        他忍不住劝了一句:“学生伢子,你们是网上认识的吧,我跟你说女孩子家一个人在外容易被占便宜,侬不要轻易相信骗子好噶。”

        柳璟长得好,本来就容易让人印象深刻,店老板从身份证上确定她是女孩子,对柳璟可以说是相当客气关照。

        柳璟唇角微弯,谢过了旅店老板的好心:“我认的他,不碍事的。”

        孤女寡男在一起,她才是占便宜的那一个,她并不担心。

        陆明琛跟着她上了楼,等柳璟拿钥匙开了房门,他才发现环境要比他想的好很多。

        柳璟租住的房间算是这小旅店里最好的几间之一,房间宽敞明亮,打扫得也很干净,这地方并不像他以为的那样,是那种昏暗脏兮兮的小旅店。

        房间里的床很宽,地步打扫得也很也很干净,里头的装潢很有几分古韵,但是空调还有网络这样的现代化设备也很齐全,卫生间用的是玻璃门,但前面还添了个绘着花鸟的屏风,摆设出乎他意料的精致。

        柳璟并不是会亏待自己的人,她在这里住两天,这房间花了她八百一个晚上,

        因为是一个人住,房间里只摆了一双木屐,那还是她向旅店老板买的当地纪念品。陆明琛低头看看自己的鞋袜,都是些价值不菲的东西,但是脏得厉害。

        他面色浮起些许潮红,把鞋袜脱在外面,赤着脚套了那种薄薄的浅蓝色鞋套进去。

        陆明琛身上这么脏,肯定是要洗澡的。不过附近也没有什么卖衣服的店,想着两个个身高相仿,柳璟翻出来旅店的大浴巾,又从背包里取出自己最便宜一套干净衣服。

        那是件红黑色的格子衬衫和一条深色的牛仔长裤,是男是女穿着都不会显得奇怪,当然贴身的内衣她并没有给他。

        柳璟把叠好的衣服放在淋浴间外头的篮子里:“这附近没有卖衣服的店,你待会把自己的内衣烘干一些,这两件将就着穿。她选的裤子很宽松,对方看起来也不胖,应该能够穿得住。

        陆明琛咬了咬唇走进去,等着卫生间里哗啦啦的水声响了起来,柳璟又背着背包拿了房间的钥匙出去。

        她的听力不差,对方方才走向淋浴室的时候肚子都饿得直打鼓。这种娇贵的世家公子前世她碰到过不少,出行的时候基本都是仆人前后簇拥,要是没了那些心灵手巧的随从,天仙也要变得和叫花子差不多。

        面前的这个显然也是家境不错,虽然比不得她那种世家,但在外生存能力肯定不怎么样,不然也至于折腾得他自己这么狼狈。

        柳璟撑着伞,到她先前吃的那家店的点了两份蒸饺打包。这里的蒸饺做得很是秀气,馅是胡萝卜白菜肉的,雪白的蒸饺皮很有劲道,馅里头用的是生粉勾芡过的新鲜猪肉,在蒸笼里被蒸得粉嫩嫩的,咬一口还有鲜美的汤汁,吃起来香气四溢而不油腻。

        蒸饺的皮很薄,甚至呈现半透明的状态,轻轻咬一口,就露出里头的馅来,看起来粉嫩新鲜的瘦肉搭配橙色的胡萝卜,看上去格外让人有食欲。

        柳璟在店里等了好一会,店家才把两笼蒸饺打包好递到她的手上。雨已经小了很多,但夜间的风一吹,很有几分凉意,好在蒸饺是刚出炉的,路也不远,柳璟回到房间的时候摸了摸塑料袋外壳,还是热气腾腾的,微凉的指尖都被熏得有了几分暖意。

        她上去的时候淋浴室的水声还没有停,她问旅店老板找了个装水果的大碗装住,又用青瓷的碟子盖好,把背包放到合适的位置,又登录上企鹅看看能不能联系上“六六六”口中的表妹。

        不过可惜的是,对方头像仍旧是灰色,也没有任何回应。

        水声停了,里头又响起烘干机的声音。片刻之后,她收留的陌生男人从花鸟屏风后头走了出来。

        柳璟原本低头在看手机,见他出来,便抬起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倒是让她惊艳了一回。

        原本对方身上脏兮兮的,容貌好也看不出来。但是洗干净之后,便如蒙尘的明珠洗尽铅华,整个人都熠熠发光。

        陆明琛的个子于她而言高了些,但胜在身形纤长高挑。他一看就是富裕的家庭养出来的,肤色白皙细腻,五官精致秀美,长而密的睫毛犹如鸦羽色的团扇,眸似点墨,鼻梁挺翘,唇色淡了些,但唇形相当好看。

        虽然身上穿的是廉价的格子衬衫,但对方的秀美的容颜和气质让这衣服看上去也高贵起来,简直就像是一朵工笔精细描绘的牡丹花。

        他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吹干,眼眸还带着湿漉漉的雾气,如同娇嫩的花瓣上点点晶莹的露水,这朵娇贵的牡丹花在这有些昏暗的房间里灼灼盛开,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柳璟在心中吹了声口哨,面上却不动声色,她的背部倚在床靠背上,换了个更慵懒舒适的姿势欣赏这朵人家富贵花。

        在以前,她能够欣赏到很多符合她审美的美人,但来到这个世界,能让她觉得心弦一动的,两根手指都数得过来。

        这可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准确的说,这简直是她来到这个异世以来最符合她审美的男人。

        陆明琛被她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但对方的目光纯粹,看起来只是在欣赏美色。人在屋檐下,他倒没有发作,偏偏肚子又不争气,咕咕地叫了起来。

        柳璟掀开了那个盛着食物的大海碗:“刚刚去下面打包的蒸饺,你趁热吃。”

        陆明琛盯着那一碗卖相极佳的蒸饺,舌尖下意识地分泌出些许唾液。不过他很快又咽了回去,保不准面前这人在里头下了药呢,而且外头小馆子里的东西,总归是不大干净的。

        柳璟也没有逼着他吃的打算,反正食物她买过来了。对一个只在网上有些许交集的人,她已经仁至义尽,对方爱吃不吃。

        眼见着热气腾腾的蒸饺上头的白色蒸汽越来越少,陆明琛也饿得快要昏过去,他到底还是坐到桌子跟前动了筷子。

        反正他也知道柳璟的底细,被迷晕总比饿晕了好。

        不过事情比他想的要好一点,吃完之后,他并没有出现什么困得眼睛睁不开的感觉,唯一的不良反应就是吃得太多,有点撑着了。

        等他吃完了,外头响起了敲门声,陆明琛心里咯噔一下,有点担心是找他的人。不过敲门的人很快出声说话:“我送被子的,给你房间打个地铺。”

        柳璟从床上起来去开门,只一转身的功夫,屋里便没了别人。服务员把地铺好便走了进去,等关门声响起,陆明琛才从屏风后头走了出来。

        他的表情变化很细微,但柳璟看出来他松了口气。

        陆明琛脱了鞋子,在刚刚铺好的地铺上盘着腿坐下来,他其实有些困了,但屋里有外人,他就没有办法放松下来,神经依旧绷得很紧。

        柳璟出声问他:“你是被人追赶,才躲到这地方来的?”

        见陆明琛沉默,她又补充道:“我不是不可以帮你,但我要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你可以选择不说,不过我也有权利让你出去。”

        陆明琛不大情愿地开口,当然模糊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有人想绑架我,把车子开到这个地方来,我被人偷了钱包和手机。你明天送我回市中心,我会酬谢你。”

        他说的是实话,但因为眼神有躲闪,让柳璟产生了怀疑。

        尽管自认身上没有什么可图谋之处,柳璟还是慢吞吞地下了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钳制住了陆明琛,用两根手指捏住了小美人精致的下巴:“说吧,你处心积虑地到我身边来,是什么用意?”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64/183465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